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5 --]

动保社区 -> 2014抵制玉林狗肉节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5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梅思特 2014-06-24 21:53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5


易中天谈反对虐待动物不是“狗权”而是人权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UyNzM2Mg==&mid=200442588&idx=2&sn=1521780475e4a01928c0c6f74774ea8f&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


易中天:反对虐待动物不是“狗权”而是人权(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来源:燕赵晚报、凤凰网 2014/06/23

核心提示:一个人,今天能虐待老鼠,明天就能虐待狗,后天就可能虐待人。因此,为了保证人不受虐待,必须反对虐待动物。这不是什么“动物福利”或者“狗权”(动物权),反倒是“人权”,是人与人的关系,是社会问题。

易中天:现任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央视《百家讲坛》“开坛论道”的学者,其主讲的“汉代人物风云”、“易中天品三国”系列获热评。

一直以来,反对虐待动物的声音,从未止息,反而常常一浪高过一浪。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呀?

“恻隐之心”使我们“不忍心”

这就先得说清楚,我们为什么不能接受“虐待”。为什么呢?就因为人性中有一条道德的底线,同时也是起点,叫“恻隐之心”。

所谓“恻隐之心”,就是不忍心看着别人受苦受难受折磨的善心,所以又叫“不忍之心”。按照孟子的观点,这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天良,故曰“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一个人,只要有这份心,他就有可能成为一个好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生命

这跟不虐待动物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恻隐之心或不忍之心,其实有一个心理依据,即将心比心、由此及彼、推己及人。

一个人,为什么不忍心看着别人受苦受难受折磨?说到底,就因为自己不想受这活罪。比方说,自己不愿被烧死,才不忍心烧死别人,这就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问题是,“己所不欲”易,“勿施于人”难。这就需要培养。而且,为了保证培养成功,还得把这善心和天良,从“勿施于人”扩展到“勿施于物”。当年,孟子讲“恻隐之心”,举出的例证,就是齐宣王对一头将死的牛,表示“不忍其觳觫(吓得发抖),若无罪而就死地”。牛如此,狗和熊,也一样。

事实上,一个人,如果不把虐待当回事,下一步,就有可能以此为乐。这时,他就会完全丧失了人性。所以,必须反对虐待,反对虐杀。比方说,在不得不保留死刑时,坚决废止凌迟、腰斩、砍头等方式;在无法避免战争和执刑时,决不虐待俘虏和犯罪嫌疑人。当然,也不虐待动物,哪怕它“丑恶”如老鼠。

虐待动物折射“人权”,本质是社会问题

一个人,今天能虐待老鼠,明天就能虐待狗,后天就可能虐待人。因此,为了保证人不受虐待,必须反对虐待动物。这不是什么“动物福利”或者“狗权”(动物权),反倒是“人权”,是人与人的关系,是社会问题。

事实上,不忍心其无罪而死,不忍心其折磨至死,正是现代社会法治与人权的心理基础和人性基础。比方说,国际社会一致公认不能虐待俘虏,不能虐待犯人,不能虐待动物。记得中央电视台的一期节目:医学院的学生们带着担架,拎着兔子牵着狗,走向实验室。解说词说:担架是为狗准备的,兔子没有,这意味着兔子将不再生还。节目的结尾,是师生们为实验动物建立了纪念碑。每年清明,他们会去献上鲜花。这不是虚伪,而是人类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对生命尽可能的尊重。要知道,只有尊重一切生命,才能最后真正尊重人自己。

善待动物,人际关系才能和谐

因此,恻隐之心,要从善待动物做起。而且,只有当所有人都不再忍心虐待动物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才能真正建立起来。

