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6阅读
  • 0回复

你的旅行,不要成为他们施虐的借口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你的旅行,不要成为他们施虐的借口_私家地理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25735
近日,泰国春武里府金三角水果园大象营一35岁重庆领队被大象踩踏致死的新闻,让人痛心和惋惜的同时,叫人再次思考旅行中的动物接触。

澎湃-私家地理曾经采访《黑象》的制作者超(Chao),他说自己为了拍摄素材,在泰国大象营骑大象,也被训象师的象钩吓坏了,“当时大象的惨叫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巨大最痛苦最恐怖的声音“,太过震惊以至于连视频都忘了拍(《黑象》的拍摄者说,他要边旅行边拯救世界)。

东南亚、南亚的虐象丑闻近年频出,泰国尤为严重。根据外媒报道,仅泰国一个国家从事“旅游业”的大象数量,是其他东南亚国家象只数量的两倍。


骑象,是不少人渴望的一生一次旅行体验 资料 图

曾在法国、西班牙等50个国家推行反斗牛运动的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AP)花了2年时间,走访了亚洲220个圈养大象的场所。他们的调研报告显示,四分之三的亚洲圈养大象生存状况不尽如人意。记录在册的、在亚洲旅游产业中工作的2823只大象中,2198只在泰国。其次是印度,有617只,接下来是斯里兰卡,166只,尼泊尔147只,老挝59只,柬埔寨有36只。

报告还称:“在大象没有被骑,或是没有表演的时候,它们经常整日整夜地被两米多长的铁链拴着。它们被限定在逼仄的水泥空间内,缺少合理膳食和医疗检查。”

在泰国,只有8个圈养大象的场所,被WAP的工作人员评定为“good”,其他114个都是“poor”。常驻泰国的WAP工作人员、世界动物保护协会野生动物高级顾问Jan Schmidt-Burbach博士谈及这个问题时表示:“旅游者是有能力改变圈养大象的生存状况的,他们只需用脚投票,选择那些以观察动物为主的机构,而不要选择那些主推与动物互动的机构。”

他还说:“一般来说,如果你可以骑某种野生动物,甚至与它拥抱、合影,背后的故事就已经很残酷了——你只是不知道而已。”

泰国的大象在旅游业、娱乐业展露头脚始于1990年代。彼时,当局禁止大象参与伐木业,象主人们宣称喂养大象太贵,要寻找新的利润点。一只大象每天要吃180公斤的饲料,折合30美金,矛盾之处在于,旅游业产生的利润,某种程度上供养了大象。

在宣传攻势和旅行社的力推下,热衷打卡的旅游者们,不少将“骑大象”作为一生一次的经历来渴望。想象一下,一只4吨重、近3米高的巨兽在你身下,乖巧听话,在不知底细的前提下心向往之,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大象为何如此听话?在泰国,训象有个专门的词汇叫Phajaan,英文crush,中文可以解释为征服,或摧毁,原意是“粉碎”。那么要征服的、粉碎的是什么?是大象,不对,是小象的意志和肉体。


在泰国,训象有个专门的词汇叫Phajaan 图片来源 Sojourns.com.sg

这是一个已经程式化的手段和过程:小象刚出生几个月,就把它从母亲身边拉开、隔离。它们会被关进一个空间狭小的木头笼子,仅供站立。训象师会为它准备好狼牙棒和象钩(ankus)。它会被狼牙棒击打,忍饥挨饿,限制睡眠。象钩的刃口必须非常锋利,这样才能刺穿大象厚厚的皮肤。小象必须从精神上和肉体上被“摧毁”,这样,在日后的训练过程中才会乖乖听话。

不要幻想有什么脾气好的野象,大象天生就是不给骑的,除非在幼年时经历Phajaan训练。所有可供骑乘的大象都必须经过这一魔鬼训练,没有例外。

为什么大象在驮人、骑车、玩杂耍甚至画画的时候,看上去并不痛苦,甚至与人类心有灵犀呢?不少游客坦陈,骑大象游览过程中,风景宜人,象群也会饮水、休息、喂食,训象人轻声细语地和它们说话,佷容易让人觉得大象并没有遭到虐待。只是残酷的数据显示,野生大象的寿命是70年,而供人骑乘的大象寿命一般只在30-40年。

