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凤凰卫视6月19日《社会能见度》----保护江豚志愿者涉敲诈勒索渔民 被警方拘留〔含视频〕 --]

动保社区 -> 拯救江豚 -> 凤凰卫视6月19日《社会能见度》----保护江豚志愿者涉敲诈勒索渔民 被警方拘留〔含视频〕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梅思特 2014-06-23 21:23

凤凰卫视6月19日《社会能见度》----保护江豚志愿者涉敲诈勒索渔民 被警方拘留〔含视频〕


保护江豚志愿者涉敲诈勒索渔民 被警方拘留|何大明|保护江豚_凤凰卫视
http://phtv.ifeng.com/program/shnjd/detail_2014_06/20/36935183_0.shtml 〔点击链接看视频〕

核心提示:一位名叫李劲松的江豚保护志愿者,因为涉嫌敲诈渔民而被警方批捕,在审讯的过程中李劲松供认他是受到了另外一名江豚保护志愿者,何大明的指使才收了渔民一万块钱,李劲松也说自己收钱实属无奈,在成为志愿者两年的时间里,他经常自驾车为协会服务,加油修车花的都是自己的钱,短短的两年间他就已经欠下了八万块钱的外债,那么在李劲松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江豚保护的工作又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困境?
凤凰卫视6月19日《社会能见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一个江豚保护志愿者,却涉嫌敲诈勒索被通缉。
何大明:我就把我的船卖掉,我们不搞了总可以吧。
解说:是公益还是私益?协会内讧让真相浮出水面。
何大明:我如果是很早知道徐亚平,我们协会来的这么多钱,我肯定下跪都要跪一点钱来改善他们。
保护江豚志愿者涉敲诈勒索渔民 被警方拘留
姜楠:最近一位名叫李劲松的江豚保护志愿者,因为涉嫌敲诈渔民而被警方批捕,在审讯的过程中李劲松供认他是受到了另外一名江豚保护志愿者,何大明的指使才收了渔民一万块钱,李劲松也说自己收钱实属无奈,在成为志愿者两年的时间里,他经常自驾车为协会服务,加油修车花的都是自己的钱,短短的两年间他就已经欠下了八万块钱的外债,那么在李劲松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江豚保护的工作又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困境?我们的记者来到岳阳进行调查。
解说:2014年3月,湖南省岳阳县公安局接到渔民何黄林报案,称自己被岳阳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李劲松敲诈一万元,3月22日夜,李劲松在巡湖结束登岸后被警方拘捕。得知何大明涉案后,当地警方前去抓捕却扑了空,原来李劲松被警方带走调查的第三天,何大明就悄悄离开了岳阳市,并藏匿起来,对于出逃行为,何大明解释为不愿坐以待毙,要去相关部门为李劲松申冤。我们辗转联系到何大明的妻子,开始她并不愿意让我们见她丈夫,后来我们的记者向其保证不会泄露何大明的行踪,夫妻二人考虑再三,终于决定接受采访,初见何大明,短头,黑脸庞,穿着江豚保护的T恤衫显得精明强干,在何大明妻子的要求下,我们的采访选择在一处隐秘的茶楼进行。
何大明(江豚保护志愿者):首先想不通啊,我很烦燥,我说李劲松你收了这钱,这几千、万八块钱,你看搞得这样是吧,躲的躲,关的关了是吧,我说你,我说你实在想的这样的话,我就把我的船卖掉,我们不搞了总可以吧。
陈云(何大明妻子):我肯定是说他是诬陷我老公,因为我跟了我老公有二十多年了,我老公从来没有说要什么别人的东西呀,要什么别人的东西,他那个什么请他吃饭他都不肯去。
解说:何大明是东洞庭湖江豚保护志愿者的核心人物,与李劲松非常要好,案件发生后,虽然受到李劲松的指认,何大明却坚决否认参与了此事,曾经要好的朋友反目,事情变得扑朔迷离,真相到底是怎样的?还要从七个月前江豚保护志愿者们的一次巡湖说起,当时是半夜12点,有人给何大明打电话,说江豚保护区附近有渔民在搞电捕鱼,何大明立刻叫上李劲松等几个志愿者前去制止。
何大明:那有两条抓,四个人,有两个男的,两个女的,我把船一开呀,我说,我一开始那个船上很多鱼。
记者:有江豚吗?