否则,下一个被按倒在床,挖肝取肾抽胆汁的,没准就是我们自己。





反虐待动物 平息争论靠立法? - 第一食品网
http://www.foods1.com/content/2577174/


近日,玉林市区南桥市场的一家卖肉摊把招牌中的“狗”字遮住。
新华社发
食狗之争,目前还看不到一个最佳解决方案。当地人认为,这是习俗,你可以不吃,可以反对,但你不能骂我。理性的动物保护人士认为,这是对待动物的两种意识,希望政府主导关闭“狗肉节”。法律专家认为,解决食狗争议关键是要立法,并建议立法部门加快调研反虐待动物法。
当地人:不能接受抹黑玉林人
玉林当地人对动保人士的抵制和声讨表现出了反抗的情绪,据央广网报道,一位食客表示:“可吃可不吃。但是呢,今天我非要吃,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们闹,把目标指向了玉林人,说玉林人愚蠢、愚昧、低等。我就是为了反抗,干吗你不吃,就不允许我吃。玉林很多人就是我这个心态。”
冯浩是土生土长的玉林人,直到2010年高中毕业去香港读书,才离开家乡。玉林当地人小韩说,2010年以前,他都没有听说过“狗肉节”。长辈告诉他的习俗是,荔枝和狗肉都是上火的食物,夏至也是火气大的节气,在夏至这一天,把三样东西放在一起以毒攻毒,也就是夏至吃荔枝和狗肉。夏至前后,玉林的大排档里,大部分商铺会卖狗肉,玉林人都在这一天聚会吃狗肉。但是平常大排档里也有,只是不如这一天集中。“其实狗肉节更是商家的炒作。”直到小韩离开玉林,他才在网上看到“狗肉节”的说法。冯浩说,他自己是不吃狗肉的,因为家里一直没有这个习惯。但是,现在那么多人打着动物保护或者爱犬人士的旗号,来到玉林,影响了玉林人的生活,甚至抹黑玉林人,让他不能接受。不过,冯浩也表示,据他的了解,家乡大部分人的生活还是平静如初的,受到影响的可能只是狗肉产业链上的人。
动保人士:动之以情解决不了问题
重庆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陈明才表示,我国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不能吃狗肉。到目前为止,国家对狗肉这方面,也没有明文规定屠宰检疫规程等,所以这就引起了很多的爱狗人士,对狗的来源的质疑。就是说,你吃的那个狗肉是通过合法的、正规养殖场出来的吗?有养殖档案吗?有免疫档案吗?有屠宰的正规程序吗?
陈明才表示,如果有国家正规的养殖场的合法手续,这个反对就没有理由了。不过,他认为,对吃狗肉问题,不单单是吃与不吃的问题,它已经上升到两种对待动物的意识的冲突,而这种冲突如果仅仅靠道德、情感层面是不易解决的。他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定要在法律的框架下。
亲历者:首先应该尊重当地习俗
多年前,赵先生曾到过玉林出差。据他回忆,狗肉确实是玉林人饭桌上的一道家常菜,尤其是招待朋友的时候。不过,当地人会告诉你,这是狗肉,“并且特地跟我说,是专门的肉狗。”如果有人表示不愿意吃,那么主人会将这盘狗肉端到离客人远一点的地方。赵先生说,他还有玉林的朋友到北京来,宴请时,饭桌上也会特意上狗肉的菜,但有的玉林人不吃,他记得当时那个玉林朋友说,他本来爱吃狗肉,但是儿子属狗,不让他吃,所以他就戒了。
赵先生表示,有些不理智的动保人士,做出一些偏激的行为肯定是不对的。首先应该尊重当地的习俗,如果吃狗肉真的是野蛮或愚昧的行为,自然会被淘汰,历史会做出选择。
专家观点
法学专家常纪文:
反虐待动物法专家稿已提交人大
参与并负责起草反虐待动物法专家意见稿的常纪文表示,专家稿已经由社科院交给全国人大,但目前没有反馈。针对目前玉林狗肉节引起矛盾的现状,他建议,立法部门应该尽快加强调研。
常纪文称,解决食狗争议关键是要立法,国家立法并非要求争论双方必须形成完全一致的共识。另外,中国教育应在道德启蒙和科技启蒙上“补课”,保护伴侣动物免遭残酷手段虐杀。
他认为,从玉林狗肉节的乱象可以看出,中国教育有缺陷。“反思一下,为何社会对吃狗肉有那么大的分歧,就是因为道德教育和科技教育都存在缺陷。比如说,动物的意识情感、动物的分级分类管理,在国际上都有很成熟的经验。”常纪文称,上世纪80年代制定的国际条约,按照动物状态或用途,将动物分为野生动物,经济动物,伴侣动物,实验动物,工作动物,表演动物等,狗就被列入伴侣动物之中。
所有的动物都要给予人文关怀,对于不同社会化和不同智力等级的动物,一般给予的保护程度也不同,猫狗是高社会化的动物,是人类的伙伴和朋友,对于猫、狗一般给予极高层次的保护。这些在国外是连儿童都知道的。中国在这一点教育不充分,所以社会有误解,有冲突可以理解。“中国的文化启蒙、道德启蒙,包括生物科技启蒙远远不够,这一部分必须‘补课,教育部和科技部是有责任的。”
他表示,狗是智商很高的家养动物,宰食属于不人道的行为。很多国家就因为狗是智商非常高的家养动物,可以感知忧伤等情绪,规定狗不能屠宰,屠宰要负法律责任。
民俗学学者万建中:
观念不能强加给当地民众
北师大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所长万建中向北京晨报记者表示,爱狗者与食狗者之间的矛盾是很难调和的。动物保护主义者认为,吃狗肉很残忍,不人道,这实际是一个观念问题。但从文化多样性来讲,应该在尊重当地习俗的前提下去考虑引导。动物保护主义者、爱狗人士的观念可以理解,但不能强加给当地的民众。
万建中举例说,韩国人吃狗肉的问题也受到世界很多动物保护人士的指责,认为缺少人性关怀。日本宰杀海豚的行为也受到指责,但他们也有自己的解释。在这里,除了固有的观念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造成生物链的破坏。在抵制屠杀稀有动物方面,民众的认识都是一致的。但狗并不属于稀有动物,这里就出现了意见的分歧。
万建中认为,抗议食狗肉行为这是自由,而当地人也有举办狗肉节的自由,观念的对立中,底线就是不应该采取过激行为。
生态保护专家郭耕:
屠宰伴侣动物难获道德认可
生态保护专家、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副主任郭耕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屠宰伴侣动物不应该被鼓励与支持。
郭耕认为,食狗并不违法,爱狗人士去阻止却可能涉嫌违法。另外,爱狗人士直接去阻止食狗行为,反而会进一步激发他们内心的“恶”。
郭耕建议,爱狗人士应该通过广泛宣传,让更多公众真正认识到狗是一种什么动物。数千年的驯化与跟随,让狗成了人的忠实伴侣。屠宰狗实际是在杀害人的“伴侣”,虽然不违法却突破了大多数人的道德认知界限。
外媒
最关注安全和虐杀
外媒关注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食品安全和虐待狗两点上。外媒认为中国人越来越关注动物福利,但同时一些新观念也对传统文化形成威胁。
6月18日,英国《卫报》报道,动物权益保护组织指出,每年,有10000条狗在狗肉节被屠杀,许多甚至是被活活电死、烫死或者剥皮的。在香港一个NGO发布公开信指出,许多在狗肉节被杀掉的狗都是被偷来的。它们挤在肮脏的卡车上被运到玉林,而这大大增加了狗肉携带狂犬病以及其他传染病的风险。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中称,这说明中国民众越来越关注动物福利,他们也指出,有些人称,新的观念正在威胁着一些文化传统。
声音
有理不在声高
一个公民社会,有理不在声高,法无禁止即自由的底线都不能捍卫,奢谈狗的福利,会不会显得夸张而滑稽?也许我们迟早是不会再吃狗肉的,但这不是拿你的喜好来限制别人自由的理由。
邓海建(评论人)
被放大的冲突
玉林狗肉节一直都是一个被放大的冲突,一个被娱乐化的文明差异。“狗肉劫”背后,又有多少“伪动物保护者”,跟在后面瞎比画。
薛家明(评论人)





