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77阅读
  • 1回复

一个动物救助者的狗年愿望:领养代替购买,让流浪狗生有所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一个动物救助者的狗年愿望:领养代替购买,让流浪狗生有所养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000580
2018,戊戌狗年。

狗年说狗事,救助流浪狗已达13年的蒋宏的希望是:所有的流浪狗都能“生有所养”。


2月10日,蒋宏与员工为救护中心挂上了灯笼,准备迎接新春佳节。

蒋宏特意购买了5对大红灯笼,其中8只挂在了隔离室一排房屋屋檐下,另一对大点的挂在了救助中心的大门口。

“新年的愿望嘛,就是让我们中心更多的流浪动物被领养出去。”挂完灯笼,她爽朗地笑着说。

56岁的蒋宏在西安运营着红石榴流浪动物救护中心(下称救护中心),目标是推动人们以领养代替购买,让更多流浪动物能重新回归家庭获得归宿。

13年前,她从一名养狗者变成一名救助流浪狗的爱心人士,历经坎坷、饱受非议,在谩骂声中,救助1000余只流浪动物,并帮助500余只流浪动物被领养。

仅过去一年中,救护中心通过开展集中领养活动,就有87只收留的流浪狗、猫被领养。

蒋宏不愿被人称作“爱狗人士”,在她看来,这是一个已经被“污名化”的称谓。帮助流浪狗、猫重回家庭,通过绝育减少无序繁殖,她在她眼里是一项公益事业。

蒋宏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希望让人们知道,流浪动物救护中心不是流浪动物的终点站、养老院,只是一个能让流浪动物回归家庭的中转站。

“如果有一天,街头没有动物被遗弃,那我的救护中心也就可以关门了”。


位于西安市鄠邑区的红石榴流浪动物救护中心。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摄


位于西安市鄠邑区的红石榴流浪动物救护中心。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摄

占地约3亩的救护中心

在陕西西安市鄠邑区九号路口南侧一隅,红砖砌成的院墙内不断传来犬吠。

隆冬降下的积雪尚未完全化去,临近中午,气温回升,通往红石榴流浪动物救护中心的砂石路解冻后,有些泥泞。

蒋宏坐着侄子开的车,载着10大袋狗粮和置办的灯笼等年货,从西安市区赶回救护中心。

她必须在大年三十工人放假前,备好150余只狗和20余只猫的口粮,还要准备自己在中心值守的蔬菜、米、油。

自从红石榴救护中心成立后,蒋宏的每一个春节几乎都是在中心度过。

车门刚打开,尼蒙从车上跳了下来,欢快地跳动着向救助中心的大铁门奔去,隔着门缝往里面嗅了嗅。

尼蒙是一只三岁多的小型犬,一年前遭遇车祸被压断了尾巴和后腿,让附近一所寺庙的僧人救了去,后来被送到救护中心。

整个救护中心占地约3亩,是蒋宏从附近村里租来的场地,一年租金4万元。

门口悬挂着“西安红石榴伴侣动物救助中心”(救助中心的另一个名字)牌匾,大铁门上画着一个鲜红的大石榴。

进了大铁门是中心的前院,东侧有一排房屋,设有隔离室、多功能厅、厨房、洗涤房和治疗室。

前院西侧有一偏院,是员工生活区。生活区内附带养着近20只猫和28只年龄偏大的老弱犬只。

前院南侧是救助回来的流浪狗犬舍和活动区,中间有围墙隔断,铁栏门相通。犬舍分布在东、南、西三面共32间,有100余只狗生活在这里。

蒋宏介绍,每次有新的救助流浪动物进来,必须先在隔离室内观察21天,进行防疫、除虫以避免交叉感染,然后才能转入犬舍喂养。

伤病的流浪犬只,一般会在合作宠物医院治疗后,再接回救护中心。隔离室的门朝外墙开,目前里面还养着24只刚被救助回来的犬只。

每天上午9时,救护中心聘请的4名工人上班后,开始为这里近200只猫、狗准备食物。

用狗粮拌上一些搅碎的肉罐头,再用不锈钢碗按犬只大小、食量分配,放进一间间犬舍内。待犬只用食完成,再分批打开犬舍,让犬只到院中活动。

这是一项复杂而需要细心和耐心的工作。蒋宏说,救护中心为每一只犬只进行了取名编号,并在每间犬舍门口悬挂有信息卡,“哪些犬只需要服药、什么时间该做哪些工作,每天都有记录”。