何大明:江豚在这边,江豚在这边。
记者:他们没有打到江豚。
何大明:他们没有打,但是我们估计船也会过来,也会打到江豚的位置来。
解说:四个渔民中的一位就是后来举办李劲松的何黄林,但是船上的两个女人甚至给志愿者们下跪求情。
何大明:那两个女的就说,你们如果是要把我们的船拖走呢,我们就要跳湖,昂是我们心里也没有,心里都没有打算要拖它们,因为我们不够资格拖别人的船,因为没有渔政在一起,是不。
解说:按照相关规定,非法捕捞量超过500公斤,渔船就要被渔政部门罚没,相关人员也要被拘留,而何大明目测,当时船舱中已经有1000多斤渔获物。
记者:渔政如果处罚他们,大概是什么样的处罚力度?
何大明:处罚的时候船有时候罚三、四千块钱了,两、三千块钱,人呢就拘留七天、八天。
记者:鱼就全部没收。
何大明:鱼就全部没收。
记者:船呢?
何大明:全部没收。
记者:船也没收?
何大明:全部没收。
记者:那渔民大概损失,比如说他被抓到这一次,损失大概得多少钱你觉得?
何大明:损失大概也是个几千块,几千块钱。
解说:在警方的侦办记录中我们看到,何黄林称,他当时就说,“上岸之后会表示一下”,并在中间人的帮助下”邀请何大明,李劲松吃午饭,何大明并未到场,第二天何黄林就将一万块钱交给了李劲松。
周晓明(李劲松代理律师):收到一万块钱之后,他自己扣留了2000块钱,自己私下的扣了2000块钱,然后他就把8000块钱给了何大明了,何大明收到8000块钱之后他又把2000块钱给到李劲松,他说你拿去修车,因为他一直是开他自己的车,包括修车的钱协会都是没有给到他的,拿去修车,就等于说最终是李劲松拿了4000,何大明拿了6000块钱。
解说:周晓明还从其他途径了解到,何大明曾经亲口承认从李劲松那里拿过6000元钱。
周晓明:我是在一个群里面,他们是说何大明他是用语音发的,我就当时好奇就点开听了一下,他用了,他也不太会讲普通话,是用岳阳话,他好像说那个意思就是说好像李劲松是给了他6000块钱,但是他不知道这个钱是李劲松拿渔民的钱,他以为是李劲松的钱,这是他的说法。
解说:律师周晓明告诉我们,在处理李劲松敲诈案之初,他一直有一个疑问,渔民何黄林为何在事件发生四个月之后才选择报案?这个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李劲松的妻子给何黄林打了一个电话。
记者:为什么要给何黄林打电话?
李劲松妻子:不是想把那个钱退给他嘛,只是先打电话,先问清楚他愿不愿意退这些钱,要是愿意的话,可能是对他(李劲松)以后有点帮助,这个肯定会去想办法的对吧。
记者:那你跟何黄林提出要退钱他怎么说?
