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4 --]

动保社区 -> 2014抵制玉林狗肉节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4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梅思特 2014-06-23 20:59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4

【澎湃】(完整版)记者实拍玉林街头狗贩虐狗逼迫爱狗人士购买—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MwNDI5NTY0.html
推荐阅读:【打脸“打脸贴”】玉林狗贩虐狗逼人买是爱狗者自导自演?剧情逆转之后再逆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62e2c70101hby5.html



人民日报刊文为狗定性:既是伴侣也是食材_新闻_腾讯网
http://news.qq.com/a/20140623/011858.htm

从两件小事看玉林口水仗(民生观)
  文明的解决方案不是从自己的价值偏好出发,互相黑对方,而是对相反意见有一份温存
  玉林狗肉节,一座小城的舌尖上事,居然成了影响挺大的一个舆论热点,并且热度持久不退,让人多少有点始料不及。
  笔者并不想跳进这些口水漩涡,想先劝双方一句:咱们先把“文明/落后”“人权/狗权”这些宏大框架放一放,先来看两个故事,好不?
  头一件,是我小时候的事:舅舅家的大黄狗老死了,死于80年代中后期。那个时期的乡下,肉食匮乏,大人孩子都盼肉馋肉,但舅舅还是把狗埋了。这事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他的理由很朴素:养了十几年,狗是半拉人了。但他并不反对别人吃狗肉,对狗肉贩子也没有歧视和厌恶,照样称兄道弟。
  第二件,发生在民国。著名的高僧弘一法师和学生丰子恺一起创作《护生画集》,用漫画和小故事结合的方式,宣传不杀生、不肉食的道理,影响很大。如今您去普陀山,在山道上还可以看到石刻的绘本。这种方法如清风扑面,不强加于人,体现了可贵的节制。
  爱狗派的种种判断和结论,和我舅舅埋狗不吃狗一样,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狗不是普通的牲畜。用流行话语叫“伴侣动物”,用我舅的话叫“半拉人”。但是,可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看。从中国现实看,无论法律,还是道德,尚没有共识,还没有赋予狗这种特殊地位。套用物理学中“光的波粒二象性”的说法,狗目前具备伴侣动物和食材的二象性。二象性和“半拉人”,出发前提不一样,有不同认知乃至观点冲突在所难免。
  可是,我爱及其类,并立志传播“狗是伴侣动物”理念,难道不行吗?行。但要注意路径。应该学习弘一法师和丰子恺,没见两位高贤堵过人家荤菜馆子。办爱狗基金会,收养流浪狗,多好啊;玉林办狗肉节,我们可以找地方办“不吃狗肉节”,各自主张嘛!莫小瞧平和坚韧的力量,假以时日,真的形成了广泛的民意基础,禁食狗进入立法程序,也未可知。当然,目前已经形成共识的地方,比如不可虐杀、不可盗杀、不可当街屠宰、要有动物检疫等等,该坚持的,要坚决坚持。
  公共事务是众人之事,众口向来难调。而文明的解决方案,决不是从自己的价值偏好出发,你标榜“爱心”“文明”,他自居“权益”“人权”,彼此妖魔化,互相黑对方。不要调门那么高,不要绑架道德说事,而是彼此有商量,找共识,避免自我观点的神圣化。对相反意见,要有一份温存;对生态多样性的尊重,才是真正的文明行为,您说呢?





媒体称狗肉节有争执则有改变 有围观方有教益_新闻_腾讯网
http://news.qq.com/a/20140623/003149.htm

观察家
转型期中国的许多问题,其实就表现为现实中的冲撞,在玉林街头这样的地方出现,不用怕不同意见的对峙和观点的交锋,要知道,正是这样的利益博弈,才让一些议题得以进入公共领域。
连日来,广西玉林“狗肉节”成了一个各方意见、诉求表达的公共平台,引发全民围观。爱狗人士与动物保护志愿者的抗议自不待言,不少当地人、商贩等也直接表达不满,双方一度形成对峙。很多时候,需要警察、城管出面,才得以缓和僵局。
至少从表面看,“狗肉节”的舆论场上没有完胜的一方。那些看似正义在握的爱狗人士,一旦触碰到当地的食狗肉习惯、经营狗肉生意乃至所谓的“狗肉文化”时,并没有任何优势可以凭借,以往雄辩的观点和意见,在这里如入“无物之阵”,其作为似乎只剩下了不停地买狗。
而当地人尽管可以随意奚落甚至围攻护狗者,却也不得不承认“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现实。一个基本的事实是,这个夏至期间广西玉林的狗肉销量明显下降,17家经营狗肉的餐饮单位主动停止经营狗肉。至于地方政府层面,更是早早就撇清了关系,目前只负责维持正常的治安与秩序。
也因此,很多人对围绕玉林狗肉节发生的种种颇多不解,还有不屑:一场正义凛然的动物权利保护行动,何以演变成了有点狗血的公共事件?冲突、争议、围观,而不是教育、引导、提升,何以成了这一事件的主要看点?
其实,“闹大了”、从而引起全民围观的狗肉节,才是一个有价值、发人深省的公共事件。一方面,观念、习惯、“文化”的移易,往往需要长时间的渗透、浸润,并非简单的一次宣讲即告完成。玉林人吃狗肉已有数百年历史,一朝停歇,似乎并无可能。但只要这一事件引起各方注意,哪怕是争执和冲突,也最终将朝着良好的方向前进。
另外,在公共事件中,有表达、有争议很正常,这本身就是公众的权利。公众对于狗肉、对于狗肉节,有不同意见,并进行了充分表达,只要不涉非理性行为,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比如,有媒体报道,天津爱狗人士杨晓云在玉林买狗引起当地人哄笑,这样的直接“交流”一样有价值。
网络时代,我们许多人总是习惯敲击键盘表达主张,而在生活的现实里,却是个沉默者,因此有“键盘侠”一说。其实,推动社会的进步,不仅需要坐而言,更需要起而行。转型期中国的许多问题,其实就是在现实中冲撞,在玉林街头这样的地方出现,不用怕不同意见的对峙和观点的交锋,要知道,正是这样的利益博弈,才让一些议题得以进入公共领域,形成公共事件,最终成为社会调适、改良的催化剂。
事实上,经由激烈博弈之后的玉林狗肉节,已经改变了很多。对于市民而言,不再当街杀狗,虐狗行为也成为被普遍谴责的行为;对于地方政府而言,除了此前的“退出”狗肉节主办方,也开始真正履行市场监管的责任,比如,加强活犬检验检疫,检查餐饮单位,取缔违法经营狗肉摊点,等等;而动物保护者同样并非全无收获,他们的行为不仅体现了生命伦理的关怀,且这种关怀也在更深广的范围内得到回响。
相信类似的争执和围观今后会越来越多,这是民众公共表达的需要,也是通向现代文明的必要步骤。对此,大可不必过于惊诧,有争执则有改变,有围观方有教益。