吃不吃狗肉 没人能说服对方 - 第一食品网
http://www.foods1.com/content/2577173/


昨天,在江滨路路口,玉林人打出了“爱狗肉,更爱戴法律”的横幅。


6月21日晚,玉林江滨新民路附近的狗肉馆,几名爱狗人士与当地食客发生冲突,导致一名食客嘴巴流血,冲突双方被警方迅速带离。


得知当地食客受伤后,附近食客及市民迅速围聚。


两名外国友人品尝狗肉后,当地市民围观欢送。
当夏至遇上玉林,却造就了这个夏天最“火”的话题—玉林狗肉节。这是一场包含了“价值观”与“文化”的混战,民主在狗肉问题上似乎难有出路—迄今为止,还没人能说服对方,哪怕是用谩骂与拳头。在这个关于食狗之争的全民论战中,玉林公安的思路很明确:吃肉,我不管;吵架,别扰民;动手,请跟我走。
现场火爆
警察安保人员大排档“巡逻”
在夏至前后,爱狗的、卖狗的、怕狗的、吃狗肉的、不吃狗肉的、超度的和尚、行为艺术家、媒体记者集结在玉林这个小地方,中外看客们则在网络上吵得翻天覆地。
昨天的玉林城区,江滨路路口商家打出的两条红底白字的大横幅通过网络传遍全国。上面写着:“感谢您让国人看到了我们玉林人的团结精神”、“我们爱戴荔枝狗肉文化,更爱戴法律”。通过这两条横幅,人们看到,玉林夏至食狗肉的习俗,已经进阶为“国人”和“玉林人”之间的“人民内部矛盾”级别。
玉林当地人小韩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玉林有多条街卖大排档,包括江滨路、垌口市场、文化广场、江岸开发区。打出“团结和法律”旗号的江滨路大排档,吸引了支持动物保护人士的行为艺术家片山空。去年此时,片山空曾当街向一批已被宰杀待售的狗下跪磕头,声称“替人类向动物真诚谢罪”。6月21日晚7点半左右,片山空一出现,瞬间被人群包围,人群围着他起哄,当地市民问他是否吃狗肉,他说:“我是素食主义者。”随即引来哄笑。随后,片山空站在原地念经。几分钟后,被警方送走。晚8点左右,同在这条街上,几名爱狗人士与当地食客发生了冲突,导致一名食客嘴部流血,最终双方被警方带离。
有一张图片,两桌玉林本地人正围在一起高举酒杯,庆祝夏至,桌上是热气腾腾的狗肉锅。两桌人周围,因为看的人比吃狗肉的人多,动保人士、吃狗肉支持者,以及记者蜂拥而至。夏至前后,玉林的大排档上,始终有大批警察、警车以及安保人员徘徊。最火爆的场景之一是,一位外国人在大排档吃狗肉,立刻遭遇大批路人围观拍照。
救狗之殇
玉林狗肉价创历史新高
前赴后继的外来者,早已在夏至前的一两个月就开始了“救狗”行动。当时有志愿者“捣狗窝”,四川的7位志愿者冲进一家屠宰场,老板是一对夫妇,正在杀狗。老板说志愿者抓起小石头往他们脸上砸,几位志愿者阿姨瞪着眼说,狗老板要拿刀砍人。最后还是报警,警察过来说,“你们不能私闯民宅。”爱心妇女们怏怏而返,终究没看到杀狗的场面。
不过,另一方面,志愿者也催生了狗老板的另一条财路。媒体报道,有位老汉见到有人抢狗,本来气得一脚踏在狗笼上,要拼命。结果,8只小狗卖了800元,两只铁笼350元。很高兴。有了这条财路,还有人“挟狗要价”。一位狗贩子和爱狗人士讨价还价,狗贩子用铁叉叉起狗,高高举起—这个价买不买,不买就弄死它—最终一女士以350元的价格将狗买下。人们刚要谴责,又有人说这是动保人士和片山空的策划。但动保人士和片山空都否认了。
小韩告诉记者,吃狗肉是玉林的习俗,但绝不是所有玉林人都喜欢吃。玉林本地人,吃的与不吃的长久以来都是和谐相处,没有互相指责。不吃的也只是因为不爱吃。平时,几条大排档街上也有狗肉销售,但在夏至前后,卖狗肉的商铺会打出“狗肉节”的招牌,拉拢生意,“其实是一种噱头,营销手段而已。”小韩说:“不过都没有今年这么火。这两年,由于动保人士和媒体的关注,玉林夏至吃狗肉才真正过成了‘节。”甚至有人专程在夏至赶到玉林吃狗肉,“本来可吃可不吃的,越反对越要来支持你们。”昨天,熟狗肉的价格也卖到了历史新高,25元一斤。
商家动态
17家餐馆
主动停售狗肉
“狗肉节”上的事,警察都盯着呢,闹大了,就出来把人带走。这可能是玉林市政府现在能做的不多的事中的一件。
对于今年的狗肉节,当地政府的态度耐人寻味。6月6日玉林市政府发出了一封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几点说明,说明特意强调,这是为回应网络及社会的关注公开作出的回应。
据央视报道,玉林市政府还出台了内部文件,禁止公务员及其家属近期公开吃狗肉。也有玉林市工商局干部向媒体表示,市政府通过商会,向商户发布“口头通知”,禁止任何人当街宰杀狗类,禁止通过各种字号向公众招徕狗肉生意,一旦发现有商户违规操作,将暂扣其营业执照。
但是这样的文件,北京晨报记者没能在公开场合查到。6月18日,片山空到玉林市政府送感谢信锦旗,号称要感谢当地政府在狗肉节期间做的一系列工作,但玉林市政府方面最后没有收下锦旗。
玉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负责人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狗的来源,除了部分来自本地以外,大部分来自陕西、湖南、湖北、安徽等地,都有产地检疫合格证明,经玉林有关职能部门核实后才进入市场。玉林市食安办综合协调科科长谢谨微称,根据不完全统计,在玉林市区有资质经营狗肉生意的餐馆有三四十家。
玉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陈滔滔介绍,截至6月20日,已有17家经营狗肉的餐饮单位因舆论压力停止经营狗肉。今年五六月份相关部门对4家没有经营许可证、正准备违法经营狗肉的餐饮单位予以取缔。





玉林狗肉节是一个被放大的社会冲突_哲学动物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8abc350101jaht.html
我的一贯主张是不要将注意力集中在“吃狗肉”上,而是集中在这些被吃掉的狗是从哪里来的,是如何来的;不要对针对“玉林人”、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的人,而是专注于让民众了解盲目消费所可能引发的严重的社会问题。

无论是不是民俗,它在今天的表现形式都大大地改变了,都可能引发意想不到的社会问题。我们吃的不再是自己养活的狗,甚至无法知道狗确切的来源;消费者对狗肉的巨大市场需求已经成为促发一个极其严重的盗抢狗犯罪与违法运输的黑色产业的重要诱因,这是问题的关键,是需要引起狗肉消费者注意的问题,是唤起消费者的社会责任感的关键。巨大的社会消费的推动与乡村家犬法律保护的缺失,都是使得这一严重的社会问题得以持续与恶化的原因。




苏定强:应当尽快制定普遍的动物保护法
https://mail.qq.com/cgi-bin/readmail?sid=-TM4fvqQpzeefWk6&mailid=ZL3324-M_19lREqzl73BRFC01Gjc46&nocheckframe=true&t=attachpreviewer&select=1&selectfile=&seq=

现代科学越来越证明其他动物和人类不仅在解剖上,而且在生理上和感情上都是相似的。地球是属于所有生物共有的,每一种生物都有他在地球上生存的权利。实验动物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和牺牲为科学特别是医学进步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从这三方面讲,人类特别是科学工作者应当更多地关爱动物。
据了解,世界上已有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台了动物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中国作为一个有悠久文明和仁爱道德传统的国家,至今没有一部普遍的动物保护法(不限于对野生动物),与此是不相符,也是与中国的国际地位不相称的。
许多伟人,这里仅就科学、政治、文学方面各举很少几位如毕达哥拉斯、达·芬奇、康德、爱因斯坦、孟子、林肯、甘地、列·托尔斯泰、罗曼·罗兰等都有对动物关爱的言论和行动,并有上升到人类道德的论述。
动物耕地、拉车、参加作战、保卫、救灾、救人、导盲、为人类供奶、被人类做各种实验、被人类食用、....,仅牛奶和奶制品,就养育了多少儿童?增强了多少人的体质?人类应当感激动物,关爱动物,可是有很多人却相反地虐待动物、残害动物,用残酷的手段强迫动物做表演、甚至对动物活体取胆、活着剥皮、....。动物是有感情、有母爱、有痛苦的,当幼羊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拖出去宰杀,小羊的心会多痛苦?反之,当羊羔被宰杀的时候,它的母亲又会有多难过?三年多前,在一个西部大城市我亲眼看见一头马拉着车在繁华的街上跑,后面跟着她的孩子一头小马,当车夫用鞭子抽打它母亲的时候,小马的心里会多痛苦?一位曾担任过某著名大学副校长的朋友告诉我:小时候家里有一头牛,拉车、耕地工作了大约25年,体力渐渐不行了,因为经济上的原因(要买新的牛),那天祖父把这头牛带到了市场上,他跟着去了,当祖父把套在牛颈部的缰绳拿下来将它交给牛贩子时,牛跪下来了,眼里流下了两行泪,朋友说当时他难过极了,这情景永远地留在了他的脑海中。我们收养过一只流浪狗,和我们共同生活了12年多,感情非常好,有很多难忘的往事,当它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它紧紧地靠在我的怀里舍不得和我分离。很多养过狗的人都感到狗就像是家里的一个孩子,和他的离别,就如同和孩子的离别一样。众所周知,世界上有过许许多多忠马、义犬和其他动物的感人故事。多年前,在一个大城市,我看到一个车夫从车上跳下,用一根木棍狠狠地毒打一头拉车的牛,现在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大城市,但一想到这件事我就对这个城市蒙上了一层痛苦的阴影,我只能想这个毒打牛的人已经死了,正在地狱里受到应有的惩罚。2008年,上面提到的我们家的狗在一个大学的兽医院住院24天,这期间我常去这个医院,这个兽医院大门里面的大棚下有一批实验狗,它们被不断地做各种实验(有的是非常痛苦的),最后处死,一个收养流浪狗的慈善机构和他们联系想收养准备处死的狗,结果是不同意。这些实验狗吃得也极差。我还看到个别没有被绳子拴住的实验狗有时跑到大门口看看又回了进来,它竟仍然将这样一个受尽残酷折磨的地方当成是自己的家。在我参加过的一次宴会上,有一道菜是一条鱼,鱼头鳃外(脸部)的骨头还在动,身子已经烧熟,我对宴会的主人和厨师不是感谢和钦佩他的手艺,而是充满了气愤。
动物被人虐待、毒打、以残忍的方式杀死,这些不仅是不人道的,而且会在儿童和青少年的心灵中产生极痛苦或强者可以任意欺凌弱者的极坏的影响。中国是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自古就讲要仁爱,许多国家都制定了不限于野生动物的动物保护法,中国也应当尽快立法了,应当制定普遍的动物保护法,也可以更确切地称为对动物的人道主义法或反对虐待动物法,例如具体包括:实验动物保护法(平时的饮食要优待,作外科或痛苦的实验时要麻醉,经过一定次数的实验后可以放生或被领养等等);军马、警犬保护法(不屠宰,终生养老);宠物保护法(不得遗弃,同时规定要控制繁殖量,对无家的流浪宠物不得残害);严禁毒打和残忍对待动物法(包括严禁活体取胆,活体剥皮,用残酷的手段强迫动物表演等);动物屠宰法(要尽量减少它们被屠宰时的痛苦),禁止虐食动物等。总之,要体现中国是有五千年文明和爱心的国家,要体现人道主义的精神,反对虐待动物。

