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1阅读
  • 0回复

“禾花雀从无危变极危”禾花雀的警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4
鸟中“大熊猫”禾花雀升级为“极危”,20年间被吃到近灭绝 动物保护 行者物语网  
http://www.xzwyu.com/article-24477-1.html


黄胸鹀,(学名:Emberiza aureola),又名黄胆、禾花雀
  2017年12月5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官网宣布更新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其中,黄胸鹀(俗称“禾花雀”)的评级从“濒危”升为“极危”。
  红色名录指出:迹象显示,该物种数量总体下降速度超出此前想象,并且在过去11年间变得非常迅速。
  禾花雀,学名为黄胸鹀,又称黄胆、老铁背,体长约15厘米,繁殖于西伯利亚一带,越冬至中国南方及东南亚地区的候鸟。
  10多年时间里,禾花雀在红色名录上连跳四级,使其成为鸟中的“大熊猫”。禾花雀在2000年尚属于无危(LC)级别, 2004年被列为近危(NT)级别,2008年被列为易危(VU)级别, 2012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禾花雀列为濒危(EN)物种红色名录。
  2016年9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宣布,得益于中国政府几十年坚持不懈的保护,大熊猫已不再属于濒危物种。按照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划分,大熊猫从“濒危”名单转移到了“易危”名单下。
  相比大熊猫,禾花雀的现状更令人担忧。据《华商报》报道,在中国南方一些地方,认为禾花雀是天上人参,能补肾壮阳, “进食可大补”。上世纪90年代末,广东佛山三水区还专门举办过禾花雀美食节,食客蜂拥,鸟儿惨遭大面积捕杀。

  吃出来的物种“灭绝”是一种耻辱
  在2004年之前,黄胸鹀还被列为“无危”,至今短短十三年间,经历了濒危等级从“近危”、“易危”、“濒危”,如今到“极危”的四次上调,速度之快,令人惊诧。上一次引起大众关注的物种灭绝事件,则是穿山甲,在年初“穿山甲公子”一事引发舆情之际,公众才发现国内穿山甲已经没了,现在连东南亚、非洲的穿山甲都进入濒危行列,究其原因,跟“禾花雀”的命运一样,都是被国人吃灭绝的。
  就在同日,青岛电视台报道了市民组团挖“海知了”的事情,而据网友和专家所言,所谓的“海知了”是一种叫做“解放眉足蟹”的生物,七几年在青岛地域性灭绝,现在刚恢复四年,它们对于沙滩有很好的维护作用。进而引发市民担忧,如此滥挖滥吃,“解放眉足蟹”又要面临地域性灭绝了。虽然“解放眉足蟹”物种在其它地方还有,并非全国性灭绝,但如果青岛地区的“解放眉足蟹”再次被市民吃灭绝,恐怕也是一件极为悲催的事了。
  放眼全球,似乎只有中国人才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可以将一个物种吃灭绝掉,这跟中国人口众多、饮食习惯、传统食补文化等有关系。而这一强悍的吃货指数,亦获得各国的认同。近年来,每当哪个国家出现物种入侵危机,诸如美国亚洲鲤鱼、丹麦的太平洋生蚝等泛滥成灾,网上就会掀起国人组团去吃的段子,甚至扬言要将其吃到濒危、灭绝。虽然只是不靠谱的段子,但还是彰显出中国“吃货”的战斗力。
  不过,从现实情况来看,诸如牛蛙、福寿螺、罗非鱼等入侵物种并未被国人吃灭绝,依旧对我国本土物种造成危害,反而是国内的很多物种,在“吃货”们毫不忌讳的干劲下,一个个被陷入濒危、极危,乃至于彻底灭绝的地步。将一个在地球生存亿万年时光的物种,吃到濒危乃至灭绝,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甚至于耻辱的结局,我们不应该为“吃货”的战斗力叫好,却应该去检讨和反思,如何将“吃货”的战斗力转换成保护物种的动力。
  在我们的饮食习惯、食补文化里,存在诸多与现代文明理念相悖、缺乏科学依据、穿凿附会的糟粕,以及在法律意识方面的淡薄,执法监管不力等因素,均令物种保护陷入困境。因此,要重新审视我们的饮食文化、传统习俗,剔除掉那些落后愚昧的观念,用科学思维去看待物种资源,拒绝做一个毫无底线原则的“吃货”。政府亦要完善法律法规,严厉打击滥捕滥吃野生物种的行为,做好物种资源的“守夜人”,让子孙后代还能看到它们。





“禾花雀从无危变极危”禾花雀的警示 动物保护 行者物语网  
http://www.xzwyu.com/article-24476-1.html  


  张永生

  媒体近日报道,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禾花雀(学名黄胸鹀)的评级,从“濒危”升到“极危”。这意味着禾花雀离“野外灭绝”只有一步之遥,而13年前这种鸟类还处于“无危”状态。据悉,禾花雀数量锐减的主因,是国内一些地区的人们视之为“天上人参”而疯狂捕猎食用。
  读罢新闻,一边惊讶一些国人的能吃、贪吃,一边深感保护的薄弱。从“无危”到“极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实际上,早在1997年,因南方一些省份的人们食用禾花雀成风,国家有关部门禁止了禾花雀买卖;2012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之列入濒危物种红色目录,但各种地下交易仍然猖獗。试想,如果保护意识增强,保护措施到位,打击非法捕猎力度加大,相关违法成本高,禾花雀断不至于处于“极危”这样的局面。
  不可否认,一些动物保护涉及到改变所谓的进补文化、斩断长期形成的利益链,绝非易事;完善保护制度、提高保护能力、提升执法水平,也需要一个过程。但更应看到,解决上述问题,首先要具备足够的忧患意识。忧患意识强,才能主动想办法、寻对策、出实招,防患未然;反之,问题抵到面前才幡然醒悟,木已成舟,想挽回就难了。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禾花雀从“无危”到“濒危”终至“极危”,对我们无疑是一个强烈的警示:从中汲取教训,方能防止类似“禾花雀从无危变极危”的悲剧再演。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