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的“反抵制”文章集2 --]

动保社区 -> 2014抵制玉林狗肉节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的“反抵制”文章集2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梅思特 2014-06-21 08:32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的“反抵制”文章集2

正面观点--吃狗肉不单单是自由_李伟民律师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31162b0102ed4o.html

我接受北京广播电台邀请,于2014年6月10日做客北京交通广播103.9《新闻直通车》栏目对“动物保护与狗肉节”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解读。
节目链接  http://audio.rbc.cn/play.form?programId=225&start=201406101900000
  
李律师:吃狗肉是个人传统个人自由,但是如果狗肉作为一个商品进行交易,那么要遵守《食品安全法》其他相关规范要求的法律程序这是一个细节,第二个细节我们认为虽然政府没有主导政府没有组织,违法的食品销售、未经检疫的动物肉制品或者是来源不明的肉制品必须依据法律进行处理,我们国家相关的行政管理部门应该依法对违法的运输、生产、销售狗肉制品的行为进行处罚、取缔,第三个层面:我们认为,区分是否是优秀传统和当前法律的关系,一个优良的传统,或者是一个多年遗留的传统,但当与法律发生冲突时,应该向法律妥协,另外,动物、禽类如果成为食品,但是享有生命,应该尊重生命,在消费动物的时候,要让动物减少痛苦,同时要让动物在宰杀、销售时减少对未成年人、社会公众产生不良影响,比如当街进行宰杀或者当着未成年人的面进行宰杀,那些痛苦的场面,有必要进行制止。
主持人:如果依照您所说,我们满足食品卫生防疫方面的要求,另一方面满足了动物福利方面的要求,那么食用狗肉是否可以?
李律师:从个人消费角度上看,个人消费狗肉是个人的自由,这在法律上是没有任何争议的,第二狗、猫类这些和人类特别紧密的动物,能不能纳入食品范围,这个在国际上存在争议,但是从国际的趋势上看,大家提倡对猫狗这些和人类比较动物由于和人类关系比较紧密,人类尽量不要食用它们,或者法律直接规定它不是食品。
主持人:这是李律师他们的一个观点,主要是强调要保证动物福利这是第一点,第二要保障动物的检疫。因为现在很多上市的狗肉可能来源都不明,他们不像鸡肉鸭肉,牛羊肉有固定的饲养场所,那么这些狗都是从哪里来的?又是否符合卫生条例?能不能食用?这是他们所关注的一个焦点。





反对吃狗肉等于文明吗?_巴别塔荔枝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4c270a0101k0r7.html

文/周郁琦(@巴别塔荔枝)

