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01阅读
  • 0回复

可可西里全球唯一的特邀摄影师,这个姑娘有点酷!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6

可可西里全球唯一的特邀摄影师,这个姑娘有点酷!_顾莹  
http://www.sohu.com/a/282166149_163334

她是可可西里唯一的
申遗特邀摄影师!


她拍摄了1000 多种鸟类
作品被收录进世界权威鸟类全书
《世界鸟类手册》
(HBW:Handbook of the Birds
of the World)


▲“空中雄狮”食猿雕
她在南极的暴风雪里
坚守了18 天
创造了独立摄影师在那里
连续拍摄的最长时间纪录


▲暴风雪中的帝企鹅
她走遍南极、北极、
青藏高原可可西里!
只为拍摄那些地球极端环境下
野生动物的精灵之美
和生存环境之恶!


▲《角落里的生命—生息在地球三极》
这部作品还一举获得
2016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最高奖
优秀摄影师评审委员会大奖!
她就是野生动物摄影师—顾莹!


01

走极地、闯暴风雪、过无人区
娇小女生上演真实版“荒野猎人”
别看她娇小柔弱的样子
为了一张精彩的照片
她常常是“玩命”进行拍摄
为了拍摄高原特有鸟种
“红胸角雉”等珍禽
她驾驶越野车独闯西藏两月有余
并在高原深山中
独自守候了几个星期


▲红胸角雉
为了拍摄珍奇的“天堂鸟”
她不顾巴布亚新几内亚
混乱的治安环境
毅然前往南太平洋西部的原始森林
那里可是有食人族的哦~



为了拍遍全世界所有的6种火烈鸟
她曾一个人独闯治安差、
旅行者常遭抢劫的玻利维亚
自己不会西班牙语
当地人不怎么说英语
费尽周折几乎没有旅行社敢接机


为了拍摄被科学研究者预估
50年内将灭绝的猛禽
菲律宾的国鸟“食猿雕”
她天不亮就在热带雨林中攀爬
到处都是蚂蝗和蚊子的林子里
伴随着间歇性暴雨
拍着拍着听到了枪声
原来森林外边军队打起来了


▲顾莹拍摄同伴身上的蚂蝗
一个娇小柔弱的女生
总去这些深山老林里找虐
真的不怕危险不怕苦吗?
她却说:这些都不算什么!
的确,她还有更猛的!
她在南纬78°附近的南极大陆深处
拍摄帝企鹅的时候
正赶上厄尔尼诺现象爆发


连续的暴风雪里
每天自己拖着几十公斤的器材
往返4英里、拍摄十几个小时
与帝企鹅朝夕相处、相亲相伴
她就这样在那里坚守了18 天



2014年、2015年
为了拍摄到北极熊
结束冬眠出洞的场景
顾莹在零下40摄氏度的
北极圈附近
拍摄了近一个月
在茫茫雪原上她终于等到
北极熊带着幼崽出洞穴的画面

但拍摄的过程中
突然起了很大的暴风雪

北极熊母子相互依偎着迎面走来
暴风雪的寒冷
仿佛也被它们的温情化解

2016年她去可可西里拍摄藏羚羊
同时也遭遇了那里的猛兽—棕熊
差点命丧熊口!
那头棕熊离她只有8 米远的距离
因为太想拍熊头部的特写
于是顾莹犯了致命性错误
进入了它的觅食地
生气的熊向她发动了攻击

庆幸的是千钧一发之际
地上有根铁丝拦住了熊
它一个急刹车
地上的土都飞起来了
这头棕熊恼怒地拍打
地面上全程录制的机器
顾莹趁机飞速逃离
这才捡了条命……

▲青藏高原棕熊
就是因为拍照的较真和拼命
她被人戏称为“荒野女猎人”
这个称号算是名副其实了!

02

“女鸟人”转型玩摄影
没想到画风既“美”又“狂野”!
爬雨林、闯西藏、走三极
暴风雪里还坚持拍摄!
顾莹为了摄影吃尽了苦头!
但让人惊讶的是
她最初并不是从事摄影行业
拍摄野生动物只是半路出家!
她笑称自己原本是做“女鸟人”的!

顾莹从小的梦想是上天开飞机
但这个梦想在种种条件限制下夭折
她却意外找到另一种
飞向天空的方式—滑翔伞!

