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870阅读
  • 0回复

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是进化的错误,还是源于人类对自然的无限蚕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9-02
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是进化的错误,还是源于人类对自然的无限蚕食? 动物保护 行者物语网  
http://www.xzwyu.com/article-22926-1.html

 
  孟加拉虎已经成了濒危动物
  
  体型越大,操纵它的大脑就要越大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大脑袋具有显而易见的演化优势,但同时也隐含着巨大的代价。对于今天许多拥有较大体积大脑的动物来说,这个优势反而使它们面临着更大的灭绝风险。
  长期以来,大脑一直被视为我们最重要的资本。我们很聪明,已经征服了地球上几乎每一个角落,将各种环境改造成适合我们生活的栖息地,并发展出越来越先进的技术,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捷。尽管大脑是一个维护成本非常高昂的器官,需要大量的能量供应,但人类的存在已经证明,这些代价在生物学上是可以得到回报的。我们已经成功找到了方法,能够应对大脑向更大体积演化所带来的额外代价。
  不过,较大的大脑也并非像吹捧的那样强大。有些情况下,像海绵等动物甚至都没有大脑,但也生存得相当成功。一些研究者甚至认为,海绵曾经拥有过大脑,但它们弃之不用了,或许是因为没有大脑可以更好地适应在海底岩石上固着的生活。
  明白这一点之后,我们就不难理解近期一些研究所揭示出来的问题:大脑体积较大对某些哺乳动物来说可能有着相当大的风险,甚至会导致它们的灭绝。
  目前地球上许多大型哺乳动物都面临着很高的灭绝风险。2016年8月的一篇研究论文指出,地球现存最大的哺乳动物中,有60%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归为受威胁的级别(包括易危、濒危和极危)中。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东南亚的动物面临的威胁最大,包括犀牛、大象、狮子、老虎和大猩猩。
  论文第一作者、俄勒冈州立大学林学院的威廉·里普尔(William Ripple)在一份声明中说:“对世界上那些最大的陆地动物面临的趋势看得越多,我就越担心我们会失去这些动物,而科学上刚刚发现它们又多么重要。”
  
  大猩猩会用数年时间照料幼崽
  
  猴类以其聪明著称
  这份研究报告汇集了43位野生动物专家的成果,发表在《生物科学》(BioScience)杂志上。报告中强调了一个动物保育工作者早已知道的观点:越大的动物面临的灭绝风险就越高。对此有几种解释。大型动物需要更多的食物和更大的栖息地,并且经常成为非法捕猎的目标。此外,它们的栖息地还因为森林砍伐持续增加等因素而不断缩减。森林、草原等栖息地的消失部分原因是农业用地的增加——为了喂饱不断增长的人口。
  然而,还有另一个较不为人知的原因也增加了大型动物的灭绝风险:它们的大脑袋。在某种程度上,这一观点是很显而易见的,因为体型越大,所需要的大脑体积就越大。“我们知道,大脑体积与体型是相关的,很明显你无法在老鼠的身上放一个大象的脑袋,”英国雷丁大学的保育生物学家曼纽拉·冈萨雷斯-苏亚雷斯(Manuela Gonzalez-Suarez)说,“大体型动物具有小体积大脑的情况也非常罕见。”
  不过,冈萨雷斯-苏亚雷斯猜想情况可能更加复杂。哺乳动物的大脑体积是否会直接影响它的灭绝风险呢?如果确实有影响,那又是为什么呢?
  在2016年5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冈萨雷斯-苏亚雷斯及其同事对474种哺乳动物进行了研究,了解哪些特征会导致物种灭绝风险提高。他们发现,较大体积的大脑与众多导致问题的特征有关,从而使物种数量出现明显的下降趋势。
  
  犀牛常常因为犀角而成为偷猎的目标
  
  北极熊正受到剧烈气候变化的威胁
  举例来说,脑袋较大的幼崽需要更长的妊娠时间和更多的亲代照顾。这意味着,大脑体积较大的动物要花更长时间用于繁殖,即一定时间内繁殖的后代更少。一只典型的大猩猩母亲在幼崽出生的头三年里,几乎都是在照料它,并且要隔3到4年才会繁殖一次。
  较长的妊娠时间和断奶期还意味着,后代更容易在年幼的时候死去。冈萨雷斯-苏亚雷斯说:“这些特征反过来增加了灭绝的风险,因为种群数量的增长不够快,无法迅速补偿额外的死亡。”
  大脑体积较大确实可能帮助了哺乳动物——特别是我们——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然而,新的研究结果显示,大脑袋并不总是好事。冈萨雷斯-苏亚雷斯称,今天的大型哺乳动物已经越过了一个关键点,使较大体积的大脑带来的风险高于能带来的价值。“代价太高了,”他说道。
  导致这一情况转变的罪魁祸首很明显,正是我们人类。论文作者之一、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亚历杭德罗·冈萨雷斯-博耶尔称,动物无法应对人类活动造成的环境变化。
  “它们无法做出足够快的反应,因此较大的大脑体积所赋予的行为模式在过去还行得通,但在环境快速变化的今天就不够用了,”冈萨雷斯-博耶尔说道。讽刺的是,这种情况部分是我们人类自己的大脑造成的。依靠较大的脑容量,人类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改变着世界,并使其他大型动物的生存受到威胁。
  2016年2月的另一项研究也分析了这一问题。斯坦福大学的埃里克·埃布尔森(Eric Abelson)关注了160个物种大脑与体型之间的联系。他利用博物馆中收藏的1679件动物头骨,对它们的大脑体积进行了估计。研究发现,受到威胁最严重的那些动物往往具有更大的“大脑-体型比”。
  不过,人类是一个例外:我们的大脑体积很大,但我们的数量还在不断增长。事实上,人类数量的增长速率可能很快就无法持续。此外,尽管拥有很高的智力,但我们其实正在让地球处于越来越严重的危机之中。“我们在为自己寻求利益的时候可能太聪明了,以至于没有意识到我们正在摧毁这个星球,”冈萨雷斯-苏亚雷斯说道。
  冈萨雷斯-博耶尔对此表示赞同,但也指出我们中许多人已经意识到了人类的责任。他认为,问题在于改变我们行为的动机太过抽象:我们这么做更大程度上是为了子孙后代的利益。“这个问题更多是文化上的,”他说道。
  综合这些研究,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很悲观的结论:地球最终将失去一些最具标志性,并且是最聪明的物种。冈萨雷斯-苏亚雷斯希望她的发现能帮助生态学家获得更多的资助,以帮助那些被认为处于极高灭绝风险的动物。
  通过这种方法,或许我们能开始抵消一些我们自己导致的生态危机。“我们不能静静地走向这个贫瘠不堪的未来,”近期发表在《生物科学》杂志上的文章中写道,“相反,我们认为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作为研究大型动物群的科学家,我们必须行动起来,阻止它们的消亡。”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