玉林狗肉节如期而至摊位翻倍 市民与爱狗者激辩_新闻_腾讯网
http://news.qq.com/a/20140622/005967.htm#p=1

6月21日,是广西玉林的“夏至荔枝狗肉节”的正日子。早上6点,记者就来到当地较大的垌口菜市场,这里的狗肉已经摆满了摊位,记者仔细数了一下,摊位是平时的五倍。图为6月21日,广西玉林,市场上的摊贩增加了数倍,城管也出动对市场上的占道行为进行规范。

6月21日,广西玉林,许多市民纷纷上街购买荔枝、狗肉食用,以延续长期以来形成的夏至日饮食习惯。近几天“爱狗人士”现身玉林展开抗议行动,引来大量市民围观。图为聚集了狗肉餐馆的江滨路一带人满为患。
21日清晨,玉林垌口市场就已挤得水泄不通,人群中不乏爱狗人士、记者、网民看客以及公安等部门人员。在出售狗肉的档口,商户忙着砍狗卖肉,一名商户告诉记者,今年的热闹程度不亚于去年,且销量比去年好。6月21日,广西玉林,玉林大市场路边的狗肉摊。

众市民表示,不可能因为爱狗人士的抗议而放弃自己的吃狗习俗。更有愤怒的市民高举谴责书,抗议“打着护狗名义来玉林生事闹事的不法分子”,引来众人鼓掌支持。而当有记者进行采访时,附近市民均上前围观并大吐对爱狗人士某些过激行径的不满。图为6月21日,几名当地市民在玉林垌口市场高举谴责信抗议“打着护狗名义来玉林生事闹事者”,引来众人围观。


当地不少市民和涉狗商家告诉记者,爱狗人士越是抗议,他们越吃狗肉,生意越好。“他们抗议他们的,我们吃我们的。”出租车司机王先生说,“一些外地乘客看到‘狗肉节’被炒得那么火,没试过狗肉的也表示要尝一尝。”
图为6月21日,广西玉林,爱狗人士现场发传单。
6月21日,广西玉林,爱狗人士与当地人当街激辩发生口角

6月21日,广西玉林,爱狗人士的宣传标语被当地人抢走

图为6月21日,广西玉林,玉林大市场狗市



6月21日,广西玉林,在玉林大市场狗市等待出售的狗犬

6月21日,广西玉林,店主将剁碎的狗肉装盆以备晚上客流高峰  





聚焦玉林狗肉节:动保人士和吃狗肉者各行其是_新闻_腾讯网
http://news.qq.com/a/20140622/006476.htm




狗肉馆聚集中的江滨路,人满为患。
央广网北京6月22日消息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今天关注:昨天,6月21日。广西玉林终于迎来了夏至。这个节气让它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此前,动保人士发传单、举海报、默哀、行为艺术等方式,在玉林的公共场所表达他们抵制食用狗肉的意见。
在“取消狗肉节”的声音中,广西玉林市政府曾明确表示称,政府或社会组织都从未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此类活动,“夏至荔枝狗肉节”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说法,是当地人夏至聚会的形式。
面对而争议,面对动保人士的抵制,玉林市民有何态度?夏至这天的玉林,因为“狗”,又引起了哪些事情?
6月21日,夏至,从早到晚,动保人士的行动都没有间断。
上午百诞路路口摆着一只只装着活犬的笼子。汽车发动机生含混着叫卖声和狗叫声。
这里是动保志愿者常来购买活犬,进行救助的大市场。站在这里,说着普通话的记者常被狗贩当成是动保人士,他们会主动上来,展示他们的狗,问你“要不要买下,救它看多可怜啊”。
上午十点多,天津一家救助中心的杨晓云又来了。一些狗贩已经认识她。她一来,几乎整个市场的焦点都集中到了她身上,她买下一笼,就有别的狗贩再提来一笼,问她要不要:
狗贩:放到哪里?
其他狗贩起哄:放来我家。
市民:今天拯救了多少条生命?
杨晓云:你这么年轻,应该要有爱心,你也要拯救生命。
市民:恩,我也有爱心,我也是过来支持你们的爱心。我从精神上支持你们。
杨晓云:不要起哄,我们肯定是有部署来的。不是再像昨天,让你们起哄,让你们诋毁,让你们诬陷,让你们侮辱,不可能的。我什么都保护,人也保护,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只保护狗?保护猪马牛羊吗?我看见了就要救。不要问我问题我今天不解答任何问题。
杨晓云整个买狗过程,旁边都有很多狗贩和市民围观。期间不时有人说着当地话而后笑声四起。杨晓云不时就对他们说,不要起哄。
6月20日,杨晓云也曾到大市场买狗。那天,有消息称,一狗贩子和爱狗人士就一只狗讨价还价,由于价格没谈妥,狗贩子三次用铁叉叉起狗,高高举起,以此逼爱狗人士高价买狗。之后,此事也峰回路转陷入了爱狗人士自导自演,故意“黑”玉林人的疑云当中。
玉林市民陈先生和他的同伴和杨晓云一样,在大市场引起围观。所不同的是,周围人给他们的是喝彩声。他们拿出一张海报,上面的内容是“谴责打着护狗名义来玉林闹事的人”。夏至前,一些抵制行为令他们不满:
陈先生朋友:我不卖狗,也不是经常吃狗肉,但是我觉得骂人很不合适,伤害了我们的感情。
其他市民:这是我们地方习俗。吃狗肉是我们的权利。
陈先生朋友:没有规定说不准吃狗肉。宣传提倡大家不吃狗肉可以宣传。可是不可以骂人。
其他市民:屠宰狗那个场地让动保志愿者砸掉了。
他们所指的事情是6月10日,在玉林某社区一经营狗肉的商户,大门被爱狗人士踢破。
商户:当时爱狗人士来,看到有家里面关着一些狗。他们就来了十多人围着。不给人家杀狗,做生意。把人家门踢啊。把人家关狗的狗圈都打烂了。
尽管,玉林市政府已经表态,所谓的“狗肉节”并非官方组织。但有动保人士仍认为,还没有达到他们“取消狗肉节”的目的,来到玉林市政府门前广场,进行抗议。动保人士杜玉凤拿出打印好的宣传标语,正准备高举时,被当地人一把抢走。她只得再写:
杜玉凤:我们也没有别的要求,我们只想见见市长。市长忽悠了我们,说取缔了狗肉节,为什么今天狗肉节照样开。
市民:我们这里就没有狗肉节,你知道吗?
杜玉凤:那为什么现在到处都在屠杀?





