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作家三批狗肉节 “城市病人”玉林该治疗了 --]

动保社区 -> 2014抵制玉林狗肉节 -> 作家三批狗肉节 “城市病人”玉林该治疗了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01-郑佩凤 2014-06-21 18:14

作家三批狗肉节 “城市病人”玉林该治疗了



作家三批狗肉节 “城市病人”玉林该治疗了

2014年06月20日 07:30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作者:雪漠










70834人参与 1529评论




核心提示:
作家雪漠:我不知道,这些诅咒和谩骂的人能不能代表所有的玉林人,但是在网络世界里,他们确实代表了玉林。他们在“捍卫”玉林人的所谓尊严时,其实是在用一种非常偏激、极端的形式,毁掉了整个玉林的形象。
当一座城市的文化出了问题,会影响整个城市的人文环境,让许多城市细胞也“生病”。我说的病,是一种超过了人类道德底线的某种群体行为和集体无意识。

作家批玉林狗肉节:这是座“有病”的城市(资料图)

跟玉林,我有两次相遇:
第一次相遇,是我亲自到玉林。对它的印象,我已写进了一篇游记。那游记,其实是一个作家个人的印象。我们的宪法,也允许每个人有自己的印象。我不可能对一个充满杀戮的城市有好印象。不但是我的眼睛不允许,我的良知也不允许。许多时候,饭碗里只要有一只苍蝇,我们就会恶心那碗饭。锅里只要有一只死老鼠,我们就会恶心那锅汤,希望读者理解我对那个城市的印象。有那么多屠杀狗的屠夫,有那么多满街吃狗肉的人,有那么多挂着狗肉招牌的店铺,有那么多赞美屠杀的拉拉队,我不可能对它们无动于衷。就像我们明明知道,某个人只是某个器官有病,但我们还是称它为病人一样。我们不能因为他还有某个好的脏腑和细胞,就不称他为病人。对玉林,也一样。无疑,这文化的有病,才是真正的大病。无疑,这是一个“有病”的城市。
我跟玉林的第二次相遇,是在网络上。我希望,看过我的这篇文章后,让我们打开网络,你可以点开凤凰网华人佛教,在我的那篇文章后面,来看看那些玉林人的留言。要是你愿意,你还可以打开任何一篇抵制玉林狗肉节的文章,来看看某些玉林人的“表演”,你会明白,那些玉林人有着什么样的精神面貌。你也会明白,这个城市为什么会出现狗肉节。于是,你便明白了我的第一篇文章中,为啥对玉林没有好印象。那些留言中充溢的恶,让你能看到那些网友的心。在网络上,他们几乎代表了玉林。
6月17日,凤凰网华人佛教发了我写玉林的文章之后,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些玉林朋友,对我进行了“网络围剿”,多漫骂污辱威胁者,极尽人身攻击之能事。本来,也许有人还说雪漠的那文章可能有些片面,玉林网友这一过度的表演,正好印证了我那篇文章的正确。因为他们的“表演”,比我文章写的内容更恶劣了百倍。他们为我的那篇文章对玉林的评价,提供了一种更直观的证据。
很明显,那些对作者进行污辱、威胁、漫骂的玉林朋友,都不愿意反省。更有甚者,还发出了跟恐怖分子相似的一种威胁,他们还想制造更多的血腥吗?难道他们不但想杀狗,还想杀人吗?
和讯网一篇文章称:“地处舆论风暴焦点的一位玉林肉铺老板这样描述:‘我至今还记得去年玉林食药监局的李骏青局长在节市上是如何表态的,他说,‘你要是敢干涉吃狗肉,他们会提刀杀人的!’”
这种状况,不仅仅是针对我的文章,只要是网络上出现了反对狗肉节的文章,比如一些高僧大德的文章,一些有识之士的文章,还有一些人仅仅对狗肉节提出了批评,无不遭到了玉林朋友暴风骤雨式的诅咒、谩骂和污辱。
我不知道,这些诅咒和谩骂的人能不能代表所有的玉林人,但是在网络世界里,他们确实代表了玉林。他们在“捍卫”玉林人的所谓尊严时,其实是在用一种非常偏激、极端的形式,毁掉了整个玉林的形象。你想,当一些人想要保护动物,其实也是在挽救玉林文化的时候,很多来自玉林的声音充斥着谩骂、侮辱,很少有正面的反省,很少有同情生命的声音出现。这让我真的为那块土地而感到遗憾,感到疼痛。一个没有自省的民族,一个不能反省自我、不能认知自我的群体,是很难进步的。
尽管他们非常偏激地对待了许多抵制狗肉节的朋友,但我们还是要同情他们。因为他们损害的,其实是他们自己。当一座城市的文化出了问题,会影响整个城市的人文环境,让许多城市细胞也“生病”。我说的病,当然是一种超过了人类道德底线的某种群体行为和集体无意识。
通过对网络上留言的那些玉林人的观察,我逐渐了解了他们所代表的那个群体。所以,在《作家再批狗肉节:人类文化必须高于人类行为》一文中,我认为,这种情形,跟当地政府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不作为有很大关系。因为政府的职能,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物质文明建设,二是精神文明建设。对于后者,玉林市政府显然是有责任的。近日,玉林政府在面对社会的谴责时,也发出通告,不再主办狗肉节,说明他们也曾经“主办”或试图“主办”。没有当地政府当初的“主办”规划,狗肉节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的。
