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玉林“狗肉节”引发的几点法律感想 & “狗肉节”是一堂公共表达的实践课 --]

动保社区 -> 2014抵制玉林狗肉节 -> 玉林“狗肉节”引发的几点法律感想 & “狗肉节”是一堂公共表达的实践课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梅思特 2014-07-01 22:12

玉林“狗肉节”引发的几点法律感想 & “狗肉节”是一堂公共表达的实践课


玉林“狗肉节”引发的几点法律感想_民告官律师臧云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46981d0101hj2k.html?md=gd&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文\臧云律师
夏至临近,西南城市的玉林,据说要迎来传说中的“狗肉节”。“狗肉节”,更确切是说法好像应该是“荔枝狗肉节”,但把能让杨贵妃“红尘一骑妃子笑”的高贵水果---荔枝,和被人们认为“上不了台面”的狗肉放在一起,总感觉有点儿不和谐。所以,姑且还是叫做“狗肉节”吧。
对于“狗肉节”的功过是非、利弊得失,各人有各人的感受,各界有各界的看法。有支持者,有反对者,也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者。支持与反对,是两种意见,两个立场,但两种意见是否在同一对话平台发声,两种立场是否立足于同一个出发点,则不太好说。笔者作为法律人士,无法也无意从专业领域外作出剖析评判,只能根据自己的浅薄之识,谈谈一个法律人的感想。
诸君知道,当一只活生生的狗狗变成肉市场上按斤出售的肉和餐馆里的菜肴时,其法律地位也相应发生了改变。即使在目前狗狗还不具有法律主体身份的情况下,其法律客体的身份也从“有生命的伴侣”变成了“无生命的食品”。这种改变,也相应的引起了法律关系的改变。在前者,当狗狗是一种“有生命的伴侣”的时候,法律所保护者,系狗主人对于狗狗的合法财产权。当狗狗成为“无生命的食品”时,则法律又要保护消费者的人身健康权。
当狗肉作为“无生命的食品”被经营和流通时,法律要对其安全性和来源的合法性进行干涉。对于不安全的食品,法律是明令禁止经营的,哪些食品是不安全的呢?法律不能把天底下所有能吃的东西一个一个的列举,而是制定了一些概括性的原则和标准。《食品安全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禁止生产经营下列食品:(一)用非食品原料生产的食品或者添加食品添加剂以外的化学物质和其他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物质的食品,或者用回收食品作为原料生产的食品;(二)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重金属、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含量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的食品;(三)营养成分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专供婴幼儿和其他特定人群的主辅食品;(四)腐败变质、油脂酸败、霉变生虫、污秽不洁、混有异物、掺假掺杂或者感官性状异常的食品;(五)病死、毒死或者死因不明的禽、畜、兽、水产动物肉类及其制品;(六)未经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检疫或者检疫不合格的肉类,或者未经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肉类制品;(七)被包装材料、容器、运输工具等污染的食品;(八)超过保质期的食品;(九)无标签的预包装食品;(十)国家为防病等特殊需要明令禁止生产经营的食品;(十一)其他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或者要求的食品。”
根据这些规定,反过来可以看看狗肉是不是被包括在其中一种情形之内了。就笔者所接触的现实情况来看,狗肉至少应该是属于第(六)种情形的。是不是所有的狗肉都是未经检疫的呢?就笔者所接触的事实和了解的法律文件来看,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大家知道,你去市场上买猪肉、买鸡肉、都应该是有检疫标识的。如果你发现没有检疫标识的猪肉,恐怕你是不敢买的。因为没有检疫标识,就说明这块猪肉的没有经过权威机关的检疫,是否存在传染病等不安全因素,是不确定的。之于狗肉,诸君有谁见过其检疫证明吗?恐怕没有(有见过的话,可以拍个照片给我发电子邮件)!根据笔者了解的法律法规,狗肉是不可能出具检疫证明的。
