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85阅读
  • 0回复

科学家:“人类失去昆虫一切都将崩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科学家:“人类失去昆虫一切都将崩塌” - 生物多样性 - 环境与生活网  
http://www.hjysh.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26&id=1189

◎本刊主笔  刘国伟
昆虫占据了世界已知生物体数量的一半以上,其多样的形态和惊人的数量对人类生活有着复杂而不可忽视的影响。仅在美国,昆虫就能提供至少570亿美元的生态服务:为我们用来果腹的农产品提供授粉;作为大自然的“清道夫”和土壤通气器,清理害人虫,默默分解死亡的动植物,将其营养物质送回土壤中⋯⋯但昆虫多样性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些小生灵的现状很不乐观:许多昆虫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从这个世界消失,其原因和由此可能造成的后果正引起科学界的高度关注。

2016年7月,德国东部奥得河畔法兰克福的蜜蜂在向日葵中采蜜。

  • 德国飞行昆虫27年减少七成

昆虫学中有个有趣的现象,叫做“挡风玻璃现象”。说的是在汽车行驶过程中,驾驶人会看到许多迎面扑来的飞虫撞在挡风玻璃上。停车后,清理这些飞虫尸体通常会耗费一些时间。作为一名老司机,笔者个人的体会是近些年挡风玻璃上的死虫子少多了。德国莱布尼兹动物生物多样性研究所主任沃尔夫冈·瓦盖尔表示,人们花在清理挡风玻璃上昆虫尸体的时间,要比过去少很多。当然,以上只是几个人的直观感受,要想深究昆虫数量变化,需要更权威的实证。实际上,一项相关研究已经开展了27年。

挡风玻璃上的虫子
这项研究由德国克雷菲尔德学会发起,研究结果于2017年10月发表在美国期刊《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上。该学会在1989年〜2016年间,在德国63个保护区(当地的生态价值保留地,并非原始的天然区域)里设置捕捉昆虫的陷阱,开展定量和定性研究。这种陷阱是瑞士著名昆虫学家雷内·马莱斯1934年发明的,被称为马氏网。马氏网从构造上看颇像一个大型蚊帐,昆虫误打误撞进入网里后,会本能地向高处飞,最后被集中到尖顶部的收集区,被引导进入一个装有杀虫剂的圆筒。目前常用的杀虫剂是酒精,不仅能够麻醉并杀死虫子,还能使虫子尸体保存很久。

德国克雷菲尔德学会昆虫学家们在马氏网中捕捉的昆虫样本
克雷菲尔德学会在保护区里先后设置了1503个马氏网,安置在森林、草原和沙丘等处,每年开春到深秋对收集的昆虫尸体种类和重量进行统计,27年来共收集了53.5公斤的昆虫,基本都是些喜欢在离地1米左右高度活动的昆虫。数据显示,1989年5月到10月的半年间,每个马氏网捕捉的虫子重量平均为1600克,到了2014年这个数字减少到300克。该学会的专家们得出结论:德国飞行昆虫总数下降了75%。
在克雷菲尔德昆虫学会发布的数据中,食蚜蝇(外观很像蜜蜂的一种授粉昆虫)数量显著下降。1989年,该学会在一个陷阱中收集到17291只食蚜蝇;而2014年在同一个陷阱处,他们仅收集到2737只样本,下降趋势令人震惊。

农药、化肥以及农艺措施频率更高,可能是飞行昆虫数量减少的原因。
研究人员在论文中指出,天气、植被变化等因素都不能解释昆虫数量锐减的现象,“农药使用、全年耕作、化肥用量增加以及农艺措施频率更高,可能是飞行昆虫数量减少的合理原因”。苏塞克斯大学的戴夫·古尔森是其中的一个研究者,他认为昆虫消亡的原因需要具体讨论,可能是因为缺乏食物,或是接触了化学杀虫剂,德国的现状很可能是欧洲的缩影。如果推断准确,那么人类面临的是迫在眉睫的生态灾难。“人类一旦失去了昆虫,那么所有一切都将崩塌。”柏林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德克特从另一个角度分析:氮肥的过度使用能使农作物比如玉米生长繁盛,但其他植物种类会减少,这使得与之有共生关系的昆虫数量也不断减少。

许多昆虫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从这个世界消失

  • 极端天气与单一种植重挫蜂蝶

昆虫数量减少还有其他佐证。比如在2017年春天,人们就发现曾经在英国大片草场上翩翩起舞的草地蝴蝶,在2016年消失了七成以上,这些在进化长河中遨游至今的美丽生灵,面对日益频繁的极端天气时表现非常脆弱。
2017年初,持续了近40年的英国蝴蝶监测计划(UKBMS)发现,57个种类里有40个种类在2015年〜2016年之间有所下降,使得2016年成为有史以来蝴蝶生态记录最差的一年。蝴蝶监测计划的主管汤姆·布雷瑞顿认为,欧洲草地蝴蝶对天气和环境变化非常敏感,暖冬会使毛毛虫从越冬中过早活跃起来,然后在寒冷天气回归时被冻死。此外,研究团队发现蝴蝶处于茧阶段时,过多降雨对英国超过1/4的蝴蝶种类产生了不利影响。
自1976年英国蝴蝶监测计划开始以来,英国蝴蝶数量经历了严重的长期下降,全英国1800多个蝴蝶观测点的信息表明,大约有60%的蝴蝶物种受到了影响,热浪、寒流和暴雨等极端天气是重要原因所在。

