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95阅读
  • 0回复

[野保法修订 修改建议] 解焱:关于《野生动物保护法》野生动物商业化养殖利用规定的建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小轩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关于《野生动物保护法》
野生动物商业化养殖利用规定的建议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  解焱


没有动物的生态系统是不可能健康的,也不可能提供人类所需要的生态服务功能。野生动物在传花授粉、扩散种子、挖洞松土、保持水土、清洁水源、食物链平衡、营养循环、天敌控制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是维持生态系统平衡和健康的关键。在“生态文明”建设提高到国策的高度时候,保护野生动物需要提高到国家生态安全保障的高度。


野生动物的核心价值体现在维护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方面,而资源价值只它们各种价值中的一种;其次,野生动物保护目前面临的最大威胁恰恰来自于人类对它们各种合法或非法的“利用”。此外,“合理利用”的提法本身就难以界定。因为“利用”是普通人和单位都会去追求的目标,而《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责任是限制那些对野生动物造成破坏的利用行为,因此,《野生动物保护法》应该回归“保护野生动物”的初衷和本意,根本还是要为保护野生动物提供法律保障,而不是为“利用”野生动物提供法律保障依据。


合法的商业性养殖和经营利用鼓励了野生动物消费观念,刺激市场需求,增加了野外盗猎的持续压力,对野外种群的可持续生存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善。特别是龟类、蛇类、两栖类,麝、熊、虎、梅花鹿、马鹿等大型兽类,饲养繁殖的成功并未促使这些物种野外种群的增加,相反,大部分这些物种野外数量稀少,并面临相当大的捕猎压力。自然保护地内和周边的野生动物养殖导致对保护地内野生动物危害、疾病传播、刺激野外捕捉等问题。外来物种的商业性养殖导致物种入侵问题。养殖的动物,动物福利问题十分严重。


由于商业化野生动物养殖中存在的(或者潜在存在的)保护和福利方面问题,以及大众保护和动物福利意识越来越高,导致对商业化野生动物养殖反对声日益高涨,作为国家法律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鼓励野生动物养殖,只能提倡规范和控制以及逐步取缔,提早规避企业发展野生动物养殖的潜在风险。国家法律鼓励的后果只会导致更多的自然保护和动物福利问题,以及企业盲目发展招致保护界和公众反对而导致的经济利益损失。目前人工驯养繁殖企业养殖规模大,现在因为保护和福利方面的反对而导致的经济损失现状,与过去野生动物保护法和林业局对野生动物养殖进行鼓励是有密切关系的。


针对这些情况,我提出以下建议:

1、明确《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宗旨应当是为保护野生动物,维护生物多样性及生态平衡,制定本法。本法设立的目的就是为规范和限制各种野生动物利用行为,避免商业性利用导致对野生动物野生种群造成的破坏,而不是鼓励合理利用野生动物;
2、参照国际IUCN红色名录物种受威胁等级标准,制定客观、科学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等级划分标准。不应因为经济需求大而考虑降低列入重点保护名录的标准;应基于物种的野外种群现状和人类利用威胁压力变化及时更新保护名录,使得由于经济利用导致的数量急剧下降物种及时列入相应保护级别,并实施相应的保护管理;在得到良好保护,种群数量恢复后,再相应下调保护级别。野生动物保护法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达到保护效果的。
3、自然保护地内全面禁猎,禁止野生动物的商业性狩猎、养殖和利用,确保保护地内的野生动物在尽可能少的人类干扰情况下,按照生态自然规律生存;
4、全面禁止陆生脊椎野生动物和受保护的其他野生动物商业性养殖和经营利用。在禁止范围内,制定允许商业化养殖和经营利用的物种名录,列入的物种须经过独立的专家委员会评估,每5年对该名录中物种养殖管理和经营利用情况以及野外状况进行全面评估,及时调整名单。确定允许商业化养殖的物种名录的列入标准,包括该物种野外种群状况、繁殖技术、对野外种群的依赖、销售养殖个体对野外种群的影响、外来物种入侵风险以及养殖过程中动物福利等问题;
5、加强对野生动物养殖和经营利用的管理和信息透明度,包括对允许养殖销售的名录的调整需要有公示过程,网络公开养殖单位养殖和销售信息,接受公众监督。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