一厨具商家打出横幅以支持“荔枝狗肉节”,引得民众围观拍照。
其间,围观市民越积越多,包括杜玉凤在内的爱狗人士开始与他们发生争论。爱狗人士、当地市民、媒体记者同时聚在广场,最多时超过了两百人,场面一度混乱。
此前,曾有动保人士在垌口市场给已经被宰杀的狗“超度”。昨天晚上,动保人士又到了这里,为犬只默哀。有狗肉摊老板表示,动保人士这些行为已经影响到市场的经营秩序。
夏至,动保人士进行了一天的救助、抗议、祈福活动,那么,玉林人对此买不买账?还有人用吃狗肉的方式来过夏至吗?
与往年相比,据说现在垌口市场的狗肉摊的数量已经减少。之前,狗肉摊贩也反映说经营行为受到了限制,不能整只狗摆上摊位。
夏至当日,垌口市场的人流依旧熙熙攘攘。在市场里常年销售狗肉的陈姓老板表示,反对者的到来给玉林狗肉做了广告:
陈老板:越来越兴旺,越反对越好,等于是帮我们宣传了。以前是玉林人吃,现在外面的都过来吃狗肉了。
据悉,由于动保人士多天的抗议,加上政府多部门的联合整治,目前已有17家经营狗肉的餐饮单位迫于压力主动停止经营狗肉,另有4家违法经营狗肉的餐馆在政府整治中被依法取缔。
但狗肉餐馆的现实场面却比这些数字来得要火爆。
狗肉馆集中的玉林市江滨路,昨天晚上可以说是人满为患。食客多,看客更多。其中也不乏从其他地区,特意来玉林声援的人:
受访者:我是来看热闹的。我们那些人听说了,就特别来看了去年都不出来看。
受访者:刚才就一个人打电话给我们,问江滨路在哪里,他跑去江滨路,说我们贵港的支持你们,我们就来吃,专门从贵港过来。
城区中,有商家借势打出两条横幅,上面写道“感谢您让国人看到了我们玉林人的团结精神”、“我们爱戴荔枝狗肉文化,更爱戴法律”,以支持玉林在夏至食用狗肉。
部分玉林市民也把食用狗肉的主战场,由城里的大排档转移到了周边村镇。一名客人说,他本来不怎么吃狗肉,但被这么一反对,他非吃不可:
客人:可吃可不吃。但是呢,今天我非要吃,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们闹,把目标指向了玉林人,说玉林人愚蠢、愚昧、低等。我就是为了反抗,反抗心理。干嘛你不吃,就不允许我吃。玉林很多人就是我这个心态。
2014的夏至已过,动保人士和一些玉林市民仍旧没有接受和理解相互的观点。
受访者:每一种动物生活在世界上,都有适宜的自然环境,有自己的习性,让习性能够施展,就没有痛苦。如果在人类的利用下有可能有痛苦的情况下,要尽可能降低减少痛苦。
受访者:牛猪也是动物那我们统统不要杀死它,那我们养这些东西干什么呢。有吃就不错啦。我们就趁这个机会坐下来聚一聚。
受访者:你吃你的,你养你的,互不干涉。简单又宁静,闭塞又满足。





广西玉林狗肉节 外国人品狗肉民众聚集欢送_新闻_腾讯网
http://news.qq.com/a/20140622/013233.htm#p=1
6月21日,广西玉林民间“荔枝狗肉节”在爱狗人士的抵制声中如期举行。当晚,狗肉店比较集中的江滨路人满为患,有厨具商家打出“感谢您让国人看到了我们玉林人的团结精神”、“我们爱戴荔枝狗肉文化,更爱戴法律”的横幅,吸引了大批民众围观。其间,更有两名外国友人进入店家品尝狗肉,当地人聚集欢送。

