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52阅读
  • 0回复

一生打击非法象牙贸易,直到被刺死,世界才记起他默默无闻的伟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知名野生动物调查专家在肯尼亚家中遇刺 - 图趣 - 国家地理中文网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animals/protection/8436.html


2004年,作为联合国犀牛保护的特使,Esmond Bradley Martin 在中国的台北动物园检查没收的犀牛角和象牙。
摄影:TAO-CHUAN,AFP/GETTY

撰文:Jani Actman

  据多家媒体报道,当地时间上周日,Esmond Bradley Martin的妻子在肯尼亚内罗毕的家中发现他的遗体,死因是颈部刺伤。谋杀的动机尚不清楚,不过卫报报道称这位知名的野生动物贸易调查专家可能死于一起抢劫案。目前警方已经开始着手调查。

  现年75岁的Esmond Bradley Martin是美国公民,因深入调查象牙和犀牛角走私而在保育界备受赞誉。多年来,他一直在追踪调查非法动物贸易,包括查找黑市热点、弄清楚非法象牙和犀牛角的价格,这些都是非常难以获取的信息。

  “这是个悲剧,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的副会长Philip Muruthi说道。“他带来了数据,带来了关于贸易需求方和市场方面的重要信息。”

  大象和犀牛都面临偷猎危机,每年有近3万头大象因象牙而被杀。去年,为了获取犀牛角,偷猎者猎杀了1000多头犀牛。象牙可雕刻成从雕像到筷子的各种工艺品,而犀牛角则被当作艺术品,甚至是万能灵药。

  Martin的调查研究通常都很危险,他不得不伪装成卧底,以非法象牙和犀牛角的买家身份打入走私集团内部。


图为Martin在华盛顿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的内容是发布一份关于确认美国是全球主要象牙市场的报告。
摄影:TIM SLOAN,AFP/GETTY

  去年,中国决定关闭合法的象牙市场。国家地理探险家、肯尼亚的大象专家Paula Kahumbu接受爱尔兰媒体采访时称,Martin对象牙市场的调查对中国的决策起了一定作用。

  Martin对动物贸易领域做出了巨大贡献。2008年,Martin发现也门的犀牛角需求增加;2010年,他发现日本市场对象牙的需求下降;2011年,他发现香港的象牙贸易正在蓬勃发展;2013年,他找到了尼泊尔犀牛偷猎减少的原因。Martin最新的研究调查了老挝和越南的象牙市场迅速发展的原因。

  据BBC报道,曾担任过联合国犀牛保护特使的Martin最近刚从缅甸做完调研返回,正在撰写自己的研究发现。

  “Martin对象牙和犀牛角市场的调查工作主要在全球最偏远和危险的地区进行,工作量非常繁重,比他年轻一半的人都会觉得吃不消,”拯救大象组织的创立者Iain Douglas-Hamilton说道。拯救大象组织位于内罗毕,多年来一直在与Martin进行密切合作。

  2017年,在接受《Nomad》杂志采访时,Martin称从上世纪70年代起自己就开始调查野生动物犯罪。当时他写了一本《东方的货物》,发现大多数来自东非的犀牛角都到了也门。“问题是:为何这些犀牛会被杀?犀牛角都去了哪里?”他说道。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报道称Martin因自己的调查工作而被谋杀。不过,近年来,的确有不少试图结束野生动物偷猎的保育人士被谋杀。去年,备受爱戴的大象保育人士Wayne Lotter在坦桑尼亚被杀。此外,还有许多反偷猎的公园管理员在执勤时被杀。在过去的10年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维龙加国家公园 有150多人被杀,加兰巴国家公园也有21人被杀。(与此同时,在2002-2014年之间,至少有991位活动家、森林保护员和土著领袖在土地相关的犯罪活动中被杀。)

  至于Martin在结束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中的作用:“他留下了一些缺口,必须尽快填满,”Muruthi说道。




一生打击非法象牙贸易,直到被刺死,世界才记起他默默无闻的伟大-跨界资讯-NGO新闻-NGO信息中心-中国发展简报网站  
http://www.chinadevelopmentbrief.org.cn/news-20930.html  

