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790阅读
  • 0回复

专访|中南屋黄泓翔 哥大毕业非洲创业 以己之力影响非洲华人参与野生动物保护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梅思特
 
好评度: 0 点
认证: 梅思特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5-20
专访|中南屋黄泓翔 哥大毕业非洲创业 以己之力影响非洲华人参与野生动物保护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c5MDMzNg==&mid=2649129397&idx=1&sn=c66c7ef26ab09c13c6e56592c9fdf027&scene=4#wechat_redirect

人物简介:黄泓翔,88年生,广东汕头人,本科就读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硕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公共事务管理-国际发展专业。他自2011年开始作为南方周末等媒体自由撰稿人,赴南美非洲等地进行中国海外投资方面的调查报道;2014年4月,他在肯尼亚创立了社会企业China House中南屋, 研究和推动中非关系的可持续发展,致力于服务在非洲落户的中国企业和当地华人。作为一个“动物狂”,他走过亚马逊雨林见过食人鱼,坐着军用坦克在非洲丛林里巡逻抓捕过象牙盗猎者,曾以卧底身份志愿参与非洲野生动物制品走私犯的逮捕行动。


“动物狂”志愿当卧底






黄泓翔说自己是一个“动物狂”,从小对动物非常地喜爱。2011年在哥大读研究生期间,黄泓翔机缘巧合来到厄瓜多尔做有关海外中资企业在当地的投资发展调研,顺便报名参加了一个生态旅游团。他随团来到了厄瓜多尔北部的热带雨林,第一次和树蛙、毛蜘蛛、食人鱼等野生动物有了近距离的接触,令他没有料想到的是,这是他和动物不解之缘的开端。2012年暑假,黄泓翔在哥大的全球实习网络中选择去巴西北部参与有关热带疾病防治和热带农业发展的实习,又来到了亚马逊雨林。喜爱动物而内心不安分的黄泓翔在实习之外常常和当地的鱼类学家跑到各个小岛,徒手抓鹞鱼、寻找巨骨舌鱼,和亚马逊的野生动物亲密相处。


生态旅游的垂钓食人鱼项目,供游人观看拍照后又被放回河里


在巴西实习期间,黄泓翔了解到巴西北部宠物贸易很泛滥,来自巴西的猴子和鹦鹉大部分都是从这里流出的。而且因为巴西北部和哥伦比亚的某些地区存在着毒品交易,巴西的非法野生动物贸易常常伴随着毒品贸易。通过朋友的引荐,他乔装成买家深入到野生动物贸易商贩的据点,了解动物走私价格和相关信息。这是他第一次冒充中国商人在野生动物走私活动中有所参与。

2013年,黄泓翔申请到了中非报道项目(China Africa Reporting Project),赴南非参与三个月的环境报道,关注和中国人有关的象牙、犀牛角等野生动物制品的贸易。在做报道的过程中涉及到大量的调查,黄泓翔因此认识了当地反盗猎特警戴维斯(化名)。据戴维斯介绍,在南非最大的国家公园克鲁格国家公园,犀牛角走私利益链一般由五层构成:最底层的盗猎者往往是贫困的黑人;第二层是地方性的小规模收购和转运者,被称为“跑者”,总是能嗅到犀牛角的货源并进行中间倒卖;第三层是全国性的收购者,从事更专业、有组织的集团犯罪;第四层是在非洲的收购者兼出口者,以越南人居多,也有部分是中国人;第五层是身在越南、中国组织销售的头目。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在大多数非洲黑人的眼里,中国人乃至亚洲人是“财神爷”,没有他们,非洲人不会想到犀牛角、象牙可以卖出天价。南非的唐人街有犀牛角、象牙出售,作为一个中国人,黑人什么都和你讲,象牙、犀牛角从哪里来的、价格是多少等等。


为了摸清这张走私网,黄泓翔化身香港买家和戴维斯一起参与了一次针对南非野生动物走私者的抓捕行动。2013年8月的一天,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中国城的一家快餐店里,香港买家“黄杰森”、戴维斯、线人和嫌犯约好在这里谈交易细节。“黄杰森”的任务就是装作一副很厉害的样子,一切都让手下的小弟去做,然后和几个黑人大汉谈好价格约定第二天的交货时间和地点。因为警方会在交易现场逮捕嫌犯,有可能涉及到双方火并,戴维斯顾及黄泓翔的安全就没有带他去交易现场。在住处等候的黄泓翔直到中午收到戴维斯的信息“安全,逮捕成功”,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每周六开市的手工品市场,只要看到中国人经过,商贩就会主动招揽。