夏至狗、荔枝酒。夏至吃狗肉作为广西玉林地区的一个悠久传统,这几年却一直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连年遭到动保人士的抵制。本月十号广西玉林10名不明身份者强行救狗,与商户冲突。商户们出示了相关部门的检疫证件,这些人却仍想强行带走活狗,毁坏商户大门。玉林大部分的食狗餐馆迫于压力,已将带“狗”字的店名和菜单或掩盖或铲除。一些店家称,这是避免刺激前来抗议的爱狗人士。但有食客表示“我们又没违法,为什么要显得是偷偷摸摸吃狗肉?”6月18日上午,当地还发生了动物保护人士与狗肉贩对峙情况。玉林很多人现在都提前买狗肉,因为“怕狗肉节买不到肉了,就提前过节。”
吃狗肉是中华传统,自古有之。例如刘邦最为信任的将领樊哙就是狗屠户出身。然而这样一种文化传统能否得到现代社会的认同呢?狗肉节引起的冲突是不是文明与野蛮的对峙?大众对这一文化的观念畸变又说明了什么?
有趣的是,我们发现,对玉林狗肉节愤愤不平的,大多是城市居民。究其原因,现代社会以都市为主,家庭格局、社区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生活圈子越来越窄,生活节奏高度机械化、刻板化,高楼大厦的空间封闭,使人更容易陷入原子化状态。孤独感应运而生,是依赖宠物的一个重要原因。从心理学上讲,养宠物是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能够帮助缓解心理压力,排解压抑的情感。人和宠物之间确实有着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有别于人与人之间的友谊。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尽管有共同语言,但是人免不了表达自己的喜恶和观点。这非常容易引起人际关系中的冲突。而人与宠物之间,虽然没有共同语言作为沟通的工具。但是宠物好像善解人意,乖巧地聆听,从不提问和质疑。它们的缄默让人感受到友善,这就产生了类似心理治疗的效果。
有许多以宠物情缘为主题的电影,抒写人与灵魂伴侣的真挚情感。在真实的世界,亦有不少感人的故事发生在人与动物之间。人对动物产生情感,爱它们,同情它们,是健全的人格表现。人对动物的情感也是一种内在需求。不过,如果这种情感承载过多的投射,则容易发生过度代偿。
在人与人的交往当中,一旦事态复杂,有的人选择逃避现实。关系的疏远,付出得不到回报等等,都会使人失落,失去信心。从而把人与人的关系转移到人与宠物中,把情感倾注于爱宠。不少人把宠物当做人来养,过分溺爱宠物,把宠物当做子女。这就是一种过度代偿,在心理上过度依赖宠物。
人与宠物的关系并非是平等的。主人与宠物的关系,是一种从属关系。主人对宠物,是占绝对主导地位的。人决定了宠物的命运。人可以把握、控制这段关系,从而带来安全感。
人也会对宠物进行愿望投射。希望自己的宠物乖巧听话,训练有素,还能善解人意。母亲在帮宝宝挑选食物和玩具时总是以自己的口味和趣味作为选择的原因。有些母亲在孩子长大后还将自己的情感、意志投射到孩子身上,强加于人。同样的,主人也是如此这般对待宠物。让宠物喜欢着主人的喜欢,嗜好着主人的嗜好,厌恶着主人的厌恶。主人们在选择什么口味的宠物食品时;在挑选宠物的生活用品时;是主人希望获得什么,想要得到什么,才为宠物选之。于是,他们将宠物也用这种拟人化的方式来看待,视为有人格的主体。
由此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宠物行业,从医疗到饮食、服装、spa、美容等,让宠物像人一样生活。这等奢靡的情感消费,让人不禁感叹,山区里吃不上饭的孩子还不如一条宠物生活得滋润。其实某些宠物拟人化的需求明显是属于人自身的审美需求和虚荣心理。人对宠物的宠溺也印证了我们心底的苍白和空虚。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把宠物依赖症视为一种城市病。
过分代偿导致人格畸形发展,不能适应人际关系,在处理事务时多采取偏激的手段。某些擅于情感投射的爱狗人士以为自己的喜好也是别人的喜好,这就是一种更为泛化的心理投射了,于是他们决心对别人进行同化,认定全世界的人都和他们一样憎恶吃狗肉。这种自以为是,无疑是认知障碍,因为它以偏概全地理解世界。
一旦将猫狗拟人化,赋予其人格特性,就会推理出动物也有权利的谬见。试问动物如何主张自己的权益?由动物保护主义者来代言吗?“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动物保护主义者难道就知道动物想要什么了?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只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和主观意见去认知和体验世界。例如儿童也经常将动物人化。人们可以假借人的事务活动来描述一个相似性的非人事物。只要不混淆人与非人事物的本质区别,是无损于科学性的。将动物混同于人,用人类的心理特征去解释动物的行为;反之亦然,用动物的行为来解释人的本性,这在心理学历史上曾经被严厉地批判过。这一类思维方式尤其不适用于思考人类社会的道德话题。
沿着这一拟人化的动物权利学说,就会在权利问题上犯错,要求人狗同权。于是得出不能吃狗肉的结论。但奇怪的是,爱狗者们好像从来不关心一下猪、牛、鸡、鸭、鱼、兔等动物的“权利”。如此自相矛盾,这为什么?
从根本上来说,因为“狗是人类的朋友”所以“吃狗肉可耻”是站不住脚的。而这种观念心态正在近年来的舆情中得到助长。今天,一些极端暴戾的动物保护主义者把个人的心理体验作为客观原则树立起来。一旦不能处理好个人偏好与公众领域的界限,就会有问题。这几年各地频频发生爱狗人士高速拦狗、砸店、砸养殖场等,甚至要求国家立法禁止吃狗肉。这些暴戾的做法已经不再是出于对动物保护的爱心,而是畸形人格发展的结果。
目前市场上的狗肉也有合法来源,养殖肉狗场很多,并有检疫检验合格证明。这样的肉狗和肉鸡、肉鸭无甚区别,怎么就吃不得?“吃狗肉是野蛮的”、“吃狗肉不文明”不是一条客观原则。尤其当我们知道欧洲人还吃马,澳洲人也吃袋鼠时,我不仅想问,究竟不吃什么才叫文明?
所谓文明无非是讲道理地共同生活。文明意味着对社会个体差异性的包容。迈克尔·沃尔泽认为宽容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和不同事物的包容态度。尤其是对他人自由选择的尊重和容忍。在玉林狗肉节这件事上,考验的正是我们对文明的真正理解。





