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从契约精神到吃不吃狗肉? --]

动保社区 -> 2014抵制玉林狗肉节 -> 从契约精神到吃不吃狗肉?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梅思特 2014-06-21 22:57

从契约精神到吃不吃狗肉?

夏至将至 你吃不吃
从契约精神到吃不吃狗肉?

《契约》

没去过广西玉林,但是听名字觉得那里肯定是个好地方,实不相瞒和几个老友也相约月末要去广西涠洲岛玩,总觉得那里民风淳朴,可以看到真正去商业化的东西。

正因为民风淳朴,所以一些“传统”保留的特别好,比如有些年头的狗肉节,也许在没有互联网的时候这个狗肉节并没有那么轰动,有了互联网,大家知道了这么个节日,很多人就受不了了,觉得那就是在吃自己家的狗狗,所以随手转发抵制玉林的帖子在朋友圈疯传。
一些朋友在为玉林鸣不平,觉得这种抵制有点儿过了。我其实特别欣赏这样的朋友,他们很多人都很喜欢狗狗,也不吃狗肉、更痛恨虐待。但是他们并没有转发一条随手就忘,而是提出了困惑:虐待有错,但吃合理饲养的动物有什么错,你哪天不吃肉?狗又高贵在哪里?这不是道德绑架么?

是不是道德绑架?先表明观点:我觉得未必。

回想马航失联、招远血案等石破天惊的大事发生时也许会让大多数人情绪难以自已,所以有少数人可能会产生愤懑亢进的井喷现象,做出用道德绑架别人的事情。过一段时间,抚平伤痛、痛定思痛,方知当时自己人和自己人吵的不可开交的咬文嚼字通常都不值一提,并没有大是大非的功过分别。

可抵制大肆吃狗这件事不太一样,因为大家的集体情绪并不来自某个具体事件,不因为某张血腥图片、不因为某条特别懂事但是被活活扒皮的狗狗的血泪,不因为某狗主人在狗肉节苦苦哀求不要杀狗但被食客疯狂殴打等传统夺人眼球的新闻事件作为扳机击中我们的神经,所以,这种四面八方汇集的情绪很可能不是集中爆发后的短暂传染,这种情绪显得更理智、更冷静、更持久。事实上,抵制玉林狗肉节这件事情,从有微博和朋友圈这样的划时代的社交平台后就已经年年的老生常谈了。由此可见,这不是一时热血,也不是一群神经病的自嗨,相反并没有见到如此大规模的赞美狗肉美味、狗肉节深得民心的帖子出现,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抵制狗肉节这种民众的情绪,也许是经过每个人情感的理智酝酿并且在大数据上是拥有民意基础的。
好,问题来了,这种“无扳机”的自发情感从哪来呢?
个人认为,相当一部分应该是从我们童年的记忆中来。狗差不多是我们一生最常见的动物了,无论是东方西方、城市乡村。很多人甚至是被狗陪伴长大,即便自家不养,在视线所及之内,总有街坊邻居养,生活中总能听见狗叫,相比对马牛羊猪鸭鹅等其他常见动物,人天生对狗的熟识度简直不能相提并论,就更别提其他不常见的动物了,狗更像是老友。事实上城市里的很多孩子从未见过猪牛羊的活物,但是没见过狗的人,却极为罕见。

