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抵制玉林狗肉节”相关视频报道及公众评论集 --]

动保社区 -> 2014抵制玉林狗肉节 -> “抵制玉林狗肉节”相关视频报道及公众评论集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梅思特 2014-06-19 18:16

“抵制玉林狗肉节”相关视频报道及公众评论集


视频:暗拍爱狗人士玉林市场救狗 吁公开检疫证 - 新闻资讯-狗民网-狗与爱的世界
http://www.goumin.com/news/69697.html





视频:广西玉林为避免刺激爱狗人士全城遮掩狗字 - 新闻资讯-狗民网-狗与爱的世界
http://www.goumin.com/news/69698.html

尽管距广西玉林民间的“夏至荔枝狗肉节”还有11天,但玉林市区绝大部分的食狗餐馆已将所有带“狗”字的店名和菜单或掩盖或铲除。多个店家告诉记者,此举是避免刺激前来玉林抗议的爱狗人士。  记者9日晚在玉林多处餐馆聚集地看到,往年摆在店门前的狗肉已经难觅,一些餐馆要么将“狗”字粘贴掩盖,要么干脆更名换牌,与“狗”脱离关系。诸如“脆皮肉”、“生闷土”等店名和菜名比比皆是,让人有些莫名其妙。
  玉林狗肉节,是中国广西玉林市民间自发是一种欢度夏至的民俗。每年夏至玉林市民在当天准备佳肴美酒,呼朋唤友地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欢度夏至。民间的说法称只要在夏至日这天吃了狗肉,身体就能抵抗西风恶雨的入侵,少感冒,身体好。





专家:玉林市场上的狗肉可能存在狗瘟 - 新闻资讯-狗民网-狗与爱的世界http://www.goumin.com/news/69699.html

6月21日是农历夏至,备受争议的广西“玉林荔枝狗肉节”即将开幕。6月6日,玉林市政府发布声明,称“狗肉节”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一种说法,玉林市各级政府和民间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此类活动。  政府部门首次表态“不办狗肉节”,是否能遏制狗肉生产利益链上的不法行为?
  6月15日,“‘玉林狗肉节’的制度反思”论坛在京召开。会上,多位专家表示“玉林狗肉节”争议,暴露了“无规范”的狗肉黑色产业链上的诸多食品安全漏洞。  狗肉黑色产业链
  近年来,“玉林狗肉节”引发动物保护人士、明星的激烈批评和抵制,但也有食客表示:“我吃是我的自由。”究竟应如何看待这一民间活动?  多年关注动物检疫法律法规的公益律师安翔认为,从法律角度分析,“玉林狗肉节”是一个“把成规模的违法行为当成节日来庆祝的活动”。
  据多次前往玉林等地调查狗肉产业链的志愿者王永(化名)介绍,在广西玉林、广东等地,狗肉收购价约在每斤25~35元。“批发价格约为每斤9元,到规模较小的排挡价格约在每斤25元,大餐厅是每斤35元,利润不是特别高。”  相对低廉的狗肉价格,犬只检疫成本则较高。农业部2013年4月22日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犬和猫产地和运输检疫监管工作的统治》,要求做到“一犬一检疫证”、“一犬一免疫证”,“一犬一实验室检测报告”。安翔介绍,每只犬的运输检疫费用达300~500元,“一犬一证”相当昂贵。
  商贩如何规避这笔成本?根据志愿者在玉林实际探访的录像、照片显示,部分商户无法出示免疫证,部分采取的是“几百条犬一个检疫证”的方法。  多名专家指出,一般被收购的养殖场畜类,需具备“三证、两档案、两标识”。“三证”是免疫证、动物防疫条件许可证、工商营业许可证,“两档案、两标识”分别是养殖档案、免疫档案、畜畜标识、免疫标识。而并非养殖的犬只则往往是“无证黑户”,健康无法保证。
  无法检疫的狗肉  犬只检疫不等于食品检疫。由于《食品安全法》规定肉类必须检疫才能进入流通环节,而当前我国并没有统一的“狗肉检疫程序和标准”。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消协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会长刘俊海强调:“消费者要选择食用狗肉时应当知道,没有经过有效检验检疫的犬只,有可能残留有毒有害物质,可能对消费者的人身健康、生命安全造成严重损害。”  “在当前法律规定下,狗肉因为无法检疫,所以不能成为合法的肉类食品进入市场进行流通。”安翔说,“经营狗肉明显违法”。
  多名专家对中国青年报记者指出,我国正规的畜类屠宰场须政府进行定点资质认定,有严格的卫生等资质要求。依据政府规章,正规屠宰场负有常规日常检疫义务、屠宰前6小时的申报义务、屠宰时的再次检查等义务。  据此前公开报道、王永提供的实地照片,部分商户采取“现杀现做”的方式,跳过了屠宰检疫环节。
  “历年玉林狗肉节举办时,犬只大规模的宰杀并未在统一指定的场地进行,同时也无依法取得的资格许可,宰杀过程中不具备相应的设施,无能力对畜禽粪便、废水和屠宰过程中产生的其他固体废弃物进行无害化处理。”在玉林多次实地调查的公益律师李伟民说。  国家执业兽医师许新令举例,目前北京已经在全市范围内取消在集贸市场屠宰活鸡,“因为即使健康动物,在脏乱差的环境中被屠宰,食品安全也不能保证。”
  “狗肉收购来源不合法、运输根本无法保证狗类健康,从而导致市场上狗肉产品的卫生情况着实令人担忧。”王永也在会上介绍,在玉林的狗肉市场有一些犬只“口角流涎”,“可能存在狗瘟”。  “现存的狗肉产业链,从检疫和防疫控制的角度来说,肯定是不符合规定的。”中国农业大学临床系主任夏兆飞教授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市场可能失明,政府不能失明”  去年6月18日,西北政法大学动物保护法研究中心、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等约20家机构共同发出“取缔玉林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呼吁书,认为存在“盗贩杀狗现象及相应的狗肉黑色产业链”,并且狗肉缺乏严格的检验检疫,呼吁当地政府“取消狗肉节,减少或限制狗肉消费”。
  “玉林市政府不组织‘狗肉节’,不代表政府可以放弃行政管理的法定之责。”李伟民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6月6日,玉林市政府发布声明,否认政府主办“狗肉节”的同时,也表示正在“依照《食品安全法》等有关法律法规开展肉品安全专项整治”。
  该项整治行动由玉林市政府牵头,由玉林市市食安办负责组织水产畜牧、工商、商务、食药监、市政市容、公安等部门实施。  但安翔认为,由于狗肉检疫无国家标准,“地方政府部门无权自行制定标准对狗肉进行检疫,把狗肉变成食品”。
  “市场可能失明,政府不能失明。这也是出于保护消费者权益的需要。”刘俊海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今日电话联系玉林市市委宣传部、动物卫生监督所、工商行政管理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部门,电话均无人接听或表示不接受采访。
  “政府应依法履责,防止实践中懈怠,造成‘该管的不管’,行政不作为也是另一种层面上的违法行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湛中乐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这位中国行政法学会行研究会副会长也指出,“玉林狗肉节”的初衷可能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但在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人和自然和谐相处”上,这样的地方节庆举办与否,不应“拍脑袋”决定。
  “政府部门应该与市民、第三方社会组织共同讨论、反思节庆举行的目的和利弊,形成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湛中乐最后说。