                                                   中国科学院院士  苏定强






[转载]怎样吃人肉不违法&何时会出现人肉节?



每当看到关于玉林狗肉节里,吃狗肉是否违法这个争论时,我就忍不住想考证一下:吃人肉是否违法。
今天在网上搜了一下,果然,吃人肉并不违法。
吃人肉不违法
一、故意杀人罪。 你杀死了一个人,然后吃他的肉,这构成了“故意杀人罪”。其中,吃被杀者的肉,作为从重处罚的情节。相关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
二、故意伤害罪。你没有杀死这个人,而只是将这个人砍下其身体的一部份,用来吃。这构成了“故意伤害罪”,吃被被害都的肉,作为从重处罚的情节。相关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4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的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三、侮辱尸体罪 吃死人的肉,是对他人尸体的侮辱,这种行为构成了“侮辱尸体罪”(除非你是某个有吃尸传统的少数民族的人) 相关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2条:“盗窃、侮辱尸体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刑法修正案(八)》第37条规定了组织贩卖人体器官罪。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关于吃人肉,所有的问题都是来源问题。也就是说:尽管杀人、伤人、侮辱尸体、贩卖器官是违法的,吃人肉的行为并不违法。
而从人肉获取来源看,食品安全法规定为:
(三)含有致病性寄生虫、微生物的,或者微生物毒素含量超过国家限定标准的;
(四)未经兽医卫生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肉类及其制品;
(五)病死、毒死或者死因不明的禽、畜、兽、水产动物等及其制品;
换句话说,在避开杀、伤、侮辱、贩卖的风险外,只要能提供合格的检疫证明,人肉完全可以合法端上餐桌。我们完全可以模拟出极端的例子,例如死者自愿捐献尸体供食用,并且检疫合格。。。。。。
而360百科上提供的一个说法是:“在很长时期内,特定形式的食人行为是得到社会认可和法律承认的。通常情况下,在海难和空难中的生还者食用遇难者的肉,获得求生的力量,有时候,在极端的条件下,他们必须牺牲自己的生命,来解除其他人的饥饿。”
换句话说:我国的法律条文中,从来都没有一个条款直接说”吃人肉违法”,只是“从人到肉”的过程很难在不违法的前提下实现。
当然,这并不是缺失,而是因为社会公德的默认法则,公德面前,法律也变得毫无意义。
法律、宗教、习俗是人类行为的三道约束。法律上吃人肉不被禁止,并不意味着人类社会鼓励吃人肉——恰恰相反:吃人肉在暴力约束性更弱的宗教、习俗阶段就应该明确其是非。
而吃狗肉是否违法,显然也是一个无意义的伪命题。首先,吃狗肉一定是不违法的,在一个吃人肉都不违法的国家,吃狗肉又有什么违法的呢?
但是,狗成为肉的过程中,一系列的技术流程是否违法或违背社会公德,才是这个问题的核心。
1、狗是怎样杀死的?——这里面存在的问题是:非法宰杀、盗窃。
2、狗是怎样被伤害的?——这里面存在的问题是:虐待。
3、狗的尸体是否被侮辱?——当众宰杀的血腥场面。
4、狗的尸体被做成食物前,是否经过检疫。
这四个问题,才是核心问题,而非吃狗肉是否违法。从人肉的问题可以看出:我国法律对人肉成为食材的预防,也是在这四个技术环节,而非明文禁止食用人肉。
媒体报道有欠公正
而这次狗肉节的报道中,媒体显然是受了某个势力的利益诱导,并且不断将舆论焦点,有组织、有目的的转移到“吃狗肉是否违法”这个伪命题上,而拒绝讨论与吃狗肉技术流程上等问题。可悲的是,央视的报道中,也纠缠于这样的伪命题。
其次,无良媒体的报道中,使用了“爱狗者”这样的具有诱导性的定义。而对冲突的另一方,并没有使用诸如”食狗者、烹狗者、贩狗者、杀狗者、虐狗者、盗狗者“等相应形式的命名法则,甚至直接命名为“玉林市民”,显然,17家狗肉店及其利益相关者不能代表“玉林市民”。
没有爱狗者,只有仁者
反对人群显然不认可“爱狗者”这个有歧视性和诱导性的名称,报道中看到的采访说法是:
1、我们不仅仅是爱狗,救人、救环境、救孩子都有我们的参与;
2、我们不是为了救狗,而是为了拯救同情心。
事实上,吃不吃狗肉,并不是中国人需要面对的一道选择题。中国人真正需要面对的,是对生命的漠视。
我们的生物课,不是生命教育,而是食材教育、资源教育。
我们的经济在发展,而钱包鼓起来的同时,我们连起码的同情心都在失去。
古人说: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这是最起码的生命准则,叫同情心;而比同情心更高一级的,叫同理心;比同理心更高一级的,则被称为情怀。
在没有法律前,我们靠这三种“物质”,依然可以维持和谐的人类社会秩序。但在有了法律之后,法律反而成为杀死情怀的凶手,是何等悲哀。
所以,“爱狗者”保护的,不是狗肉,更不是狗,也不是人肉,而是人类的灵魂。
总结三句话:
1、吃狗肉、吃人肉都不违法,玉林人肉节也无可厚非;真正违法的是“从狗到肉、从人到肉”的每个环节,请问”食狗者、烹狗者、贩狗者、杀狗者、虐狗者、盗狗者“,你们能确保“从狗到肉”每个环节的合法吗?
2、媒体在本次事件中,表现出很强的倾向性,不仅玩弄概念,纠缠在“吃狗肉是否违法”这个伪命题上,并使用了”爱狗者“这样容易诱发恶意联想的新名词,而对冲突的另一方,并没有使用诸如”食狗者、烹狗者、贩狗者、杀狗者、虐狗者、盗狗者“等相应形式的命名法则,甚至直接命名为“玉林市民”,显然,17家狗肉店及其利益相关者不能代表“玉林市民”。
3、狗肉吃或不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为了经济发展,不仅污染了环境,还污染了人心。最功利的说法是:高尚情怀、同理心、同情心的丧失,会让社会治安变差,温州男子随手割喉、电梯女孩虐待婴儿,这些事情的出现,如果在古代,已经会被视为“亡国之兆”了吧?
最后用台湾一起对虐猫者的司法判决作为结尾:
(一)按生命无价,众生平等。“人”与人类以外之“动物”俱为宇宙之一环,就生命之尊严与价值而言,并无畸轻畸重之分,此所以“动物保护法”第一条开宗明义立法意旨所在。
  (二)以人为中心之时代,随着人类文明进步与环境生态保育之重视与了解,本应有所反省。“万物俱为我所用”之观念,业因人类之利己与盲目,遭到大自然之严重反扑。人类对这世界不应再抱持“唯我独尊”之观念,而应对万物产生敬谨与感恩之心。面对大自然、面对万物,人类应放弃傲慢,学习谦卑。
  (三)动物基于生存之需要,固有时不得不以杀戮为手段,而形成弱肉强食之社会,然此种适者生存之丛林法则,始终亦只以杀戮为求生之手段,而非以杀戮为最终目的。况人性与兽性间最大之区别,即在于人类较一般动物具有更高的智慧与发自于内心之慈悲,于生存竞争之环境中,纵不得已须剥夺其他动物之生命法益,然仍应以最公道、温和之方法为之,而尽量减少其他动物之痛苦与恐惧。所谓“闻其声而不忍食其肉”,此种“不忍人”之“悲心”,实是人性中最光辉之层面,也是人之所以异于禽兽之所在。否则人性又有何值得尊重可言?
  (四)“人为万物之灵”,然并非指“人”为万物之主宰。观察一个社会文明进化之程度,主要系看其人民对待动物之态度。因为动物与人类相同,均为有情有觉之众生。一个懂得尊重与保护动物,不以强凌弱,不以众暴寡之社会,才能彰显人性尊严之价值,也才值得尊重。若生而为人,却滥行杀戮,且于杀戮之余,另又施以凌虐,将自己之快乐建筑在其它生灵之痛苦上,又岂是自诩为“万物之灵”之人类所应为?所忍为?
  (五)按“是非、羞恶、恻隐、辞让之心”,称为“人之四端”。有是非之心,始能明辨对错;有羞恶之心,始能闻过辄改;有恻隐之心,始能推己及人;有辞让之心,始能谦卑自省。而本案被告为高级知识分子,却全无“慈悲”之心、“悲悯”之念,以欺凌完全无自救能力之弱小动物为乐,视“生命如刍狗”,全然无视于动物也有感觉、恐惧与生理、心理上之痛苦,而充分表现出人性中最黑暗与堕落不堪之一面,且于事件经揭发后,仍不知悛悔,甚至全无检讨或认错、改过之意,堪称既无是非之辨,悲悯之心,亦无改过之念,更无谦卑自省之态度,实有处罚之必要。
  法官接着指出,被告之虐待、伤害行为并非临时起意,而系有计划、有目的之行动,而受其伤害之幼猫,既无攻击、伤害被告之可能,对其伤害也无反击、逃避之能力,是被告之虐猫行为与杀婴无异。不惟如此,被告身为社会菁英之一分子,不能为人表率,反于事后饰词狡赖,全无悛悔之意,因此不宜缓刑。而其蔑视刑责,无视法律尊严,亦不宜宣告易科罚金之刑,“否则何以惩凶恶、儆刁顽”!