马来西亚西北森林的一只食虫虻在吃另一只小昆虫
与蝴蝶等昆虫作对的不仅仅是天气。实际上,在欧洲、北美和南美的大部分地区,单一作物的种植模式覆盖了大多数的土地,这种土地管理模式从空中看起来煞是好看,也利于管理。但是以往昆虫赖以生存和繁殖的小水塘或树篱都不复存在,昆虫难以逾越和迁出这些大片的现代耕地,这些耕地成为昆虫难以立足的绿色“沙漠地带”。
与蝴蝶经常相伴出现的蜜蜂,近年来遇到的麻烦要更大,主要是始于本世纪之初发生的“蜂群衰竭失调”(CCD),被感染的蜂群经常蜂箱内空空如也,蜜蜂所剩无几。这种现象给欧美养蜂业带来了巨大的危机,原因是什么至今仍在争论中。这种传粉昆虫与人类的粮食生产密切相关,一旦大批量消失会引发更严重的生物多样性危机。
几年前,美国政府机构建议在公共土地上采取几项新的行动,提供栖息地以帮助传粉昆虫繁衍生长,如保护并恢复野花丛生的栖息地;为传粉昆虫的窝和巢穴开辟空间;提供蝴蝶所需的植物;为其他一些昆虫提供冬季栖息所等。当然,这个药方的疗效如何,还得看各方的重视程度了。

仅在美国,昆虫就能提供至少570亿美元的生态服务。

  • 昆虫逃离城市 渐飞渐远

清夜虫鸣一直是中国人精神生活中一个重要的文化意象,在很多人看来,没有蝉鸣的夏天不可想象,而笔者的童年更是少不了蝈蝈和蟋蟀的叫声。随着大量人口涌入城市,越来越多人发现,虽然城市里不乏很多公园和绿化带,但居住在里面的昆虫却少得可怜,以往给大家生活带来乐趣的昆虫明显少了很多,捉虫扑蝶成为许多城市孩子们的奢望。从国内外的调查来看,城市中心昆虫的数量和种类都有不同程度的减少。

捉虫扑蝶成为许多城市孩子的奢望
2010年,一项针对北京市六环路内昆虫的监测和分析结果显示,每向市中心靠近5公里,象鼻虫(即象甲)就会减少一种。不仅是象鼻虫,北京城市中心很多昆虫都在消亡。科研人员表示,除了常见的蝴蝶、蜜蜂、蜻蜓等景观昆虫,一些天敌昆虫如螳螂、七星瓢虫、草蛉等,在城市中也都不见了踪影。
中国农业大学昆虫学系主任彩万志教授选取了北京市六环内及六环外部分郊区的代表性区域,对其中的半翅目昆虫进行了长达10年的系统调查和广泛采集,发现北京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导致了半翅目昆虫多样性减少。
另一方面,由于室内空调的广泛使用、城市垃圾的增多造成城市昆虫的生活环境日益趋同,遍地的钢筋水泥,植被覆盖面积有限,于是个别单一物种(如蟑螂等)得以高速繁殖、大范围蔓延。整个城市生态圈的健康程度和丰富程度都不高,这是可以想见的。

  • 也有新物种在城市露面

令人欣慰的是,在对昆虫而言整体压抑的城市环境里,也不乏令我们惊喜的一瞬间。2016年9月,在上海,一种新奇的、行走在树皮缝隙间的褐黄色小甲虫,暴露在几个好奇者的目光中。它们躲在阴暗潮湿的朽木中,全身披着褐黄色盔甲、约3毫米长的身体,和一只蚂蚁差不多大。一旦感受到威胁,这种小甲虫能够喷射接近60摄氏度高温的雾态化学物质,可谓昆虫界的化学战高手。

上海发现的新甲虫
经专家的分类、饲养和研究,2017年12月,这种小甲虫终于确认是“双斑粗角步甲”家族的一个新物种,它是2017年第三个在上海市被发现的新物种,最终被命名为“上海双斑粗角步甲”。在高度城市化的上海发现一个新物种实属不易。
我们真心期待未来的日子里有更多的昆虫返回昔日的领地,也期待在城市的某个角落中发现新的昆虫物种。
(本文写作中参考了《昆虫缘何离我们渐飞渐远》《生物多样性:已到危险境地》等报道以及科学公共图书馆、《自然》杂志、《美国国家地理》《卫报》《南方周末》《科技日报》等网站的信息,特此声明并致谢。)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