▲顾莹是唯一一位驾驭滑翔伞两次降落明思克航母上的飞行员
她爱这种借着气流
上升到蓝天白云间的感觉
并且在这个项目中屡获大奖

她竟然先后4次获得
全国滑翔伞女子冠军
还是第一位创造中国女子滑翔伞
点对点直线越野百公里纪录者!

▲ 顾莹在进行滑翔伞极限运动
但不幸的是
就在她自己飞翔的梦想
终于实现的时候
老天却在她备战世界杯时
跟她开了一场玩笑


2009年在备战世界杯
集训的最后一天
顾莹在杭州永安山
滑翔伞基地失速坠落
腰椎第二节骨折
差点瘫痪
她在当地医院度过三个月
一直卧床不能动
体重还暴增十几斤
出院后医生告诉她
最好暂停滑翔伞运动一至两年
以免留下后遗症


就这样
曾经风风火火在天上飞的顾莹
只能开始了“陆地生活”
但正如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
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没想到这次意外受伤
却是顾莹全新人生的开始!
闲暇之余热爱大自然的她
在无意中接触到了摄影
从在深圳湿地拍摄到黑脸琵鹭
她从此走上了“拍鸟”的不归路
唯一会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的鹤


▲蓑羽鹤一家
顾莹很快沉迷其中!
最开始的时候
顾莹也和很多摄影爱好者一样
在一些成熟的拍摄地点
拍拍鸟类唯美的样子
正在觅食的火烈鸟


但她对此并不满足
为了拍摄更多更珍稀的鸟类
她开始玩命地游走在世界各地
5年时间顾莹的足迹遍布七大洲四大洋
她跑遍了高原、荒野、原始森林
一只和摄影师互相凝视的雪鴞


频繁往返世界各地的时候
她的拍摄范围也渐渐地
从只拍鸟类扩展到
拍摄更多的野生动物
她的照片也不再
只记录那些唯美的瞬间
而是开始更多地记录
野生动物们最真实的生存状态
一只眼睛患了白内障的滇金丝猴


多年来
她努力用手中的相机
呈现出地球上
每一个生灵生生不息的状态!
03

靠“偷窥”完成拍摄
条件最艰苦的不是南极北极
而是可可西里!
珍稀的野生动物
大都是十分敏感的
稍有风吹草动它们就会落荒而逃
或者冲过来“捕猎”
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
也为了不打扰到动物们的正常生活
顾莹说自己在野外的拍摄
常常是通过“偷窥”完成的
全部武装隐藏拍摄的顾莹


这样的拍摄条件
可谓是十分艰苦了!
但没想到论起最艰苦的地方
顾莹却说:
南极北极都是“玩”
最难的在可可西里!
青海可可西里位于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部
这里拥有很多野牦牛、藏羚羊
野驴、白唇鹿、棕熊
等青藏高原上特有的野生动物