一个一出生就在身边的动物,我们会在童年的心理层面赋予它安全者的角色定位,甚至会有温暖的感觉,就像你认为童年的天更蓝、心情更好一样,这感觉会伴随一生。狗存在于你的童年,存在于你的家庭里,所以你对它的印象不可能太差,会认为那是生活应该有的部分,就像我们馋了想吃肉一样,也是从这个社会的每个家庭每个父母那里培养所得来的习惯。而至于为什么千百年来人类一代代习惯养狗看家陪伴、养牛吃肉、养鸡下蛋,这个任何人都知道的公序良俗恰好可以回答“狗有什么不一样”这个问题。如果说传统,这才是传统所在,而且不是一地一村的传统,而差不多是人类万年共有的传统。
而其实问我们的祖先为什么这么定位动物的功能,这个问题实在意义不大,这跟问为什么我们五官长在脸上而没有长在胸前差不多。这种对动物的设定几乎是在人类文明史前就出现的,我们要做的就是遵守,这种选择一定是最舒服的,因为祖先已经用血与火的教训帮我们完成了甄选,哪种动物适合补充能量,哪种动物适合陪伴,哪种动物适合远远躲着,祖先设定好的,就不要问为什么了,更不要随意更改,就像你问五官为何不长在胸前的问题毫无意义,你真把五官改到胸前,不是不可以,但一定是非常痛苦的畸形。

既然祖先都选好了,我也就不罗里吧嗦的推断他们选狗作为陪伴动物的理由了,无外乎是狗可以与人交流、狗可以体会你的喜怒哀乐、狗可以忠诚的看家、狗可以在一个地方一直等你十年八年、狗可以你把它打死了都不会咬主人等等,这些感人案例详见各个心灵鸡汤我不多说,我也坚信,智商小于60的远古祖先都能看透的事情我们一定也明白,狗忠诚可爱陪伴人类千百年这件事我再叨叨,简直就是侮辱您的智商和观察力。

说到这,我觉得基本说清楚为什么你喜欢狗了,即便你不养狗,即便你还怕它咬你,但是你还是喜欢买个小狗的毛绒玩具或者手机里存两张小狗的图片。这便是自然的选择,是祖先N年前的设定,更是人类出现在这个星球上并作为这一阶段的灵长对万物生灵的部署安排。那么,请不要背弃并挑战我们自己的约定。

插一嘴。其实蛇招谁惹谁了,你家里要是平白无故出现一条蛇,你肯定第一时间歇斯底里大喊大叫地想办法把它弄死,而且基本没有人会反对你谴责你,因为绝大多数人都会这么做,可蛇惹谁了?它并不比狗罪恶毒辣,并不存心跟你过不去。刚出生的孩子还不会说话就喜欢小猫小狗而害怕蛇和毛毛虫,这又是谁教的呢?同样是,祖先留下的传统。不过当然有例外的,有人不怕蛇,也有人没来由的讨厌狗甚至讨厌周围的每个人,例外总是有的,还有人见过外星人呢,可惜是极少数,那不是你,你我只是每天挤地铁的普通人而已。不大可能多么想和蛇亲近,也不大可能没来由的一觉醒来就想吃狗肉。

没办法,这神秘的下意识就是自然的设定、祖先的选择、娘胎里自带。祖先把蛇这种冷血动物和我们情感中的冷漠、伤害、毒杀、恐怖等联系在一起,所以你驱赶一条蛇并把它失手打死,大家通常不会谴责你,还会同情你,这就是心理上的传统。这种传统比过年放炮的传统深刻得多,被刻在基因序列上。自然母亲也为了保护人和蛇,既然你们互不喜欢,就把二者生存环境分的很远,基本可以老死不相往来。而人和狗就被自然母亲牢牢拴住一起,还嘱咐着:我去上班了,你们俩在家都乖乖的啊!人啊,你聪明,就让着你狗兄弟点儿,别跟它一般见识哈!答应得好好的,可现在人偏偏要吃掉祖先留下的看门狗陪护狗,吃就吃了,而且还要热热闹闹地过个节庆祝一下,祖先可不是没给你留肉吃啊,做门的木头被你砍下来敲锣打鼓地烧火做饭了,这事儿祖先恐怕不答应。