“狗肉之争”:我们为什么不会讲理_新浪公益_新浪网
http://gongyi.sina.com.cn/gyzx/2014-06-24/102149451.html

6月21日,农历夏至,广西玉林“狗肉”消费高峰如期来临。玉林人觉得在夏至吃狗肉、啖荔枝是祖辈传下的风俗,既没犯法也没影响别人;护狗者则认为猫狗等是伴侣动物,吃狗不仅不文明,而且来源可疑,其背后或存在盗贩杀狗的黑色产业链。从爱狗派与食狗派的唇枪舌剑,到如今部分爱狗人士与当地商贩的当面争执,甚至爱狗人士与食客发生斗殴,这些对抗使这场关于“狗肉”的争论远未了结。(《中国青年报》6月23日)
  “狗肉之争”可以说是社会转型期的一场极为正常的争论,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在野蛮时代或饥馑年代,虽然人类也可能隐隐地分为爱狗派和食狗派,但人们恐怕远没有能力也没有闲心甚至觉得没必要去争论这种奢侈的问题。“狗肉之争”当前之所以变得众口嚣嚣、旷日持久,首先是因为社会发展使得物质更丰富、社会更文明、观念更多元。
  “狗肉之争”中,爱狗派和食狗派各执一词,很难说谁更有道理,也很难拿一方的理去灭另一方的理。爱狗与食狗的争议中,即使存在着文明的差异、素质的分歧,也是一场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的争议。有些事情,如果主张者太过于执著太陷溺其间,反而不如局外人看得更清楚。在这场争议中,一些人的看法就比较理性平和,比如必须承认,从总体上看,狗既是伴侣,又是食材。
  狗狗不同,言人人殊。争议原本没有错,一般说来,文明争议的走向应该是充分的沟通和对话,是行动上的节制礼让。比如人们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设身处地、推己及人,甚至己所欲勿施于人。如果争议过后,爱狗的人除了爱狗还更爱人,知道在爱狗养狗的同时,也容忍别人不爱狗甚至讨厌狗的自由,或许能与非爱狗派和谐相处,也能在爱狗方面找到更能影响人和吸引人的办法;食狗派则不再只作为饕餮者而无视动物保护动物福利动物尊严,那么,这场“狗肉之争”就是有价值的。
  孰料,“狗肉之争”让我们看到的是爱狗派与食狗派激烈对抗的种种狗血剧。据称除了吃狗之外,玉林的部分商贩还虐狗,场面血腥。后又有传言称,此系为了示威而进行的人为策划。部分爱狗人士也行为过激,一些人采取电话骚扰、威胁的方式,甚至打砸狗肉经营场所,显示出不应有的暴力倾向。
  为什么对话不成反而走向了对抗呢?这显示出,在当下,说理的能力不够,说理的平台不多,说理的机制不足,以至于有道理的事情有时也变得没有道理,讲道理的事情变成了逾越道德甚至法律的门派“比武”。在社会转型期,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广场舞之争、强拆之争、PX项目之争、环保诉求之争等,有些争议之所以最终走向了不那么和谐的结局,恐怕与我们没有学会讲理、没有学会在服膺真理的基础上以理服人或以理服己,有很大关联。过去有些争议中,权力和资本等社会强势力量比较喜欢在讲理不充分或对话出现僵局时,草率选择强力打压,也对一些社会争议的走向和运作形成了不良示范。而从这个视角首先开始纠偏,对于能否提升我们时代的讲理能力,是尤为重要的。





一吃就惊!不吃不行?_中国周刊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1b2f9d0102edks.html 〔看不到图片时请点击链接看原文〕

