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89阅读
  • 3回复

再探滇金丝猴—于凤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阿其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动保网 dongbaowang   执行总监  ||  中国青年动物保护联盟  执行长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9-06

再探滇金丝猴
Visiting Yunnan Snub-nosed Monkeys Again
撰文、摄影/于凤琴

      2015年春天,于凤琴来到云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深入探访过滇金丝猴栖息地,并在本刊第6期《生态大观》栏目中发表了《在滇金丝猴家做客》一文。她在临别时对猴群和护猴员的不舍,以及她希望“给每个猴子家庭配备一部照相机”的想法,都让我们印象深刻。这一次,她重回魂牵梦萦的滇金丝猴之家,会带给读者什么好消息又会有哪些故事发生呢?让我们跟随于凤琴的精彩文笔走进塔城保护区,再探滇金丝猴。

       上次离开云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塔城保护站,离开响古菁那群滇金丝猴的时候,心里有诸多的不舍。丹巴夫妻是否能重归于好?曾经在这个部落做过“家长”的白脸,为什么一直在猴群外徘徊?肉瘤的家庭是否稳定?“大个子”家的两个婴猴宝宝可还活泼健康?那只牙齿不好的老母猴情况如何?带着这一系列的问题离开,一串串的问号不时在脑海闪过。不知是奈不住对猴子的牵挂还经不住响古菁的诱惑,40天后,我又来到了塔城保护站,见到了一个多月来魂牵梦萦的那群猴子。

        “白脸”为送老妻不惜为“奴”

       经过17个小时陆空辗转,我们到达保护站的时间已经很晚,护猴员老余仍然等候在我们落脚的小木屋前,急不可待地向我讲述这40天中发生的事情。

       我最关心的当然是白脸,那天和它惜别时,从白脸的神情上,我读出许多的不解和疑惑。那些天,它不离不弃地守候在猴群旁,目睹着群里所发生的点点滴滴,总觉得它与猴群或是群中的哪一位还有未了的情愫。为此,我曾经与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维西分局的钟泰局长探讨过,怀疑它是否再来争夺“家长”之位,可钟局长摇头否定了:“依我们这么多年的观察,不会的。”钟局长说:“‘家长’一旦退位后,便不会再来争夺,如果再到这个群里当‘家长’,就有可能与自己的女儿交配,导致近亲繁殖,这不符合滇金丝猴的伦理。”

        “那它守在这里干什么呢?”我越发不解。

       “它既然这样长时间跟随在猴群外,肯定有事儿,什么事儿现在我们也不清楚,只有让每个护猴员细心观察。”钟局长说,“如果每个护猴员手里都有记录相机,可以把观察到的情况拍摄下来,我们就可以了解猴群中更多的秘密,掌握了这些,对滇金丝猴的保护和研究都非常有价值。”

       “白脸入群了!”老余终于抓了个说话的空档,迫不急待地说。“入群是入群了入群可遭业了。”老余话锋一转,十分惋惜地说“原来是‘家长’,在整个猴群中的地位也是很高的啦,现在融入到‘群雄’家庭中,成了外来户,连小雄猴都会把它当‘奴隶’使唤呢,前天,白脸……惨啊……”老余叹了口气,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

       “这是人家的规矩,我们只能看,不能管,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尊重人家的选择,不能干涉,你动什么情啊!”钟局长一边解释一边叮嘱着老余,生怕他做出有悖猴子伦理的事来。

       “不是干涉,是那只老母猴……”说此话时,老余有些激动。最后,他只好用傈僳语嘟哝起来。我坐在旁边,如堕五里烟云,老余越来越悲伤,钟局长则张大嘴巴,看神情,越来越惊诧。

       后经钟局长转述,我才得知,原来是前天早上,天还不大亮时,护猴员巡护时发现,白脸坐在一棵大树下,怀里抱着一只猴子,嘴里不断地哼着什么,由于天色还暗,护猴员打开手电筒一看,白脸抱的是那只没有了牙齿的老母猴儿。经仔细观察,原来老母已经去世了。护林员赶紧驱赶白脸,让它放下老母猴,白脸却抱起老母猴,踉跄了几步,吃力地朝树上攀爬,老母猴从白脸的怀中滑落下来,护猴员仔细察看,老母猴的尸体已经僵硬了……

       白脸跟随猴群多日的谜底终于解开,在赞叹与唏嘘中,我也真诚希望这只仁猴儿,多多保重自己。

       丹巴妻子的新郎君

      “五一”过后没多久,一位外群来的雄猴闯入响古菁猴群,没有硝烟,没有厮杀,兵不血刃,丹巴的妻子就前来归顺了这位年轻的小雄猴。我看到刚刚入群且做了“家长”的小雄猴,正在一株小树下不停地摘取树叶,填进嘴里。再仔细端详一下,这小伙儿除了年少英俊,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丹巴家的“人家长”——余立忠上前解释说:“小雄猴没有做‘家长’的经验,不懂得疼媳妇。”余立忠总是适时地幽默一下,进而,又补充说:“这只小雄猴还需要向别的家长学习,不然,很难撑起一个家庭。整天只顾自己吃,自己玩,丹巴的妻子自从跟了小雄猴,地位一落千丈,每天都如惊弓之鸟,要让我看,它真是不如回到丹巴的身边去。”

