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林木毁湖泊缩 自然保护区为何成了“烂摊子”? --]

动保社区 -> “让候鸟飞”关注候鸟迁徙 -> 林木毁湖泊缩 自然保护区为何成了“烂摊子”?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15-潘明珂 2014-07-16 22:43

林木毁湖泊缩 自然保护区为何成了“烂摊子”?

林木毁湖泊缩 自然保护区为何成了“烂摊子”?


  新华网银川9月5日电(“新华视点”记者 陈晓虎 肖敏 孟昭丽)位于黄河宁夏青铜峡河段的“黄河鸟岛”,1986年被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确定为自治区级自然环境保护区和全自治区唯一的鸟类保护区。这里曾经山环水绕,绿草如茵,保存着宁夏川区最完整的一块天然森林,是多种珍稀鸟类赖以繁衍生息的家园。然而,长期以来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和保护,目前,保护区已遭到严重破坏,树少了,湖干了,鸟飞了。

  林木被毁,湖泊萎缩,鸟类锐减,“黄河鸟岛”遍体鳞伤

  据青铜峡市林业局介绍:历史上的“黄河鸟岛”四面环山,东西宽3公里,西北长6.5公里,保护区总面积达8万多亩,其中集中林地面积近3万亩,是西北地区仅次于青海湖的第二大鸟岛。

  上世纪80年代初,鸟岛以黄河补水为主分为中河、东河、西河,河水从中河经西河流入汇聚,逐渐形成了中心湖、西湖、洪闸湖和湖心岛屿——百鸟滩。每年春秋时节,几十万只候鸟南来北往,在这里停留或作窝繁衍后代。栖息的鸟儿最多时达到180多种、100多万只,其中包括黑鹤、大小天鹅、白琶鹭等大量国家一、二类保护鸟类。

  日前,记者来到“鸟岛”时,眼前的景象变化之大让人吃惊。原来的三个湖只剩下了中心湖,水域面积不到5000亩,湖上除零星的几群野鸭和偶然发现的几只灰鹭外,几乎看不到更多的鸟。因盐碱化和天牛等病虫害,许多林木成片枯死。在稀疏的林区内,随处可见被盗伐后裸露的树墩。

  当地林业部门统计,8万多亩的保护区如今已有4.6万亩被强行开垦为耕地,林地只剩下4000多亩。护林员杨宙存惋惜地说,多年的人为破坏使鸟的种类、数量骤减,“黄河鸟岛”已难负盛名。

  在进入林区的路上,护林员不得不一次次停下车,驱赶这些偷牧的羊群。杨宙存告诉记者:“在保护区内偷牧的羊大概有近3000只,偷牧者绝大部分属于中宁县跃进村村民,白天有护林员巡逻,他们多是放‘夜羊’,即每天放牧从凌晨三四点开始到早八九点结束,我们防不胜防。”

  管理失控,农民“跑马圈地”,自然保护区遭遇哄抢

  1960年,青铜峡水电厂进行库区建设,库区范围内的中宁县白马乡跃进村和广武乡需要搬迁。为防止将来地权纠纷,自治区政府把广武乡划拨青铜峡县(即现在的青铜峡市),同时在文件中规定鸟岛中河以西归青铜峡,以东归中宁县。但是,文件最后又补充了一句话,跃进村农民可以在他们未被淹没的原土地上种闯田。所谓“种闯田”,就是水不淹没时就种,淹没时就放弃不种。

  20世纪70年代初,青铜峡县成立了自然环境保护办公室和国营树新林场库区分场,在进行护林的同时,还人工补种树木7000多亩。

  1986年前后,中宁县跃进村部分村民闯进鸟岛开始“种闯田”,理由是保护区中河以东是自己的土地,于是强行砍伐树木,填湖抢地。而青铜峡树新林场库区分场则认为鸟岛是区级自然保护区,自己是经自治区政府授权的合法管护单位,为此寸土不让。曾在20世纪90年代初任库区分场场长的邓丰林说:“林场护林队的主要任务是阻止跃进村村民过中河到林场放牧、砍树,双方每年都要发生多次械斗和流血冲突。”