Esmond Bradley Martin 死了。

       2018年2月5日,他被发现死在自己位于肯尼亚内罗毕郊区的家中,脖颈上连中数刀,

       警方说,这看起来像一场“拙劣”的抢劫,暂时还不知道是否与他的工作有关……

       生前,Esmond是一位世界顶尖级的象牙与犀牛角非法交易的研究者,

       是系统性研究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先驱者和激励者,



       甚至就在被刺杀的前几天,75岁的他才步履匆匆地从缅甸赶回,

       撰写一份当地的非法贸易数据报告,就像这几十年,他一直在做的那样……

       一头雪白的头发,一身笔挺的西装,一条经常挂在口袋里的彩色手帕,看起来有些笨拙,

       出生在纽约的Esmond,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地理学家……



       70年代,在和妻子Chryssee一起撰写关于“东方货运”相关的书籍时,

       他们在搜集的资料中发现了关于东非大量的犀牛被杀死,犀牛角都会被运往也门的内容,

       那个年代的人们对于盗猎了解并不多,

       所以Esmond不禁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为什么这些犀牛会被屠戮,这些犀牛角最终都要运到哪里去做什么?”

       怀着不解,年轻的Esmond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陆,来到了肯尼亚……

       广袤的非洲大陆一直以来都是盗猎猖獗之地,大象与犀牛更是首当其冲。

       每年,大约有3万头非洲大象因为美丽的长牙而惨死,光去年一年就有超过1千头犀牛被杀……

       在这里,Esmond终于知道犀牛被屠杀的原因……

       象牙被制成雕像、印章等工艺品,而犀牛角则被误当成“万能药”……



       野生动物们的惨死在Esmond眼前一次次上演,生命的逝去让他内心破碎,

       也就是从这时起,这个沉默的男人踏上了保护大象和犀牛,研究野生动物犯罪的道路……

       但是,想要保护动物,首先得知道市场在哪儿,才能与之对抗……

       因此,Esmond开始收集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数据,

       这一收集,就是几十年……



       Esmond的好友兼同事Dan Stiles依旧记得1999年的那个夜晚,

       Esmond在晚餐时是如何拼命劝服他加入自己的团队,从事非洲象牙市场的陆地研究的……

      “那天真是惨不忍睹,但是我幸运的从他手里“存活”下来。”回忆起20年前的场景,Stiles深情的笑着,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那一晚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和Esmond一起,他们几乎踏遍了整个非洲大陆,搜索一切正在进行售卖的象牙,

       向贩卖者询问价格,和象牙雕刻师们沟通,找出象牙的来路然后辨别象牙的交易路线……

       在一次经历十周的探查之后,Stiles早已精疲力尽,但是Esmond却还保持着神采奕奕,

      “他真的是不可思议,一路前行从不停歇。”Stiles说道。

       就这样,两人又一路探查了亚洲,欧洲和美洲的象牙交易情况……



       数据收集工作除了辛苦跋涉,还有的就是危险……

       由于象牙和犀牛角贸易在许多国家被明文禁止,因此许多商贩把它们被转移到地下,在黑市进行销售,想要了解这些交易的具体内幕充满了风险……

       但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Esmond一直在世界上最偏远和最高风险的地方探查着数据……

       老挝,越南,也门,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到处都是他的足迹……

       特别是在东南亚地区,大量的地下象牙交易市场充斥着各种不为人知的象牙交易……

       为了收集数据,Esmond常常冒充象牙和犀牛角买家,从精明狡猾的贩子们那里打探消息……

       有一次,Esmond在一家老挝的赌场里发现了象牙交易,他毅然与黑帮歹徒,毒枭和二道贩子周旋,

       费尽口舌,历经千辛万苦,才成功收集到了关于枪支和野生动物的数据信息……

       当然,也不是每次都是这么顺利,

       就在去年,Esmond和合作者Vigne在老挝北部行走时,在一家赌场发现了象牙贩子。

       Esmond想跟上去看看,但是由于他和伙伴是唯二的西方人,因此他俩刚一出现,就受到了严密的监视。

       他们走到哪儿都被看着,跟着,也是他唯一一次“真正感受到威胁”……

       没有指导,没有后援,完全暴露,

       这,就是Esmond的工作环境……

       对于常人来说,这样恶劣又玩命的情况一次就够了,但是对于Esmond来说却是他几十年来的日常……

      “唯一拥有我想要的信息的人就是这些贩子,所以我努力去接触他们,与他们社交。”

      “除此之外我还能从哪儿获得信息呢?”

