查看完整版本: [-- 驯养繁殖管理办法 专家意见稿(张立篇) --]

动保社区 -> 娱乐动物 -> 驯养繁殖管理办法 专家意见稿(张立篇)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小熊 2014-05-06 20:24

驯养繁殖管理办法 专家意见稿(张立篇)

驯养繁殖管理办法 专家意见稿(张立篇)2014-03-05  实习生02
张立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现任中国动物学会副秘书长。2005年被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推荐成为《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亚洲象原产国对话会议的中方专家和联络员;同时还被国家林业局推荐成为《CITES公约》MIKE大象监测项目科学工作组成员,参与公约的大象保护政策咨询工作。

意见1:【种源判断与繁殖二代界定的标准缺失】

      五大分类驯养许可的野生动物种源来源和如何界定,这是特别关注的,特别是对那些马戏表演和生产经营这两类。这个过程中,野生动物保护法对野生动物怎么界定,实际上野生动物保护法里面也提到了。但是是说在驯养繁殖应用里面,特别是谈到的生产经营对野生动物种源来源是很敏感的话题。特别是人工驯养繁殖的F二代,有些可以用的话,怎么来进行鉴别,这实际上是主管部门应该详细讨论的一个问题。在这个过程里面,有很技术性的问题,包括是不是能够提供种源的清楚的谱系、繁殖记录。目前很多驯养繁殖的机构可能难以提供相应的证明,这样就涉及到在驯养繁殖许可证颁发之前,过程里面要提供证明的时候,需要有很明确的甄别的过程。

意见2:【审批决策过程缺乏透明与公正】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块,在国家层面上可能是因为保护野生动物,林业局来颁发,省级给一些二级野生动物颁发,需要有一个程序,或者听政程序或者专家参与决策的程序,说哪些驯养繁殖是允许的,哪些是不允许的,这个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办法并没有把决策的过程说清楚。是不是有必要对某一濒危物种进行保护,采用人工驯养繁殖办法,来做养殖,这个实际上是需要一个明确的、透明的公平公正的专家决策机制和公众参与机制。在这个办法里面里没有提到的,这是需要关注的。

      举个例子,比如亚洲象的保护问题,中国野生象大概在在197到213之间,200头左右,是不是要进行圈养繁殖来扩大人工种群,实际上在圈养条件下,中国动物园系统、中国野生动物园保护系统有150头以内,150头亚洲象。150头左右人工驯养的大象,有没有必要建立亚洲象驯养繁殖中心,这个过程需不需要公众的参与?需要讨论。实际上在这个许可证颁布的时候,应该有一个对于驯养繁殖某一类动物应该有一个严格的过程,是不是有必要去做相应的规定?

      实际上在决策过程里面需要一个公平公正透明的决策机制,比如说驯养繁殖许可证许可证的颁布的过程,哪些濒危物种和哪些野生动物可以做相应的驯养繁殖许可证的驯养繁殖,实际上这个过程本身就需要有专家和公众参与。我所谈的比如说江豚的保护问题,在白鳍豚的时候大家都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再捕白鳍豚已经捕不到了,实际上已经错过了提供保护的机会了,实际上这也是一个案例。驯养繁殖在极度濒危的野生动物前提保护中也需要决策,这实际上也是需要有来人负起这个责任来的。

      当然更多的是相反的案例,比如说我们国家的濒危物种,比如说白鳍豚、老虎的问题,比如说扬子鳄的问题,实际上野外种群已经很难再见到了,但是圈养条件下有很多圈养个体,它的贡献到底是什么,很难说。

意见3:【驯养机构普遍缺失专业兽医】

      比如说它的驯养繁殖的机构有没有专职的兽医,有没有专职的对驯养繁殖动物的健康还有疾病进行处理的人员资质,这里只提到了驯养繁殖许可证申请过程中需要提供相应人员技术材料,实际上需要非常明确的什么样的人,才能做专职兽医的管理人员?实际上有一些驯养繁殖机构,据我所知,没有专门的兽医资质的人来做,他光有养殖的经验是不够的。比如涉及到国家一类二类重点保护动物,对于一些生活上有障碍的疾病或者肢体孙的个体不能正常存活的,是不是有必要采用一些安乐死的条件,提供一些安乐死的标准?

      实际上北京师范大学在技术上有一个中心,所有的猛禽都是二级以上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它们在丧失野外捕食能力的时候,无法再生存了,它可能生活在很痛苦的状态。这个前提下它又是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是不是有相应的一级二级安乐死的标准?

意见4【水生野生动物的主管部门是否纳入?】

      我觉得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办法,提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这里面忽略了一点,它在第二条里面最后说国内外引进濒危物种,经林业部门核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实际上它核准的主体还是林业部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不光是陆生动物,还有水生动物。实际上在很多水生野生动物保护过程中也涉及到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驯养繁殖的问题,实际上并不是林业部门主关部门一家的问题,包括动物园系统的,它是归部门协会管的,实际上这是一个多部门管理的问题。多部门管理的问题涉及到的可能就是未来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上多部门参与和未来执法的一些问题。实际上这个是绕不开的。

意见5:【驯养繁殖会影响公众对野生动物消费观】

      驯养繁殖整个问题已经超过了今天说的许可证管理办法这个问题,实际上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特别是对于商业利用来讲,在公众里面影响也是非常大。

      比如说我们在去年做的北京上海广州昆明还有南宁这几个城市公众野生动物制品消费调查里面发现,实际上在很多大城市,北京、上海,公众对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不是能利用,这个观念上实际上已经有一些改变了,特别是北京、上海还有昆明,主要是北京上海,实际上人们对于野生动物是不是应该利用,跟八年前同样的一个调研相比,已经显著地公众提高了对野生动物消费的意识,不再赞成对野生动物应该利用这个消费观念。
但是也有一些城市,比如说广州,它八年以来对野生动物的话题可能没有特别明显的公众态度的变化,这也说明在一些地区对于野生动物,特别是有驯养繁殖许可的野生动物利用的问题,可能还是直接的影响到了公众的消费观念,所以我个人觉得在生产相应的管理办法的时候,应该更多的考虑到野生动物保护法它的立法原则思想,是不是应该做相应的调整,而不仅仅是驯养繁殖许可证的管理办法。

相关链接:

十一条综合意见:
www.nu.eorg.cn/xxtd/1416.html


新闻稿:http://www.nu.ngo.cn/xxtd/1411.html


查看完整版本: [-- 驯养繁殖管理办法 专家意见稿(张立篇)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44632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