政府的不作为,还体现在我写文章的当下。便是在全社会都诟病玉林狗肉节的此刻,“身处舆论风暴‘风眼’的玉林狗肉一条街异常平静,食客们该吃吃、该喝喝,店家们该杀杀、该烹烹,乍一看去,‘6·21’夏至来前一切如常。”(见和讯网《玉林政府退出主办狗肉节,一场“狗肉节”引发的道德拉锯战》)全社会的谴责,在一些玉林人眼中,还不如冷水上敲了一棒。许多朋友甚至善意地认为,只要玉林政府不“主办”,数以万计的狗就会得救。要知道,杀心不死,对狗的杀戮不止。
目前,中央一直强调解决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这“四风”,玉林政府的打算“主办”真是有趣――要知道,他们是因为“压力过大”而无奈“退出主办”的――要知道,虽然你公告“退出主办”了,这“主办”二字,本身就代表了政府的一种倡导。
我一直倡导,人类的文化永远要高于人类的行为本身。因为人类的优秀文化,永远是人类的太阳,它可以照亮某个时期、某个历史阶段的人类。孔子的儒家学说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几千年来的文化基础,就是因为它是一种倡导和平、倡导有序的文化。佛教文化更是一种有序的、提倡和平的、提倡与所有动物和平共处的文化,这种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当这种文化发出声音时,我们看到的,却是来自地域性负面文化力量的谩骂。他们谩骂高僧,谩骂佛教,谩骂有识之士,谩骂一些善意的正面批评。
我们必须养成习惯,来接受善意的批评,不能无视自己的无序。我们可以允许自己有一些不完美的行为,但我们还是提倡善美的文化。因为,好的文化的意义,就是“照亮”。
我之所以写这类文章,也是因为我们还有别的“玉林”。所以,我们在说玉林时,其实也在倡导一种善文化,希望能引起其他地方的反思。一个人只有能真正自省,才能不断进步,一个城市也是这样。
文化和城市的活力,就在于它能不断发现不足,进而实现升华。
我衷心地希望,玉林人能学会反省,让屠杀越来越少。
我还希望,一些提倡屠杀、罪恶和暴力的文化能被人类彻底地抛弃。能尽可能多地出现一些能像太阳那样,照亮人类行为的文化。只有这样,中国才能真正成为文化强国。
此外,我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当我认真地看了网络上很多反对玉林狗肉节的文章后的留言后,我发现,里面的很多留言,都大同小异。有很多语言,甚至一模一样。
朋友于是怀疑,是不是有人有预谋地豢养了一群水军,来充当这个丑恶节日的拉拉队?
如果朋友判断正确,试问,究竟是什么人、什么群体,会豢养这样的一群邪恶水军?是的,这是一种邪恶。出于某种功利目的,而支持一种屠杀文化,这是比因为无知而屠杀更值得批判的事。因为这说明,那种屠杀不是无序的,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他们昧着自己的良心,在经营着一个屠杀产业链。
如果真的有人在做这种事,也有人在接受这样的水军工作,对一些符合时代潮流、符合人类追求的文化理念进行诅咒、谩骂和侮辱的话,就不仅仅是无知,而是无耻了。
此外,更令人遗憾的是:很多来自玉林人的评论之中,我们很少看到一点点反省。
秦桧的子孙在岳飞墓前,曾写过一副对联:“人自宋后少名桧,我到墓前愧姓秦。”它的意思是,自从宋朝之后,人们就不愿用秦桧的“桧”字,来做自己的名字了;而秦桧的子孙来到岳飞墓前时,也会为自己姓秦、是秦桧的子孙而感到羞愧。秦桧的这位子孙,因这副对联,而赢得了千古敬仰。
有这种羞耻心的人,才有可能进步,才有可能升华。没有羞耻心,不懂得忏悔,不懂得反省自己的人,是不可能进步的。那么,玉林人会不会有这样的子孙呢?会不会以玉林狗肉节为耻?
如果说真有水军,那么,这些水军的雇佣者是谁?策划者是谁?这些“影子武士”,究竟属于哪个群体?是来自官方?还是来自民间?
在没有发现这一点之前,我只是写了自己对一个城市的印象,只写了对屠杀文化的不随喜,只想纠正文化理念上的错误倾向。但经过两天的观察之后,我才发现了这种文化背后的许多邪恶。
幸好,我终于在凤凰网上看到了一则玉林人的留言,他(她)为玉林人感到惭愧。留言说,这个节日是近几年才有的。肉贩子杀一条狗能赚几百甚至上千元。为了满足口欲,很多狗被人毒害偷去,偷盗猎杀狗的事件比较厉害。他(她)还说,好的习俗不大力宣传,父母官愧对百姓。对这位署名为“凤凰小谦”的朋友,我在此致敬。
我相信,“凤凰小谦”代表了玉林人中的有识之士。我向以他(她)为代表的这部分玉林人致敬,这让我们看到了这块土地的希望。
这样的留言,我虽然只看到了一条,但已让我对这类玉林文化人肃然起敬了。他们是“光”,虽然只有一束,但也能刺穿强大的暗夜。
——2014年6月18日写于雪漠文化网雪漠禅坛


来源:http://fo.ifeng.com/news/detail_2014_06/19/36915903_0.shtml



查看完整版本: [-- 作家三批狗肉节 “城市病人”玉林该治疗了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49473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