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56阅读
  • 0回复

[每周精选]追象廿年:象会记住伤害过它的物种,最大天敌是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追象廿年:象会记住伤害过它的物种,最大天敌是人_凤凰公益  
http://gongyi.ifeng.com/a/20180127/44861308_0.shtml

有资料显示,1991年至2016年,云南野生亚洲象肇事造成损失约3.27亿元,致53人死亡、299人受伤。为缓解人象冲突,2017年7月20日,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启动中国首个亚洲象防护栏试点村寨项目。截至目前,该局已先后投入172万元在关坪村试点建成亚洲象防护栏1350米。2018年1月初,澎湃新闻走进关坪村,追寻人象冲突背后的故事。
野象会记仇。当你伤害过大象或者它的子女,多年以后再相逢,大象依然会记得你、找你寻仇,就算人死了埋进坟里,象群都会来踏平你的坟墓。
这是云南西双版纳州、普洱市等地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野象记仇的新闻”也多次见诸媒体。
穿梭在西双版纳、普洱市等地热带雨林里的野生亚洲象,身高可达3米多、体重达5吨多,已越来越频繁地闯入当地百姓家里,给当地人留下了恐怖的印记。
但追踪研究了亚洲象近20年的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巧燕1月22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让大象“记仇”的是惊吓、伤害过它们的群体或物种,不是单单针对某一个人、某一个家庭,“大象最大的天敌就是人类。”

在野象谷景区出没的几头野象。
科研人员牺牲在象蹄下
冬天行走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里,少了些夏天的闷热和吸血的蚂蟥。但下雨的低温天仍会给进山林的科研人员带来困扰——冬天,大象食物有限,到处乱窜觅食;雨天,若与大象狭路相逢,极易受到攻击……
1月22日,经过了前两天的下雨低温天气,王巧燕和她的队友们再度进山了。科研人员此行,是去放置红外线探测仪,目的是监测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亚洲象。
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周边普洱、临沧等部分地区,如今生活着300余头野生亚洲象。从1998年开始,王巧燕已追踪研究它们近20年。

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巧燕,已跟踪研究亚洲象近20年。
王巧燕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跟亚洲象接触的场景。2002年,她带着一个检测小组翻山越岭,从勐养保护区沿河而上时,护林员告诉他们这里有亚洲象活动的痕迹。
经验丰富的护林员熟知森林里的各种动物,尤其是无任何动物能敌的大象。每次进山,他们会拿着叶片或竹片吹出“滴滴滴”的声音、或学着鸟儿的鸣叫,如果有象群在附近活动,他们就能听到大象甩鼻子、吹气、嘶鸣、吃竹子时“噼里啪啦”的回应声了。以此就可确定象群的方位,控制安全距离。
但这次他们碰到了一头独象。独象往往是被象群驱逐的公象,警惕性高、动静小不易发现,且易暴怒发起攻击。走在前面的护林员看到独象时,已超出了安全距离,警戒状态的独象已两腿立起观察四周,为保护自己,可能会随时发起攻击。反应敏捷的护林员,摆手示意王巧燕他们不要发出声音往后退,自己悄悄爬上了树,结果被挂在了树上,幸好大象没有追来,这次有惊无险。
并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提起同事姚正扬的遭遇,王巧燕摇头不愿回忆那血腥的场面,“被大象踩死后死无全尸,胳膊、腿和身子这些都不在一个地方,象鼻子卷着肢体在树上乱拍打,像玩一样,它们就是在‘玩’。”
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以下简称:保护区管理局)的资料里记载了这起悲惨事件。2015年10月22日,由姚正扬等6人组成的调研小组前往勐往乡曼允村回开箐山梁附近开展实地调查工作。当天15时许,他们听到了几声野象的吼叫,便迅速观察研判,初步认为该林区是野象群栖息活动的重点区域,为了获取实情,调研组决定继续沿着野象叫声向树林深处前进。
就在大家小心翼翼地前进之时,象群中的一头母象突然向毫无防备的6人冲过来并发起攻击,姚正扬奋不顾身朝另一侧跑去,从而引开了母象,为其他成员安全逃生赢得了时间。当大家跑到安全地带清点成员时,没有发现姚正扬,也无法再联系上他。调查小组立即向上级有关部门和当地党委、政府报告,州、县、乡三级迅速组织人员到事发地搜寻姚正扬。
经过各方人员全力搜寻,终于在10月23日凌晨4点30分在一片林地旁找到了他。但令人痛心是,此时的姚正扬已死亡,并且肢体多处骨折,而周围有野象活动过的明显痕迹。经警方现场勘察确定,姚正扬系遭野象袭击身亡,时年33岁。
丧身于象蹄之下的工作人员,姚正扬并不是孤例。公开报道显示,2007年11月21日,勐腊县勐腊镇林业站女工程师陈素芬,接到广纳里村有野象毁坏橡胶林的报告后,赶到现场勘查损失,不幸遭到野象的袭击而殉职。