6月21日,广西玉林民间“荔枝狗肉节”在爱狗人士的抵制声中如期举行。图为两名外国友人品尝狗肉,当地市民围观。





媒体:玉林狗肉节未现“巅峰对决” 沦为秀场_新闻_腾讯网http://news.qq.com/a/20140621/031153.htm




聚餐市民邀围观者一同吃肉饮酒。




  一名有自我炒作嫌疑者在狗肉餐馆前举牌“抗议”,被围观者嘲笑,最终遭政府人员带离现场。 

  中新网玉林6月21日电

持续发酵半月的广西玉林民间夏至“狗肉荔枝节”,并未像大多民众预料的那样在当地狗肉馆聚集地—江滨新民路口,上演爱狗人士与吃狗肉者的“巅峰对决”,尽管好事者与众记者下午5点多便从四面八方涌来等候。
  在“玉林第一家脆皮肉”等店铺门前,众人的到来导致交通压力剧增,交警等人员忙于指挥交通,加之混杂车辆的频繁喇叭声,现场一片嘈杂。由于禁止“占道经营”,餐桌不能摆至马路,导致了大批食客在门前候位等餐。
  记者看到,让人群骚动并围观拍摄的,竟不是平日那几名眼熟的爱狗人士,而是一名站在马路上的毛姓陌生男子。此人高举的“全人类联合起来坚决抵制玉林狗肉节”牌子上,赫然印有其玉照、手机号码及姓名。面对围观民众的炒作质疑和嘲讽,此人不发一言。但当闻有人喊“举高一点,拍不到”之时,毛姓男子相当配合。最终,此人被政府人员带离,其牌匾亦遭民众撕毁。
  与毛姓男一样被要求离开现场的,还有一名趁机兜售门铃产品的商家。而一些印有明显广告标语的大小车辆也不时从狗肉馆门前的拥堵路段“经过”。某酒类商家甚至还运载了一个大型“变形金刚”路过,赚足了眼球。
  虽然暂无爱狗人士的打搅,但坐在狗肉馆门口处的食客依旧遭遇着看客和记者的拍摄。大多食客们对此意见不大,甚至一同大啖狗肉荔枝举杯畅饮,有人还热情邀请记者一同品尝狗肉。亦有食客忙着划拳吃肉,不搭理围观者。
  一名反对“爱狗人士”的青年随后冲至一桌食客面前,并踩上凳子嘶声裂肺地痛斥“爱狗人士”的行径,捍卫玉林人的夏至习俗,并质疑一些爱狗组织的活动资金来源,引来掌声一片。
  至晚上7点多,记者没在现场发现有其他爱狗人士在行动。驻守现场的一名城管人员也向记者反映,没见到有爱狗人士的动静。  记者离开时,看到沿途各类商铺前有不少市民在聚餐。台面上,狗肉、荔枝、酒,最为显眼。





☀海外看玉林狗肉节:太损中国形象了!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gxNDg3NQ==&mid=200596544&idx=3&sn=c90c13b50f066308fa909b7702dfafd9&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

夏至将至,广西玉林马上就要迎来一个备受争议的狗肉节了。这段时间里,网络上对它的抵制铺天盖地,更有各路明星的积极声援,把个区区只有600余万人口的玉林推到了口诛笔伐的风口浪尖,为了危机公关,玉林市政府不得不紧急宣布退出狗肉节的官方主办,力图挽回给城市带来的负面影响。

海外媒体上流传的玉林狗肉节部分照片   
可以想象,西方媒体对此的反应是清一色的震惊哗然。网路上玉林狗肉节的照片铺天盖地,残忍到了让观者忍不住呕吐的程度,一篇题为《中国夏季狗肉节招致严厉批评》(China under fire for celebrating summer solstice with DOG-EATINGevent,作者译)的小小短文也被转发了1.5万次(见截屏)以上,各种评论的言辞更是火爆激烈。是的,中华美食如此丰盛,难道非要去屠宰万余只人类最忠实的朋友,才能达到弘扬“让人在夏季保持健康”的中国食文化的目的?

纽约时报上相关文章之一   

迄今被转发15282次的文章   
有人因此怀疑中国人的善良。一位在何芬顿邮报相关文章后面留言的网友说:“真是太恐怖了,这样残忍的行径就应该曝光天下,直到他们停手,此前我一直认为中国人是很善良的,但看到这些图片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想了。”  
也有人因此开始抵制中国食品。一位网友在纽约时报相关文章的后面留言道:“对我来说中国饮食是世界上的一大奇迹,但除了他们什么都吃之外,尤其是狗、猫和很多珍稀动物等,在他们戒除这些残忍陋习之前,我决定抵制一切中国食品
”。  





更有人由此引申来提倡素食主义。一位在时代杂志文章后留言的网友呼吁:“这个狗肉节的确够残忍,但那些每天杀害牛、猪、羊、鸡等来满足口腹之欲的人类同样残忍,如果这个狗肉节让你看不下去而你又去吃其他动物的话,你就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让我们呼唤素食,所有的动物和猫狗一样都有生命的权利”。  
这段留言让我想起了昨天发生在加拿大渥太华年度烤肉节上的抗议活动。来自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三名女性成员身着丁字裤、脚踩高跟鞋在渥太华街头进行抗议,这三位衣着暴露的女子在身体的各个部位画上临时纹身,标出“腰、肋骨、胸、臀、肩”等字样,高举着的标语上写道:“所有动物都有相同的身体部位,请尝试吃素!”引来了不少行人驻足观看。  

昨天在加拿大渥太华的抗议  
作为一个素食主义者,我尊重别人吃什么的权力;但作为一个养了十几年狗的主人,看到狗肉节的照片我却忍不住流泪了。我一直在尽力避免让丫丫看到,因为狗是她最好的朋友,陪着她一路长大,但是电视里间断闪过的镜头还是没有躲得过她的视线,丫丫流着泪对我说:“妈妈我喜欢中国人,但我也喜欢狗,求你写一篇文章告诉他们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人类既然驯化了狗,就有责任保护和善待它们,代我求求他们不要再杀狗了。”走笔至此,我的双眼已经模糊。是的,这个玉林狗肉节的负面影响实在是不可低估的,当西方媒体说这种野蛮正是日益富裕的中国依旧落后于大同世界文化的证据时,我突然哑口,你能反驳吗?





