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43阅读
  • 0回复

从互联网公司辞职,这个男人用5年时间上山找豹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从互联网公司辞职,这个男人用5年时间上山找豹子_凤凰公益  
http://gongyi.ifeng.com/a/20180517/44994178_0.shtml

往左走,是专业的动物保护之路,往右走,则是稳妥的职场生活。是什么让他选择了“上山找豹子”之路?来自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的的宋大昭,将为我们分享他的故事。

劲草同行

今天给大家讲讲大猫的故事。我就叫大猫,这个名字是我2008年的时候给自己起的。那时候我还在一个互联网公司上班。这个行业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欣欣向荣的,如果我坚持下来的话,今天可能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无聊,每天做做PPT,开开会,大家提个案,很累,但是我觉得做的这些事情毫无意义。不管对别人还是我自己来说,我不知道我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当时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在上班的路上看鸟。因为我上班会经过一片荒地,那片荒地鸟很多,夏天可以看各种水鸟,迁徙季的时候有很多候鸟经过那里,冬天的时候还可以看猛禽。我每天早上早走一个小时,在这个地方待一个小时,这是我一天当中心灵最放松的时刻。

△老王在野外开展工作
看鸟看了很多年以后,2008年,我在网上认识了老王,他的全名叫王卜平,是中国最早开始以民间身份保护华北豹的一个人。2008年的五一,我作为一个志愿者跑到山西,跟着他的弟兄们一起进山。他们教会我很多东西,在山里怎么找到豹子的足迹,怎么看各种动物留下来的痕迹等等。
虽然我之前就喜欢户外,经常往山里跑,但是跟他们去过一次之后,整个山林在我眼中完全不一样了。我换了一个视角,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一下就变了。山还是那个山,但我已经不是那个我了。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野外,一有节假日我就跟着他们往山里跑。但我又不能像他们一样整天在山里呆着,我就写博客,为他们做宣传。我写了很多东西,很多人通过我的博客了解到山西有人在保护华北豹。很多人点赞,很多人支持我,这么多人的支持下,我觉得这个事好像比我干的工作有意义。
当时写的这些东西也产生了一些影响。前两年,我在西双版纳植物园中科院有一个博士跟我聊天,我小时候就是看你的博客,我发现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好玩的工作,所以他后来去报考了生物系,现在当科学家。这两年在提的绿孔雀的保护之所以被炒起来,就是这个学生推动的。
老王带给我的不光是关于野生动物的经验,最关键的是他为我的世界打开了一扇窗。他把他的钱、时间、精力都投在华北豹保护上,但这个事情不是一个“正当行业”。我发现人居然还能这么活着,可以完全选择自己觉得有意思、有价值的事情去做。这个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
时间到了2012年,我应河北小五台山保护区的邀请去给他们做一些调查,结果下山的时候把腿给摔断了。腿摔断了之后,我在家里大概躺了大概有小半年,期间我一直在思考。这时候山西的华北豹保护有点干不下去了,老王的钱花完了,几个志愿者也干不下去了,如果我也不坚持做下去的话,华北豹保护这个事就黄了。
这时的我面临一个选择:向左是冒险,去做华北豹保护。向右是投降,继续上班,把华北豹保护这个事情当作玩票。我后来想了一想,觉得还是听从内心的召唤,也没有太经过深思熟虑,就决定去做保护了。