       “你是民政局,你让跟谁就跟谁?”钟局长打趣儿时,也不断地告诉护猴员,一定要尊重猴子们自己的意愿。“我们千万不能搞‘拉郎配’,选择谁,是人家的事儿,即使是自己的儿女,也不能这样,你们谁干涉了人家的婚姻谁犯法。”说到这儿,钟局长噗嗤一笑说,我已经习惯把猴子当作我们的员工一样看待了。

       “可我还是想不通,丹巴的妻子为什么会离开它,新来的这小伙子真是不咋样,丹马妻子在群里,无论是模样,还是身段,都是个美人儿,可怎么就看上了这小伙子呢?噢,年轻,年轻,年轻就是资本啊!”余立忠似乎从百思不解中醒悟过来,自言自语地安慰着自己。

       不想当摄影师的护猴员不是好厨师

       来响古菁做志愿者的小高在微博中发了一篇观察滇金丝猴的稿子,看到他写下“不想当摄影师的护猴员不是好厨师”这个题目时,我有点发懵,后来一查才知道,这是套用《爸爸去哪儿》中张亮的一句戏言。其实,小高把此话用在这里,恰到好外,护猴员还真的都是好厨师。

       一年365天,护猴员每天有两顿饭是自己在山上吃,自己生火做。他们做饭的地方,既不能影响猴子栖息,也必须遵循防火安全,还必须寻找一个避风的好地方。当然,选择这样一个地形就相当不容易了。地形选择好了,生火的柴必须干燥,这样热量大,烟尘少,还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快速将饭菜做熟,做好,吃完,迅速把火熄灭。不然,猴子或从树顶上跑路,或下到火堆旁,与你共享温暖,这都是不允许的。

       给猴群按家庭配备照相机的事,是我和钟局长的共同心愿。在河北省佛教慈善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这愿望终于成真了。“五一”期间,8台索尼单反相机、8支三角架、摄影包等就一并寄往维西分局。在我们到来之前,钟局长就已宣布了,护猴员当然是翘首以待了。

       5月28日,发相机那天,大家都是兴奋异常。因无法叫出护猴员的名字,我们按照猴子家庭的排序发放。从“大个子”开始,依次是“红脸”“联合国”“红点”“丹

巴”“肉瘤”“断手”“群雄”,8部相机发完了,但新来的小雄猴家庭没有分到相机,钟局长临时安排,把“新家庭”暂时放在群雄家庭中,由

护猴员老余代管,并为新来的小雄猴取名“小白脸”。名字一说出口,大家哄堂大笑,钟局长也笑了笑说,你们想啥呢,我这是为了纪念白脸,白脸为了送它的老妻一程,甘愿为奴,你们谁做得到?我希望“小白脸”向白脸学习,可以做个有情有义的家长。

       对母猴儿孕期和产期的呵护

       相机发完后,如何使用相机,是对护猴员的一大考验。这些傈僳族护猴员,基本不识汉字,多数人还不懂汉语,培训起来,难度可以相像。多亏有老余的儿子——小余,余中华帮忙做翻译,和我同行的张丽亚女士,也加入到培训中来,我们一一为那些护猴员讲解相机的使用方法。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不到3个小时的培训中,竟有4个护猴员拍出了清晰的图像,有的还录下了视频。

       有了相机,相信猴群的秘密就会很快被破解了。说话间,钟局长从包里掏出几张记满密密麻麻符号的纸,递给我时,钟局长笑了笑说,估计你看不懂。望着天书一样的字符,我只好顺手还给钟局长。钟局长指着上面一行行的字符向我解释说,明年,群里有13只母猴进入生育期,按照65%~75%的怀胎率,明年会有7~9只婴猴出生。秋天,这些母猴儿都会进入发情期。因此,这个夏季,做好这些母猴儿受孕前的准备非常重要。

       “都需要做一些什么样的工作呢?也和人一样,需要进行调养?”我不解地问。

       “没错,就是需要调养。”钟局长笑了笑说,“猴子和人真是没有多大区别,人有什么需求,它们也有什么需求;人有什么行为,它们也有什么行为。”

       “那该如何调养?”我更加不解。

       “对猴子的调养要比人的难。”继而,钟局长一本正经地说,猴子听不懂咱们的话呀,因此,我们得按照猴子的习性,对它进行调养。比如说,母猴儿在怀孕前喜欢吃什么食物,怀孕后喜欢吃什么食物;发情前有什征兆,情绪上有哪些波动;怀孕后,会有哪些反常举动等,这些都是判断母猴儿是否怀孕的依据。如果判定这只母猴儿怀孕了,护猴员就得格外进行呵护,特别是到后期,快生产时,要加倍呵护。”