世界围观中国狗肉节争执 等待社会形成主流共识_公益_腾讯网http://gongyi.qq.com/a/20140623/016308.htm




广西玉林狗肉节闹得沸沸扬扬。从“外国记者云集玉林”到“爱狗人士与商贩激烈对峙”,从“爱狗者掌掴食狗客人”到“两外国友人品尝狗肉,当地人聚集欢送”,“爱狗派”与“吃狗派”之间的冲突远远没到结束之时。与之相对应的是,网络上的论战也如火如荼。在很多人看来,爱狗人士的论调让人觉得了无新意,但其强势和高调好像又让人依稀看到引领未来的趋势。对于旁观者来说,如何厘清这场纷争中的是非,也是纠结之事。“这种事情的确很复杂”,北京大学学者张颐武对《环球时报》说,“某种动物是否属人类食物,见仁见智。但鉴于‘动物权利论’、‘动物福利论’同一些传统文化习俗之间存在分歧,和一般公众也有距离,大家应一起沟通,找到共识点。没有共识时,不应强行让对方接受你的价值观”。
“爱狗派”与“吃狗派”的持久战
“广西狗肉节引发争议”。德新社21日报道称,广西玉林市的政府官员和许多居民都认为,玉林市每年夏至日举行的为期一天的狗肉节是该地区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动物权益保护者指责,屠夫使用原始的方法在“血腥的狂欢节”屠宰上千条狗,一些动物甚至被活活煮熟。而一名广西市民表示:狗肉是她最爱吃的菜之一,从小吃到大,“为什么我们必须遵循抗议者的好恶?”
美国《华盛顿邮报》20日称,位于中越边境附近的玉林市,与许多中国繁忙边境城市很像,只一种现象除外,就是夏至要吃狗肉。但与日俱增的国内外“怒骂”,使这项年度活动备受争议。类似的压力已经迫使中国其他地方取消狗肉节。“中国的‘狗肉节’难题:吃还是不吃”——21日,英国广播公司(BBC)以此为题报道称,与中国人每天在餐桌上消费的170万头猪相比,玉林每年在狗肉节期间吃掉的1万条狗或许微不足道。但压力似乎将最终占据上风。
玉林“狗日节”引发的争议韩国同样关注。韩国MBC电视台称,中国各地的反对者拥到玉林展开“救狗行动”,各种骚扰电话和踢门事件不停在当地狗肉馆上演。有反对者声称,类似吃狗肉这样的风俗在公共场所进行宣扬,已经“超过合理范围”。中国动物保护组织的力量不可小看,浙江金华市乾西乡已被迫叫停有600年历史的“狗肉节”。
有分析称,“狗肉节冲突”反映出中国人在狗肉问题上持续存在的观念冲突,“这种争执是一场酝酿多年的战争”。很多人会想起2011年上半年发生的“公路救狗事件”,200多名动物保护主义者拥上高速公路,数十名交警前往维持秩序。那场事件在中国激发关于动物权利的广泛讨论,并在社交媒体及新闻报道中催生出无休止的争论。这样的争执今天仍在持续。
德新社称,过去10年,中国全国范围内如雨后春笋般诞生了100多个以保护狗为重心的动物保护团体。但还不够。“在肉食贸易中保护狗猫世界协会”首席执行官朱丽叶·德凯蒂尼特在《赫芬顿邮报》上称,不幸的是,中国尚无真正的动物保护法,“许多西方人甚至没有听说过狗肉交易,我将继续向政府和联合国游说”。美国《时代》周刊则以“你需要知道有关玉林狗肉节的5件事”为题提醒说:这个狗肉节真实存在;今年社交网站用户的怒气空前强烈。
韩、泰都曾遭遇“狗肉之痛”
德国《明镜》周刊称,玉林人认为,狗肉美味好吃,但不是每个中国人都希望盘子里放着狗肉,动物权利活动家就抗议“四条腿的朋友被残忍杀害”。不过这次这么大的争论还是首次。
BBC称,与几乎任何跟中国中产阶层生活方式有关的现象一样,中国的宠物产业也在蓬勃发展。据说,中国每年的宠物医护产业价值已超过10亿美元,难怪玉林举行的狗肉节招致那么多负面评论。当然,伴随中产阶层崛起的还有社交媒体,如今差不多约有4亿人正使用智能手机上网,这也是社交媒体爆发出更大能量的原因。然而,尽管动物保护主义者声势高涨,但他们列举的“狗是人类的朋友”等理由并不足以让反对方信服。在很多人看来,这场纷争背后无疑存在传统文化的因素。
反感吃狗肉的习俗被认为源于欧洲,尤其西北欧。这些地方的居民,祖先系以游牧生活为主,狗是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助手和伙伴:一方面照料放牧的牲畜,一方面保护自己的住所以及家人。正因如此,欧洲人很早就习惯将狗当做朋友甚至家庭一员。这种情结在以农耕定居为传统的古代东方是不存在的。古代东方,狗仅仅是众多既可役使也可食用的家畜之一。中国古代所称“六畜”中,狗的“排名”仅高于猪,而在马、牛、羊、鸡之后。
这种源自西方、传遍世界的动物保护主义,让不少亚洲国家经历“狗肉之痛”。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韩国人吃狗肉的传统遭西方舆论谴责,“野蛮”、“残忍”等标签被扣到韩国人头上。后来韩国人禁止饭馆公开叫卖狗肉,但对民间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2002年世界杯前,韩国再次遭一些西方名流声讨。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现在在韩国吃狗肉并不难,各种饭馆不少,但名字改成“补身汤”或“四季汤”。记者也去过这些饭馆,总体感觉是老年人在固守着这一饮食传统,年轻人已经很少吃。
在佛国泰国,也发生过这样的事。10多年前,欧洲动物权益组织认为,泰国人为了煮狗肉或剥狗皮作皮革制品,每周有500多条狗被杀。西方国家警告说,如果泰国不禁止用狗皮制作皮革制品的行为,将中断与泰国的皮货贸易。压力之下,泰国制定新法令,保护猫狗免被宰杀,狗肉和猫肉也不准作为菜肴。
应等待社会形成主流共识
柏林动物收留中心负责人尼尔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人吃狗肉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违法的,非法偷盗转手买卖;另一种是饲养狗,用作餐食。他认为,狗肉节争议反映出传统习惯与现代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冲突。
但对于传统习惯一说,动物权益保护组织“亚洲动物基金会”表示反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该组织称,文化的进步要求持续审视文化和传统。回望历史,会发现许多非人道“传统”如奴隶和缠足都曾遭受抗议并被列为不法行为。
现实并非如此简单。BBC21日的一篇报道称,近年来,韩国面临中国发生的类似争论:一方面是与富裕和城市化相伴而至的(对动物权益问题)敏感,另一方面是全球化时代捍卫传统习俗的呼声。该文作者称,几年前他准备去首尔时,一名韩国外交官请求他永远不要报道韩国人吃狗肉的现象,因为他觉得国际媒体对该问题的关注不成比例地高。这名外交官说,一项复杂的文化差异正演变为一种残忍的种族主义偏见。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22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某种动物是否可作食物,反映在各种文化中比较复杂。随着中国这些年经济社会高速成长,西方的“动物权利论”、“动物福利论”对我国中产群体和年轻人产生了影响,有关思想未来有可能形成社会共识,但也有可能不会。不少人认为,这种观点具有积极意义,也有人对此存疑。
不少媒体提到,此次玉林狗肉节风波中,一些“爱狗”人士的过激行为激起很多人的逆反心理。事实上,动物保护主义者过激的做法在国际上多有诟病。据美国《琼斯母亲》杂志报道,2006年,美国国会悄悄通过一项法案,把很多形式的动物权利运动定为恐怖主义。2009年,美国法学者詹姆斯·沃泰威沃·卡斯塔格尼拉在《国土安全评论》上刊文列举3种21世纪美国土生土长的恐怖主义,其中之一是“心态偏执的人,如激进的动物权益活动人士”。日本动漫《银之匙》里有个情节:男主角八轩用打工赚来的钱,买下小猪“猪排饭”,亲自养大,但最后还是杀掉吃了它。对于目前的争议,不少人感到纠结,有人借此表示:关键是要感恩。张颐武认为,对于狗肉是不是能吃,尚未有硬性规定,因为既无法律依据,也无道德观和价值观共识,一些爱狗人士认为“不吃狗肉”是全球共识并不确切。至于此次狗肉节,警方以及行政部门应坚决制止双方可能出现的过激行为,社会也不宜渲染双方的对立。“双方都要知所进退,爱狗人士的活动要有一个界限,一些地方传统也不宜太过张扬。应等待社会形成主流共识”。