△大猫在河北小五台山保护区拍到的华北豹

我们保护的华北豹数量非常少,非常珍稀。大家可能没有什么意识,举例来说,我们常说需要保护的大熊猫,中国大概有3000多只。我们说很濒危、需要保护的雪豹,中国大概有五六千只。但是,没有人知道中国的华北豹有多少只,1000只都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估计。当我们跟当地人说我们在做华北豹保护的时候,当地人都会问:我们这儿还有豹子?华北豹当时就是面临着这样的情况。
要保护一个物种首先你要把它调查清楚,你要知道有多少数量、分布在哪里、他们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像藏羚羊当年只剩下几千只了,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有人打藏羚羊,把羊绒拿去做沙图什。这些问题搞清楚了,你就可以去保护它们。我们做华北豹也一样。
2013年,我和几个朋友成立一个公司开始做保护。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就一直在做调查,很多人会觉得这件事很浪漫,你们开着车满山里找动物,这是多好玩的一件事啊。但实际上在山里跑一个月也见不着一只豹子,那时候我们每天想的是今天晚上有没有肉吃,今天晚上老乡家里的炉子够不够热,下次去县城洗澡是什么时候这些事情。
跑了两年下来,豹子的情况基本搞清楚了,受的威胁也搞清楚了。受的威胁里有很重要的一点,华北豹会吃牛,农民为了挽回损失,在牛的尸体里下毒把豹子毒死,这个是威胁当地豹子种群不能扩大的一个最主要的因素。我们做保护就先从这件事情开始,在当地推行生态补偿。从2014年调查,到2015年试行,一直到今天这个事情一直在做,范围也扩大到包括野猪拱庄稼的补偿等等。
但是,我们当时做的可能太投入了,到2015年的时候这个事有点干不下去了。因为搞保护其实是一个非常花钱的事,而且它得到的效益也就是生态环境或者说社会效益,很难反映到人的身上,当我们不去说的时候,不太有人看得懂你们到底在干嘛。

2015年我们加入劲草,当时争议蛮大的,很多导师不知道我们到底在干嘛,我们也不太跟导师们交流。这时我要特别感谢一下劲草的导师们,2015年底,我的导师陈志忠拉着我开会,在会上我们说了很多我们的烦恼,为什么我们这么使劲却没有人支持我们等等。当时有一个企业家跟我们说,你们说的东西我们听不懂,但看起来你们做的很专业。生态补偿这个事情你们先停一停,先去做一些机构发展的事情。
2016年,我们就把策略的重点定为了传播和品牌。一开始我们是舍不得花钱招人的,我们会觉得保护动物的一分钱都掰两半花,我们自己都不拿工资,还要花钱请一个人来帮我们做传播、品牌,不是浪费吗?但在策略的调整下,我们还是花了钱请了专职的传播筹款人员。
当我们真正改变了策略以后,把一条腿的步子停下来,把另一条腿迈出来的时候,路就走得宽起来了。2016年我们第一次发动公共筹款,3天筹了10万块钱。我知道以前有很多人对我们的事情感兴趣,很多人表示支持我们,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真金白银地支持我们。这个对我触动很大,说明我们做的这个事情真的是有价值的。

△猫盟在山西省马坊乡成立的生态巡护队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了。我们跟当地乡里面成立野外寻护队,去做反盗猎、生态补偿。每年我们就给他们做一些宣传品,从围裙到门帘、墙纸、壁画等等他们常用的东西,上面都有我们保护宣传的资料。

猫盟近三年筹款活动的宣传海报
每年,我们也都会推出线上筹款,第一年是给豹子买牛排吃,第二年是带豹回家,第三年是人豹安居城。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支持我们的人越来越多,筹的钱也越来越多。到今天,华北豹保护这件事情我们不用担心干不下去了。

△2016年猫盟统计的16只华北豹
这几年,通过我们的保护,通过我们做的生态补偿,华北豹的繁殖成功率相当高。这几年经常可以看到两只小豹子、三只小豹子都长大了。他们现在生活的也非常好,而我们的机构本身也在发展。除了山西这一个项目地,我们现在把我们保护的范围扩大到四川甘孜州,包括云南西双版纳中老边境的地方,保护的物种也拓展到雪豹、云豹,我们每个团队的成员也在这当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当时我做选择的时候,看到过一个朋友的QQ签名这么说:“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去做,以后就再也不会去做了。”而那时我也在想,我到底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这辈子就干着我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一路走下去,成为一个我不想成为的人,我想这可能才是我人生当中最大的一种冒险。
在最后,我想说,当你鼓起勇气走出来真正去过一种你想要的生活,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非常广阔,不但会有很多人走出来陪着你走,而且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在背后支持你。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