中国周刊 记者 寇建平



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狗和人类之间的感情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
而且在今后的日子里,人和狗之间的感情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表面上看来,这是动物保护者的一次护狗行动。从行为艺术到网络谩骂,双方争得死去活来。在虐杀、道德沦丧等血淋淋的词语下,爱心软暴力一再赢得眼球。盲从欢呼者似乎 没有意识到,保护每个人的合法权利才是现代法治社会必要的核心价值观。”
这是2013年,广西玉林狗肉节时,《华声晨报》应时应景的一篇报道里的一句话。对,它是广西的一份报纸。
在这份报纸里,虐杀、道德沦丧这些词语变成了血淋淋。
在这份报纸里,爱心成了一种软暴力。
在这份报纸里,赞成动物保护的人们成为了盲从。
在这份报纸里,法制社会的核心价值观从吃狗肉开始。
每年的6月21日,玉林狗肉节。
也就是每年的这天,让玉林扬名海内外,。
这一天,玉林的亢奋和狗的悲鸣形成一种独特的气氛和色彩。
一大早,街上的门面开始在门口杀狗,这个“喜庆”的日子,看热闹的熙熙攘攘,游客驻足观望,背着书包的孩子从这里溜溜达达走过。
用刀,用棍,用叉,多年的经验让杀狗成了一件驾轻就熟的手艺。
哀嚎,嘶鸣,喷溅的鲜血,成了这个节日独有的旋律及色彩。
“这天,大批自愿者的呼吁和传单,依然不能阻挡玉林人吃狗肉的热情。傍晚6点左右,家家户户把狗肉荔枝端上桌面。市区大街小巷的各个大排档和饭店人声鼎沸,不分男女老幼 ,这里一群那里一堆,吃荔枝喝酒吃狗肉,汗流浃背。男人们脱光上身,划拳猜码,欢声笑语一片。”
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志愿者手里录制的许多血淋淋的杀狗场面。“店老板拿着一根棍子走近铁笼对其中一条小狗的头部猛敲两下,小狗应声倒毙。其它小狗哀鸣一片。”
微博里的报道更是触目惊心:“广西玉林狗肉节要杀死大约1万条狗!场面血腥无比。狗被关在笼子里,任食客挑选,挑选出的狗用残忍方式致死。有的狗只是被打晕,丢到热水锅 里去毛时会被烫醒,于是努力挣扎,但仍被强行按住……”
几乎每年,玉林的狗肉节都会变成吃与不吃的交锋。
浙江省金华市乾西乡每年要举行物资交流会,并同时举办“湖头狗肉节”。2011年8月开始,国内一些动物保护协会关注此事,发帖声讨这一行为,关于禁止当街宰杀狗的贴子被多 家知名网站转载。此后,大量网民通过论坛、微博等途径,反对当街杀狗,要求“取消‘湖头狗肉节’”的呼声越来越高。金华市婺城区委、区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网民意见,多次 召开会议寻求妥善解决的方案,了解湖头“狗肉节”的历史来源和现状,征求对举市民办“狗肉节”的意见。最终在2011年10月18日取消举办“湖头狗肉节”。
《华声晨报》把此称为“网络讨伐的胜利”。
“其实玉林狗肉节只是约定俗成,算是民间节日,和金华的狗肉节性质完全不一样。”一位玉林的官员说。
这是把耻辱当徽章。
“夏至是玉林的重要节日,这个时候也正是新鲜荔枝上市的黄金时节。久而久之,狗肉荔枝节便成了玉林的饮食特色文化。”
这是狗和荔枝的最莫名奇妙的缘分。
对于即将到来的2014年玉林“狗肉节”,呼吁取缔的呼声一片。
对于“狗肉节”,亚洲动物基金中国猫狗福利项目经理邓轶丹的说法比较中肯。
“在中国,基本没有所谓的‘肉狗’养殖场,因为狗作为食肉动物一直以来并非作为肉用家畜被人类饲养,他们更多是作为人类的帮手和伴侣而与人类共同生活。玉林市在这样的 情况下举办狗肉节,很难以保证公众的食品安全。”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贾西津副教授认为,对于动物的关怀如何更好地和习俗融合,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强行取缔是一柄双刃剑,需要时间、需要动物保护思维的扩展和感知,需要 人文倡导,文化转移。
但是,时不我待。
截至记者发稿时,海外爱国侨胞就取消玉林狗肉节的致函已经寄往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办公室,同时,这份呼吁书将抄了送国务院、外交部等八个国家相关部门。
“呼吁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采取紧急措施、果断阻止玉林市在今年6月21日举行一年一度的‘狗肉节,’并永久关闭这个危害国家、给中央政府拆台、有害民生、有害国家狂犬病 防控体系、给中国国家抹黑的‘狗肉节。’”
这是致函的开头一句话。
《中国周刊》记者就此采访了对呼吁书提供法律依据以及补充修改的李坚强(皮特),他是美国休斯顿大学的教授,中美动物保护法比较研究的权威专家,中国西北政法大学动物 保护法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采访实录


《中国周刊》:赞成玉林“狗肉节”的一个依据是,这是一种习俗,是玉林的饮食特色文化,是民间节日,认为要尊重当地的文化习 俗不能强行取缔。
李坚强:玉林“狗肉节”是上世纪90年代初民间自发形成的节日,说习俗只是一种说法和幌子,如果一个恶劣的习俗,或者说不适合 现代社会要求,和社会道德相违背的习俗就没有必要存在。在古代,妇女缠足也是一种习俗,当年在废除的时候也遇到不少的阻力,说是文化,道德,以及传统,唯一没有看到的 是人性残酷。习俗如果成为糟粕,就是恶俗。
《中国周刊》:“我觉得吃狗肉和吃猪肉、牛肉、羊肉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属于正常的大自然的规律。好比老鼠多了不行,猫比老鼠 多也是一种自然灾害,这个是生态平衡。”有玉林的网友这样说,您如何看?
李坚强:在我们国家,鸡肉和猪肉以及牛肉都有动物检疫标准,猪肉都有产地可追溯。问题是狗肉是没有国家检疫标准,其实也不应 该有。狗肉其实是处于国家的防控体系之外的,是非常危险的。
第二点,即使说狗肉可以吃,那狗肉的来源应该可追溯,但是现在很多的狗肉都是偷来的,还有一部分是毒药毒死的。还有一个问题,因为中国人吃肉喜欢吃鲜,那怎么办,就要 多方收集活狗,一般一大卡车狗能达到500只,收集500只狗不容易的,需要各路人马到各个乡镇里面去买、去偷,大概需要20天的时间,这期间收集来的狗都聚集在一起,狗聚集 到一起容易得病,一得病就会传染,一传染就会死掉。去年动物保护组织在玉林救下了一车狗,大概100多只,后来只剩下20多只,其他狗全部死掉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染病 了。
《中国周刊》:玉林狗肉节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动物保护的一个现状,那么作为中美动物研究者,中美或者说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动 物保护有哪些不同?