【打脸“打脸贴”】玉林狗贩虐狗逼人买是爱狗者自导自演?狗血剧情逆转之后再逆转! - 吴恒的日志 - 网易博客http://wuhengblog.blog.163.com/blog/static/2074721682014521880991/?touping 〔看不到图片请点击链接看原文〕


文/吴恒



废话先说在前面,言论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供职单位。





本文压缩版:

2014年6月20日15:08,《东方早报》旗下公共安全报道团队@绿政公署 独家发布【玉林残暴一幕:狗贩虐狗逼爱狗者买,“不买就夹死”】的新闻,这条微博引发网友热议并为多家媒体转载。该文刊登于6月21日的《东方早报》。

2014年6月21日凌晨,百度贴吧“狗肉吧”等多处论坛出现一篇名为【玉林狗贩逼爱狗者买狗已被戳穿是狗粉自导自演】的帖子。

2014年6月21日11:17,@徽通社 将百度贴吧的内容进行整理后发布在微博上,微博称逼爱狗者买狗是爱狗者“自导自演”的假信息,并称“媒体稿件也是串通一气写好的”。截止于当日19:00,该条微博转发量产超过2万。

本文将用事实和逻辑来证明@徽通社 的指责是子虚乌有,并以此文为证据将@徽通社 发布不实信息的行为投诉至微博社区管理中心。


利益相关:本人是公共安全报道团队成员,也是这条新闻的编辑。

本文完整版:


一、缘起



近年来,每到夏至,玉林“狗肉节”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从“狗肉节”的争议中,我们可以一窥中国社会现实的复杂性。今年,在“狗肉节”“举办”的10天前,《东方早报》派出记者前往玉林,希望通过记者的观察,从食品安全、饮食文化、城市管理的角度,呈现这座城市真实的一面。

我所在的团队是公共安全报道团队,栏目名为“绿政公署”。其下有三个子栏目,分别关注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和公共卫生,其中关注食品安全的子栏目叫“知食分子”。这次被派往玉林的便是“知食分子”栏目的记者陈兴王,我和我的同事们在上海,为其提供后方支持。这10天来,前线记者传回来近10篇稿子,可在“知食分子”(微信号:zsfz2014)查阅历史文章。

2014年6月20日上午,记者在玉林街头采访时偶遇狗贩虐狗一幕,他录像记录下全程,并随后撰写新闻后回传至上海。如果是传统报纸的流程,这篇新闻将会在第二天与读者见面,但现在不同,东早正在进行新媒体转型,力图使新闻能更快的传递给公众。因此在后方,我将记者回传的新闻和视频截图进行编辑后,直接用栏目的账号@绿政公署 发布于微博,发布时间是15:08。这篇《玉林残暴一幕:狗贩虐狗逼爱狗者买,“不买就夹死”》为独家首发,随后被多家媒体转载。该文刊登于6月21日的《东方早报》。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3985607638/B9SLMzDAM
报纸地址:http://www.dfdaily.com/html/33/2014/6/21/1161439.shtml

2014年6月21日凌晨,百度贴吧“狗肉吧”等多处论坛出现一篇名为【玉林狗贩逼爱狗者买狗已被戳穿是狗粉自导自演】的帖子。2014年6月21日11:17,@徽通社 将百度贴吧的内容进行整理后发布在微博上:

【玉林狗贩逼爱狗者买狗已被戳穿是狗粉自导自演】http://t.cn/RvWBCoH 曝光者表示 “策划这起闹剧的人是片山空(原名洪彬)和杜玉凤,企图通过自导自演玉林狗贩逼卖狗者买狗的假信息引发媒体关注,让全国人民谴责玉林,以为玉林人都很残忍卑鄙。媒体稿件也是串通一气写好的,以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
http://weibo.com/2477029597/Ba0Gh9pnT




微博称逼爱狗者买狗是爱狗者“自导自演”的假信息,并称“媒体稿件也是串通一气写好的”。截止于当日16:00,该条微博转发量产超过18000。虽然说清者自清,但“真实”是媒体的基本操守,一篇有较大社会反响的报道是“串通一气写好的”,这对媒体而言是挺严重的指责。作为涉事方之一,我必须进行回应。


二、爱狗照片是爱狗者摆拍的?



【玉林狗贩逼爱狗者买狗已被戳穿是狗粉自导自演】一文中使用了4张照片,其中第一张是组图,内容是一位摄影师拎着三脚架在巷子里;第二张是一位蓝衣女子在巷子里捧着狗;第三张是蓝衣女子在巷子里的狗笼前;第四张是一位墨镜男子用狗钳将狗夹在空中。


第一张:



第二张:


第三张:



在第二张照片下,发帖者的配文是:

注意此图中蓝衣女人与一楼图对比,狗粉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是被人戳穿了

第三张照片下的配文是:

和路人拍摄的“现场”为同一地点,如此明显的摆拍~~

前三张照片我之前都没见过,对此没有发言权。但仅根据做记者的常识,如果只是凭这三张照片,并无法得出“这是摆拍”的结论,最多能得出的结论是:第二张蓝衣女子的照片是第一张中的摄像师拍摄的。根据百度百科的定义:

所谓摆拍,就是摄影师根据自己的设想,创设一定的环境,设计一定的情节,让被拍摄者表演,最后由摄影师拍摄完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摄影师还往往充当导演的角色。

指责“摆拍”,尤其是摆拍新闻照片,得拿出像样的证据,仅仅根据一张摄影师拍摄爱狗者的照片,难以服众。就算摄影师与被拍摄者认识,也不一定能说明是摆拍。


三、戴墨镜的狗贩是演员?