  为解决双方纠纷,自治区于1989年成立青铜峡库区管理委员会,由自治区、银南地区(现吴忠市)、青铜峡市、中宁县和青铜峡水电厂等单位的有关领导担任委员,旨在统一协调管理鸟岛,并下设办公室负责具体工作。库区办成立不久,就清除了部分河道障碍,还经常定期不定期地巡逻保护库区。但好景不长,库区办却以创收为名批准一些人住进鸟岛毁林种田。而此时跃进村村民也开始大面积在鸟岛抢地耕种。于是,鸟岛便由中宁、青铜峡两家管变为中宁、青铜峡、库区管委会三家管,整个保护区的管理处于失控状态,大批树木被毁坏,生态环境急剧恶化,鸟类不断减少。

  邓丰林说,1991年至1994年,附近村民大面积填湖毁林种地已经失控。以中宁县跃进村林某为首的10多户村民“跑马圈地”,抢占4万多亩保护区的湿地和林草地,是全村耕地1037亩的近40倍。仅林某一人就毁林占地2万多亩,成了最大的“滩主”。林某以每亩40元不等的价格向村民发包,年净收入80多万元,为此成为中宁县“致富能手”。1995年,中河以西的青铜峡市广武乡部分农民也纷纷效仿跃进村的“哄抢”行为,强行砍树耕种保护区林草地。

  把“烂摊子”租出去管,还是没管住,自然保护区亟待“保护”

  如今,长期遗留下来的问题纠缠在一起,鸟岛的悲剧命运仍在继续。一些曾经为鸟岛奔走呼救的干部甚至认为,鸟岛利益之争积重难返,已被拖成“烂摊子”。

  青铜峡树新林场负责人蒋贵向记者介绍,多年来,林场在保护区内植树护林,往里头砸了不少钱,可最终还陷入没完没了的纠纷中。1999年,青铜峡市眼看单纯保护鸟岛很难奏效,决定引进公司管理模式和资金,以“旅游开发和生态保护”两条腿走路。于是将长期被瓜分所剩的林地和水域共2万多亩,按50年为期,以280万元整体租赁给宁夏伊斯兰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由这家公司的下属单位宁信嘉公司进行旅游开发和生态保护。

  宁信嘉公司接手后,先后投资2000多万元用于库区的生态和旅游开发,但经济效益不佳。去年底,宁信嘉公司利用滩地饲草,开始发展养殖业。今年5月,跃进村的部分村民以“你们放羊,我们也要放”为借口,不断越过中河到林地放牧。宁信嘉公司在制止无效后,干脆与这些村民签订了收费放牧协议。一段时间里,宁信嘉公司的1400多只羊和跃进村的2500多只羊同时在保护区林地放牧。最近,青铜峡市政府根据自治区“封山禁牧”精神,要求宁信嘉公司终止放牧协议,清退所有羊只。但是,跃进村部分村民依然我行我素,常常到林地偷牧羊群。宁信嘉公司目前表示无力开发和保护鸟岛。

  青铜峡市林业局局长罗彦文接受采访时,一脸无奈。他说,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花很大代价退耕还林还草,可像“黄河鸟岛”这样现成的自然保护区硬是让给“抢占还耕”了。年年要求解决问题,可婆婆越管越多,问题越变越复杂,破坏越来越严重。一个8万多亩的自治区级自然保护区被破坏得剩下不到3万亩,情况还在不断恶化,实在令人痛心。再没人管,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来源 http://www.people.com.cn/GB/huanbao/1072/2074284.html


查看完整版本: [-- 林木毁湖泊缩 自然保护区为何成了“烂摊子”?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57947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