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芦荻追悼会今日举行 遗照上的她仍怀抱小狗 她爱动物 胜过爱自己(图) --]

动保社区 ->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 -> 芦荻追悼会今日举行 遗照上的她仍怀抱小狗 她爱动物 胜过爱自己(图)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阿其 2015-02-10 15:46

芦荻追悼会今日举行 遗照上的她仍怀抱小狗 她爱动物 胜过爱自己(图)

芦荻追悼会今日举行 遗照上的她仍怀抱小狗 她爱动物 胜过爱自己(图)


2015-02-1013:40:00 来源: 法制晚报(北京)
[attachment=13737]


  法制晚报讯 (记者 杨京瑞汪红)今天上午,诸多亲友赶到现场,参加芦荻女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发 摄/法制晚报记者付丁

  为了收养动物,她变卖了自己的房产;因邻居们的不理解,她被迫辗转搬家多次;因拖欠动物医疗费,她也曾被诉上法院。作为国家一级社团—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的负责人,她的声望超过了协会的声望。2015年2月3日,86岁高龄的芦荻因病在北京去世,今天上午,她的追悼会在八宝山殡仪馆文德厅举行。

  悼念遗照上的她仍怀抱小狗

  今天上午,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终身荣誉会长芦荻女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文德厅举行。芦荻女士的儿女、亲戚、生前好友、她为之付出毕生心血的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同事前来为老人送最后一程。

  告别现场两侧摆放着亲友们送上的花圈,花圈上的挽联记录下芦荻老人令人感动的大爱和仁慈,也表达着送别者对老人无限的尊敬。告别现场正中间摆放着芦荻老人生前的彩色照片,照片是亲友们专门挑选的,照片上的老人怀抱着雪白的小狗,小狗贴在老人的脸上,亲密无间。

  芦荻的外甥女李女士专门从天津赶来,老人去世前的几天她一直陪伴在老人身边。她眼圈红着对《法制晚报》记者说:“我老姨特别善良,对我们这些晚辈特别疼爱,本来一个大学教授退休后钱也不少,儿女又都在国外,她可以生活得很好,可为了这些小动物,她几乎倾家荡产,亲人们不理解,后来有些人都和她疏远了,她牺牲太大了!”

  得知母亲病危从美国赶回国的芦荻的女儿刘女士告诉记者,老人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那些救助的小动物,现在光在家里的小动物就有二三十只,他们必须要安排好这些小动物,好能让母亲能够安心地离去。

  生平

  年幼吟诵诗词晚年种树赏花

  芦荻曾经说,自己走上文学这条路,是在父母的引导下,尽管在她3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但是父亲是清末的读书人,很小就开始培养孩子们的文学素养。那时,父亲会将芦荻扛在肩头,看着满园的杏花、梨花吟诵诗词。

  小小的芦荻自幼就打下了扎实的中国古典文学功底。晚年的芦荻在自己的住所也种下杏树,每当开花的季节,她就打开窗子,让那绽放的花枝伸进屋子里来。

  文学是芦荻的挚爱,是她一生追逐的梦。为了小动物,她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可是在闲暇的时候,偶尔也会想起久违的诗词,不禁热泪盈眶。想起自己家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日子。

  如今,这些朋友大都远离了她。他们不能接受眼前这个头发凌乱、面容憔悴,拖着一条残腿,衣服上沾满猫毛和狗毛的芦荻,他们心中的她应该是沉稳儒雅、悠游闲适,在古典文学方面建树颇丰的大学教授。

  “可是,如果我放弃了它们,还有谁来照顾它们”,几次曾经想要放弃的芦荻最终还是听从心的召唤,决定为了这些弱小的生命付出一切。

  为动物卖家产天天为钱发愁

  为了救助流浪动物,1992年,经芦荻多次呼吁并多处奔走,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终于在农业部和民政部批准下正式成立。

  协会虽然成立了,但救助流浪动物的资金仍然没有着落。芦荻仍旧一如既往地将她的退休金、子女给她的生活费、变卖家产的钱全部用在了小动物身上。不同的是,给她打电话送流浪动物的人越来越多。

  在她位于人民大学静园的家门口,经常是她一开门,就会看到一个纸箱子,里面放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动物。

  几十年与小动物为伴,芦荻学会了如何照顾它们。她的家里时常养着十几只小猫和小狗,她每天很早就起床查看生病小动物的身体状况,给它们身上抹药、打针、打点滴、用针管往嘴里喂药。