李劲松妻子:他当时是同意,当时同意说见面退钱给他,因为他好像在湖北,后来打答话,第二天打电话他可能是受到一些外界的什么信息啊,或者什么干扰啊,电话也不接了,就失去联系了。
解说:李劲松的妻子称这份电话录音并不在自己手上,而是在何大明的妻子陈云那里,我们在与陈云沟通之后,她通过另外一名志愿者给了我们一份电话录音的文字记录,在这份记录中可以看到,何黄林说,不是我要搞李劲松,是他们协会的人要搞,当时江豚协会的五个人开车找到他家,要他状告李劲松,并且对方第二次上门时还将警察带到了他家。
何大明:他说是协会让我们这样说的,协会找到我们家,等于是协会去了五个人,要我指认李劲松,他说我本身不愿意,不愿意做这样的事。
解说:在这份通话记录中还提到,何黄林说,徐亚平一班人不是说要搞李劲松,是要搞何大明,徐亚平是江豚保护协会会长,2014年2月,就协同岳阳警方展开过一次针对何大明的调查。
何大明:徐会长说,他说有很多渔民反映到我这里,是我协会的事,你们啊他就打了电话,打到岳阳县,就要搞我,搞我很多部门就通知我,渔政呢都通知我,他说何大明啊,好像有人在搞你呢,你自己要有什么事你要准备,我说我没有什么事,反正要搞我搞我,他们调查了20多天,没有什么事。
解说: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何大明一度情绪激动,成自己没有收过渔民的钱,都是被徐亚平陷害的,如果真如何大明所说,那么江豚协会会长徐亚平又为何要陷害协会内的志愿者呢?


江豚志愿者自费加油修车 两年间欠高额外债
何大明与徐亚平曾经是江豚保护协会两个核心人物,徐亚平任会长,何大明任副会长,当年何大明带着12名渔民志愿者成立了巡湖队,加上徐亚平一共14个人,签署了一份《守护江豚生死状》。
陈汉波(江豚保护志愿者渔民):渔政部门的人手比较少嘛,渔政部门只有几个人嘛,一个部门也只有四、五个人,他们的人也不多,洞庭湖,八百里洞庭湖这么大,他怎么能管得过来。
解说:长江江豚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濒危物种,现在东洞庭湖中的江豚不足百头,为保护江豚,官方和民间都在行动,官方机构主要是各级渔政部门。而民进组织中江豚保护协会与洞庭湖清洁服务队贡献突出。
陈汉波:在这在这,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又不会出来了,现在来了个大船,渔政的这个船来了,嗯,这个是渔政的,这个是专门抓(违法捕捞)船的,就像我们的话就可以巡的话,我们比较节省,因为他们烧那个汽油,他们用那个快艇的话出来每天都要四、五百块钱的汽油,像我们这个只要一两百块。
解说:巡湖是江豚保护最主要的工作,志愿者们不仅要监督违法捕捞,还要对江豚的状况和习性做记录,巡湖队用的船是队员自己的三条铁驳船,油钱也是志愿者自掏腰包支付,2012年由于协会组织活动需要租车,何大明认识了当时开黑车的李劲松,当得知何大明他们是保护江豚的志愿者,李劲松坚决不收车钱。
何大明:他说何会长,我想当你们志愿者可以不?我说你当志愿者很苦的,这是没有报酬的,这是全凭爱心的,他说没问题了,我愿意他说,我说好了,我说我过两天答复你了,我要跟徐会长说一声,到第二天我跑到徐会长办公室,徐会长说好啊,他说我们协会就需要这样的人啊,我说好的,协会过了两天就发了一张会员证给李劲松,就是这样风雨无阻的,就是这样这几年。
解说:在何大明的举荐下,李劲松连人带车加入江豚保护协会,成为了一名志愿者,何大明说,由于协会活动多,李劲松几乎每天都开着车到处奔波,由此产生的油费和修车费也由李劲松自己担负,仅仅两年时间,李劲松的小家庭就欠下了高额外债。
李劲松妻子:最起码有八万多。
记者:你们这个小家庭。
李劲松妻子:嗯,从那江豚开始到现在,因为车子跑得多,因为他们的活动也多,所以来来回回车子耗损量大,所以修车费就高,有一次我记得我、他还有孩子去我婆婆家,跑的路上被人拦住了,还是那个修车的人,拦住了,反正不可开交,反正需要钱才放他走,后来我打电话给他妹妹,叫她到别的地方借了修车的钱才还给他。
解说:每次常规巡湖要烧掉40到50升柴油,要花两、三百块钱,巡湖的开支和李劲松汽车的开支一直是何大明的心病。
何大明:我老婆告诉我,她说他(李劲松)老婆原先都不知道他在外面是搞志愿者,是没有报酬的,他对老婆说是有报酬的,他说协会明年今后都会给我补助的,我的车呀,油钱啊都会补给我的,他说协会,当时呢徐会长也承诺了,当时协会承诺的用的车啊,钱啊都是要出的,当时是没有,他说协会以后好起来了,赞助多起来了,会发些补助,会改进。
解说:但是协会的承诺两年都没有兑现,2012年底,何大明拿着四千元左右的加油报销单找到会长徐亚平,徐亚平当时就签了字,但是协会会计说年底不好取钱,过了年再说,直到现在这笔钱也没有报销下来李劲松的油钱。
记者:那你的油钱呢?
