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06阅读
  • 0回复

多家马戏团欲起诉动物保护组织,驯养、表演怎样算合法成焦点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多家马戏团欲起诉动物保护组织,驯养、表演怎样算合法成焦点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053064

3月初,全国200多家马戏团联合投诉“拯救表演动物项目”的声讨书在网上不断发酵。近日,成都晚报记者了解到,声讨之后,多家马戏团正在商议将该动物保护项目告上法庭。“我们有国家相关部门颁发的驯养证、演出征、税务证等,他们凭什么到处阻拦我们?”

争论中,双方声称自己都在保护动物。马戏团说,“这些狮子、老虎是我们生存的饭碗,我们怎么可能虐待它们呢?”而“拯救表演动物项目”则反驳“那些狮子老虎的犬齿被锯掉引发的伤病怎么解释?老虎关在笼子里是保护吗?”另外,针对马戏团里驯养繁殖的狮子老虎是否属于野生动物,专家、律师也很难做出合理解释。


马戏团:没有虐待动物,驯养的狮子老虎不是野生的

在全国200多家马戏团联合书写的声讨书中,马戏团声称:“拯救表演动物”组织打压全国动物驯化和马戏团体,使得马戏界惶恐不得安宁,从而引起了业界的极大愤慨。随后,“拯救表演动物”项目发文表示,他们只是按照法律法规在对流动性野生动物表演进行社会监督。该组织的观点是:支持动物园里野生动物的保护性繁育,不支持马戏团里的商业性繁育。

成都晚报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何谓动物的正确保护方式?在马戏团里驯养的狮子老虎等是否属于野生动物?关于“拯救表演动物”组织指出的马戏团训练动物时有虐待行为,则被马戏团团长和动物驯养师矢口否认。

安徽宿州埇桥马戏协会会长杨致远告诉成都晚报记者,“我们帮助繁殖了那么多代动物,他们竟然说我们虐待动物,那杂技演员从两三岁开始就要练腿练脚,这不是虐待人么?”杨致远说,他们马戏团里的动物都是人工饲养、科学驯化的,对待动物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保护,因为这是他们生存的饭碗。另外,杨致远认为,马戏团里的动物繁殖了很多代,在人工饲养环境下成长已经不是野生动物了,马戏团有相关部门颁发的动物驯养许可证、演出证、税务证等,是合法合规的。“胡春梅(“拯救表演动物”项目负责人)打着保护动物的旗帜不停地打压我们简直太过分了。”

高级驯兽师李正丙向成都晚报表示,在训练动物的时候最常用的是“食物引诱”的方法,长此以往这些动物会形成条件反射,看到训练人员的指令就知道该做哪些动作。“我们没有打过狮子老虎,所以他们说的虐待是不成立的,就像体操运动员一样,不整天训练怎么能拿到金牌呢?”

河北省吴桥县杂技传承人、群艺马戏团负责人于金生认为,马戏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很受老百姓欢迎,已经存在2000多年了,还要继续传承下去。“马戏团里的狮子老虎很多代都是人工驯养的,其实和平常的猪羊等家畜没什么两样,它们不是野生的。”于金生说,这些动物从生下来就开始接受人工喂食,我们给它们看病,让它们受到了非常好的保护。“我觉得驯兽师是最伟大的,因为驯兽师对待动物比自己的孩子还亲。那些说我们虐待动物的,纯粹是往马戏团身上泼冷水。”

而对于马戏团方面声称的“拯救表演动物”组织“肆意上高速拦截正常行驶的运输动物车辆造成大面积车辆堵塞”、“逼停广州国际马戏节举办和沈阳马戏城建设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等情况,该动物保护组织负责人胡春梅呼吁人们不要听信马戏团的一面之词,要拿出实际证据才行。

“拯救表演动物”项目:演出要合法,老虎的牙齿为何锯掉了

提起胡春梅,四川广元鹏飞马戏团团长李鹏飞非常气愤。“我们今年1月20号在成都双流蛟龙港海滨城进行马戏表演时,她(指胡春梅)组织人员坐飞机过来在演出门口举着牌子,禁止人们观看动物表演。”对此,胡春梅说,她们只是在商场门口做保护动物的义务宣传,并没有进入场内阻止他们演出的正常进行。

类似的动物保护宣传活动,胡春梅在全国各地进行过多次。相关视频中显示,胡春梅和其他动物保护人员身穿动物服装,在马戏团表演附近手举宣传牌呼吁人们“禁止观看动物表演”。同时也会向路人展示动物训练、饲养环境中对它们造成的伤害。“虽然有时公安会过来问我们是干嘛的,但问清楚之后我们的活动还是继续的。”胡春梅说。