作为肉品的检疫部门,其作出一个检疫证明,应当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和标准进行检疫,合格的出具合格证,不合格依法作出处理----决不能流入市场。比如猪肉,在进行检疫时,要严格遵守农业部制定的《生猪屠宰检疫规程》来进行检疫。鸡鸭鹅、牛、羊,在变成食品之前,也都要分别按照各自的检疫规程来进行安全检测。但目前,尚未有一部关于狗的屠宰检疫规程。作为必须“依法检疫”的检疫单位,是不可能“无法无天”的出具狗肉检疫证明的。既然狗肉没有检疫证明,就说明了狗肉的安全性,至少在法律上,是未被肯定的。既然其未被肯定为安全,则就应当被依法界定为“不安全”,肉市场和餐馆对这些“法律上不安全”的食品进行经营的行为,属于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作为食品安全的监督管理部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商局等相关行政机关,有权力也有职责予以查处,从而保障公众的食品安全和身体健康(对此深圳市制定了专门的执法指导文件)。对于消费者而言,既然目前市场上经营的狗肉毫无安全保障,是非还非要以身试险呢?
伴随上述问题的另一个问题是,国家会不会出台狗肉的屠宰检疫规程呢?依笔者之见,答案是否定的。原因如下:一、从主流的动物分类来看,狗多属于伴侣动物,而非食用动物和经济动物。其功能和作用在于作为人类的伴侣,通过与人们的共同生活,使人们感觉到身心的愉悦和安全。也就是说,猫狗天生就不是食品,其最终归宿也不应该是食品。二、目前来看,因狗肉问题已经形成了一个盗窃、收赃、销赃的黑色产业链。其中伴随着一系列的财产、人身犯罪和食品安全犯罪。国家也正在进行有力的回应和打击。国家当然不能再出具狗肉检疫规程,否则岂非刺激黑色产业链的滋长?三、动物保护思想已深入人心,法学界的学者也在不断的推进动物保护的立法工作。过去那种仅仅将动物作为可资利用的法律客体思想,已经不适应现代社会文明的需求。动物的法律身份和法律地位,正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四、近年来国学传统尤其是儒家思想兴起,儒家中提倡的敬畏生命、仁民爱物等思想,无疑会对立法者产生一定的影响。五、十八大提出的建设生态文明思想,当然也是今后立法、执法的主要导向。所以,笔者有理由相信,狗肉过去不是法律所允许流通的食品,今天也不是,将来更不可能会是,此为大势所趋!
上面是从食品安全的角度来谈的,接下来再谈谈“狗肉节”作为一个节日的问题。
狗肉节缘何兴起,笔者无从考证。按说,一个以品尝美食为主题的节日,本应是毫无争议的收到公众欢迎的。但为什么“狗肉节”就引发这么大的争议呢?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如果玉林只是举办“夏至荔枝节”的话,估计是没有任何人反对的,或者是办一个“猪肉节”,大家也是可以接受的。但因为是“狗”这么一个特殊的动物,这个动物在一定程度上承载了人们对于朋友甚至是伴侣一般的感情。所以,当一个以集体狂欢的方式来大肆虐杀犬只时,就伤害了很多人的感情。另外,过于血腥的屠狗场面,也让大部分人觉得不利于对公众尤其是未成年人的人格培养。那么,对于这种事情,法律是作何考虑的呢?笔者认为,实际上,各国法律均规定了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公序良俗。也就是说,任何活动,应当符合社会的善良风俗,而不能违背善良风俗。需要注意的是,这里说的是“善良”风俗,而不是所有的风俗。否则,法律的规定就没有意义了,就失去了其引导社会从善如流的价值和功能。谈到这里,可以再往深处谈一点,即立法对于社会变革的引导功能。很多人认为,法律只能适应于现实生活并满足于现实需求,这种观点本身没有错,只是过于绝对化了。满足现实需求,适应现实社会,这是法律最基本的要求。但同时,法律也要引导社会的变革,甚至是通过强行法的规定来进行强行的社会改革,从而建立更加趋于美好的社会秩序,引导社会生活追求更加善良的价值。此种事例,历史上为数不少,如卖淫嫖娼非法化、确立一夫一妻制,无不是以立法来引导社会变革,树立更好的社会规范。
第三个问题,就是政府部门的监管和公信力问题。市场是自由的,但必须是合法的。合法与否的标准,在于法律规定。而法律之规定,往往又是普通公众很难了解到的。譬如,作为一个消费者,有谁会去餐馆吃饭之前先翻阅一下食品安全法?有谁会去在购物时先看看产品质量法?作为一个消费者,虽然不见得会相信“存在就是合理”,但对于一眼望去比比皆是、门庭若市的狗肉经营餐馆,绝对会相信“存在就是合法”----如果不合法,政府早就取缔了。所以,公众对于经营者合法与否的判断,大部分是基于对政府的信任而得出的结论。所以,政府必须严格履行自己的职责,取缔非法的经营行为,给消费者一个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
才疏学浅,上述仅仅是一点点法律上的感想,或有不是、不足、不对之处,请各方面的专家学者不吝指教,也欢迎任何读者批评指正---但不要搞人身攻击!