剪不断理还乱,玉林狗肉节惹着谁了?(原创)_时评人痴山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8e3c010102end3.html

《动物保护人士在广西玉林与狗肉贩对峙》报道,随着本周六玉林狗肉节的渐行渐近,这吵吵狗肉节的,亦紧锣密鼓。就在《法制晚报》记者采访当天,就发生了动物保护人士与当地屠宰点工作人员对峙的情况。然而经记者走访发现,尽管官方的劝阻和民间的打压力度不小,甚至影响到了当地的狗肉市场,但是大排档里的销量不降反升,而部分玉林市民则提前买肉,准备留着过节吃。
读此新闻,觉得比之鸡鸭猪羊,玉林的狗,实在幸福极了。屈指算来,满州里的满族人,因着悠久历史,不吃狗肉;但当地满族人,并不干涉其他人卖狗肉吃狗肉;江苏沛县,樊家狗肉闻名遐迩,都热了多少朝代了,好象也没见谁,如此激烈反对过。不知怎么了,广西玉林一办狗肉节,爱狗的人就疯狂爱狗了。玉林的狗,咋就这么幸福呢?
再说这政府也是的,什么退出狗肉节,颁布禁狗令,禁公务人员吃狗肉,还“一天两查”“一狗一证”。这狗相出的,好象玉林政府,只一心一意为狗们服务。就说这公务员吃狗肉,有什么社会危害性?再说这广大城乡养狗的百姓,有多少人喂条小狗,还劳力费神,象买轿车哪样,给办个证?至于有爱狗人士认为,这狗肉节上,可能有偷来的狗。就纳了闷了,这二三十年啊,偷鸡摸狗拔蒜苗的,甚至偷羊偷牛的,何其普遍?单说这药狗偷狗,人所共知呀?竟有人不远万里跑到玉林,对着一桌子狗肉下跪“向狗谢罪”,就想不明白了,爱狗的人,怎么就这么爱玉林的狗呢?
最后说说这政府出面办狗肉节,无非是个“政府搭台,狗肉唱戏”的地方特产推介活动。许多地方政府,胡乱找个因由,办个什么节,这些年,少吗?怎么单单就这玉林狗肉节,招来狗血喷头呢?倘为保护动物,鸡鸭猪羊鹅,不是动物哪?你保护去呀!若论食品安全,养鸡养猪养牛养鸭养鹅,哪种不使用抗生素?哪种不使用激素类药物?连粮食都转基因了,你管去呀!你说说,仅只60万人口的小城玉林,办个狗肉节,容易吗?捣什么乱哪?退一步说,这玉林狗肉节,沾着你惹着你啦?  





可以被原谅的残忍——关于吃猫吃狗_黄章晋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7805900101p9ii.html