何大明:我的油钱我都是欠了,欠了那个买油的地方,现在还有七、八千多块钱,因为我们都是十多年的关系,因为我们原来搞鱼的时候也是在那里上油,今年这笔钱还了一部分了,我出了事嘛,出了事他们渔民也不放心,那个买油的找到我老婆,找到家里去了,老婆去了,把钱没有办法都给了人家了,只有一千多块钱没有给了,实在没有钱了。
记者:只有一千多没有给。
何大明:嗯,都是借的钱。
解说:何大明和妻子曾经经营过一个餐馆,由于在洞庭湖上打击非法捕捞,何大明得罪了很多渔民,餐馆的生意也很惨淡,2012年一整年光顾小餐馆次数最多的是徐亚平带来的客人,到了年底共拖欠餐馆4100块钱。
陈云:他(徐亚平)说上面也没有拨款,我也是贴,他说他也是在他口袋里拿钱,你别什么样的都找我来报账啊,上回我到他那里去,我说徐会长你做得很抠,我说何大明跟你出生入死的,你今天做的这样红火,还是我老公这个蠢货,我说我老公是个蠢货跟你背包,天天下去,你没有我何大明你就没有今天,因为什么呢?他就是坐在这里操作,何大明今天来了是个什么记者,你给下去带着几个人,明天什么那个渔政的要到哪里到哪里,你也要带着他下去,就是我老公一个人做傻事。
解说:在陈云的追讨下,最终徐亚平支付了这笔餐费,陈云回忆,当时徐亚平说,要不是自己的帮助,何大明怎么会有今天的名气,我们也给江豚保护协会打去电话,希望采访会长徐亚平,但是一位自称志愿者的人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要求,徐亚平曾经公开表示,巡湖队员都是志愿者,协会没有义务给这些人发工资,但是何大明说,2013年某基金会给江豚保护协会捐助了20万元,并提出要用于一线巡湖队员的油费、盒饭费,但是到了2013年底,发给每个巡湖队员的钱却少得可怜。
何大明:2013年100块钱。
记者:一年给了100块钱?
何大明:我200。
记者:一年吗?
何大明:一年,我200块钱,李劲松100。
解说:据说当时有记者来采访,徐亚平陪同巡湖,就给当时在场的每个志愿者发了100到200元奖金,而那些当时不在场的志愿者则没有。
何大明:我老是对他说,我说徐会长我们不要补助什么别的,只要你给我们买份保险,因为我和李劲松和几个志愿者下湖出了事,肯定是没有补偿的,知道吧,这是肯定都懂了是吧,我们渔民没有文化,这还是懂的是吧,我只要你买份保险给我们,他说好,好,你们买,买,保险都没有。
记者:买了吗?
