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92阅读
  • 0回复

被改判无罪的马戏团团长:今朝理智做新人,重驯动物再出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被改判无罪的马戏团团长:今朝理智做新人,重驯动物再出发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90678
农历新年之前,河北沧州人李荣庆有了一个新打算。

2016年7月底,长期经营马戏团的他,因与其合伙的堂弟李瑞生在辽宁运输表演用的动物时运输证过期,被沈阳森林公安查获。之后,兄弟二人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8年。两人随后上诉,2017年12月8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两人无罪。

今年1月22日,他拿着网贷来的一万多块钱,将被扣押了一年多的用于马戏表演的动物从沈阳接回沧州。尽管面临资金短缺和重重困难,但他很坚决。

这个曾经的马戏团团长说,自己对以前的员工感到歉疚,要重新把马戏团开起来。此前,李荣庆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是:今朝理智做新人,东山再起也不晚。


李荣庆之前和被驯化的小老虎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爱上马戏的农村娃

从学徒成长为团长

李荣庆的哥哥李荣凯介绍,两个弟弟的学徒生涯,开始于1998年,“那年我16岁刚初中毕业,他9岁,李瑞生8岁。”李荣凯说,他们家与马戏结缘起始于一次村上的集会,“邻村赶集他看到了,非要学。”

因为担心年幼的弟弟承受不了学习中的苦头,这个决定被父母坚决反对,“他们当天晚上打好了背包,准备自己去投奔驻扎在镇上的马戏团。”李荣凯笑着说,半个月后,知道弟弟下定决心的父母才不情愿地答应了,“我也陪他们进团,他们学杂技,我进了马戏团的乐队,附带当电工。”

三年学徒生涯没有工资,三人就靠着李荣凯每个月300元的收入和父母定期交到马戏团的粮食,在马戏团度过了三年时间。回想三年学徒生涯,李荣凯用一个“苦”字概括所有,“凌晨三点起床,住帐篷,下雨天外边下大雨,帐篷里下小雨。”

2003年,出师的李荣庆、李瑞生兄弟开始尝试自己组团表演,“刚开始就是自己家的人,弄了一台车,在街边摆摊。”李荣凯说,这次尝试并不顺利,赔了几万块钱。之后他们的第一次组团宣告失败,两个弟弟也远走他乡,跟随别的马戏团表演,一来学习经验和技能,二来赚钱补贴家用,“舞狮、马戏、驯兽,都是这期间学的。”李荣凯则完全脱离了马戏行业。


李荣庆以前的马戏团,在表演时搭建的大棚。受访者供图


李荣庆以前的马戏团在表演驯兽节目。受访者供图

在积累了一定经验之后,2012年,李荣庆、李瑞生再次组建马戏团,“当时团里有二十三、四个人,十七个演员。”李荣庆说,“2013年引入了动物表演,有狮子、老虎、狗熊、猴子、山羊、马。”

他记得引入动物后的第一场演出是在江苏溧阳,“一个商场开业,在那儿待了17天,一天能挣两万多元。”李荣庆说,这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最多的时候,他的马戏团一天能有6万块钱收入。

一个错误的决定

运输动物,运输证过期

“之前,我的马戏团里有演员40多个人,这规模在沧州都是数一数二的,演员分别来自中国、津巴布韦、俄罗斯三个国家,当年的演出合同都签到那年10月1日之后了。”正是马戏团的成功,促使李荣庆在2015年的年底投资,将马戏团的规模扩大。


李荣庆以前马戏团的演员来自多地,还包括外国演员。受访者供图

“出事的是堂弟的团。”李荣庆说,当时堂弟正带着演员在沈阳表演,“他一路的票房不太好,就准备把动物带过去,增加节目的精彩程度。”

这个决定却是错误的:因为,他们的运输证已经过期半年多了。但急于挽回票房损失的兄弟俩还是决定先把动物运过去再说。

李荣庆回忆,他没想过这个决定会让他和堂弟一审被判10年和8年的有期徒刑。但之后,他们上诉,法院又将其无罪释放。他说:“问了别人,说运输证过期就是一个行政罚款。”

在2017年6月2日被取保候审之后的日子里,李荣庆开始试图寄情于诗歌。他向红星新闻展示了他在那段时间的作品,其中有一句话是:今朝理智做新人,东山再起也不晚。

重头再来

对动物进行恢复驯化

在被判无罪之后的日子里,李荣庆一直和堂弟商量动物的处置问题,今年1月17日晚,两人终于决定把动物接回来,重建马戏团。”

2月1日下午,在河北省沧州市东光县大单镇李营盘村的家中,李荣庆告诉红星新闻,因为官司的牵累已经掏空家底,这次长途接动物的花费,是他网贷借来的,“雇车、焊笼子、吃住、办手续,下来花了13000元。”

在他家门外空地上的笼子里,关着两只狮子和一只熊。李荣庆说,因为长期缺乏驯化练习,接回来的动物中有几只已经不适合马戏表演。


之前被扣押的动物被运回来了,笼子中的狮子。受访者供图


之前被扣押的动物被运回来了,李荣庆在笼子前给黑熊喂食。受访者供图

李荣庆介绍,喂养方式的改变是造成动物现状的原因之一,“我们喂他们都是一块一块地喂。”但在动物园一年多的时间里,园方只是把吃的东西扔给动物,“动物都吃胖了。”李荣庆的哥哥李荣凯称,下一步他们将对这两只狮子和一只熊进行试训,“如果不行,只能让主人把它们接回去了。”

“现在有的电视节目灌输‘马戏是虐待动物’的观念。”说起此事,李荣庆端起桌上的水杯,沉默许久后说,“我对动物仅次于我的儿子。”

心怀歉疚

“我觉得我对他们有责任”

虽然对金钱很豁达,但李荣庆这次是真的囊中羞涩了。他大致计算了一下,马戏团的重建大致需要三十万元的资金。在采访中,李荣凯告诉红星新闻,虽然两个弟弟已经被法院判决无罪,但案件并不算结束,“目前代理律师在做申请国家赔偿的核算工作。”

李荣庆说,在改判无罪以后,有一些以前的演员来找他询问他重建马戏团的事情,“我以前的演员包括国外的,目前只有一个还没联系上。”李荣庆说,他有很多以前的演员和徒弟都发展得很好,“但听到我准备重建的计划后,他们没有一个掉链子的,都打算回来跟我干。”

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李荣庆曾谈到自己在街上看到以前的老员工(马戏团里的清洁工)的事情,言语中他感到歉疚,“他问我什么时候再干(马戏团),我觉得我对他们有责任。”

尽管马戏团的重组困难重重,但李荣庆信心满满。问到重新开业的时间,李荣庆说:“今年五一就能重新开业。”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