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53阅读
  • 0回复

通过荒野来保护“半个地球”,对拯救物种真的有意义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通过荒野来保护“半个地球”,对拯救物种真的有意义吗? | 科学人 | 果壳 科技有意思  
https://www.guokr.com/article/443222/


李彬彬

本文来自“我是科学家”
生老病死,新物种的产生和已有物种灭绝,其实都是自然过程的一部分。然而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现在物种的灭绝速率被证实已经是正常背景灭绝速率的1000倍。
不论是教科书里经典的渡渡鸟、袋狼,还是今年三月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的离世,生物多样性丧失的警钟在不停的鸣响。
肯尼亚Ol Pejeta保护区的饲养员Joseph Wachira在Sudan即将执行安乐死之前悲伤地安抚它。图片来源:cnn.com
破坏容易,但恢复太难,就算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也往往只能找回曾经平衡状态的一个边角。
马来西亚Danum Valley保护区。图片来源:李彬彬
为了减缓物种灭绝及生物多样性丧失,保护地成为公认相对有效的方式。世界保护联盟IUCN这样定义保护地:通过法律及其它有效方式用以保护和维护生物多样性、自然及文化资源的土地或海洋。
那么,保护地究竟应该在哪里建、建多少,才能有效的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
关于保护地在哪里建的问题,经历了几个不同的阶段——从拍脑门在地图上画圈,或抢救式的短时间内大建一批,到后来系统性的按照生态系统类型、濒危及特有物种分布规划保护地网络。总而言之,保护地的选择和建立正在趋于科学化合理化。
而对于保护地该建多少的问题,近年来则成为各界争论的焦点。
2010年,在日本名古屋召开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次会议上,通过了一个重要的文件——《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这里面其中一个目标就是关于保护地面积的:在2020前,保护至少 17% 的陆地和内陆水域,以及至少 10% 的沿海和海洋区域。而在2014年IUCN世界公园大会(World Park Congress)上则认为海洋的保护比例要至少提高到30%以上。
著名保护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在2016年提出,为了阻止生物多样性丧失,防止更多人类还未曾谋面的物种灭绝,我们需要保护一半的地球面积。
爱德华·威尔逊根据岛屿生物地理学的研究得出,保护一半的陆地和海洋,可以让84%的物种得以生存,保障地球上生物的安全。
对于这个“半球计划“的畅想,《自然》和《科学》杂志均发文赞同,也得到了不少同行的认同。类似的一个计划叫做“自然需要一半”(Nature needs half)提出,在2050年保护地球上846个生态区的50%面积,可以有效避免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到来。
然而,保护一半地球的面积,就真的能够满足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需求了吗?
生活在印度Bandipur国家公园的豺(Cuon alpinus),全球数量下降,IUCN评为濒危(EN)。图片来源:李彬彬
针对这一问题,来自美国、巴西、中国的三位研究者Stuart Pimm,Clinton Jenkins以及李彬彬开展了一项全球研究,其结果于8月29日发表在《科学进展 》(Science Advances)杂志。
“许多的讨论提出,‘半球计划’是维持物种多样性的最低限度。但问题是,我们应该保护哪一半?” 本次新研究的主导者,Stuart L. Pimm教授说道。
对于半球计划,最容易达到的途径就是把人类密度小的地方先归到保护地中,因为不管从社区还是经济费用角度都是最省事儿的。然而,这真的是有效的方法么?
酷寒的南极大陆上养育着万千生命,1月初,巴布亚企鹅的幼鸟已经有模有样,连毫无预警的“抬抬屁股喷稀”也学的很快。图片来源:李彬彬
