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迁徙候鸟惨遭捕杀成为盘中餐 天高为何不任鸟飞 --]

动保社区 -> “让候鸟飞”关注候鸟迁徙 -> 迁徙候鸟惨遭捕杀成为盘中餐 天高为何不任鸟飞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5-潘明珂 2014-07-17 08:36

迁徙候鸟惨遭捕杀成为盘中餐 天高为何不任鸟飞

迁徙候鸟惨遭捕杀成为盘中餐 天高为何不任鸟飞
---晨报记者与读者三赴三岔港调查非法捕鸟情况




  一小时,候鸟变鲜汤

  清晨,朝霞中的浦东三岔港微风徐徐,江水轻轻地拍打着岸堤,蟛蜞在堤坝的缝隙中悠闲地穿梭……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祥和,让人暂时忘却都市的烦恼和嘈杂。

  可是在岸边偌大的一片树林里,一只可爱的小鸟正在绿色的捕网中痛苦地挣扎,它扑腾扑腾地一下下扇动着自己受伤的双翅,努力想逃脱捕网的束缚,结实的捕网却将它的身体越扎越紧。终于,身体的疲惫让它停止了挣扎,它无力地望着蓝天,幽幽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等待着恶运的降临。5分钟后,一个瘦高个从树林的深处走了出来,快步走到捕网面前,熟练地将小鸟从网眼里抓出,装进了黑色塑料袋中,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树林。

  “有竹鸡吃了!”几个男人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小鸟的羽毛随着男子双手的运动,一根接一根地被拔了下来……1个小时后,一锅喷香的鸟汤被端上了餐桌,不一会儿,可怜的小鸟变成了餐桌上的一堆碎骨。

  每年的10月前后,从我国北方和日本飞来的候鸟要经过上海,有的在此过冬,多数在此“中转”后,继续飞往南方和澳大利亚,为了保护候鸟,中国、日本和澳大利亚都签有保护协议,此时经过的候鸟,绝大多数是协议中的保护品种。

  候鸟大规模迁徙期,尽管种群不同,在三岔港停靠的时间也长短不一,但是正常情况下候鸟的最长停靠时间一般不超过2天。而就是在这48小时中,却不知有多少只候鸟在三岔港江边的树林中永远消失了。据不完全统计,以往每年都有几千只候鸟成为人们的盘中餐,如今,有关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情况有所好转,但还是有人铤而走险,继续非法捕杀候鸟。

  又到了候鸟途经上海的季节,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它们?日前,记者先后数次赴三岔港,对候鸟被非法捕杀的情况作实地调查。

  “天罗地网”触目惊心

  10月5日下午1时左右,大部分市民还沉浸在黄金周的喜悦中,晨报记者和报料人正在三岔港岸边小心翼翼地接近着候鸟经过的树林,当记者在烈日下历经45分钟的跋涉,翻过江堤进入树林时,不禁为眼前的美景所陶醉。

  满目的葱绿,空气格外新鲜,耳边荡漾的是各种音色的鸟鸣,美景中,树林一隅的绿色网兜显得格外刺眼,就是这种用高强度纤维制成的捕网兜把候鸟送上了黄泉之路。据记者目测估计,这张用数根竹竿支起的捕网兜约30米长,3米高,贴地挂起,高至树梢,对小鸟来说这简直就是“天罗地网”。

  “啪啪啪”,耳边突然响起了清脆的击掌声,时快时慢,时急时缓。记者正纳闷发生了什么,报料人赶紧将记者拉向了一边。原来,这击掌声是非法捕猎者用来惊吓正在休息的候鸟,让这些鸟立即飞出,这样就有可能撞上粘网。半个小时后,击掌声逐渐变弱,脚步声逐渐消失在远处。记者再次走进树林,发现刚才看到的那张绿色网兜上赫然“粘”着一只褐色羽毛的小鸟,正在不断地挣扎,一双黑溜溜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

  将小鸟解救下来后,记者和报料人往树林深处继续前行。在树林的东北角,一张更加硕大的捕网接近地面的网表也粘上了一只小鸟,这只小鸟由于过度挣扎,腿部已经受伤,即使将它放在地上,它也飞不起来。