而每日早晚两次分批遛狗,则需要分辨哪些犬只可以同时在一起活动。比如,更多时候,难以合群的大型犬只会被单独放出来活动,以免发生撕咬。


2月10日上午,蒋宏和员工为救助的犬只喂食。


每天喂食过后,蒋宏会定时安排犬舍的狗分批次出来活动。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摄

从养狗到救狗

蒋宏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救助流浪动物的道路上走这么远。

13年前,她还过着在家养小狗,在外做生意,闲暇时与小区“狗友”们一起遛狗的生活。

蒋宏回忆,起初她与小区的“狗友”们只是倡议文明养狗,比如遛狗的时候要拴链子,要清理掉狗在外留下的粪便,呼吁大家为猫狗做绝育和防疫等等。

是年,“非典”肆虐西安城,很多猫、狗被遗弃街头。蒋宏与十多位一起遛狗的朋友商议,救助收容街头的流浪狗。

大家把街头被遗弃的动物各自领回家,进行绝育防疫,再找机会让人领养。

但是,随着被遗弃的猫、狗越来越多,各自在家里救助的也越来越多。蒋宏当时居住的二室一厅房子,里面一下收养了14只狗。

2005年,大家开始合计,“要不我们筹点钱,找个地方弄个基地,把这些狗集中养起来”。

十几个人,你1000元,她2000元,就在鄠邑区秦岭山脚下,距离西安市区30多公里的地方租了一处院子,将救助的几十只狗养在了那里。

至今,蒋宏还保留着当年救护中心初建时的筹钱账本。

“当时我们把这事都想的太简单了。”蒋宏说,结果基地建起来了,源源不断的流浪动物被收养,等到近100只的时候,大家都崩溃了。

每月开销从几千元迅速攀升至上万元,每天还要奔波几十公里往返于基地和市区家中,去照料那些流浪动物。最后大家发现,谁也没办法再继续下去,接手这一摊子事。

2006年,原来的十几位合伙人相继退出,蒋宏正式接手整个基地事务。“西安市的市花是石榴花”,就取名“红石榴流浪动物救护中心”。

接手之后,蒋宏才知道,原来全国有几十家救助流浪动物的民间机构。而“要做好这件事,管理是最难的”。

也曾向其他的一些流浪狗救助者一样,蒋宏只要见到流浪动物就往救护中心送,最多的时候救护中心收容了约320只猫、狗。

“周边的住户知道我这里收留狗,就把家里养不了的,一整窝好几只丢弃在救助中心门口。”过去几年中,这样的事在救助中心至少发生过5例。

被救助的流浪动物像进了养老院一样被养在救护中心,拥挤在狭小的院子里,生存环境差,死亡率高,效果适得其反。

直到今天,蒋宏还在反思,当年她热衷于救助却忽略了让它们再次被领养回归家庭,导致中心日常开销日渐加大,已超出了其个人所能负担。

13年来,蒋宏没有具体算过账,不过那些年从自己生意上往救护中心贴补的经费,少则一两万,多则数万元。


2月10日中午,蒋宏与救助的小狗们在院子里晒太阳。

“钱从哪来”

经费紧张是国内民间流浪狗救助者所面临的普遍问题,蒋宏的红石榴救护中心也不例外。

2月15日除夕夜,正好是救护中心给员工发工资的日子,可发工资的钱在哪?

蒋宏心里还没底。最近一旦闲下来,脑海里总想着“钱从哪来,钱从哪来”。2月6日那天,蒋宏和员工发生争吵,连日来的愁苦和烦恼倾泻而出,紧握着拳头一拳接一拳向大铁门砸去,直到砸出了血才停了下来。

这位已56岁的女人,个子不高,戴一副小框眼镜,急性子,稍有点不顺心,就会让她逼近崩溃边缘,心中苦闷与怨气顿时宣泄而出。

4名饲养员和1名晚上看院子的员工,一个月要发近1万工资;加上场地费、狗粮、水、电等开销,救护中心一个月需要近3万元才能维持运转。

2月9日中午,蒋宏从市区采购回来,带回一个好消息。之前在市区一商场开展集中领养活动时,商家赞助的一笔钱快领到了,刚好解了此次燃眉之急。

蒋宏坦言,红石榴救助中心的运转,基本可以依靠开展一些活动获得的经费,以及来自社会的捐款、捐物维持。

蒋宏表示,从救护中心创办至今,她一共就发起过两次网络众筹,一次是众筹对中心设施进行升级改造,一次是用于年终的工人工资,两次筹款6万余元。

来自社会热心人士的每一笔捐款、捐物,蒋宏都会记录在册,并对外公布款项和物资用处。

“我们不卖惨。”蒋宏说,在流浪动物救助领域,存在一些以救助谋私的个人,但红石榴救助中心不会这么做,“我们会以实际行动,以救护中心规范化、科学化提高和改变,提升动物福利,让大家看到以后主动为我们捐赠”。