同样的事情黄泓翔在莫桑比克又做了一遍。克鲁格国家公园位于南非和莫桑比克长达400公里长的边界上,而莫桑比克正是犀牛盗猎者的主要源头。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有个著名的象牙市场。象牙商贩往往也走私犀牛角,但犀牛角往往通过固定渠道,更隐秘地输送。见黄泓翔来,小贩们用流利的中文喊着“象牙”,对他没有丝毫的戒备。象牙和犀牛角都放在小贩家里的箱子里,黄泓翔拿着手机大摇大摆的拍照这些小贩也没有丝毫的异议。象牙、犀牛角连同小贩的模样都清清楚楚的呈现在照片上,后来成了官方报道使用的图片。

在经历了南非和莫桑比克的卧底活动之后,又有几家国际专业调查机构找到黄泓翔,请他参与更多卧底调查。黄泓翔又以卧底神父参与了几次针对非洲走私犯逮捕行动,逐渐意识到中国人能够在野生动物贸易调查中起到的作用太大了,因为中国人的身份,他可以挖到比别人多很多的信息。国际刑警可能需要几个月的调查,而一个中国人的出现就能把一次交易推进到交货的程度。如果早一点有中国人参与调查,野生动物的非法贸易就不会这么猖獗,大象、犀牛就不会被猎杀的如此严重,中国人在非洲的形象也不会蒙受那么多的偏见了。

由于接受了大量的媒体采访和曝光,黄泓翔已经不再参与类似的卧底活动了。他最近一次参与的针对非洲走私犯的卧底调查活动被拍摄成了纪录片,在纪录片里黄泓翔没有要求把自己的脸打上马赛克,即将在今年8-9月上映。


中西方的沟通鸿沟

2016年4月30日,肯尼亚政府在内罗毕国家公园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象牙焚烧活动,向盗猎者宣战。多家国际野保组织、知名媒体记者和野保人士都来到了内罗毕国家公园参与这一活动,黄泓翔当天也在现场。活动当中一位美国记者提出想要对他进行采访,没想到这却成了当天一个不愉快的小插曲。




黄泓翔在象牙焚烧活动现场


美国记者第一个问题问到:“这次焚烧象牙的活动会让中国人会意识到不应该购买象牙吗?”黄泓翔坦言,他觉得他很难回答这个问题,这个活动整体上是发出了一个积极信号,但是是否能够影响到中国人的行为,这很难说,他也无法下定论。美国记者显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接着问道“通过这个活动你想告诉中国人什么?”黄泓翔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奇怪,带有对中国人的偏见和误解。他对记者解释道,虽然中国在象牙贸易里是承担着很重要的角色,但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实际上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象牙,也不会去购买象牙的,真正购具有购买力的中国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美国记者又问道:“你觉得中国的青少年看到了这个活动之后,会督促他们的父母不再购买象牙吗”?黄泓翔和记者争辩,他觉得记者问的问题是带有假设的,她假设中国父母都在购买象牙,而这明显是有偏见的。美国记者说,她之前想要采访其他中国人都被拒绝了,她觉得中国人都不懂象牙贸易是怎么回事。而黄泓翔和她解释,他自己本身是记者出身、接触过很多国际媒体,连他这样心态比较开放的中国人听到她的问题都会觉得不舒服,更别提其他本身就对西方媒体抵触的中国人了,不是其他中国人不懂象牙贸易,而是她的采访是带有偏见的。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不休,不欢而散。


现场待焚烧的中国风格象牙工艺品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但其背后却反映出很中西方对于彼此的偏见和误解 。在黄泓翔看来,西方媒体对于中国和中国人总体来说是有很多偏见和误解的,但是在他接触的很多西方媒体记者中,有的人对此感兴趣,因而会去学习中西文化和社会的差异,以开放的心态面对来自中国的不同声音,而另一些记者其实也不是很在乎这些差异和不同,他们只是想取他们要的素材,写他们要的故事而已。遇到的这个美国记者就是属于后者。另一方面,中国人对于西方和西方媒体也有着一定的偏见,认为西方媒体人都是这样的,所以拒绝和他们沟通,那么很多本可以消除的偏见没有被消除,西方媒体就不会对中国和中国人有新的认知了。