与我相关的是第四张照片,这是我们记者在玉林街头拍摄的,也是我在6月20日上传至微博的,上面还有水印。但这张照片的配文竟然变成:

找的演员还特意戴上了墨镜,这些演员连姓名和住址都被玉林人曝光了,企图通过媒体来扩充影响力,栽赃嫁祸玉林人,狗粉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到头来反咬别人卑鄙!



这样的描述无疑有极强的误导性,因为“这些演员连姓名和住址都被玉林人曝光了”,那说明演穿帮了。遗憾的是,经过一番搜索,至少在网络上,我并没有看到被曝光后的“姓名和住址”。考虑到“曝光”的意义在于公之于众(虽然我并不认同在网络上曝光个人隐私),如果真曝光了,相信被冒犯的玉林人会很积极的传播这条信息,既然没有,我觉得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发帖者此处说谎。

至此,发帖人的思路很清晰了:通过前三张照片证明爱狗人士存在摆拍(其实理由非常不充分)。再附上最新的照片,配上捏造的信息,让善良的读者误认为好像确实是摆拍,而且读者一看,这哥们还戴着墨镜,这不是做贼心虚怕被认出来么?于是更加确信。

然而,正如柯南所说,“真相只有一个”。只有阐述真相才能丝丝入扣,而撒谎,总会有漏洞和破绽。是因为是演员,所以“还特地戴上了墨镜”?发帖人疏忽的一点是,其实在记者的报道中,虐狗逼人买的狗贩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我们的新闻原文如下:


6月20日上午,玉林市“大市场”里,来自各地的爱狗人士正在购买即将被送上餐桌的狗只。市场里的狗贩见状,手持狗钳,夹起狗的脖子将其高高举起,高声喊道:“你们买不买?不买我就夹死它!”来自重庆的爱狗人士赵洁(化名)含着泪握住狗贩的狗钳,表示要买下狗贩的狗。

“要买吗?600!”狗贩叫价。

此前,赵洁、天津“共同家园”的杨晓云、重庆爱狗人士杨玉华三人已经在该市场买下了十余只狗,已花费不菲,她们只好与狗贩讨价还价,希望能便宜一点。

“500!……400!”狗贩继续朝赵洁喊价。

最终,赵洁以350元买下了这只狗。狗贩接到钱后,高高的站在电动车上,手中挥舞着钞票,向围观的人群“炫耀”。围观人群则发出“哦!哦!”的欢呼声,不少还向狗贩伸出了大拇指。

另一位狗贩见状,用狗钳拍打着自己的狗笼,并不时将狗钳伸入狗笼里猛击着狗的头部,被击中的狗发出哀嚎声。这位狗贩的狗关在改装后的自行车上,共有4条,其中一条头已经被打破了。

狗贩朝赵洁一行喊道:“你们买不买?2000元!不买我就打死它们了!给钱就不打啦!”围观人群中,一位市民喊道:“打死它!我给你钱!”。

赵洁闻声跑过来,再紧紧拽住狗贩的铁钳。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赵洁掏出1600元买下了狗贩的5只狗。狗贩同样做出挥舞钞票的动作:他手持大叠的钞票,举过头顶挥舞,围观人群起哄回应。

其中,戴墨镜的狗贩是第一个狗贩,他卖了一只狗,售价350元。当街虐狗的还有一个狗贩,推着改装后的自行车,卖了5只狗,售价共1600元。记者的录像中同样将第二个狗贩录入了,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的角度将狗贩和狗同时拍摄下,所以最后选择截图时,我只上传了第一个狗贩的照片,而没有上传第二个狗贩。第二个狗贩的图现在放出,可以看出,他没有戴墨镜,而且赤裸上身。点击可看大图。




总的来说,我们的新闻记载了记者在玉林街头见闻的4件事情:

1,一名戴墨镜的男子玉林当街虐狗敲诈爱狗者,并将1条狗以350元售出;
2,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玉林当街虐狗敲诈爱狗者,并将5条狗以1600元售出;
3,当狗贩将狗售出后,均把钞票拿在手上向围观群众示意;
4,有近30名当地人围观,在狗贩将拿着钞票示意时,这些人起哄并有人竖大拇指。

戴墨镜的可能是爱狗者雇佣的当地演员(目前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赤裸上身的也可能是雇佣的当地演员(目前没有足够证据证明),难道围观叫好的这么多当地人也是雇佣的?恐怕没有哪个爱狗组织能同时让这么多玉林人守口如瓶吧。

21日下午,中国新闻网发布新闻,记者王刚称“玉林大市场路口处一收购狗的摊点,叶女士看完记者展示上述新闻的图片(戴墨镜狗贩)后告诉记者,她长期在此收购狗,从未见过此人。而在大市场卖了几十年犬只的玉林成均镇七旬朱老汉看过照片后,亦表示从没有见过此狗贩。记者随后采访了十多名卖狗人士,并逐一展示照片,均无人认识和见过此人。旁边一家钢材店的老板和多名住户也称没有见过此人”。

相比于之前空对空的质疑,中国新闻网的记者能去实地核实,显然更有专业素养。但仅靠十几个人说不认识一位戴了墨镜的人,来证明这人是被雇佣的演员,恐怕还得再多一些证据。建议记者再拿着赤裸上身狗贩的照片再去问一圈,这人没戴墨镜,可能比较好认一点。与此同时,我们前方的记者也在做跟进报道。

另,关于虐狗敲诈的过程,记者拍摄了一段20多分钟的视频,现在已上传了一段到网络。之前我们上传的图片都来自记者手机拍摄视频的截图(视频截图都这么清晰,此处手机品牌广告位招租)。@央视新闻 和@新浪视频 转发了这一视频,其中新浪视频将视频下载后,马赛克了腾讯视频的logo,并隐去了来源。