2016年,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它基金)与蒋宏的救护中心合作,提供硬件设施改造和管理水平改善。在救护中心增设了隔离室、医疗室等基本设施,并从防疫、绝育、安乐死、领养管理等方面给予了指导。

它基金传播主管陆萍此前告诉澎湃新闻,升级改造后的红石榴救助中心,可以说,在国内流浪狗救助领域已经是一个样板,基本走上了良性运转的模式。

“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做一个流浪动物收容中心,不是说仅有爱心、同情心,靠喜欢动物的爱心人士给你捐钱就能管来起来,运营起来的。”蒋宏说道。

在它基金的帮助下,蒋宏联合志愿者每月在西安市区大型商场开展一次领养活动,两年间不仅让救助中心近200只流浪动物重新回归家庭,同时还得到了一些商家的经费赞助。

而对于一些无法领养的爱心人士,则可以以助养的形式认领一只流浪动物,为它提供全年2800元开销来献爱心;一些想领养还有些犹豫的,则可以通过寄养的形式,先行领养一个月,再决定是否最终领养该流浪动物。


尼蒙,一只3岁的吉娃娃串种小型犬,因车祸受伤被蒋宏救助,现在已经成了救助中心的形象代言犬。

领养代替购买

“红石榴像一棵大树,志愿者是石榴树上的绿叶和红花,救助的流浪动物就是那一粒粒石榴籽”。

如今,红石榴熟了……通过“领养+助养+寄养”模式,一方面为救护中心减轻了经费压力,另一方面促进了流浪动物流转,为救护中心腾出了更多空位,可以让更多流浪动物被救助。

2月11日下午,蒋宏从救护中心带了一只刚满月的小狗去了趟市区。“有个女孩想领养一只狗,我给她送过去”。

在西安市含光路蒋宏住所,领养人应约而来,办完简单的交接手续,蒋宏再三叮嘱领养人一定要在小狗大一点后,办理养狗证件做好防疫,并进行绝育。

按照救护中心领养程序,原则上每一只被领养的流浪动物都需要在办理了养狗证件进行防疫、绝育后才能被领养。

“绝育的目的就是减少无序繁殖,避免更多流浪动物出现;领养代替购买才可以更多的拯救其他流浪动物生命。”蒋宏说,目前救助中心近200只流浪动物已经超出了中心的承载能力,“我们只有通过领养,才能腾出空间去救助新的流浪动物”。

在实际救助行动中,流浪猫、狗聚集,在街头、小区任何一个地方进行繁殖,繁殖成群的流浪动物都会给救助工作带来压力。

在领养过程中,按照协议,如果领养人在领养后放弃,可以随时退还救助中心。“有一些流浪动物难以融入一个家庭,或者和领养人相处的并不融洽”,这样可以避免领养人所承受的压力,避免动物再次被遗弃。

而对于一些性情暴烈易伤人的流浪动物,以及伤病严重难以救治的,救护中心会采取“安乐死”的方式,让这些动物无痛离开。

过去几年中,救护中心有约40只流浪动物被安乐死。蒋宏也因此被一些爱狗人士在网络上进行攻击谩骂。

“与其让它痛苦地活着,不如让它安静地死去。”蒋宏认为,安乐死一直是国内动物救助当中的一个瓶颈。按照国际惯例,长久不能被领养的流浪动物都会被执行安乐死,但一大部分爱狗人士反对安乐死的声音一直很强烈,因此还无法实现。

谈及自己的救护中心,蒋宏说,这只是一个让流浪动物通过救助调养,然后能够再次回归家庭的中转站,“这也是我们坚持的所努力的一个方向和目标”。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离线暮云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2-18
狗加油,不要太加油生小狗,禁欲也是一种修行呢,嗯,加油好好活着,早日脱离狗模样…………俺实在是想说点好狗话,目前还不习惯呢……………………喵!
动保的最高实践就是吃素
动保的最高理念就是护生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