工作人员正在勘查野象的足迹。
野象和墓地
尽管危险重重,但王巧燕他们依然得继续进雨林,追踪、观察、研究这些庞然大物身上的秘密,尽快化解人象冲突的恩怨。
每一次进山,他们戴着一次性手套、细胞蝉黏膜等设备,去雨林里放红外线相机、收集资料,其间拨拉大象新鲜的粪便,分析检测、DNA鉴定,以此区分大象种群、数量、健康程度等,“粪便必须要新鲜的、独立的,有点臭,有的还有未消化的玉米粒,蚊蝇乱飞,还有蛔虫什么的。”
更臭的是碰到死亡的大象遗体,有些腐烂的遗体恶臭难闻。研究人员需要把遗体拿回,脱皮、脱脂、去肉、晾干……或做成骨架标本、或做成皮质标本。
传说中,大象在临死前一定要跑到自己的秘密墓地去迎接末日,现实中也并不缺乏这方面的新闻报道,并称大象墓地发现不少象牙象骨。在奉大象为圣灵的泰国,2004年,导演萨拉伍·拉巴迪还以此为题材拍了《圣象幽灵:大象墓地》;而国内,除了自媒体刊发的一些文章,网上不少网友好奇地询问,大象真的有墓地吗?
跟踪研究亚洲象近20年的王巧燕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哪有什么大象墓地?”,无论通过红外线相机的检测、无人机的监控,还是他们亲身前往雨林探测,这么多年,碰到的都是自然死亡的大象。倒是有次在普文镇保护区内,发现了一头被象群掩埋的小象。王巧燕记得,当挖掘机挖出小象时,小象头朝下、全身起泡,“可能得了一种传染病,象群害怕,把小象埋了,这样的很少见。”
另一个大象跟墓地有关的说法是关于大象记仇。在野生亚洲象分布的西双版纳、普洱等地,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当你伤害过大象或者它的子女,多年以后再相逢,大象依然会记得你、找你寻仇,就算人死了埋进坟里,象群会来踏平你的坟墓。
这个说法来源于一起事件:2006年3月的一个下午,西双版纳勐满村女子汉腰妹在橡胶地头遇害,身上衣服被撕烂、身体多处骨折,案发现场有大象脚印。民警判断,凶手就是一头大象,后经过调查发现,汉腰妹的丈夫几个月前就在案发的同一地点与象群发生过冲突,并且打死了一头小象,于是,村里开始流传大象是来替子报仇的说法,而紧接着埋汉腰妹的坟墓也被大象踩平了,村民们开始传说大象复仇、让伤害过它们的人家不得安宁。
真有大象记仇的说法?王巧燕说,能让大象“记仇”的是惊吓、伤害过它们的群体或物种,不是单单针对某一个人、某一个家庭,上述事件只是在大象活动区域的孤立偶然事件,“什么东西伤害过人类,人类会不会对那种东西警惕、记仇?大象很多方面跟人一样。”