我是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或进化论者,我相信将来的一切都比今天更进步更文明,如果有人说现在的孩子自私、以自我为中心,缺少责任感,人格不健全,我会抬杠说,现在的孩子明显比我们这一代人格更健全,至少他们更有爱心,受过更好的美育培养和教育,有理由因此相信中国的未来是一个更美好而不是一个更丑陋的社会。  
        至少,我没有见过现在的小男孩看到小昆虫和麻雀之类的小动物,会兴致勃勃地围上来以各种方式弄死它。像我这样自诩为从小就有爱心,曾抱回一只眼睛被打得半瞎的小猫的人,也和同时代的玩伴一样,捉到昆虫,如果不能吃,也非得先揪掉腿、翅膀乃至脑袋将其弄死;甚至,因为打小体格羸弱,为赢得女生的敬畏,我曾豪迈地把老鼠、蝙蝠钉在课桌上解剖得七零八碎。
        在我看来,我们这一代人的男性,多数人小时候耳濡目染习得的关于勇敢和男子气的东西,仔细分辨,主要成分其实就是粗鲁和残忍,它不包含更多可被今天认为属于审美范畴的东西,如果有,那也是游牧部落社会的审美,甚至连传统农业社会都会对它不屑一顾。
        是的,我觉得不同时代对待小动物的态度上,就可以鲜明地看到时代的进步。今天,一个虐猫视频,会引起社会公愤,即使是吃猫者也会觉得做得过分了。而在我的童年,一个小男孩见到无主的猫路过,不追打并想法弄死它,简直就有性别倒错之嫌。而成年人看到孩子们虐猫,不乐见其成至少也不会去制止。
  无论担忧未来的人举多少例子,我觉得,现在的孩子明显少了强烈的破坏欲乃至杀虐欲,有了更多的审美能力,这种文明和进步就盖过了一切其他的缺点。这种进步,甚至还表现为哪怕再恶俗而粗鲁的父母,也往往会努力让自己的孩子尽可能地变成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
        这显然是中国社会迅速物质富足的产物。物质匮乏和生存环境的恶劣,在磨砺人的意志和耐受力的同时,自然也磨钝了人们对痛苦和幸福的感知力;而物质的丰富和环境的优裕,总是会让人的心灵和神经更具灵敏和细致的感知力和辨别力。这一代的孩子,无论是与父母还是与周围世界,表达情感的口头语言和肢体语言都明显较我们这一代人丰富得多。
        没错,我绕这么大个弯,其实是想谈那桩爱狗人士拦截下贩狗车辆的新闻。
        如果一定要讨论其是非,不如换一个方式,比如:如果再过二十年,如果有人拦截一辆贩卖猫狗的车辆,还会有这么多聪明人从法学、经济学来论证爱狗爱猫人士的行为合理性吗?这样的事情我想应该不会发生。那时候的中国社会,几乎一定是像今天矫情的西方人一样,居然还有人吃可爱的狗狗和猫猫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足够上新闻联播的头条。
        矫情是一定的,为什么猪牛羊就可以当成食物被宰杀,而猫狗就不可以?难道猫狗是比其他动物更平等的动物?这种比较自然有其坚实的力量。但是,如果我没有用错典故,这种相对论的逻辑追问,其实也是满可以一路乘胜追杀到人肉无非只是口味问题的。
        不是吗?在当年南太平洋上的一些原始部落看来,族人死了,大家把尸体分吃掉,多么低碳的生活!外边的人居然斥之为野蛮,而这些文明人对死者郑重其事的一大套罗嗦习惯安排,难道不是一种可笑的尸体崇拜么?
        对某种动物该吃不该吃的禁忌,当然其理由是相对而且缺乏足够自洽的。
        中国的传统农业社会,杀牛吃牛长期是禁忌,甚至它为国家法令禁止。牛之所以不被接受当成一种食物,乃是它在农业社会,其经济功能之重要,使人们易于产生将牛视为劳动同伴的感情,而不会被简单当成一某种具有普通经济功用的家畜。这种劳动同伴的关系,自然会形成一套农业社会对耕牛的伦理,即牛为人辛苦劳作一辈子,杀牛吃牛乃是忘恩负义的行为。故民间形成了一大堆关于杀牛吃牛的因果报应传说。就我所知,二三十年前,南方农村不少老一辈人是无法接受吃牛肉的,哪怕明明只是肉用的黄牛。
        当然,宋代私自杀牛吃牛,被政府抓去至少得劳教一年以上,但《水浒传》里的英雄们却几无例外是专门吃牛肉的。这也好理解,杀人放火的英雄好汉必定处处要显示其豪气和对一切禁则的践踏和藐视,民间和官府禁忌杀牛吃牛,草莽英雄平日里对爹妈得孝悌,对大哥得两肋插刀,对女色必须拒腐蚀永不沾,再不一餐吃掉几斤牛肉,又当如何显示其草莽豪爽气概?
        同是人类饲养的动物,在人们心目中和感情中的地位高下,基本取决于它在人们生产生活中的地位。传统农业社会,牛自然拥有最高地位,至于猫狗,其看家护院和保护财产的功能,经济意义远不能同牛马相比。
        当然,如果一定要细究,则至少在中国的文化伦理道德当中,狗多少还是扮演了一点点道德宣教榜样,因为狗实在对人太忠心,而忠在中国传统伦理道德中居有极高的排序,所以,好的时候,有“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正面褒扬,坏的时候则有狗腿子、走狗之类的贬斥。相对来说,身有一技之长、离开主人照样可以靠捕鼠抓鸟糊口的猫,因为缺乏忠诚品质,故不但不易获得人的好感,甚至有时会因其独来独往神秘莫测而无辜地成了女巫帮凶。