  短短一个下午,记者前后共发现了3只被捕网“粘”牢不能动弹的小鸟,望着这些原本该在蓝天中自由翱翔的小鸟痛苦的眼神,记者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事后经过鸟类专家的鉴定,这些小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名叫虎斑地鸫。

  二级保护动物卖40元

  10月6日,记者和报料人再次来到三岔港,发现前一天安置捕网的地方已经没有了捕网兜的踪影,只在树林一个偏僻的角落发觉孤单单的一张破网,依然向天空中的候鸟“张”开了它贪婪的大嘴。

  远处传来摩托车的“突突”声,骑车的中年男子在记者身边停下,上下打量记者几眼,然后问:“买竹鸡吗?”(竹鸡是当地人对候鸟的称呼)。见记者有些迟疑,中年男子迅速地打开摩托车后备箱,露出了一只候鸟的脑袋。候鸟的眼睛里全无了昔日的锐气,只剩下让人心疼的楚楚可怜。“这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啊!”“知道,知道,就因为是保护动物才要急着脱手。”最后中年男子以40元的价格将这只候鸟“卖”给了记者。临走时还有些不满意地说:“要不是带出去太危险(被执法人员抓获),就不会卖给你们了,出去一只最少卖200元。”

  捕鸟"战术"变脸

  据记者调查,在三岔港地区支网捕鸟已经是一个司空见惯的现象。前几年,这一带树林中的捕鸟网几乎可以用“密布”来形容。完全是“大兵团”出动,树林中的每条主干道上,都会架起不止一道捕鸟网,不但规模大,而且在制作上也非常考究。

  现在,为了躲避有关部门的处罚,非法捕杀者将大捕网改装成了可拆卸形式的小网。采取“游击战”的战术,需要猎捕的时候插上竹竿固定就可捕鸟,捕获几只立即走人,所以很难抓获。

  “阵地战”变“突击战”

  以往的捕鸟行为,捕鸟者把网一天24小时在树林中挂着,只等候鸟自投落网。坚守“阵地”一次就是几个昼夜的时间,现在,为了逃避打击,捕鸟者绝对不会将一张网在同一地点长时间摆放,而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每当捕鸟者巡视后发现有鸟群集中,他们会立即支上一张长30米、高3米的捕网,一般只需5分钟左右的时间,非常迅速。捕到后,立即收起,也仅仅使用3分钟的时间,这样“捉迷藏”一样的“突击”,给执法人员的管理工作造成相当的难度。

  是谁如此残忍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忍心对候鸟痛下杀 手的呢?据当地居民反映,以前来捕鸟的,一般都是当地居民,以吃竹鸡作为补品,但记者经过调查发现,现在三岔港的非法捕杀者也发生了变化,主要由几种人构成。一部分是当地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在每年候鸟迁徙之时总会在树林张网捕鸟。还有一些外来人口为贪小便宜,将抓到的竹鸡出售给一些野味店充实自己的荷包。不少城市居民到郊外散心的时候,为了换换口味而将捕网张开捕鸟。三岔港对面的吴淞地区和临近的江苏太仓也不时有人会到这片树林里来捕杀鸟类,在候鸟迁徙期间,捕杀频率会更高。

  上海市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坚决打击不遗余力

  记者昨日联系了上海市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的杜德昌,了解到上海目前野生动物的保护现状。杜先生告诉记者,在国家林业局和地方政府的积极参与下,近年来捕杀野生动物的现象有所减缓。

  在上海,由于近郊的生态环境不断好转,大量候鸟迁徙途中经过上海,选择上海作为暂时休息觅食的中间站,使得猎捕候鸟的违法行为有沉渣泛起之势。

  不过无论从资源保护上考虑,还是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考虑,上海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都会不遗余力地打击这种违法行为,去年参加的国家林业局牵头的“候鸟”行动,给予了非法捕杀者重重一击。

来源 http://www.people.com.cn/GB/huanbao/1074/2126866.html


查看完整版本: [-- 迁徙候鸟惨遭捕杀成为盘中餐 天高为何不任鸟飞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87241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