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2阅读
  • 0回复

大象孤独了,也会抑郁死亡。他们需要的不是掌声,而是同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大象孤独了,也会抑郁死亡。他们需要的不是掌声,而是同类!_凤凰公益  
http://gongyi.ifeng.com/a/20180113/44844592_0.shtml

上周,一位记者联系到我们,说是因为看了张恩权老师在一席做的演讲之后(点击查看),想要做一期大象福利相关的报道,向我们咨询点情况。有媒体关注大象福利问题,我们真是太高兴了,这一直以来就是我们关注的重心,包括非洲草原象和亚洲象的进口,到大象表演,再到圈养环境、疾病防控等福利问题等。大象只属于大自然,不应该是人类娱乐的工具,也不该生活在水泥盒子里。
这周,又因为好几件事跟大象有关联,所以想来说一说大象的孤独。
最近,成都市双流区海滨城购物中心在做马戏活动,将会持续3个月左右的时间,有亚洲象、老虎等野生动物的表演。我们向双流区森林公安了解到的情况是,该演出是好几个马戏团拼凑起来的,其中亚洲象属于安徽省宿州市永乐动物杂技表演团,老虎属于广元市鹏飞(或是朋飞)马戏团。随即我们发现一些疑点,可能并未得到国家林业局的审批,所以我们继续向四川省林业厅做了举报,目前尚未收到回复。

成都海滨城的大象表演,图片来自网络
大象出现在商场里,并不是我们第一次碰到。从北京苏宁让大象做手机快递员到山东东营万达广场里做大象表演,最后都是被叫停了。除了本身活动没有获得完善的法律手续外,更多的还有公众对大象的保护意识更强了。

2016年12月,万达内的大象表演,被举报后,大象被匆匆运走。
前段时间国内游客到泰国旅游骑乘大象时,大象发狂致人死亡的悲剧,警醒着越来越多的人,哪怕大象是从小就在人工饲养下长大,哪怕驯象员手里拿着大象害怕的象钩,哪怕驯兽员使劲用象钩来击打发狂中的大象。这些手段都无法让大象成为完全屈服于人类的娱乐工具,也无法消磨掉大象与生俱来的力量和危险,也无法避免随时都可能发生的伤亡。曾经太多的“侥幸”已经让很多人付出了生命,也让大象永远记住了他们所受到的伤痛。
根据我们的统计,可能还不够全面,国内目前有16家单位还存在大象表演,分别如下:
北京世界公园、北京金群艺马戏表演有限公司、宿州市永乐动物杂技表演团、长沙生态动物园、深圳野生动物园、东莞香市动物园、上海野生动物园、无锡动物园、贵阳森林野生动物园、大连森林动物园、西双版纳傣族园、西双版纳曼听公园公园、西双版纳野象谷、云南民族村、南宁动物园(暂停)、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暂停)。
其中有两家是马戏团,这两家马戏团的大象更是颠沛流离,居无定所,随之而来的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孤独!一般运到外地表演的都是一头大象。比如我们记录到的重庆洋人街、包头乐园、东营万达、成都海滨城等,都只有一头大象。

2017年5月,在包头表演的大象,孤零零的独自站在狂风中
孤独,到底对大象意味着什么?
先从曾经世界闻名的,号称最大的非洲象说起。他叫Jumbo,金宝,迪士尼卡通形象小飞象的原型。“自然纪录片之父”戴维· 阿滕伯勒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推出新作《金宝:大象超级明星的一生》,揭开了金宝颠沛流离,在动物园间辗转展览,又从动物园被卖到马戏团,然后随火车去卖艺巡演,最后惨死加拿大的真相。

(强烈推荐!片子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7222708/?from=search&seid=6253976583917326956  )
片子里讲到,白天时,游客来骑坐金宝拍照,喂它吃面包,非常喜欢金宝。但是到了晚上,金宝变得狂躁,撞断了象牙。经过对其骨骼标本的检查分析,大象原本应该吃丰富多样的食物,草、树叶、树皮,但在动物园里主要是干草和面包,饮食结构不合理,金宝患有严重的牙病,还有严重的关节问题。此外也排除了狂躁行为与发情的关联,因为发情的话,为了彰显自己的力量,更会去攻击身边的人或其它动物,而不是倾向于自残。而后,对比更多大象的情况,得出一种解释,就是孤独,缺乏同伴。大象是一种社群动物,有丰富的情感,有同类交流的需求,而被困笼中,他们并不是健康快乐的。
除了金宝,世界上还有很多大象的死亡与孤独有关。比如日本的大象花子。

(图为花子,来自新闻网页截图)