张海英:政府与“狗肉节”划清界限很明智- 新闻资讯-狗民网-狗与爱的世界
http://www.goumin.com/news/69700.html


如果政府继续暗地里支持,反对情绪只会越发激烈,不排除引发重大社会事件  随着6月21日临近,广西玉林“狗肉节”受到舆论持续关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自治区官员日前告诉记者,“广西区和玉林市政府决定退出‘主办’此次狗肉节,因社会各界的舆论压力太大了!”一位玉林肉铺老板也表示:“没想到这么快,政府的口风就变了!”(《北京青年报》6月17日)
  尽管从公开报道中从未看到玉林政府方面主办狗肉节的信息,官方也称,玉林市各地政府和民间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活动,因而不存在退出一说,但媒体罗列的例子足以说明,政府过去与狗肉节有关联,至少是利用狗肉节在“做文章”。比如说,往年这会儿玉林政府会邀请省里负责旅游、招商等相关部门的官员,而今年省市两级政府、邀请方和赴邀方,都对狗肉节表现出“零关联”姿态。而且,玉林肉铺老板都感觉“政府的口风变了”。总之,这种转变值得肯定。  虽然官方称,“夏至荔枝狗肉节”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一种说法,是当地人夏至聚会的一种形式。但从每年这一天该市至少要吃掉上万条狗来看,狗肉节虽然不是一个正式的节,但比一般正式的节还要火爆。面对舆论的持续关注和动物保护者的抗议,不管当地政府对狗肉节抱何种态度,笔者都以为,政府与狗肉节划清界限是明智之举。
  首先,政府不宜“插足”这种民间博弈。像玉林这般疯狂吃狗肉的城市在全国还是第一个,不仅引发志愿者到现场抗议,而且还有很多明星、网民以种种方式隔空反对。当然,也有一些人支持狗肉节。这使得玉林狗肉节陷入一场巨大的民间争议之中。对这一始于民间的狗肉节,政府最好是不插足不插话,让它在民间争论中存在或者消失。如果政府继续参与狗肉节,就变成了支持者,这不利于民间公平博弈。  其次,政府不应暗地里参与狗肉节。由于狗肉节存在很大的民间争论,尤其是遭遇爱狗人士、志愿者的强烈反对,如果政府继续暗地里支持,狗肉节继续大张旗鼓地操办,反对情绪只会越发激烈,不排除引发重大社会事件。而且,反对者的不满情绪有可能会从肉铺、饭店转移到政府身上,这必然会增加政府的烦恼和压力,甚至会损害当地政府公信力。
  再者,政府更不应该看重“狗肉经济”。日杀万狗仅是一个保守说法,实际数字远不止此,再加之酒类、交通、住宿、旅游等“附件”的涨价收入,一个狗肉节“涨出”的附带经济效益要以千万元计。而且,“借狗肉节‘搭车’运作的商家不计其数。”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好处,所以,狗肉节就变成了当地拉动经济的一个“招牌”。但很显然,“狗肉经济”是没有科学含量的很不靠谱的一种“经济”。




