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22阅读
  • 0回复

[野保法修订 媒体报道] 中国新闻网:专家热议《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 倡议要“保护”不要“利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小轩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专家热议《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 倡议要“保护”不要“利用”


2016012918: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上海  
http://www.sh.chinanews.com/kjws/2016-01-29/668.shtml



     中新上海网129日电(贺强)“保护,还是利用?”涉及野生动物、纠结了几十年的问题,在岁末年初再度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与“自然之友”两家公益组织举行“《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专家研讨会”日前在北京举行,会议邀请从事野生动物保护的一线专家和公益律师、关注生态问题的法学与伦理学领域的学者,就正在征询公众意见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专题研讨。主办方和部分与会专家认为修法过程应对我国的野生动物状况和生态危机进行充分论证。鉴于目前对于该法的修改草案仍存诸多问题,建议立法机关应再进行一轮公众意见征集。会议期望唤起更多的人来关注中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实践、政策与立法。



  2015122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初次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下称《修订草案》)。随后,《修订草案》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截止日期为今年129日。这是该法自1989年实施以来的首次大规模修订。与会专家认为,立法保护野生动物是一项极其严肃的工作,需要公众参与,野生动物保护一线专家所了解的中国的生态危机和野生动物的真实状况以及目前的法律与政策所产生的影响、法学与伦理学学者针对修订草案所做的分析和意见,对于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一部对利用野生动物大开方便之门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出台,将极大地加重中国的生态危机、将岌岌可危的野生动物推向深渊,甚至引发更大的生态与社会问题。

    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周海翔认为,草案对于立法的目的,野生动物的定义,受保护野生动物的界定都存在明显的问题。“野生动物不应被视作开发利用的对象,保护法立法的目的不是开发利用资源,而是保护生态,建议新法立法目的中回避野生动物资源说法。明确立法目的之后,野生动物保护法应当给出法律对野生动物、受保护的野生动物以及所涉及其它用词的定义。通过对野生动物、受保护野生动物的界定,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应当涵盖更多的收益物种,应当更全面的保护野生动物生存的环境。”他说,就在这个冬天,已经收缴八万多套具及两千多野生动物尸体。保护野生动物真正有效的管理,必须掐住市场,掐死市场。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指出,物种灭绝是这个世界目前最严重的危机,每天有近1000个物种在消失。雾霾严重,经过治理可以恢复,但是物种消失,却没有恢复的机会。它的危害将波及每一个人。“合理利用的方针”将刺激野生动物利用,《野生动物保护法》不应有任何鼓励利用的倾向。”同时,她还强调要警惕“负面清单”。她认为草案中的一些内容表述,让很多学者觉得它更像是一份“负面清单”。比如,草案第二章第十一条中指出,国家对野生动物实行分类分级管理,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野生动物。“普通人看完可能觉得要保护的是所有野生动物,但按照草案表述,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狭小的范围。”解焱指出:如果禁止的仅仅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狩猎,那是否意味着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狩猎是开放的?

    会议主持者、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会长秦肖娜指出,“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的思路,应该深刻理解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强调的要以发展理念的转变来引导经济发展的方向。必须牢固树立创新,协调 绿色开放共享的理念。修订草案强调对野生动物的利用和食用,违背中央发展理念,会拖我国环境和野生动物保护后腿。”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周珂教授分析了野生动物保护法中的复杂利益关系。“中国因为有中医药对野生动物制品的需要,而这种需要又不适当甚至荒谬地扩展和转移到了食疗甚至饮食的领域,因而形成了野生动物需求市场的利益结构,并延伸到立法的诉求上。考虑到这种利益结构在我国长期存在,在根本上取消对野生动物市场需求利益之前,需要对这种利益通过立法予以必要的限制,并通过立法引导人们减少直至消除对野生动物开放利用的观念。

    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郭鹏提出,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20135月关于中国野生动物生存现状与受到的威胁的报告,野生动植物商业性利用是造成物种濒危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国过去30年的实践表明,对野生动物的商业利用(包括以此为目的的驯养与繁殖)对于野外种群的保护并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商业有自身的规则,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商业行为是以利润为主要驱动力的,它不仅受市场需求的主导,也会为了扩大利润而人为地创造市场和刺激需求。在市场上,道德感不会打败对利润的追求,如果违法的成本过低或者有效的社会监督无法实行,那么,再好的法律也是形成虚设。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莽萍教授认为,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是十八大提出用制度保障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体现。修法应尊重历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意见,体现他们提出的“保护优先、禁止商业利用、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维护生物多样性的原则。”目前修订草案仍然将野生动物视为资源、比旧法更加急迫扩大“利用”。总则部分近一半的条款都规定了对野生动物的利用,却没有对利用的目的加以限定。这样的主旨可说为法律其他条款展开利用野生动物打下了基础。修订草案没有体现四中全会提出的“良法”和“善治”的理念。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资深会员于凤琴表示,《野生动物保护法》应该是保护野生动物生命及其栖息地安全、约束威胁野生动物行为的法律,如果利用大于保护,这就难以保护到野生动物,还可能适得其反。尤其不能将任何形式的“食用”和“捕猎”列入法律,因为,野生动物不是人民生活必须品。食用野生动物也是对公共卫生安全的蔑视。

    拯救动物表演项目负责人胡春梅说,住建部在2010年就叫停了在城市动物园里所有的动物展演,林业局和农业部也均叫停虐待性的动物展演。如今,野生动物的公众展演竟被写进了《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的第二十六条;在国际不断淘汰动物展演的历史潮流中,我们却试图将野生动物展演放进保护的法律中,将其合法化,这是倒退。 自然之友基于多年环境公益诉讼的实践和研究,建议增加公益诉讼条款,例如“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的社会组织,可以对侵害野生动物、破坏野生动物生存环境,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