2016年5月,一头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大象,在日本东京的井之头动物园不幸离世。她名叫花子(点击查看),在1949年,只有2岁的她被作为泰国政府的礼物送给了东京。从此以后,在接下来的60多年里,她不得不孤独地生活在狭窄的、水泥笼舍中。尽管她是长寿的,69岁,但是她的一生却是痛苦的。
一些见过她的游客说,花子总是站在那里了无生气,更像是一尊雕塑。又或者前后的摇头晃脑,呈现一种刻板行为。大象是社群动物,具有复杂丰富的社会性。母象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象群,他们需要家人。可是花子却没有,在60多年里她没有接触过同类,没有朋友。慢慢地,她对人类使用暴力。在1956年她就踩踏过人,也伤害过饲养员。
2011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她在过去的5年里曾经袭击过饲养员、兽医和其它的工作人员。因此,动物园将她用铁链锁住。此外她还长期受到消化系统疾病的折磨。就这样,花子在漫长的时间里,没有接触过草地、泥土、同类,在病痛的折磨下永远的倒下了。
还有一头曾经为科学研究作出贡献的大象,名叫快乐(Happy),今年45岁,生活在美国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然而这个名字并没有让她真的快乐,而是这个动物园里最不快乐的大象,她过着终日孤独的、被监禁着的生活。

A 为大象Happy的头上作了x型标记;B为大象Happy照着镜子,用象鼻触摸标记。图片来自论文《Self-recognition in an Asian elephant》,2006。
在2006年,Happy通过了标记试验,在她的头上做了一个“X”型标记,她会照着镜子,用象鼻触摸标记。由此证实了大象具有镜子自我意识(mirror self-recognition,MSR),成为目前已知的能够识别镜子中自己影像的8大动物类群之一。此前很长时间科学家以为只有人类和类人猿才有,海豚也被证实有。
在那一年,和Happy一起生活的另一头大象Sammy患有严重的肝脏疾病,被动物园安乐死了。而此前和Happy生活了25年的另一头大象Grumpy,她们都是从泰国的野外捕捉来,出口到动物园后就一直生活在一起。在2002年,她们俩被动物园安排和另外两头大象(即Maxine 和Patty)同时待在一个笼舍里。结果另外两头大象合力攻击了Grumpy。Grumpy被击倒受伤,没有再恢复过来,被动物园安乐死了。加上另外一头大象,动物园在那4年里安乐死了3头大象。同年,也就是在2006年,动物园对外宣布,停止大象计划,在Happy、Maxine 和Patty这三头大象去世后将停止大象的饲养展示。
随后,动物园担心Happy会再次被攻击,从此以后,她就被单独饲养。她没有足够的生活空间,没有适宜的气候。连续三年被动物保护组织In Defense of Animals评价为十家饲养大象最糟糕的动物园之一。
在国内当然也有类似孤独的大象。
在2013年死亡的大象滨滨,从小被训练来做杂耍,小的时候动物园里还有其它大象的陪伴,但是陆陆续续其它大象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了(点击查看)。再加上,滨滨经常被租借到其它动物园进行表演。在2013年的时候被曝光患有严重的足部疾病。但是一切都已来不及。

2013年5月,滨滨的足病继续恶化中。
除了流动表演的大象,还有一些动物园里,仅作展示的大象同样也有孤独的问题。
比如2016年死亡在新疆乌鲁木齐天上野生动物园的大象飞飞,年仅14岁,他在2岁时,就从重庆被运到乌鲁木齐,独自生活,死亡时,他全身多处溃烂,忍受了长达500多天,甚至更长的病痛。


(((4)))


时至今日,动物园之间租借大象,尤其小型动物园仅仅短期租借1、2年,通常都没有专门的大象馆,也一般经费有限,只是租一头,最多2头,这样的话,大象自然会有孤独的问题。比如曾经的常州淹城野生动物园、烟台动物园、龙口动物园、淮安动物园、无锡动物园等。
据我们的不完全统计,全国67家饲养有大象的单位里,将近三分之一都是仅仅饲养一头大象。因为国内尚无大象饲养的标准,如果参照美国动物园协会发布的大象标准,动物园如果要养大象,那么必须饲养不低于5头,这样来看的话,国内动物园低于5头的则占到70%之多,这足以可见很多动物园里的大象过得并不太好。
爱丁堡动物园、伦敦动物园等超过20家动物园已经不再饲养大象。他们只属于更自由广阔,更丰富多彩的大自然。
(视频片段截取自纪录片《野生动物通道》)
大象寻找食物和水时,会穿越漫长地带,一般来讲,一头大象每天大概要吃272斤植物,喝189升水。雌象、象宝宝、幼年小象群居生活,30-60头为一群,雌象为领头象,这头德高望重的领头象,凭借它百科全书式的记忆量,带领这个大家庭,跨越成百上千平方英里,寻找食物。水源,除此之外,她还要牢牢记住安全路线,远离人类的叫嚣和偷猎。公象一般独居或者单身群居,进入生育期后,开始寻求配偶。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