何大明:没有。
记者:没有买。
何大明:嗯。
解说:有媒体报道,徐亚平在采访中曾经提到,协会成立两年共收到各界援助70万元,但总计负债支出170万元,其中142万元用于宣传,而巡湖费仅24万元,这也引起了何大明的质疑和不满。


何大明:我肯定是不理解的,你宣传重要,但是兄弟们的一些你不管说得到什么,但是你偶尔一年补贴他们点,做了事的,像李劲松他有车,你补贴,车的磨损还要补的嘛,您将心比心呢,是的不,一年稍微补起码,最起码给几千块钱,万把块钱,我如果是很早知道徐亚平,我们协会来的这么多钱,我肯定找徐亚平下跪,下跪都要跪一点钱来改善他们。
解说:何大明说自己虽然总共才上过八个月学,但由于头脑比较灵活,开饭馆攒了点积蓄,后来由于保护江豚,协助渔政部门监督违法捕捞,饭馆最终开不下去转手给了别人,现在他又被牵涉进敲诈案中,被迫出逃,让妻子孩子跟着担惊受怕,何大明说做公益做到今天这步让他伤透了心。

   何大明坚持保护江豚 洞庭湖渔民被其得罪光
2013年初,徐亚平在湘阴县建立了一个渔民上岸养殖基地,养小龙虾,据说总投资达70多万元,这些钱大部分是协会内部的会员、志愿者入股一万到五万元不等,正是由于建这个养殖基地,导致何大明与徐亚平彻底分道扬镳。
陈汉波:那个基地他们江豚协会的12个成员,都去到基地上面养殖去了,就没有保护江豚了,就何大明就没去,他就还在保护江豚。
解说:2013年9月,何大明在岳阳市民政局注册成立了“洞庭湖清洁服务队”,与另外8名渔民合资三十多万元购买了这条大船,9人团队对外号称“9兄弟连”。提起“明哥”,队员都表示很钦佩。
陈汉波:你知道何大明背的这个包里面有什么东西?一套雨衣,一双拖鞋,手电筒,一个茶杯,茶杯都有十斤最少,因为他走路有四、五公里路,那个湖利民的水不能吃,那枯水季节了全部都是脏水嘛就手电筒,再就是露营的那个小帐篷,有时候到湖里面有时候有什么情况不能出来,就只能在那里露营,他那个包里面的东西我提都提不动,那真的有蛮重。
记者:清洁服务队主要清理湖面的生活垃圾,收废油,坚持每天巡湖,记录江豚的日常状况,但是李劲松与何大明出事以后,几位参股的渔民要求退还买船的钱。
刘波(江豚保护志愿者渔民):就全部都退出来了,不搞了,说这还搞啊,做这个保护江豚的这个公益,还去坐牢啊,还去通缉啊,是吧,他家里人都非常反对嘛,就前天下来我们又到处借了十几万块钱,又把这个钱补充了他们了,又请他们走了。
解说:现在收废油成为了清洁服务队一个稳定的资金来源。
陈汉波:因为大船上面的油,废油较往年的话他们就倒在水里面,就影响江豚啊,水质的问题,都会影响水生物了,鱼一样的都影响,我们就搞这个清洁服务队了,就跟那个大船上面嘛,收那个废油嘛,这个废油我们就跟他们讲,你们这个废油我们就来收,你们就不倒掉了,收这个废油他们不要钱,我们积攒了这一吨废油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交到上面去,就是回收这种废油的地方去,就能够赚个几百块。
记者:一吨能挣几百块?