一个动物福利组织在全世界14个国家的13000人中做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

1、在度假时亲眼看到野生动物遭到虐待的人群当中,有三分之一表示可以接受,或者忽视。

2、在参加过有虐待野生动物嫌疑的娱乐项目的人群中,有一半表示参与的原因是“热爱动物”,或者不认为这种行为是“残忍”的。

另外,针对不同的野生动物,人们的看法往往有出入:

1、68%的人认为和海豚一起游泳是可以接受的。

2、53%的人认为骑大象是可以接受的。

3、35%的人认为与老虎一起摆pose合影是可以接受的。

这些判断,大部分都是基于人们并不知晓“休闲娱乐圈”野生动物们背后的成长故事和训练过程时而做出的。

与人类一起乖乖合影的老虎,平日里就待在狭小的笼子里,经常挨饿并且遭受惩罚,为了使其温顺。与人类一起游泳的海豚,会因为狭小的空间和孤独,变得愤怒和抑郁。


为了可以骑乘,被“训练”的小象 Lek Chaillert 摄

那么问题来了,参观在东南亚、南亚、非洲的“大象孤儿院”,是否就能避开虐待动物的情况呢?

大象孤儿院,最初成立的宗旨是保护和照顾那些被从旅游业和伐木业中被虐的大象,以及失去母亲的小象。著名的纳维拉大象孤儿院,1975年成立于斯里兰卡,由于位置处于科伦坡到历史名城康提的当中,不少游客都会前去打卡,很多能拍到一张象群在河里洗澡的照片。通过社交网络的传播,“在河里洗澡的象群”迅速走红,旅游博主和网红旅行照片频频出现象群洗澡的画面,热带植被映衬的泥浆河流,皮肤粗砺的象群悠闲地享受着天浴,似乎是一幅伊甸园才有的美好景象。

然而,在这张照片的背后,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河里的大象脚上是带着铁链子的。为了让游客能拍到更多精彩的照片,有些大象还被命令蹲在水里,起身就会遭到击打的惩罚。根据“生而自由基金会”(The Born Free Foundation)的调查暗访,在纳维拉大象孤儿院,经常会有一只孤单的大象被铁链绑在石头或者柱子上,可能是因为雄象的发情期狂暴(Musth,源自吠陀梵语Mada),被拴时间时常有好几周。孤儿院新诞的幼象,也没有好结果,已知的情况是,一只坠地即夭折,另一只刚生下来没多久被它母亲扔在地上摔死了。

不过调查表示,即便是纳维拉大象孤儿院的驯象师会为赚取小费而让游客触碰大象,并且使用象钩,这里的情况还是要比科伦坡动物园的大象表演要好很多。


纳维拉大象孤儿院,在河里洗澡的大象,象群的生存状态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天然”  图片来源 handluggageonly.co.uk

“生而自由基金会”推荐了斯里兰卡另外一家大象保育场所,乌达瓦拉维国家公园。根据是:1、这里每天只有三小时是对游客开放的,游客在单独的平台上观看大象进食时,与大象保持距离并且不可以触碰大象。2、国家公园的饲养员需要传达指令时,使用的是细棍,而不是象钩。3、孤儿大象养育到一定程度,会尝试野化,最终目的是放归野外。

以寻求利润为出发点的旅游产业经营者,也试图以市场的方式,来鼓励那些改善大象生存环境、对大象照顾得更好的营地。东南亚地区入境旅行社Buffalo Tours于2015年发起一项调查,对于那些圈养大象的机构评分,据此推荐了泰国、印尼、老马来西亚和缅甸12家圈养大象的机构,评分差的那些则不在旅行社的合作名单内。这一评分和推荐目录的公信力尚待检测,但提倡负责任旅行的市场手段也许是另一条路。
纳维拉大象孤儿院,游客抓拍到的,拿着象钩疑是给游客拍照的驯象师  图片来源 handluggageonly.co.uk

对于喜爱野生动物的旅游者来说,唯一符合道德标准的活动就是在野外观察它们。不要被场所的名字所迷惑,也不要被旅游公司产品宣传左右,判断圈养机构是否虐待大象的标准并不复杂:是否有动物表演,是否允许骑乘和触摸,是否允许大象长时间停留给游客拍照,是否使用象钩。喂食,以及帮大象洗澡,已经是人象接触的极限了。

总之,在旅行时若有接触到野生动物的机会,也要保持一颗佛系的心,在保障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能看到是缘,不摸不骑是善,你的自由行,不要变成剥夺动物自由的隐形帮凶。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