  每天忙碌到深夜,她几乎是围着动物转。因为邻居们的不理解,她辗转搬家多次;因拖欠动物医疗费,她也曾被诉上法院。

  在海淀西玉河的一个村子里,一位佛教徒为她租了几亩空地,用来饲养协会救助的流浪动物。芦荻带领着几个工人盖起了几排狗舍,此外还有工人的宿舍、办公室等等。

  到了2013年,陆续救助到这里的小动物达到了近千只。一位富有浪漫情怀、退休金不低的古典文学教授,在晚年为了从事流浪小动物救助工作,却变成了一位天天为钱发愁的老人。

  人物

  芦荻,原名芦素琴,祖籍湖南,1931年出生于辽阳的书香门第,曾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参加过抗美援朝。朝鲜战争结束后,于1954年起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古典文学。“文革”期间调往北京大学中文系。

  晚年爱是生命的主题

  2013年,经常感到胸闷和头痛的芦荻被查出罹患肺癌,并转移到了头部。这个结果对于已有80高龄的老人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至此,芦荻无奈停下了每天忙碌的脚步,奔走于医院和家之间,但只要精神稍好,她还要去基地,看看那些每一只都叫得上名字的狗狗们。

  在这一年,芦荻为了看病和支付基地的开支,卖掉了位于海淀区巴沟某小区一层的单元房,尽管在房子后面那不大的小院儿里,还有她亲自栽种的杏树和海棠树。春天,她总是喜欢折下一枝杏花,带着早晨的露珠将它插到玻璃瓶里,一直到开败。

  如今,那杏花不知还在否?芦荻却永远也看不到杏花开了。

  2014年11月开始,芦荻的病情加重。2015年1月中旬,她住进北京市海淀医院。2月3日,芦荻与世长辞。

  芦荻的脑海中一直酝酿着几本有关古典文学的书籍,而为了这些小精灵,不得不搁置下。

  对于保护动物的宣传工作,芦老师尤其重视对青少年的教育。她希望青少年对于动物保护,关注的不只是善款的多少和是否参加过类似的社会实践活动,更多的是希望青少年对周围的事物多一份爱心,学会珍爱身边的一切,培养他们的社会责任感。

  所以,她坚持不让学生看到过多血腥、残忍的画面,站在一个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角度考虑,用行动证明着她生命永远不变的主题—“爱”。

  故事

  曾为毛泽东的陪读老师

  1975年,时为北京大学讲师的芦荻被聘为毛泽东的陪读老师。

  原来,毛泽东自1974年春天开始,视力减弱,被医生诊断为“老年性白内障”。毛泽东素来手不释卷,尤为爱读古代的诗、文、史。于是,当时有关部门从北大中文系物色人选。没几天,就送来北大中文系几位教师的档案,毛泽东说:“就让芦荻来吧!”

  原来,博览群书的毛泽东,读过中国青年出版社1963年出版的《历代文选》,很喜欢其中的《触詟说赵太后》、《别赋》、《滕王阁序》。记忆力甚强的毛泽东,当时便记住了文章选注者芦荻的名字。

  当芦荻第一次来到毛泽东身边时,毛泽东十分高兴,并亲切地问她:“你会背刘禹锡写的《西塞山怀古》这首诗吗?”芦荻随口背出了这首诗。毛泽东也很快地背出了这首诗。

  “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从今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毛泽东背完最后一句“故垒萧萧芦荻秋”时,芦荻顿时明白了,原来这是主席借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幽默诙谐地将自己的名字说出,芦荻看到主席的紧张情绪逐渐平复了,对他的灵活思维和渊博知识也愈发佩服了。



  “那时的感觉就像见着了至亲啊,反正我不知道我那种感受,就哭起来了,就在那儿站着流眼泪,当时也不敢大声哭,我就一直抽泣。”芦荻一生中经常回忆起进入中南海的过程,那令她终生难忘。

  芦荻说,在她有生之年其实还有个小小的愿望,希望出几本关于毛泽东与文学的专著,然而,羁绊太多,这个愿望一拖再拖。

  尽管芦荻与毛泽东的见面仅有12次,但她却因此成为毛泽东身边最后一个陪读老师。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在北京病逝。此时的芦荻,已经回到北大继续过着属于她的平静生活。

  本版文/记者杨京瑞 汪红 摄除署名外/记者 付丁

  作者:杨京瑞 汪红
本文来源:法制晚报


来源:http://news.163.com/15/0210/13/AI3KEICI00014Q4P.html

梅思特 2015-02-10 20:38
会长一路走好

暮云 2015-02-11 09:13


查看完整版本: [-- 芦荻追悼会今日举行 遗照上的她仍怀抱小狗 她爱动物 胜过爱自己(图)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44762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