陈汉波:嗯,对,对,对,一个月下来也能赚几千块钱,这个就可以把搞在这个油费上面。
解说:但是由于何大明出逃,这仅有的收入也失去了。
陈汉波:那个法人代表是他嘛,我们去收油的话一定要法人代表拿着证件我们才能到船上去,如果说我们随便靠一个大船的话,他们不会说是我们抢劫,要是晚上收油的话,他们不会说是我们去抢他的东西,他们告我们一下我们怎么办呢?因为何大明在船上的话他就可以拿证件去给他们看,我们是清洁服务队,是通过民政的,就是通过国家的允许了,在这里收购的,知道吗就这样的,我们就希望何大明早点回来。
解说:在何大明出逃以后,虽然没有了收入但其余几个人仍然坚持巡湖,坚持守护江豚,而这段时间产生的费用只能由大家平摊。
陈汉波:这就是我每天巡湖的就是油费,买了7块钱的水,这些就是生活费啊,一些买的菜啊,几十啊,25啊,30啊,就是一点小账啊,我说你记着到7月1号了,我们能有钱了,7月1号开湖了嘛,有钱了就再还给他们啊,没办法,就这样啊,我们现在只能欠着人家的呀。
解说:何大明出事前曾有一位环保人士同情他们的困难处境,为服务队发起了两次募捐,共募得三万多元,而湖南人大环资委主任也说服了某公司,达成了捐赠一台快艇,和每年十三万元维护费的意向,但是在渔民志愿者们看来,正是由于何大明大张旗鼓的募捐,彻底激怒了协会会长徐亚平。
何大明:徐会长就心里就不舒服了,这触动了他的经济利益了,你协会一个副会长我协会募捐了,也因了,来了钱了,你副会长又到外边募捐。
解说:到了2013年底,何大明与徐亚平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白热化,2014年3月6日,江豚保护协会对外宣布,对何大明做出“开除会籍,罢免副会长”的决定。在采访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渔民告诉我们,他与何大明是二十多年的兄弟,眼见何大明把渔民都得罪光了,他忘了自己也是渔民出身,为了保护江豚,把那些渔民举报给渔政部门,让渔政部门罚款、烧船,如今何大明被公安通缉了,是在自作孽。
刘波:可以说在洞庭湖里的渔民可以说每一个渔民都恨何大明,他因为以前在这个洞庭湖里的阵子(迷魂阵)啊满湖都是,像这样看过去,那边都看得到阵子(迷魂阵),现在何大明做江豚保护以来啊,做这个公益以来啊就这个洞庭湖整各没有看到这个阵子(迷魂阵)了,再这个电打鱼也少了很多,这个电打鱼他举报了以后是吧,渔政就把他举报的渔民的船烧了,船都烧掉了是吧,就是去年下半年这两年都烧掉了一、二十条船吧,你看他,每一个渔民都恨得他,他现在出了这个事,渔民好喜的。
解说:何大明说,做江豚保护十几年得罪了很多人,有一次他被十几个渔民围着打,现在江豚的状况刚刚有些起色,他们又陷入到敲诈案中去,如今他藏匿在一个建筑工地内做小工。

何大明:因为我们不能干技术活,就是背着水泥板,帮着搞水泥的时候有那个砖啊,挑板了,做梦都没有我说,我自己我说我不搞环保,老婆说你不做事嘛,要么自己开一家鱼馆,一年能够搞到几万块钱是吧,安安心心地过日子。

解说:目前李劲松正在律师的帮助下办理取保候审,何大明有家不能回,但是与他们的困境不同的是中科院水生所每年的观测表明,最近两年东洞庭湖中江豚幼体数量有所提升,曾经遍布湖面用来违法捕捞的迷魂阵也消失了踪迹,电捕鱼也比以前少了很多。
姜楠:无论是何大明还是徐亚平,在这场来自江豚保护协会内部的博弈中,这两个人其实都是输家,如今两个人反目成仇了,一个人敲诈案缠身,另外一个则身陷财务信任危机,他们与江豚的缘分可能就要就此走到尽头了,然而李劲松一案所暴露出来的其实只是中国民间志愿者组织存在困境的冰山一角,这些光环笼罩之下的民间志愿者们,究竟应该走向哪一条道路呢?


查看完整版本: [-- 凤凰卫视6月19日《社会能见度》----保护江豚志愿者涉敲诈勒索渔民 被警方拘留〔含视频〕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46016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