腾讯视频:【澎湃】玉林狗贩虐狗逼爱狗者买:不买就夹死


四、当事人的否认



如果两名玉林当街虐狗的狗贩都是爱狗人士花钱雇的,围观叫好的群众也是花钱雇的,那谁会有这份闲情和闲钱做这种事情呢?贴吧的帖子和@徽通社 的微博中,将“幕后黑手”认定为:片山空(原名洪彬)和杜玉凤。

6月21日,法制晚报的记者邹艳采访了杜玉凤和片山空,“杜玉凤表示对方是对自己的诽谤,当时她正在送狗。她从不在农贸菜市场买狗,当天她也不在现场。片山空说当时他在房间里睡觉,网友们是乱说,他从没策划过这事”。

作为一个混迹网络多年的人,我当然知道这样的回复根本无法说服阴谋论者。但当事人已经是表态了,我们还能怎样,又逼人“自证清白”吗?需要说明的是,买狗的赵姓女士来自重庆,并非杜玉凤,亦非片山空。他们共同的标签都是爱狗人士,但如果因此就认为是他们勾结来演戏,这证据链也太弱了。

@徽通社 的微博是援引的贴吧帖子,并在微博中给出了链接:http://tieba.baidu.com/p/3117618429?share=9105

我在6月21日13:17分私信这一帖子的发布者“黑羊and孤独”,我问他/她:

嗨,你好,我是上海《东方早报》的记者,对你在贴吧中说的【打脸帖】“玉林狗贩逼爱狗者买狗”已被戳穿是狗粉自导自演 很感兴趣,可否留个联系方式,想采访你一下?

发帖人在13:52回复我:

你好,我也只是转帖,原帖并不是我发的~~具体情形我也不是很了解




至迟在14:10时,我发现这个帖子已经被删除了。我再发信询问是原帖是在哪看到的,以及帖子是他/她删的还是站方删的,截至本文发布时,对方均未回应。

根据屏幕截图,“黑羊and孤独”的帖子发布于6月21日凌晨1:26,目前为止,我并未在网上看到比该帖发布更早的帖子,如果哪位读者看到更早的,也烦请告知我。

值得注意的是,同主题同内容的帖子已被转载到其他贴吧、网站。就这样,如果不是我凑巧提前给“黑羊and孤独”发私信,如果等他/她删贴后,跟着@徽通社 的微博,只能把读者引导到一个404的页面,这则称虐狗新闻是自导自演的帖子几乎不再可能追踪到源头。当然,现在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黑羊and孤独”是源头,只是目前没有找到比之更早的而已。


五、@徽通社 的三宗罪



墨镜男子会不会是被雇佣来的?赤裸上身男子会不会也是被雇佣来的?围观群众会不会还是雇佣来的?我现在能确认的是,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点。四张莫名其妙的照片就来证明他们是演员?这点证据与“证据确凿”的距离,和中国队与世界杯冠军的距离差不多。

@徽通社 的微博不仅在证据缺乏的情况下指责这些狗贩是爱狗人士雇佣而来演戏的,而且还将背后“指使”的人点名道姓的说出:片山空、杜玉凤。对此,@徽通社 能给出的“最有力”证据竟然是一位身份未证实的人写于2013年的一篇“爆料”文,在该“爆料”文中,甚至有一句称爱狗人士杜玉凤其实是一个“向美国传递情报的特务”。

虽然关于“自演自导”的说法@徽通社 是转载的百度贴吧,但显然它对这一说法深信不疑,因为在这条微博发布后,它多次转发,并引申发挥,将爱狗人士与美国基金、国际动物大赦等组织牵连起来。称,“吃个狗肉,居然背后都会冒出美国基金的影子,中国的动物保护人士居然是拿美元的,无语了......”

个人觉得,这样的描述应该是一个智商分辨器。看到这句话后,如果你还相信这种爆料文的真实性,你接下来最该做的事情是就近找个电话亭给你的IQ进行充值。就这么说吧,一个连你都知道是“美国特务”的人居然仍活跃在中国各地积极的救狗,这是你太聪明还是有关部门太蠢?

如果你要证明一个人是坏人,应该找出足够的有说服力的证据,而不是拿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然后说你自证清白吧。这一道理应是不证自明的。

除了称狗贩是演员、爱狗人士自导自演,@徽通社 还称:“媒体稿件也是串通一气写好的,以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

对此,我的回应是:有些人给媒体泼脏水,给我们编辑泼脏水,甚至说前方记者与人串通一气,编造新闻。一派胡言,我感到非常气愤。一派胡言。

今天下午我与前方记者陈兴王进行了沟通,他表示,他没有和爱狗人士或狗贩串通。他到玉林已有一周多,他知道玉林大市场出售狗肉,前几天也去过,20日,他照例前往大市场,偶然看见人群聚集,凭着记者的敏感他挤上前去,记载了整起事件并拍摄了视频。陈兴王是一名优秀的记者,@徽通社 没有证据的指责是不负责任的。



六、最后



我并不能证明@徽通社 是在造谣,因为其一它只是转载;其二造谣意味着得先证明它知道这是谣言,但这种证明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完全可以谎称自己不知情。充其量只能说明它是传谣,我不主张对传谣定罪。我只是希望@徽通社 看到本文后,能做一个澄清,或转载下本文。

同时,本文将作为证据用于在微博社区管理中心以“不实信息”为由投诉@徽通社 ,毕竟发生在微博里的事,就在微博里解决吧。不过反正又不是抹黑政府,也不至于“寻衅滋事”,您说对吧,@徽剑 先生?

我自己不吃狗肉,但不是很介意别人吃狗肉,然而我反对虐杀动物,不管是狗还是鸡还是猫,我同样反对以爱狗之名行违法之事。我对玉林没有成见,昨天才突然想起,我大学的一位关系不错的室友就是玉林人,他的性格很好,而且他也不吃狗肉。昨天,我们的微博发出后,留言中有一些也是玉林人,他们同样对这种虐狗敲诈的行为表示不齿。

每个地方都有好人,每个地方都有人渣,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出生在哪里,成为哪个地方的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有办法的是,你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



@吴恒也2014年6月21日 19:50




有几篇文章因为含有违禁词不能发表,完整文章集请点击下面链接查看--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4_梅思特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89c9ac0102e4ph.html



查看完整版本: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评论文章集4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62216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