说到这儿,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没有被组织,也没有扳机事件催化下,就四面八方持续多年的抵制吃狗了吧。这恰恰不是道德绑架,反而根本不跟道德挨边,这些人只是在无意中捍卫远古祖先留下的人与万物生灵的契约,只是我们自己没有觉察到而已,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内心柔软、爱掉眼泪、矫情文艺才抵制呢。其实都是下意识地暗合了祖先的旨意,虐狗吃狗,会让人无端不安,唯有让每个子孙都有这样的情绪并捍卫契约,才能更好的趋利避害、让狗和其他动物各司其职、更好的服务人类、最终让人更安全,可见上帝已是多么偏袒我们这群傲慢的人类。

契约。其实远古人类为了存活下去和万物立下了很多契约:不要涸泽而渔、焚林而猎,不要虐杀生灵、透支善意,不要手足相残、煮猫烹狗,只是人类翅膀硬了,一代代累积了大量的伎俩与手段可以与自然和神明暂时抗衡,我们忘了这些谦卑的契约,我们选择相信人定胜天,所以我们不断扩大食谱,为求舌尖刺激上天入地、吃黑猩猩吃果子狸吃福寿螺,所以我们催生毒品麻痹意志黑熊取胆,所以我们肆无忌惮地开疆扩土穷兵黩武以致生灵涂炭。“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在这种可怕无知的鼓吹下,只会让我们更加目中无人、无法无天、失去理智,最后,在疯狂中逐步走向深渊。事实上HIV来自烹制大猩猩、SARS来自果子狸,前几年北京那次重大的食品安全问题病毒来自疯狂食用福寿螺……现在你是否可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世界上很多生灵,生下来不是用来给你吃的。

回归吃狗的话题,我不讲国际上多少国家严法明文禁止吃狗肉,也不讲国外人听说中国人吃狗甚至觉得我们也会吃人,我不讲所有狗肉几乎都来自偷盗均属违法行为且未经检疫、未经煮熟的狗肉若含狂犬病毒致人死率百分之百,这些我都不讲,因为这都不是可以不让你吃的理由,你会揣着更多借口在那里等着:因为中国没有相关法律啊、因为外国人在污蔑我们的美食文化啊、因为我可以煮熟了吃你不用多操心啊,话说到这个份上,这种抵制已然失去了意义,只有不吃狗肉的人接受抵制,吃狗肉的人照吃不误。

所以我只从祖宗契约这件更加虚无的事情上说起,貌似成功率更低,好在我压根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也没几个人记得祖宗长什么样。但是这契约,却不以你是否瞧得起、看得见、记得住而存在或消亡,它永远在那,衡量着我们如何面对老友、如何面对忠诚、如何面对陪护自己的伙伴,也在拷问着我们是否要吃遍一切、是否要任由欲望不断扩张、是否要关照一下自己的内心能否跟得上你上天入地摧花采蜜的脚步。
准备结尾。
虐待,有特别明显的道德瑕疵,人人喊打,深得民心。而吃狗,吃一切传统食谱上原本不存在的生灵,貌似不缺德啊,所以你高喊着那是你的自由,那我也再次声明,反对你吃,也是我的自由。你也不要笑我不自量力,一篇文章也许不会拦下你一只举起筷子的手,但一定可以更加坚定一颗原本不打算吃的心。

至于无视契约的人,不要以为你是人,就目空一切生灵。人成为万物统领这件事不是靠你一个人完成的,所以请勿沾沾自喜。现在把你投放到森林,你连个狍子都不如。还是那句话,世界上很多很多生灵,生下来不是用来给你吃的。请自重。
关于本文作者大策

80后导演,主持人,慈善义工。
参与主持作品:《夜线》、《夕阳红》、《健康之路》等。
导演代表作品:爱佑慈善基金会宣传片等。

不要忘记——
一个国家的伟大程度和道德进步的标准,可以用如何对待动物来衡量。(甘地)

它基金坚信——
这个世界的改变不是因为某些人做了很多,而是每个人都做了一点点。

幸幸 2014-06-22 07:36


查看完整版本: [-- 从契约精神到吃不吃狗肉?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56982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