午夜北冰洋。图片来源:李彬彬
这三位研究者针对全球2万余物种展开研究,根据全球最后的荒野项目(Last of the Wild)中的人类足迹指数(Global Human Footprint Index),选取在已有保护地基础上可以达到50%覆盖面积,同时受人类干扰最少的地方作为新增保护地。通过对比已有保护地和这个方法得到的半球保护地情况,来研究“半球计划”是否能达到有效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目的。
这次研究证明,对于最大化保护生物多样性来说,通过保护荒野来达到半球计划其实并不是最有效的方法。除了保护热带地区荒野能够为更多物种提供庇护外,大面积保护其他荒野区域,并不能有效提高物种保护比例。
已有的保护地存在不少问题,例如无法有效保护所有目标物种,但在保护分布区很小的物种上,其效果比预期要好。
天行长臂猿,2017年由中国科学家发现并命名的长臂猿新种,只分布在中国云南和相邻的缅甸境内,在中国不足150只,分布在三个片区,而其中两个在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境内,受到有效保护。图片来源:李彬彬
“国家政府偏向保护‘荒野’地区——这些地区通常比较偏僻、寒冷以及干燥。不幸的是,这些地区通常只存在相对较少的物种。”Pimm说。“我们的研究表明,即使保护了世界上差不多一半的荒野,被保护物种也不会超过目前为止能够保护的数量了。”
那么,究竟怎样才能更好的保护物种多样性,尽可能阻止物种的灭绝呢?
这项研究的另一位参与者,中国昆山杜克大学环境科学助理教授李彬彬说:“如果我们希望最大化的阻止物种灭绝,应该根据要保护的目标物种选择适宜的保护区域,或者选择缺少有效保护的物种最为集中的地区,而不只是一味追求更多的面积,却忽略了保护地位置的重要性。
Glittering starfrontlet hummingbird Coeligena orina全球分布只有25平方公里,在哥伦比亚的西安第斯山脉。幸运的是超过一半的分布区在保护地范围内,包括在La Mesenia的一个私人保护地。图片来源: Luis Mazariegos.
现在的保护比例已经达到很多国家的瓶颈,再增加传统意义上的保护地而达到50%的目标,其实难度也很大。保护地是地是海,是资源,是博弈的筹码。协调不好,反而是纸面上圈圈(paper park),并不能达到有效保护的目的。而根据当前的研究,实现半球愿景至少需要两个步骤——
第一,确定现在保护地的位置和范围是否合理,并进行及时调整。
很多保护地在成立时,并没有进行科学合理的规划,导致很多没有保护意义的地区被囊括进来。那么根据最新研究进行边界和位置的调整对于有效的保护至关重要。
第二,根据不同地区的情况确定如何扩大保护地面积。
对于人口稠密区,可通过城郊公园、保护小区等方式连接破碎化的栖息地;
对于受到人类长期影响的地区,需利用不同地区社区与自然的关系,推进可持续资源利用和新型保护地模式,在已有基础上扩大保护地面积。
对于一些关键地区,需要严格控制资源利用形式;而对于另一些地区,需要确定可持续资源利用形式和数量,限制大规模基础建设开发,放宽一些环境友好型资源利用的发展,建立良好的监督、监管及第三方评估制度,确保自然与社会发展都可持续的未来。”
中国三江源,这里可以看到一种自由一种和谐一种可能。图片来源:李彬彬
当然,大面积的荒野有其不可或缺的重要性,支持大尺度的生态过程,提供特定的生态系统服务,有其重要的文化意义。然而,对于提高保护物种比例上来说,单纯的通过保护人口稀少、相对阻力较小的荒野来达到半球计划,并不能达到效果。
对于半球计划这样宏大的愿景,需要更加有魄力和创新的方式。曾经被认为达到17%面积保护地都很难实现的中国,如今的保护地面积已经达到18%。保护半个地球,也许不那么遥远。(编辑:小柒)

参考文献:

  1. Stuart L. Pimm, Clinton N. Jenkins and Binbin V. Li. How to protect half of Earth to ensure it protects sufficient biodiversity. Science Advances. 4, 8 (2018); DOI: 10.1126/sciadv.aat2616


原文链接:http://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4/8/eaat2616


作者名片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