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17阅读
  • 0回复

猫盟眼中的乔治·夏勒:自然之美,值得用一生来告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5-22
猫盟眼中的乔治·夏勒:自然之美,值得用一生来告白-中国学网-中国IT综合门户网站-提供健康,养生,留学,移民,创业,汽车等信息  
http://xue163.com/5572/10381/55727505.html

昨日,大猫与乔治·夏勒、刘大牛同台,畅聊了一夜野保,三百人的场地座无虚席,信息量之大堪称梦幻。
以下是一份非正式的讲座周边采访回顾,跟你们说说猫盟眼中非完整版的乔治·夏勒。




他是当今最知名的动物学家之一,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是首位向西方揭露沙图什血腥真相的人,挽救了藏羚羊被疯狂盗猎的命运;大熊猫如今在全世界的盛名,也多少拜他所赐。



如果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时年83岁,依然把自己扔在野保第一线的乔治·夏勒,无疑用自己的60年时光书写了对大自然大写加粗的“爱”。


他刚结束在中国四川、青海近一个月的野外考察,在北京短暂停留了三天,安排了会谈、采访和一场容纳四百人的讲座。下个月,又将赶赴巴西的亚马逊热带雨林,他的眼睛冒着光,说:“这是一个只存在于地图上,但从未有人涉足过的荒野,我迫不及待去看看那里会有什么动物,看看自己能为当地解决什么问题。”


他喜欢未知的挑战,那意味着少人涉足或者无人问津的物种或区域,“尽己所能发现问题,并且推动问题的解决,这才是我的价值所在。”


他语速缓慢,今年刚刚戴上了助听器,周围的噪音一大就会皱起眉头,爬山上到3500米海拔就会不适,然而他并未打算停下探索自然的脚步。


“你有想过上不了山之后的余生怎样度过吗?”


“还没有,不过到了上不了山的那一天,我保证一定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动物生态学博士刘大牛与夏勒相识五年,为他做过助理,“夏勒就像一只蜜獾,咬住了蜜就不撒嘴,特别专注、顽强”。追豹十年的大猫则觉得夏勒更像老虎,“喜欢四处游荡,游荡范围极广,从来停止不了对世界的好奇心”。


有人问起,你为什么能坚持这么久?夏勒说:“我想我就是为此而生的,答案已经写在了基因里。”


今天是520告白日,夏勒搭乘跨洋航班从北京回到了美国,时隔一个月,他终于能回家吃上妻子做的苹果派了。


对于自然,他从来没有刻意说爱,因为他早已准备用一生的时间来告白。


如果你也是他的读者,那你一定也曾窥见过他的心声。




乔治·夏勒写给自然的告白信
Sentences from Schaller


“我最大的乐趣是,静静地观察,甚至仅仅是调查动物的踪迹、觅食地点以及它经过后留下的其他东西,记录它的日常生活。我喜欢写下自己在探索中的所见所闻,揭示其他物种的精妙之处,为它们立传。”


1960年,在刚果研究大猩猩的夏勒。图片:uwalumni.com。
在荒野中走过一个甲子的他,依旧在探寻新的疆域,为荒野发声。




“现在,‘自然’已变成‘自然资源’,人们只从经济的角度看待它,把它当成一种可以买卖或丢弃的商品。对大自然之美的欣赏、惊奇感以及对其他物种和土地负责的行为规范,很少进入官方的环保对话。但我仍然确信,倡导自然保护必须从感情而非仅仅从理智出发。详尽地描绘动物,有助于激发人们关心它们脆弱的未来,铸就人与动物的亲密关系,并告诉人们,动物也有生存权。没有道德价值观的保护事业无法持久。
保护的理由很多,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是,它们都如此美丽。”

1971年,夏勒拍到了有史以来第一张雪豹的照片。他做了很多开创性的工作,留下了无数的“第一个”。图片:national geographic




“每个人一生至少应该有一次到荒野朝圣的机会,去思索它的奇妙,发现如今差不多已消失殆尽的田园风光……那里还驻留着人类昔日的野蛮魂灵,那里的动物在追寻自己的命运,它们是过去的鲜活遗物——当人类还是史前地球上的流浪者时,它们就已存在。”



乔治·夏勒的儿子与非洲赛伦盖提大草原上的小狮子。图片:panthera.org




“环境破坏永远不会停止,甚至在一个真正的道德社会中也不可能。可持续发展是当今环保运动的‘圣杯’,但它也无法挽救许多人视为最珍爱的东西——那些未开发的、没有受到贪欲影响的荒野碎片。在这里,我们能体验到生命平静的律动,重新感觉到自己属于自然世界。荒野是一种心境,它属于我们的过去,未来的人们是否会对它有丝毫怀念?他们也许会远离野外,但他们应该有瞥见大自然昔日光辉的权利。我们都在为实现个人的价值而努力,我现在渴望一种超越科学的理想:帮助那些荒野碎片永存。”


1978年的夏勒,拍下这张和西貒的合影时,他正在南美洲的热带雨林中研究水豚。图片:oeco.org.br
出野外的夏勒还和以前一样,带着望远镜,纸和笔,可以在山里一待就是好久。




“我们一直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与大自然彼此隔绝。单是科学和政治无法解决环境灾难,这是一个道德问题,决定于人类的文化与品格。我们需要改变自己的态度、意识、优先性和期望值,需要采用崭新的人类生存策略,谴责浪费和破坏,让关心自然世界成为一种精神境界。”
“自然保护没有永恒的胜利,研究者必须与那些摄人心魄的动物及其栖息地保持各种联系,持续关注它们,使它们免遭毁灭的命运。”


夏爷爷现在也仍然是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的首席科学家。图片:indianapolisprize.org



“一个物种为了另一个物种的生存而奋斗,再困难也坚持不懈,这是进化史上的新事物,这一点比所有人类技术都更值得人类自豪。
——乔治·夏勒”


80岁高龄,依旧奋战在野保第一线的乔治·夏勒。图片:eljoropo.org




PS:在昨天的讲座中,老爷子看到以下这个视频,放下手中的签字笔,站起身跟大猫说:你们做得很棒,它们太美了!
大猫说:“那一刻,我很感动。”

夏勒说:保护的理由很多,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是,它们非常美丽。这就是我依然还在做保护的原因。
除了更坚定地保护这些美丽的生灵和荒野,对于夏勒,我们想不出有更好的致敬方式了。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