“狗肉节”是一堂公共表达的实践课_凌国华兮_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91f8213a0102uwd9.html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江苏沛县为声援玉林,临时增办狗肉节”,引起舆论关注。昨天,沛县狗肉节主办人樊宪涛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狗肉节是他的狗肉制品企业办的,规模和玉林狗肉节不可同日而语,只有一百多人参加,而且不对外。所谓的“声援玉林”,也只是他的个人意见。而在此前接受快报采访时,沛县官方也曾明确表示政府不会主导办狗肉节。(现代快报,6月29日)
广西玉林狗肉节引起的喧嚣尚未尘埃落定,媒体又曝出江苏沛县“增办”狗肉节的消息,且明言是为“声援玉林”,稍稍平复的众声喧哗似乎又有所抬头。所幸,沛县官方声明称此“增办”狗肉节并非政府主导,而是某狗肉制品企业“主办”的,此“狗肉节”一百多人的规模显然也无法跟声名远扬的玉林狗肉节相提并论。
当玉林狗肉节引起的浮华喧嚣逐渐远去,沛县“增办狗肉节”也被指为不过是企业为提高知名度的自我宣传甚至不乏炒作意味的行为,围绕狗肉节的各种声音如潮水般逐渐退去。这似乎正契合了当下“复杂中国”的舆论热点上下场规律。波澜壮阔的深水区中国为舆论提供的诸多话题如海浪般快速涌来,新闻热点不断涌现,在急遽变迁的中国社会进程中,玉林狗肉节仿佛茫茫大海中的一朵浪花,很快被融入一片蔚蓝中。
然而,围绕“狗肉节”的众声喧哗和舆论碰撞,却正是民众公共精神逐渐崛起的一个见证,是多元化中国发展前行所不可或缺的公共话题讨论的一次具体实践。不论是对“狗肉节”残忍屠狗的抨击控诉,对“吃狗肉是民众自由”的表达,还是从公共治理角度对狗(肉)屠宰销售过程中监管短板的质疑,以及动物保护者救狗之后却罔顾其检疫所引发的指摘,所引发的观点碰撞,以及违反“君子动口不动手”的爱狗者与食客间的身体冲突,在当下中国公共讨论仍处于原初阶段且公共精神远未成熟的情况下,无不透露着光怪陆离的诡异。
“吃狗肉”传统在当下社会该如何传承?动物保护者该如何表达自身的诉求?公共治理部门该如何崇奉法治精神、履行自身责任?公共讨论该如何从呶呶不休中走出,在表达自己声音的同时学会倾听他人的声音?对于那些与自己观点有别甚至完全悖反的声音,我们是否怀有冷静倾听、理性辩论的器量?在表达自身诉求的同时,该如何坚守表达的界限,确保不伤害他人所拥有的同等的权利?对于那些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我们是否能够脱离道德范畴的攻击,让法治的归法治?在舆论碰撞中“两头受气”的公共治理部门,是否有毅力超然于舆论冲撞的左右,,从坚持法治正义原则、承担公共责任的角度,在一次次具体的治理实践中逐渐向公共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靠近?
围绕“狗肉节”的众声喧哗和舆论碰撞,在多元化中国的当下现实中并不罕见,而且会随着社会发展的错综复杂之深化而逐渐增多。为此,诉求的表达者,权利的维护者,不能总是沉湎于营养低下的口水战甚至粗俗悖法的人身攻击,而应从一次次的公共讨论中不断向培养冷静观察、独立思考、理性表达的习惯转变。如此,个人在公共精神方面的点滴进取,将迎来公共精神整体水位的攀升。这是当下中国错综复杂现状的要求,更是促进公共空间质量不断提升、公共表达理性日益充盈的有益实践。(凌国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1f8213a0102uwd9.html


查看完整版本: [-- 玉林“狗肉节”引发的几点法律感想 & “狗肉节”是一堂公共表达的实践课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72680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