        在今天消费品过剩的后工业时代,倘使某种动物拥有极大的经济价值,它必然是以工业化、规模化的方式饲养,越是单纯体现为经济价值,反而越在人们心目中和感情重居于无足轻重的地位,比如牛。城市里还有谁家里还会养着牛呢?
        至于猫狗,其传统的那点经济价值在今天则接近为零。但问题是,在现代社会,它们没了经济地位,但却有了感情陪护功能。你很难想象人们把猪、牛养在家里当宠物。就目前已知的动物来说,还没有哪种动物比猫狗更适合做宠物的。
        对退休在家无所事事的老人,对紧张八小时后独对空房的剩男剩女来说,猫猫狗狗的感情陪护角色,其重要性比当年牛对农夫的重要性还高——如果农夫对牛的感情是建立在工具理性的基础上,则今天猫妈狗爸对猫狗的宠爱则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功利色彩,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完全的非理性。
        也不能说是全无理性,因为狗狗猫猫天然就可爱,一切可爱的动物都比不可爱的动物更平等,比如海豚,日本人吃海豚,让神经脆弱的西方人哭爹叫娘,其实,海豚和鲨鱼一样有害,它们的数量一多,水产品就会减少。但富足时代,可爱压倒一切,不含糊,没商量。这倒不是西方人对东方人的文化歧视,如果鲨鱼像海豚一样可爱,那谴责日本人的《海豚湾》就会变成谴责中国人的《鲨鱼湾》。
        当然,可爱压倒一切这个标准并不对所有人都适用。对我这种小时候被狗追咬过的人来说,看到小区里有大型犬,难免有踢它一脚的冲动;对很多早就领略过猫狗美味的人来说,它们一直就是食物。然而,突然有一天,就有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群人开始把猫狗当成了家庭成员,狗不叫狗了,哭着喊着改叫狗狗,猫变成了宝贝女儿。他们当然会觉得矫情。
        是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尤其是生活经历并不一致的情形下,还保留着曾被狗追咬过、曾追打过猫狗记忆的人,与将猫狗视为家庭成员的人,是互相难以理解的两种人。我相信网上某权贵逼迫不小心碾压死其宠物狗的人向狗的尸体下跪的新闻,在不同的人那里会有极大不同的情感,至少在我看来,权贵逼迫别人为狗下跪,并不完全只是仗势欺人,那条狗确实相当于她的半个孩子。至于不拒绝吃狗的人,相信看到的只有纯粹的仗势欺人。
        再过二十年呢,那一代孩子们将习惯了把猫狗视为家庭成员,哪怕自己家里没有猫狗,他们也会对猫狗抱有与父辈完全不同的感情,可爱的动物不能吃会变成一种默会的集体共识。他们眼里,可爱的猫狗比别的动物更平等,是不言而喻的,是不需要理由的。原本,感情这种东西就是不可也不该用理性的指标来度量。
        那个时候,肯定还会有很多人不喜欢猫狗,就像我无论如何也很难对狗这种惟以全力讨好人为生的动物有丝毫的好感。但是,那个时候应该极少有人会用故意去吃猫狗来显示其神经很大条。尊重他人的感受,是一种不需要刻意自我提示的自然反应。
        今天,我的熟人当中,颇有人喜欢故意在美女面前大谈自己如何吃猫狗。在一个日渐文弱、伪娘的时代,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展现自己男子气的机会啊。——我们这一代人虽然自我进化了很多,但潜意识里,依然残留着无法觉察的把残忍、粗野当成男子气和有个性的阑尾。毕竟在我们这一代,大多数人青春期来临时,缺少合理宣泄利比多的多样化选择,单纯使用和炫耀肱二头肌以证明自己的成长经历,在碰到女小资女文青非理性热爱猫狗这个问题上,不自觉地炫耀语言和思维上的暴力,自是一种当然的惯性。
        在我们远未形成相似生活方式的今天,爱猫狗的人和认为人们有权自由处置自己猫狗的人互相说服是极为困难的。在该不该强行买下将被送进屠宰场的小狗的问题上,如果一定要在是用经济学分析工具,法学工具,还是我们就是爱狗狗没商量的诸种逻辑当中选择一个,我自然会倾向于爱狗狗没商量。
        我记得第一次接触爱猫爱狗人士伸张自己的主张时,满怀着粗暴的智力优越感看他们陈述种种不着调的理由,但有一句无厘头的话不但让我记忆犹新,也让我今天至少不会主动去吃狗肉:当你轻轻抱起它小小的身体,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暖轻柔起来。
        如果,禁忌的产生是文明的开始还不是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因为你甚至可以举反例说,文明和进步往往是无数禁忌被打碎的过程,那么,判断价值高下由经济度量变成了审美度量(可爱不可爱),是物质更文明时代的产物,它的更形而上总该是不言而喻的。当然,你甚至可以继续保持吃猫吃狗的爱好,在将来的人看来,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可以被原谅的残忍。


查看完整版本: [-- “抵制玉林狗肉节”之网上不同层面的“反抵制”文章集2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69502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