据胡春梅介绍,她们阻止的大多数为街头流动性的马戏团表演,因为这些马戏团的审批文件往往不健全。这种情况下,胡春梅会直接向当地的林业部门反映,请林业部门工作人员去核实演出手续,而不是跟马戏团有任何接触。

在成都蛟龙港海滨城那次演出中,胡春梅发现广元鹏飞马戏团的审批文件中没有亚洲象、老虎的表演项目,只批准了黑熊和狮子。“他们被林业部门查出后,马上把亚洲象和老虎运走了,但黑熊和狮子的数量也超过了审批标准,所以森林公安可能会给他们一个行政处罚和相应的违法收入的罚款。”在李鹏飞提供给成都晚报记者的资料中显示,鹏飞马戏团曾获得过“民营演艺类十强”、“服务农民服务基层文化建设先进集体”等荣誉奖项。

“在我们之前监督的35次动物表演中,有19次演出是非法的。”胡春梅告诉成都晚报记者,马戏团现在使用的大部分是国家一、二级猎食性保护动物,像老虎、狮子这些动物的心理需求会更高一点。胡春梅说,她们不支持马戏团里动物的商业性繁殖,但对于动物园里的保护性繁育她们是支持的。“动物园更重视动物的福利,可能对动物的基因谱系进行管理,更接近异地保护。”她反问道“关在笼子里的老虎怎么是对它的保护呢?”

针对胡春梅之前提出的马戏团锯掉老虎牙齿的问题,马戏团相关负责人回应说这是一种自然现象,因为人也会掉牙。但胡春梅认为这是对动物的一种虐待。“我们拍到的很多照片显示,老虎的牙齿是从根部被切掉的,而且伴随着一些感染。”胡春梅担心这些动物没有基本的医疗条件。

“但也不是说马戏团从业者都是坏人,只是在动物表演这个问题上,我认为他们理解的比较狭隘。”胡春梅表示,很多从事马戏团驯养、表演的人员连小学都没毕业,无法从科学上去认识这些动物。“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如果他们的演出是违法的,那么林业部门会立即叫停,如果演出合法,我们呼吁大家保护这些野生动物。”在马戏团从业人员看来,胡春梅的行为影响了他们的生存。

律师:建议驯养的狮子老虎等不再认定为野生动物

专家:马戏表演正在退出历史舞台

随着动物保护和动物表演争论的愈演愈烈,口水战逐渐上升到了法律层面。目前,多家马戏团负责人表示打算起诉“拯救动物表演”项目,并不断向相关部门申诉。他们希望有一个更为合法的生存环境。

据澎湃新闻报道,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尚伦生欲提出建议:修改司法解释(法释〔2000〕37号),取消“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中原认定的“驯养繁殖上述物种”内容。

尚伦生认为,随着驯养繁殖技术的日趋成熟,有些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人工繁殖和商业利用在某些地区、行业已经形成规模。许多原来认为濒危的野生动物数量已经有所增加,而出售、运输这些人工驯养的野生动物对于社会已无危害性。但没有人工驯养繁殖证明的,应当认定为行政违法行为,不能再按照犯罪行为来定性。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中国高级顾问孙全辉博士认为,双方争论的动物保护实际上是两个概念。“马戏团是从商业利益的角度出发,而不是真正在保护这些动物的独立性。”孙全辉博士介绍,马戏团这个行业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有些国家已经明令禁止马戏表演,因为动物表演有损动物的天性,危害动物健康。“相反,大家不再利用这些动物获取商业利益,恰恰显示的是社会文明的进步。”

孙全辉博士说,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愉悦建立在动物的痛苦之上,这些人工驯养的野生动物DNA(基因)没发生变化,从本质上来看它们还是野生动物,与家禽、家畜是不一样的。另外,在驯养的过程中可能伴随着对这些动物的惩罚性措施,这都影响了动物应该享有的福利。

“对于这些野生动物来说,最好的保护就是把它们留在栖息地。”孙全辉博士告诉成都晚报记者,任何把野生动物从栖息地带走的商业行为都违反了动物福利原则,但不可否认的是,马戏团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继续存在。“现在动物园按照规定不能鼓励动物表演,但现实中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提及此处,孙博士显然有些无奈。





戊戌年话|无罪后的马戏团长:以后每年都回家过年,不论多远
叫停马戏:团长拒绝搬离与动物园对簿公堂,团员动物何去何从
“运虎狮”马戏团长改判后欲申请赔偿,与动物生疏暂不能表演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