美国休斯顿大学教授李坚强

李坚强:中国对于动物保护方面的努力是举世瞩目的,有很大的进步和成就。和韩国日本相比较起来,中国动物保护的程度远远超 过日本和韩国,这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件事。一个例子,在中国,参与动物保护的人里面有三分之一是男性,而动物保护在全球都是女性占主要的。在韩国,动物保护方面参与的 男性很少,有的根本就没有男性。所以说,中国大陆的动物保护是一个不分性别的运动。从性别参与的方面来说,中国和美国是非常相近的。
在动物保护的立法方面,中国要比美国落后很多,美国每个州都有反对虐待动物的法律,比如说玉林当街杀狗,当着路上行人,上下学的孩子,这在美国是绝对不容许的,因为美 国科学界早已有研究,如果让一个小孩子从小看到这么残酷血腥的场景,他们会丧失同情心,所以在美国没有可以选活物当面宰杀的农贸市场。第二个原因是,现场宰杀不卫生, 会有大量细菌的感染。在美国,家养的宠物包括狗,如果主人大声训斥更别说打狗虐待狗,邻居发现就会举报。
《中国周刊》:国外媒体以及民众如何看待玉林狗肉节?
李坚强:华侨以及国外的媒体包括民众普遍的反应都非常负面。就美国来说,对于玉林狗肉节的反应是非常大的。美国的报道是全 面的否定。对于去年玉林偷狗事件中小偷被暴打一事,美国的报纸评论说,他们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也说,老百姓私自打人是不合法的。所以说,地方政府对于偷盗行为不作为 ,对于犯法行为不作为的话,那么老百姓会自己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导致的结果就是养狗的人会和狗肉的黑市产业产生激烈的冲突,引发社会动乱或者群体事件。
作为我们在外国的中国人,经常需要给外国人解释:中国饮食文化的主流是好的,狗肉也不是中国经常吃的菜,这个只能称之为“支流”,甚至可以说是不入流的文化和民俗。
《中国周刊》:刚才您提到,狗肉不应该有国家检疫标准,这是为什么?
李坚强:因为狗肉不适合吃。除了安全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中国大陆有一亿三千万条狗,相当于每十人就有一条狗,美国80%的家庭 是有宠物的,但他们大部分养猫,狗是第二位多。一般来说一个社会如此多的宠物,那么对于宠物的伤害和杀害的容忍度就很低,中国大陆有一亿三千多万独生子女,他们生活在 一个极少看到残酷的社会环境里面,所以对于动物的虐待他们是很难接受的。还有狗很大程度上已经是人类的伴侣,而且狗的价值远远大于一碟菜的价值,它可以导盲、救护、救 援。
《中国周刊》:请您谈谈动物保护和动物福利之间的关系?
李坚强:动物保护是个大概念,这个大概念之下有两个小概念,一个叫动物权利论,另外一个叫动物福利论,两个都是保护的概念。 动物权利论者,倡导的是动物制品、皮毛,包括肉,都不能用不能吃。由此,动物权利保护者以前曾会到农场把养鸡场的门打开,放火去烧餐厅,看见穿裘皮大衣的女士,会把一 桶油漆倒在人家身上。
第二种叫动物福利论者,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你可以吃动物的肉,包括猪肉、羊肉、鸡肉,但是能不能让他们在死之前不那么痛苦,不那么残忍,能不能对它们好一点。
但是动物福利论者还是认为有些动物是不适合人类吃的,包括狗肉猫肉。不能吃是因为有不可逆转的残酷性在里面。我们已经有很多吃的选择,没必要去吃这些动物。
《中国周刊》:中国的动物保护应该怎么做?
李坚强:首先要拟定动物保护法,以及反对虐待动物保护法的修订,这要进入全国人大的议事日程。这个可以说国内已经在做了,而 且已经有理论基础了,一方面,西北政法大学孙江教授已经做了动物保护法的学者建议稿。第二个方面,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的动物保护法已经有了,吃狗肉在台湾和香港是被禁 止的,他们能做到,大陆完全也能做到。第三点,大陆已经有了一定的民意基础,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于动物保护的认同比上一代人更强烈,他们是将来社会的中坚。
《中国周刊》:除了您谈的这些,禁止玉林狗肉节还有哪些作用?
李坚强:我的几个美国朋友去年去桂林,对于桂林山水赞叹不绝,但是他们对于玉林狗肉节非常的吃惊,这么美的地方怎么会有如此 丑陋的东西。所以说,在政府层面如果取缔玉林狗肉节,将会对于玉林,包括中国的声誉得到更好地宣扬。
还有重要的一点,目前来说,玉林包括广西其他地区都是人感染狂犬病的高发地区,这与玉林狗肉节有莫大的关系。所以,地方政府对于狗肉节听之任之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中国周刊》:您的呼吁希望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李坚强:希望能引起中央政府的关注,国家每年都要花很多钱建立狂犬病的防控体系,而且在狂犬病的防控体系的建立上取得了非常 大的成就。印度每年有两万多例的狂犬病,中国才两千例上下,这足以说明我们政府在这方面的努力。那么,我们怎么能够容忍狗肉节上让这么多的病狗聚集,从而使得这种防控 体系坍塌?所以说当地没有全局观念,没有把国家的防控体系放在眼里,是地方利益在作祟。其实狗肉节在当地并没有产生多大的经济利益,他们现在只是想把它做大。做大就麻 烦了,必须要割舍。        





谁来解决玉林狗市的争端_徐贲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acf1f30102ecxz.html

近日来有许多关于广西玉林市“狗肉节”争议的报道,6月21日有报道说,当天晚间,玉林市江滨新民路附近的狗肉馆,几名爱狗人士与当地食客发生冲突,导致一名食客嘴巴处流血。冲突双方被警方迅速带离,围聚人群已散去。这个现场的冲突争端看上去是被警方制止了,但由于争论本身并没有得到必要的权威仲裁,很可能再度爆发类似的冲突。记者当晚10点多赶至事发地时,“看到大批警察及警车在徘徊”。
在“狗肉节”争议的问题上,似乎存在着两种误解,第一,争议可以由争论双方的“说理”来解决,第二,如果双方说不拢,产生肢体的或更严重的冲突,那么,就必须由警方来解决。
其实,在动物保护问题上,民众因不同观点而产生分歧和对立的情况在许多国家都很常见,而有效解决争端要依靠的是法治程序,而不是警察。例如,2011年9月30日旧金山湾区的《奥克兰论坛报》报道,里奇蒙市农贸市场的一位摊主莱蒙·杨(Raymond Yong)出售活鸡遭到动物保护人士的抵制。他们运用的是伦理的理由:摊主把鸡装在货车笼子里运送到市场,使鸡“处于不安全和非人道的境地”。而且,顾客买了活鸡回家以“非专业”的方法杀鸡,造成了鸡的极大痛苦,更是一种“无辜伤害”。他们向市长麦克拉夫林的电子信箱发了1000多个邮件,要求市政府采取行动,禁止出售活鸡。
莱蒙·杨的顾客大多数亚裔,他们主张允许卖活鸡,他们的理由是:选用活鸡为食品是他们的民族饮食文化传统,活鸡比超市买来的鸡更新鲜,味道也更好,更有利于食品健康。这些理由既是实用的(新鲜、味道好、健康),又是伦理的(应该尊重多元文化,人有追求健康的权利)。
单凭双方的辩论,是谁也说服不了谁的,因为他们运用的理由并不相同,各方说了自己的理由,但却无法有效反驳对方的理由。这是公共辩论经常会发生的情况,正因为如此,公共说理总是在讨论问题,而未必总是能解决问题。
一般来说,解决问题是指双方达成统一的看法,这就需要一方能改变看法,接受另一方的看法,或者双方都适当转变一些自己原先的立场。这种情况只有在熟人间的对话说理中才有可能发生,而在公众辩论中极少发生。绝大多数的公共争议都需要放在一个外在于争议的仲裁机制中才能得到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市议事会讨论了争议,结果以4比2的投票表决通过对莱蒙·杨的禁售活鸡决定。虽然赞成卖活鸡的一方不满意这样的裁决,但由于市议事会的成员都是由市民投票产生的,他们根据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作出的决议具有社群公认的仲裁权威。不满意的一方可以通过法治渠道,继续为争取自己的权益而陈述自己的理由。如果有必要,可以把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
里奇蒙市“卖活鸡”的争议没有上诉,这不是因为赞成卖活鸡的一方完全没有理由,而是因为在今天的美国社会里,动物保护已经成为大多数人接受的观念,因此也成为一种比较容易被公众接受的说理。相反,与动物保护不符的要求也就变得更难有说服力了。
社会观念是在变化的,人们以前把象牙制品当作珍贵的物品、因温暖、舒适、奢侈而喜爱皮草、把虎骨、鱼翅、熊胆、熊掌当作滋补珍品,活体动物用作化妆品和药品试验也被当成天经地义的事情。如今,由于动物保护观念的增强,许多人不再追求这些东西,即使是仍然还在追求的人们,也都至少知道别人有反对他们的理由。
由于人类有了动物保护的良好价值观念,社会变得更文明了。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社会越文明,好的价值观念就越容易占上风。认可好观念的人越多,社会文明的程度也就越高。在好观念没有力量,错误观念占上风的地方,往往就有较多的恶行在发生。有报道说,玉林市有卖狗者当众虐待、残害狗,以此为要挟,逼迫爱狗者高价买狗,就是一种文明社会应该谴责的恶行。虐待狗与杀而食之之间不过是一步之遥,杀狗吃狗肉也许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但如果它与保护动物的新观念不符,那么,应该改变的是传统,而不是这个能让中国社会变得更文明的新观念。