▲藏野驴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d857404ba7d4b3ba75dbd42a09aad7b.jpeg[/img]
▲猎隼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59c59c26acf34412a616a34155f3e09f.jpeg[/img]
▲猞猁
这里是所有野生动物摄影师
最向往的地方之一!
但受恶劣环境和禁区管理的限制
能在可可西里常年坚持拍下去
拍出高质量作品的人非常少!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e1b5b5303fc3492db49d1f98d20328df.jpeg[/img]
▲可可西里无人区
高原反应是一道特别难的坎
高寒、高海拔的
可可西里无人区植被太少
含氧量要比同海拔的其他地区更低
尤其在冬天!
顾莹第一年去的时候
高原反应也很严重
到格尔木两千七百多米的时候
白天困得不行
晚上又头疼睡不着
进了可可西里海拔五千米左右后
尽管吃了很多抗高反的药
但还是一直呕吐
坚持到第四天才好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00d28edd07844799ea28e1d4f0dbef1.jpeg[/img]
现在她的高原反应几乎不存在了
因为去了太多次了!
为了完成《地球三极》的题材
2016年顾莹第一次到可可西里
却在这里一呆就是三年!
三年里几乎一半的时间
都在无人区拍摄!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1f001bf51cac490e8c80d2be6b92ea1d.jpeg[/img]
▲顾莹在可可西里无人区腹地
在可可西里的三年里
她拍摄了大量的当地野生动物
但她最主要拍的
还是这里最具代表性的动物藏羚羊!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ffd9c2e950c94873845b02183f3801eb.gif[/img]
▲夕阳下,藏羚羊自由自在奔跑的身影
藏羚羊在每年六月份
开始赶到卓乃湖无人区腹地产仔
然后再领着小羊回迁到栖息地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a04db5da6cd742bdb8508b1321ed0fe9.jpeg[/img]
▲成千上万只藏羚羊大迁徙前在山谷集结
在长达一个月的大规模迁徙中
生老病死都很常见
只要是顾莹能看到它的地方
能见到的行为
她全拍了下来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0a55d00aa734599b4beb2040eba6383.jpeg[/img]
▲打斗中折断一只角的藏羚羊
但在无人区腹地
拍摄藏羚羊难度极高!
因为这里的藏羚羊对人类十分惧怕
有点风吹草动离着老远就跑掉了
顾莹花了很长的时间
了解它们的习性
试着让藏羚羊靠近自己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302a0a656254a46b72b9a7c54eb68da.gif[/img]
为了捕捉藏羚羊最真实的状态
她会提前到藏羚羊活动区
搭一个帐篷并进行巧妙伪装
安好摄影器材
早上5 点30分进帐篷
晚上21点出帐篷
随行物品就是一个
可用来“方便”的小桶
以及没有任何味道的食物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b97feedff294b09993b3f782768dc0d.jpeg[/img]
▲航拍下的藏羚羊
就这样一天、两天
有时甚至一个月
顾莹周而复始地吃着八宝粥
一天一罐
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
甚至不敢喝水
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a6d3108a04d448a9b5df147d9c84b44c.jpeg[/img]
▲可可西里无人区腹地帐蓬内等候藏羚羊自拍
好在功夫不负苦心人
顾莹的“不打扰”
让藏羚羊慢慢接受了她
它们在她的镜头下很安逸
完全自由自在的样子
就像她不存在一样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9c4ac1e0c374fcc83c077690ac01f52.jpeg[/img]
▲雌性藏羚羊产仔
于是顾莹总是能够
拍摄到大量的第一现场照片
很多画面可遇而不可求
连保护站的工作人员都说
在这里几十年也没见过
更没有第二个人拍到过了
一只狼叼着雄性藏羚羊头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99a33fb8bbfc457a9521a2cf2e07f122.jpeg[/img]
她的作品和工作状态
很快得到了可可西里管理局的认可
进入保护区拍摄的第一年
她就得到了唯一的
申遗特约摄影师的身份!
她说:
“没有可可西里
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大力支持,
我不可能拍好这些”
同时她把作品无偿提供给管理局
大量用于可可西里的申遗纪录片中
2017年7月7日可可西里
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
顾莹也很欣慰自己能为申遗出一份力!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6c3123a3253e4a75b07f2d2c50d093ff.jpeg[/img]
▲打斗中的雄性藏羚羊
大量的珍贵、震撼的场景
被顾莹记录下来
而如今顾莹正在努力整理
这三年来在可可西里拍摄的所有精彩素材
希望制作成一部
反映可可西里自然生态的影片
敬请期待!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c22bda7814754b9da9ff4061a424c796.gif[/img]
04