       “护猴员要把它们抱在怀里吗?”我半开玩笑地说。

       “那肯定不行,那样公猴儿会吃醋来打架的。”钟局长也非常幽默地说,“我们还是得按照猴子的习性呵护。比如说,母猴儿发情期到来时,人要多给它们创造谈情说爱的条件,离它们稍微远一点,不要去干扰它们的活动;观察它们都爱去什么样的地方栖息,爱吃什么样的植物;公猴儿与母猴儿互动时,都有哪些动作与行为等,把这些拍下来,是很有用的事情。”

       我在来维西保护区管理分局之前,就听人介绍说钟局长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可一谈到猴子,他却是口若悬河。看我若有所思,钟局长进而解释说,猴子真是和人一样,母猴怀孕后,对食物也有挑拣,这一点,近几年,我们一直在努力观察呢……

      猴儿以食为天

      一天清晨,钟局长没有来叫我们吃早餐,陪我们上山、背包的也换成了另外一个老余和小余。老余告诉我说,钟局长一大早就上山去了。

      54 Tourism Overview当我们走到保护站门前的苗圃时,却发现钟局长和老余正在给苗木浇水,看着我一副疑惑的神情,钟局长解释说,这几天,他们又发现了好几种猴子喜欢吃的植物,特别是发现了婴猴喜欢吃的植物,他们把这些植物的枝条剪些下来,进行扦插、培育,然后大面积栽培,这样,明年出生的婴猴就有吃的了。

        看着眼前足足有10多垄刚刚扦插的苗木,看着钟局长黑黑的脸膛,看着他草帽下的满身泥土和水渍,看着他被汗水浸湿的后背,我的心颤动了

一下。此时,我不知道该对钟局长说点什么,说肃然起敬?这感受已经是过去时了。说非常感谢?我觉得我还没有资格代表那群猴子。我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钟,此时的时间是上午8点20分。

       “你们先上去,我干完这点儿活儿,马上就来。”看到我傻傻地站在那里,钟局长催促着我们。

       一路上,老余让小余来做翻译,小余用汉语向我介绍,滇金丝猴是个很特殊的动物,它们每天要吃30多种植物,这些植物被吃下后,到体内要发酵,发酵过程要产生很多细菌来消化这些食物。如果细菌少了,食物得不到完全消化,但细菌多了,猴子就会肚子胀,会生病。猴子要想健康生长,必须对腹内的细菌有一个适量的控制。这样,既能达到消化食物的目的,又不让自己身体受到伤害。

       小余告诉我说,这些年,老护猴员观察到猴子过几天就要去吃一种有毒的植物,这种植物有杀虫的作用。但响古菁这种植物不多,这几年,钟局长让护猴员到外面的山上

去找,剪枝回来扦插,目前,有很多已经成活了。

       “猴儿以食为天!”老余突然冒出这样一句汉语,让我感到很诧异。小余解释说,猴子每天除了睡觉,就是不停地吃东西。滇金丝猴和别的猴子不一样,它们必须是跑着吃,吃各种树枝和杂灌木上不同的叶子、树干上的虫子、松萝、嫩枝条、芽孢等。

       听了小余的话,我有点豁然开朗并深深自责,猴子是多么聪明的动物,正是它们这种“跑着吃”的生存策略,增加了食物多样性,获取了多种营养,也可以让树木休养生息,为自己永续利用。和猴子相比,我们人对环境就缺少这种意识,过度攫取、超前掠夺资源,杀鸡取卵的作法,显得多么的愚蠢与无知。

       猴子现在的食物不及以前丰富了,过去这山上、树上有很多的鸟儿,鸟儿在山上或是树上筑巢,鸟蛋便是猴子春季补充营养的最好食物。这些年,在这里繁殖的鸟越来越少了,好多年猴子都吃不到鸟蛋,我们只能每天要给猴子一个鸡蛋来补充营养,但这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保护区经费有限,只能是一天给猴子一个鸡蛋。断手家的母猴儿是一天两个鸡蛋,一个是我们给的,另一个鸡蛋是爱心人士认养捐助的……

       一边听小余介绍,一边行走,很快,我们来到离猴群不远的地方。停下脚步,我仔细打量起这座山,这些树,这群猴儿,这些护猴员……

       望着远方起伏的山峦,望着空中悠闲自在的朵朵白云,我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如此的幸福与沉重。幸福的是,大自然赋予我们这么好的环境与这么多的非人类朋友,比别人更有幸的是,我能自由徜徉在这大自然中;沉重的是,作为人类一员,未能更多地关照到那些非人类朋友。我的内心,掠过一丝悲伤,但我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因为,在我的眼前,一排排树木在生长,一株株新枝在发芽,一个个钟局长正在向白马雪山深处的响古菁走来。

此文发表于《旅游纵览》2015年9期

快乐动保,给可爱的动物们自由!全世界动保人,联合起来!
离线bragance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9-07



图文并茂 !!

这些令人敬佩的护猴员。。。
离线暮云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5-09-07
俺觉得这种半人工性质的保护很好,虽然会被纯动物科学家反对,哈

毕竟,纯野生的猴子已经很难生存了!
动保的最高实践就是吃素
动保的最高理念就是护生
离线绿友小建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5-09-07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