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舌尖上的战场:爱狗人VS吃狗人 --]

动保社区 -> 2014抵制玉林狗肉节 -> 舌尖上的战场:爱狗人VS吃狗人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梅思特 2014-07-07 20:27

舌尖上的战场:爱狗人VS吃狗人


舌尖上的战场:爱狗人VS吃狗人_报道_网易君子
http://men.163.com/special/report28/



导读


⼀开始,狗肉节只是玉林本⼟的⼩节日,近年来逐渐演变成了 “爱狗人 VS 吃狗人” 的战场。他们互相指责:爱狗⼈士把玉林人说成妖魔鬼怪,因为玉林人居然连 “伴侣动物” 也拿来吃;他们认为这个传统是祖宗留下来 “恶习”,在现代文明社会应该取缔,并从前年开始前往⽟林救狗+抗议。




每年夏⾄,⼴⻄⽟林都会举办荔枝狗⾁节。在全年最热的一天,吃狗肉,加上荔枝,配高度米酒 …… 总之就是把最上火的食物⼀起吃,以达到 “以毒攻毒” 的效果,而且据说还有壮阳的妙效。”
⼀开始,狗肉节只是玉林本⼟的⼩节日,近年来逐渐演变成了 “爱狗人 VS 吃狗人” 的战场。他们互相指责:爱狗⼈士把玉林人说成妖魔鬼怪,因为玉林人居然连 “伴侣动物” 也拿来吃;他们认为这个传统是祖宗留下来 “恶习”,在现代文明社会应该取缔,并从前年开始前往⽟林救狗+抗议。
⽽在⽟林人看来,这场争论的道理要简单很多 —— 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没强迫你们吃,你们凭什么来打扰我们的⽣活?由于救狗和抗议激起了当地人的反感情绪,玉林人反而更加团结,令狗肉节越办越红火,周边县城也随之兴起了吃狗⾁的热潮;更有广⻄其他城市组团参加响应,拉着写有 “吃狗⾁,撑玉林” 的横幅来声援狗肉节。
观点和微博账号一样,每个人都有至少一个。在这场道德争论里,不仅有不吃狗肉的道德,也有吃狗肉的道德,还多出了一种旁观的道德。如果你想参与网上关于玉林狗肉节的讨论,只能有三种态度:
一,做一个忠实的 “狗粉”,以动物保护的名义,号召废除狗肉节,跑到玉林去救狗。既得到了国际主流声音的支持,而且于情于理都听上去很有爱心。

二,尽情吃狗肉,拼命攻击 “狗粉”,时刻举起 “凭什么你只救狗却不救鸡鸭鱼猪” 的逻辑武器。既尊重传统,还显得自己特别接地气 —— 毕竟 “不装逼” 在互联网时代是很重要的。
三,我不吃狗肉,但我不干涉别人吃狗肉。你看啊,“不吃狗肉” 代表文明,“不干涉别人” 代表民主。听上去绝对无懈可击,但总感觉跟什么都没说一样。  




玉林狗肉市场的商贩正在切割已去毛的狗肉


其实中国人吃过狗肉的并不在少数,其中难说也包括去玉林救狗的人;而这件事之所以引起争议,就是因为规模大。⽟林是个小城市,平常没什么外国人来;但因为狗肉节,这几天突然出现了四五个外国人来做媒体报道。
到达的第一天,我们去了垌⼝市场。这是个大型的肉食市场。尽管我很爱吃肉,但一到那里还是被彻底震撼了:刚进去第一个摊子,上面就摆着好多被扒光了皮的狗,血淋淋地挂在店门口。市场里大概十多家商贩都是同样的场景:屠户们不停挥动着大刀,使劲地剁;四周弥漫着摩托车按喇叭的声音,混合着闷热潮湿的空气,再加上蛋白质和血腥味。我既有点受到惊吓,又有点激动。

这一刻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比任何网上的辩论赛都真实。第⼆天,我们参加了一场 “百⼈狗⾁宴”,同桌的几个当地年轻人向我们热情介绍了玉林吃狗肉的文化;随后,我们又去采访了一位卖掉房子收养了三千多只狗的大姐。采访结束后,我们当场被一名带口罩的爱狗少⼥指认,说我们昨天吃了狗⾁,质问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说实话,当时我们都有点没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最后居然撒了谎 —— 我告诉她:我们是去拍的,没有吃。

说句老实话,我吃了不少。事后我有点愧疚和失落:首先,我第一次被一个少女当成恶魔,滋味并不好受;其次我感觉在这件事上,爱狗人跟吃狗人好像只能划清界限,绝不可能互相理解。
在那位爱狗少女面前,我们都成了邪恶的罪人,没有借口也不容解释;与此同时,我也更加理解玉林人为什么如此气愤 —— 毕竟谁都不愿意因为世代都在吃的狗肉,而被突然当作了十恶不赦的魔鬼。
荔枝狗⾁节告一段落,玉林又再次恢复平静。玉林人继续高高兴兴地吃狗肉,爱狗人士回到自己的地方继续爱狗;双方继续在网上互相责骂,老外也不见了踪影。“市场里大概十多家商贩都是同样的场景:屠户们不停挥动着大刀,使劲地剁;四周弥漫着摩托车按喇叭的声音,混合着闷热潮湿的空气,再加上蛋白质和血腥味。”





查看完整版本: [-- 舌尖上的战场:爱狗人VS吃狗人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47131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