董碧辉:狗肉节之争,何必刀光剑影 -新闻资讯-狗民网-狗与爱的世界
http://www.goumin.com/news/69701.html
在舆论的压力下,广西玉林官方终于扛不住了,宣布与狗肉节无关。按照官方说法,“狗肉节”只是个别商家和民间的一种说法,玉林市各级政府和民间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活动。不但如此,还对狗字讳莫如深。“市政府通过商会向商户发布‘口头通知’,禁止任何人当街宰杀狗类,禁止通过各种字号向公众招徕狗肉生意……一旦发现有商铺违规操作,将暂扣其营业执照!”这让一位肉铺老板感叹政府的口风变得真快。
  我相信玉林官方对狗本身持有一定态度。这种态度是中立的,是无所谓爱憎的,即可以主张吃,也可以主张不吃。以往的狗肉节,其实醉翁之意不在狗,而在于鸡的屁(GDP)。热热闹闹地一宣传,一忽悠,那么多人来了,消费的数字亮了,这是很多地方政府热衷于这节那节的动力。反过来设想一下,假如没有狗肉节也能带来更多的人流,拉动更大的消费能力,那么相信玉林全城早已没有狗肉摊子了。所以,要说服别人,诉诸于利益远比诉诸于理性更直接,更有效果。  可惜反对吃狗肉的那部分人民没有此等觉悟,文明、伴侣动物这样的高端词汇漫天飞舞,摆出了一副刺刀见红、不分生死不罢休的架势。拥护吃狗肉的那部分人就不干了,你有火箭大炮,我有刀枪剑戟,你有不吃的权利,我也有吃的权利,于是旁征博引,从人类茹毛饮血的历史说起,从中世纪的欧洲讲到近代的韩国思密达,从人权争到狗权,从我嘴里的肉到你身上的皮草,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在这样的争辩声里悄悄溜走。
  时至今日,随着官方退出狗肉节,这样的争辩似乎也分出了结果。那么,谁赢了呢?依我看,谁都没赢。如果两种思想的交锋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的话,那么一定是以一种思想被彻底压制为标杆的。可是,虽然变成了X肉,但不能改变吃的就是狗肉的现实,只不过没那么张扬罢了。该吃的继续吃,不吃的继续不吃。大抵也就这么一个结果。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一个好结果。狗肉可以吃,但是大张旗鼓地宣扬,无形中对爱狗人士是一种损害;你可以反对吃狗肉,但是这样的反对应从自己做起,而禁止别人吃狗肉,视吃狗肉者为进化未完全的野蛮人士,这对别人也是一种侮辱。以口水相加,以秽语指责,这可不是文明的方式,也不是我们和狗狗们进化的方向。爱狗人士,可以多拍几部忠犬八公这样的电影,食狗人士,也可以撰文讲述讲述狗肉的温补效用,看谁更有说服力,比这样直接刀兵相见段位高得多。文明吗,不就在于教化吗?




爱狗人士赴玉林狗肉市场“超度”- 新闻资讯-狗民网-狗与爱的世界
http://www.goumin.com/news/69709.html



  广西玉林“狗肉节”将至,爱狗人士与爱吃狗肉人士又一次在玉林展开“拉锯战”。6月18日上午10点40分,8名民众在一名僧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玉林市垌口市场,为这里死去的“狗的亡灵”进行超度。
  广西玉林市,这座市区拥有60余万人的南方小城,在短短两年时间内闻名全国,就是因为“荔枝狗肉节”。  这周六,就是狗肉节的正日子了,而在当地也发生了快闪抗议和强行救狗的事件。就在今天上午还发生了动物保护人士与当地屠宰点工作人员对峙的情况。
  然而记者走访发现,尽管官方的劝阻和民间的打压力度不小,甚至影响到了当地的狗肉市场,但是大排档里的销量不降反升,而部分玉林市民则提前买肉,准备留着过节吃。


查看完整版本: [-- “抵制玉林狗肉节”相关视频报道及公众评论集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1.067567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