被救助的小象“羊妞”两岁多了,吃羊奶长大的它当初在一农户家的柴房里被发现。
最大天敌是人类
王巧燕说,大象很多方面跟人一样。究竟跟人有多像呢?
首先,亚洲象是家族式群居。它们的世界里沿袭着母系氏族的统治体制,分工明确。年长的母象带领着象群寻觅食物、迁徙,行程中呈“一”字形列队,左右有护卫的成年象,中间都是被保护的小象,最后还有一头警戒的大象,“警戒象一般与象群拉开了距离,一旦有情况,会向象群嘶鸣、踩踏地面发出警告。”
大象相互间交流的形式多样。比如发出警告,象腿踩踏地面发出的次声波,会被远在千米之外的象群感应,辨别是不是家族成员、从中获取传达的信息。一次王巧燕跟非洲的专家进山,象群中嘶鸣声过后,他们感到害怕要撤,但非洲专家马上辨别出:“大象是在召集家族成员要走了,不是警告发起攻击的声音,是它们要撤。”
王巧燕观察发现,刚出生0—1岁的幼象,可以在母象的肚子底下自由地穿梭;2—3岁的小象跟母象的前腿并高;3—5岁的时候,小象的身高到母象前腿以上至成年象耳朵处;15岁的时候头部到成年象肩膀左右,以后都算是成年象了;他们的平均寿命65岁,也有年龄高达九旬的老象。

一头奔跑的小象,它把土用鼻子盖在身上为了驱蚊虫叮咬。罗爱东图
亚洲象12岁就性成熟了,但公象获得交配的机会并不容易。成年的公象,为了获得与母象交配的权利,在发情季跟其它公象单挑,斗得你死我活,打断象牙、遍体鳞伤,甚至被掀翻后滚下山坡;或者是为避免与家族中的母象乱来,被象群驱逐成为独象。
独象往往是最危险的个体,尤其是发情季的独象。它们乱闯乱撞,四处宣泄不满,象群一般不会冒险进村,在人象冲突中袭击人致死的凶手一般都是独象。
发情的独象乱闯乱撞暴怒时不仅仅针对人类。2007年,被保护区工作人员和森林公安救助的亚洲象“平平”,当时臀部受伤,伤口位于后腿中间的位置,贯穿阴 道长达30多公分,伤口处的肉向外翻卷腐烂,爬满蛆和苍蝇,经最终鉴定,凶手是一头发情的公象,它求欢失败后用象牙袭击了“平平”,被救助后取名“平平”,意为平安渡过难关。
亚洲象也有温情的一面。在食物缺乏的季节,象群会靠拢会合,食物丰富的季节象群分散活动;象群并不一定是一个家族,有时候两个家族合并在一起,带头的母象相互帮忙照料它们的孩子。在野外取食时,幼象特别受到象群的照顾,不仅母象保护,它的哥哥、姐姐都会帮助幼象,它们的食材包括玉米、水稻、甘蔗、各种水果等100多种。
2017年年初,王巧燕他们通过无人机监控看到,一群象在鱼塘边吼叫着使劲地推一头倒地的象,起初以为大象掉进鱼塘站不起来或者受伤了,但不停地回放视频才发现,倒地的母象正在分娩,象群在帮助母象产子,“那个吼叫的声音就是向外警告的,意思不要靠近,它们一个家族都在帮忙。”它们产子时,多选择在食物充沛的地方,还会在地面铺上茅草。

正在嬉戏玩水的两头小象。 张国英图
亚洲象平均体重达4吨,最重的可达5吨,平均身高达270cm,最高可达314cm。这个在森林中已无任何敌手的庞然大物,也有受惊逃跑的时候。王巧燕说,新来的象群在第一次碰到无人机时,“嚯”一下全跑了,但经常受到驱赶、鞭炮惊吓的勐海的象群,会用象鼻子卷着树枝拍打无人机;野象是不会主动攻击人,一般会选择与人避让。如果有人为的驱赶、惊吓、伤害和猎杀,它们就会反击。“大象最大的天敌就是人类。”王巧燕说。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