       而对于得来的数据,Esmonde总是严肃又认真……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只是负责统计数据,呈现事实。”

       客观公正的态度,让他的数据分析工作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专业与严谨,

       他开创性的量化象牙和犀牛角交易数字,更是成为了系统性研究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先驱者……

      “以前从未有人做到过这点。”Esmond的专业素养让Stiles十分敬佩,“他是一个讲数据讲事实的人。”



       或许,正是由于他客观的态度,不少象牙贩子竟也对Esmond刮目相看……

       在很多次卧底行动中,Esmond因为长期的打探而被不少人认出,但是他们依旧愿意给他提供信息……

       因为在他们看来,Esmond只收集信息,分析大数据,而不是针对个人,

       他不会出卖给他提供信息的线人,也不会在报告上书写象牙贩子的姓名,

       所以许多象牙贩子虽然讨厌他,但也敬佩他打击盗猎的付出,愿意给他提供不危害到自己的信息……

       长达数十年的卧底工作和陆地调查,让Esmond熟知了各种黑市的情况和产品价格,

       他收集这些价格和数量的数据,挖掘出深层次的内容,最后将这些内容汇总成研究报告……

       经过18年时间,Esmond为合法和非法的象牙市场制作出了10份关键报告,其中不少都卓有成效……

       在2008年,他发现也门对于犀牛角的需求量增加,在2010年,日本对于象牙的需求量减少,

       在2011年,中国香港的象牙贸易蓬勃发展,在2013年尼泊尔的犀牛偷猎情况减少,

       甚至到了最近两年,哪怕已经年过七旬,他依旧调查记录了老挝和越南愈发热烈的象牙交易情况,

       同时也走访了中国六个著名城市,用长达88页的报告详细记录了中国象牙制品市场逐渐缩减的变化,



       这些看似干巴巴的数据,清晰地刻画了非法贸易市场的机制和货品发展趋势曲线,

       为其他环境保护者,政策制定者都提供了方向和指导,

       也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提供了关闭这些市场所需的艰难证据……

       在他的努力下,许多开放的象牙犀牛角市场得以关闭,野生动物犯罪也逐渐让政府重视,

       其中最成功的莫过于成功游说中国政府在1993年和2017年先后禁止犀牛角和象牙贸易,

       这两则禁令虽然并没能彻底关闭黑市,但依然对其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Esmond是保护区里伟大的无名英雄之一。” 认识了Esmond45年,“拯救大象”的创始人Iain Douglas-Hamilton悲痛的说道。

      “他从来没有党派,总是保持客观,他只是收集数据并且公布出来。”

       美国驻肯尼亚大使Bob Godec认为,Esmond的离世是肯尼亚和全世界的悲剧,“他是一个真正的保护巨人,是非洲大象和犀牛的战士。”

      “他的非凡研究对打击全球非法野生动物贩运产生了先进的努力和深远的影响。”



       Esmond的死因还在调查之中,

       目前,暂时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是报复性仇杀……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他最后的时光到底是怎么度过的,这样的问题只要一想我就困惑又难过。”

       我不认为他的工作是让他遭受这一切的原因。”Stiles说道,“我无法想象任何人会对Esmond做这种事。”

       Esmond的死不仅让动物保护界震惊,也留下了一个巨大等待填补的空白……

       生前,他用生命收集并且撰写非法贸易的数据保护野生动物,

       死后,他的研究遗产将流传多年。

       Esmond Bradley Martin ,他默默无闻的伟大值得所有人铭记……

       ref:

http://www.bbc.com/news/world-africa-42948919
https://www.cnn.com/2018/02/05/africa/ivory-investigator-killed-kenya/index.html
http://nomadmagazine.co/interview-with-esmond-bradley-martin-we-can-turn-poaching-around/
https://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2018/02/wildlife-watch-esmond-martin-elephants-rhino-illegal-trade/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18/feb/5/esmond-bradley-martin-anti-poaching-crusader-stabb/
http://www.latimes.com/world/africa/la-fg-kenya-conservationist-killed-20180205-story.html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