中国和西方乃至世界巨大的沟通鸿沟由此可见一斑。彼此之间有着很多的误解和偏见亟待消除,需要一个桥梁连接彼此,这也是黄泓翔发起中南屋的一个初衷和美好愿望。


中南屋:中非关系下推动野生动物保护


2014年4月,怀着巨大的热忱和对中非关系逐渐升温的乐观判断,黄泓翔拉着几位好友来到肯尼亚这片热土,创立了China House中南屋。在过去的两年里,黄泓翔和团队成员摸着石头过河,逐渐理清了中南屋的发展方向。最开始,黄泓翔和伙伴们确立的中南屋的业务核心是为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海外投资提供咨询服务,以及为在非洲的中国企业设计和执行CSR项目,但是在摸索的过程中黄鸿翔发现中国企业对这样的服务并不“买账”,中南屋也一度陷入“金融危机”。两年过去了,中南屋逐渐明确了三条可以自负盈亏的业务主线:为非洲的中国企业提供包括考察接待、公司注册、法律税务培训的服务,和国际学术机构合作、研究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以及针对青年学生的有关非洲议题的教育培训项目。黄泓翔和伙伴们期待通过中南屋的努力,能够深入中非关系的各方面议题、促进中非关系的可持续发展。



黄泓翔和同事参与在非中资矿业公司的调研


不同于中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议题,中非关系框架下的野生动物保护议题是影响中非关系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也是影响中国人在海外形象的主要因素。黄泓翔说,在非洲只要当地人说中国人不好,不管他们在谈论什么,最后话题都会转移到象牙、犀牛角上,他们会指责中国人破坏非洲当地的生态环境、猎杀他们的野生动物。因此,中南屋在本身主线业务的基础上也会用建设性的方法去间接影响非洲的华人关注野生动物保护的议题。在影响非洲华人抵制野生动物制品、参与野生动物保护的“副线”业务上,中南屋会进行全方位多元化地宣传。无论是线上有关非洲生活信息的文章还是线下印发的实用信息手册,中南屋都会在其中加入和野生动物保护相关的内容,以保证阅读实用信息的非洲华人也能多多少少的接触野生动物保护的宣传。和一些国际野保机构组织的“高大上”的活动不同,中南屋的线下活动走的是“好玩”和“实用”的路线。中南屋会带着当地的华人组团去剪铁丝网、解救被铁丝网缠住的斑马、去野外观鸟、给动物孤儿院打扫卫生;也会组织劳工法讲座、税务法讲座、和媒体关系培训等活动,顺带夹杂野生动物保护的内容。



非洲当地华人参与剪铁丝网的活动


在黄泓翔看来,比起其他的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工作,中南屋在非洲华人圈里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的野保机构不了解非洲的情况,距离太远无从下手;在非洲的国际野保组织不了解当地的华人,无法接触到他们,更无法影响他们的行为。中南屋在非洲有着较强的非洲华人网络,也更了解非洲的华人,知道如何和他们打交道。非洲的华人总体来说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群体,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中国国企的员工和家属、大型民营企业的员工和家属、以及早年来非洲的个体商贩。三个群体的教育水平、生活习惯、商业行为各不相同,但在当地人眼里并没有这样的概念,常常会给所有中国人都扣上“盗猎帮凶”的帽子。非洲朋友会问黄泓翔,你看那边有一个中国国企在修路,他们的工人会不会走私象牙。黄泓翔就会和他们解释中国国企有严格的规范制度不允许参与野生动物走私,从事野生动物制品走私的更多是在非洲的个体小商贩。他们在非洲时间长、受教育水平相对较低、做的事情比较杂,总体来说涉及违法犯罪行为的可能性比较大。对于非洲华人这个复杂的群体,无论是中国的学者还是国际机构都还不是很了解,对于中南屋来说也是在逐渐了解的过程中。



在中南屋办公室内


去年,中国全面禁止象牙进出口贸易,这预示着未来野生动物保护还会是中非关系重要的组成部分,黄泓翔也期望着中南屋能够在其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部分图片来自黄泓翔,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卧底“专业户”部分参考黄泓翔发表在《南方周末》的专栏文章《一根犀牛角,五层走私网,跨越两大洲的买卖 犀牛角上的中国魅影》,以上内容经被采访者允许后发布,对中南屋感兴趣可关注公众号chinahouseproject,
关爱生命,反对虐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