野生动物都是“傻傻的”、“很纯真”
但是......
“在野外的大部分时间里
我都是一个人跟野生动物待在一起
融入自然的感觉让我很着迷
野生动物很简单
它求偶时也能打个你死我活
也有伤害和流血
可一看就知道它们没有坏心思
傻傻的、很纯真”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87827392362c40c2b5198f5f885ed68a.jpeg[/img]
▲青藏高原棕熊三口温馨的画面
顾莹十分喜爱这些野生动物
可多年来的野外亲身经历
不仅让她见到动物美好的一面
也让她见到动物们正在经历的磨难!
自然界并不是只有美好
这里的生存法则残酷血腥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4c4db5cf32f4eea97fe333323004c2d.jpeg[/img]
暴风雪中
帝企鹅幼雏在临死前
举起翅膀做最后的挣扎
该照片拍摄两分钟后
幼雏死了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b0618448db3416f80bb24f88f11507e.gif[/img]
每一场风暴过后
雪原上都会留下很多
帝企鹅幼雏的尸体
帝企鹅的幼仔仅有20%-30%的存活率
与我们常见的美丽温馨的帝企鹅影像比较
这才是它们真实的生存境况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504904e26614d9abfc082dc407a4b94.jpeg[/img]
恶劣的气候环境
弱肉强食的生存条件
还有阻挡不了的疾病
随时都会要了这些动物的命!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c1cc7ba595d4b4a9b6600db4e35435a.jpeg[/img]
▲无人区腹地藏野驴的尸体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些动物
但死亡却不全是自然灾难的结果!
更多的还是人类赋予它们的!
布满高压输电设备的藏羚羊栖息地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8812c07e358847668b16232718e1927f.jpeg[/img]
顾莹在青藏铁路守候了三年
拍到了这个藏羚羊迁徙的奇观:
“火车从桥上过,羊群在桥下跑”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8ef6d4a5e3c54f2fbc795feaf96d1985.gif[/img]
▲2017年,藏羚羊穿越没有火车通过的铁路(火车和藏羚羊同时通过的画面,正在用于制作一部反映可可西里自然生态的影片,暂时不予公开,敬请期待)
每年藏羚羊迁徙时
通过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
对它们来说是一个大的难题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c6b69e45cef34849954a7103d2da4462.gif[/img]
每到迁徙的时候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
工作人员都要每天拦截过往车辆
为了让它们顺利通过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793c8f0e68864a0eb53375d3acf17298.gif[/img]
但藏羚羊被撞死、撞伤
依然时有发生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55b9121018ba429a9575d9a3abe18cdc.gif[/img]
藏羚羊还难以逃脱被盗猎的命运
上个世纪90年代为获取藏羚羊绒
藏羚遭到盗猎者大规模猎杀
百万只的种群数量骤减到仅剩下七万多只
藏羚被杀后剥完皮被丢弃在这里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
这里只剩下累累白骨
成为控诉当年盗猎者的罪证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f513e918e0b8487ab0a18621b3398ed7.jpeg[/img]
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
大量野生动物栖息地被侵占
盗猎者屡禁不止
很多野生动物还被送进
各种动物园、海洋馆!
人类对野生动物的迫害与日俱增
沙丘鹤
面临的最大威胁是栖息地的破坏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6154063cf80448978c0722cd4ebea96e.jpeg[/img]
最让顾莹不能忍的
还有摄影师圈里对动物的迫害
比如一些人会通过非法途径
把世界各地的鸟类搞来
放在大棚里面
做一个很漂亮的背景
放一些树枝和花
然后在上面放一些食物
这种以诱食、囚禁
为前提的“棚拍”
照片表面上看很美
但实际上伤害了动物
对于这种
违背拍摄动物初衷的做法
顾莹是坚决反对的!
05

“动物不是人类的玩物”
亲身接触过那些遥远的生命
见证过身边的动物从鲜活到死亡
这让顾莹一步步
从一个野生动物摄影师
变成一个野生动物保护者
心怀着对动物的喜爱、尊重、保护
她每每能拍出很多
直观反应动物生存的照片
呼吁大家保护它们、爱护它们
在青藏公路上被车撞伤的
藏羚羊奄奄一息
它的眼睛里还映着顾莹的影子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a2374072da6e4ee8aecce3fee9236ec1.jpeg[/img]
2017年顾莹凭借
暴风雪中北极熊的照片
拿下世界最佳自然摄影大赛
(Windland Smith Rice)
年度大奖!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32844dc2a3a74c969b3d5f08187a9647.jpeg[/img]
但顾莹更高兴的是
颁奖后作品在华盛顿的
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里展览一年!
她开心地说:
“那里非常有名,观众流量特别大
全世界的人都会去
通过这样的途径
保护动物的理念
可以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在拍摄野生动物的行程间隙
顾莹还在全国各地开展很多
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讲座
尤其是面向儿童群体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dcc2724edc094d3a8b668776888d70f5.jpeg[/img]
▲顾莹野生动物摄影讲座
2018“红树之夜”
艺术品公益拍卖专场上
顾莹的摄影作品《帝企鹅系列三》
拍得人民币20万元
所有拍卖善款全部
用于红树林湿地保护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15d8d38c963340279e5f78eb12583dab.jpeg[/img]
为了保护野生动物
顾莹小小的身躯里
迸发出巨大的力量
虽然我们大多数人
不能像顾莹那样跑到世界各地
在野外第一线保护野生动物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114107ec5d849079caa16e7516257c5.gif[/img]
▲青藏公路附近,可可西里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正在救助被过路汽车撞伤的藏羚羊 顾莹/摄
但其实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
只要我们能够和它们保持距离
不去刻意、过度“干扰”它们
对这些动物来说也是一种保护!
除此之外,
我们还需要时刻牢记:
动物不是人类的玩物!
人们需要认识到每一个物种
都有存在的意义!
它们不是为了取悦人类而活!
独家奉上小藏狐的“野性”暴击
“哈喽,人类,不要爱上我”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eee2dbd2732640fc96c3ac36159e02ee.gif[/img]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