槿汐姑姑孫茜轟狗肉節:除了世界杯外最難看的嘴臉 | ETtoday影劇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40623/370985.htm 〔看不到图片时请点击链接看原文〕

廣西狗肉節引發網友諸多撻伐,以《後宮甄嬛傳》的「槿汐姑姑」一角爆紅的大陸女星孫茜也在微博發表千字文抵制狗肉節,「這個地球上沒有第二個物種會對人類有這樣無私的愛。」引發許多愛狗網友熱烈轉載。
▼「槿汐姑姑」孫茜是大陸演藝圈著名的愛狗女星。(圖/翻攝網路)

孫茜是演藝圈著名的愛狗女星,對於廣西狗肉節的殘忍行徑,她感觸頗深寫道,「眾夾著狗要脅、索錢的玉林狗肉販子和圍觀麻木歡笑的群眾,成了這個六月除了世界盃之外最難忘的嘴臉!」
接著,孫茜更強調,世上沒有比狗更願意為人類付出無私的愛,「我們能數出幾個真的不會背叛我們,會用生命保護我們的同類?除了父母,對於其他人我們敢不敢都打包票?所以,對於這種近乎傻乎乎的、生下來就愛人類、以保護人類為天職的可愛的物種,我們有什麼理由拿來吃?」
孫茜抵制狗肉節的千字文,引發網友熱烈迴響,不少疼愛毛孩子的主人紛紛反應孫茜代替他們說出了想要說的話,但也有人反問她,「姐姐你有沒有想過,有些人也確確實實靠這個來維持生計,就靠這幾天來賺錢給孩子呢?」
▼孫茜發千字文抵制廣西狗肉節。(圖/翻攝孫茜微博)


孫茜《我是這麼想的……》全文
轟動全國乃至世界的玉林狗肉節,過去一天了,爭論還在繼續,在提倡人性、提倡和諧中國夢的時代,當眾夾著狗要脅、索錢的玉林狗肉販子和圍觀麻木歡笑的群眾,成了這個六月除了世界盃之外最難忘的嘴臉!麻木笑著的看客,讓我霎時間想到魯迅先生也曾看到同樣一幕,深深理解那一刻先生為何憤然“棄醫從文”! 身體的病好治,思想的病難醫。
地球,從來就不只是人類的,只是這一個階段人類這個動物進化的較其他動物更高級,才使得我們貌似掌控了地球, 回想,這個地球上也曾被恐龍稱霸,如今它們只是孩童手裡的玩具,泥土中的化石……而我們,也不過是一群穿著衣服、退化了尾巴、進化的不錯的猩猩,和叢林裡 的它們同樣——有著紅色跳動的心臟、有著肝肺脾胃、兩個鼻孔、兩隻眼睛、一對耳朵,也吃飯、也排泄,也繁育下一代,所有的動物屬性沒什麼不同,所以我們真 的——沒什麼可不可一世的。不同的是,人類有著更細膩的情感,有著更高級的文明,更智慧的精神世界!
低等動物不懂得父母和配偶的區別,人類懂得。其他動物 不懂得禮儀廉恥,人類懂得。我們知道報答父母養育之恩,我們知道感恩關照我們的身邊人,我們知道分一些愛給需要幫助的人。有更高級的情感世界道德情操,是 人類這個高級動物有別於其他動物的原因之一。不得不承認,人類是地球母親懷裡近階段最聰明的一個孩子。
這個世界上原本沒有一種生下來就以保護人類這種動物為天職的另一種動物,聰明的人類祖先經過世世代代的投入馴化,將一部分狼馴化成狗,作為自己的伴侶動物,這是人類自古對身邊所有其他動物探索、淘汰、馴化 後的最終結果。狗的血液至今裡流淌著狗祖先在遠古時代惡劣的環境裡保護人類、愛護人類的基因,如果它單純的內心裡認定了你是主人,那麼它將今生用生命愛護你、保護你,至死不渝!這個地球上沒有第二個物種會對人類有這樣無私的愛。人類對人類也不全是,不信請悄悄問問自己,我們能數出幾個真的不會背叛我們,會用生命保護我們的同類?除了父母,對於其他人我們敢不敢都打保票?
所以,對於這種近乎傻乎乎的、生下來就愛人類、以保護人類為天職的可愛的物種,我們有什麼理由拿來吃?如果人類餓到不吃一口會死,如果那一刻我們的狗狗會說話,我想它沒准會說:我心甘情願被你吃,因為我不要我的主人死。這就是狗狗對人的情感。一種自遠古進化至今的信賴和愛。但今天的我們,實在不缺吃,沒有人會因為下一口不吃狗肉而餓死,所以,不吃狗肉是我們人類對這個天生願意保護人類的動物的尊重和感謝,放下狗肉,體現的是我們作為人,更高級的情感認知。
否則,當災難再次來臨,我們真的不好意思牽著搜救犬到救災第一線,讓它們沖到最危險的 地方去救倖存者;當我們身邊有人需要導盲犬做眼睛,我們真的不好意思打著狗肉飽嗝說謝謝!當人類的孩子出現孤僻症,我們真的不好意思對它們說請替我們幫幫 這些孩子;當毒品危害我們的安全,我們真的不好意思牽出它們來說,不好意思人類聞不初來……
有人說,這個世界上唯一能用錢買來的真誠的愛,就是狗狗的愛。
今天因為玉林狗肉節,我們談到了狗。
其實保護動物不止是狗,拒絕魚翅、拒絕熊膽、拒絕食用野生動物都是人類對整個大自然的愛護,人類是聰明的,也是貪心的,我們在地球上砍伐、開採、探取、侵佔的太多太多,給同屬於一個星球的其他生靈留下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少……人類需要警醒,需要反思!
( 另,有人曾說:有本事你們也不要吃豬吃牛吃羊吃……ok,我想說,如果您真的像您說得那樣憤慨,那真的很好!素食主義是我們提倡的健康生活方式。但對於提到不吃伴侶動物都會暴跳如雷的人,恐怕吃素也需要一段思想的提升之路要走,但我依然贊同你們的話:最好其他動物也不要吃。我也聽過有人說植物也很可憐也不要吃好了,以後這樣的話不要說了,我將視為挑釁。非說,那就請自便吧,既然說,那您就履行您的話,植物也不要吃好了,雖然我不能支持您,但祝健康!)  


查看完整版本: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5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83418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