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457阅读
  • 2回复

动保网原创 Lucky99:一只励志治愈系正能量猫咪的故事 (连载之67)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阿其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动保网 dongbaowang   执行总监  ||  中国青年动物保护联盟  执行长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1
— 本帖被 阿其 设置为精华(2014-12-21) —
Lucky99:一只励志治愈系正能量猫咪的故事
(连载之67
作者:张丹

新西兰动物守护神金椒妈与北京动保人欢聚于国庆
(因Lucky99麻麻我手术住院而延误两月有余,补写连载于此)


给国内各地的流浪动物救助组织与个人捐赠的优质诱捕笼多达数百个;

资助过的流浪动物救助组织与个人不计其数

每次回国省亲都一次次的动物救助行动为始终,走到哪儿就救助动物到哪儿宣传爱护动物和TNR理念到哪儿、帮助动物救助者到哪儿。仅以此次回国为例,她上海牡丹江北京展开动物救助行动并取得丰硕成果才最后回到家乡成都的·······

每当虐待虐杀动物的突发恶性事件发生,她总是最早将越洋长途电话打给当事/当事机关的那个人(表达抗议/提出诉求/给予建议·······

为了更好帮助国内的动物和动保志愿者,金椒妈联合像她一样身在海外心系神州的菩萨们发起了了海外侨胞关爱动物联盟并成立了纯属她个人的金椒动物救助基金 后者实际就我自己哈省事自由不需要跟谁商量:)

住在新西兰奥克兰

她有一个大名鼎鼎网名----“金椒妈

这是“金椒妈一名的来历:我是自从2006年在女儿央求下家里养了第一只小母奶猫金卡以及2007年第二只小公奶猫椒椒以来逐步关注到中国动物救助的, 可以说是金卡椒椒引领我走上了动物保护的不归路吧!

的先生高唯教授---金椒---一位杰出的华人学者(英国牛津大学哲学博士、美国麻省理工先进材料工程博士后研究员、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工程学院教授、新西兰皇家科学院院士、新西兰工程科学院院士、国务院侨务办海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金椒妈的影响和带动下,成为著名的动保家属和支持者,利用所有机会包括在立法机构中国动物立法发出呐喊,2012年人大政协两会递交立法保护动物“的提案。每次来京-即使没有金椒妈同行高教授也会拨冗和我们

今年十一前夕在杭州、上海讲学后,高唯教授来京参加了927日国务院侨办举行的海外专家咨询委员会会议,北京市市长郭金龙和李克强总理的邀请,先后参加了930日中午在北京饭店和晚在人民大会堂举办65周年国庆招待会。

2014102日,金椒妈与部分北京动保人欢聚于百合素食餐厅,金椒和他们帅气善良的儿子作陪。应金椒妈之请,我带去了始终关爱和支持的励志猫Lucky99与会请看看高唯教授Lucky99的图片吧,绅士与动物的合影特别容易打动人---太慈悲太有爱了!


以下摘自远在美国波士顿的另一位动物守护神福福妈发来的邮件记述金椒妈在上海与福福妈的姐姐姐夫一起展开TNR感人情形:

·······之前上海姐姐受我的影响, 开始在她家小区楼下喂了两只可怜的流浪猫咪,
后来姐姐跟我聊天提到其中一只已经怀孕生了一窝小猫, 真是悲惨.
感谢金椒妈帮忙邮寄猫笼给我姐姐,
(感激Duck妈的弟弟在百忙中抽空为全国各地的TNR流浪猫救助人赶制猫笼! )

927日金椒妈回国转机时特地在上海停留我姐姐家住宿一晚指导她使用诱捕笼.同时与姐姐商量小区流浪猫咪绝育等事项.

上星期六那个黄金周末,上午由金椒妈的一位接机朋友把金椒妈送到了姐姐家.
金椒妈还来不及坐下稍作休息,就随姐姐下楼去了解小区内流浪猫的情况.
小区有一位自发照顾流浪猫的爱心女士,她虽然喂养家附近的几只流浪猫咪, 却无力掏钱给它们做节育手术. 经姐姐介绍金椒妈与她认识, 这位马上用骑轻车带金椒妈兜了小区几处流浪猫窝点, 小区加起来大概有40-50只流浪猫吧.

接下来金椒妈找到小区寄养宠物,给狗狗洗澡剪毛的宠物店老板商谈,看看店老板能否联系做绝育的医生来做手术, 这位宠物店女老板了解了金椒妈的来意后, 被金椒妈的善良爱心感动,她愿意联系做绝育的医生并且提供优惠价给金椒妈,
并且第二天就可以约到医生来做手术, 金椒妈当即就拿出2000元给店老板做为预付.

金椒妈上楼来只匆匆巴了几口饭就下楼捉猫去了。
当天上海晚上11点半,我找金椒妈上视频聊几句, 看到金椒妈刚从外面回来忙的汗滴滴的样子,她兴奋的告诉我,和那位用骑轻车带她兜圈子的热心女士一起, "守株待兔"式的捕捉了几只猫咪.她们两人第二天清晨4点多钟出去用诱捕笼又逮到了4, 5只吧.

那天上午, 金椒妈赶到宠物店老板那里跟赶来做节育手术的医生进行了沟通面谈,金椒妈一直忙到下午才离开姐姐家.

金椒妈在我姐姐家上下奔忙了一天一夜, 而睡眠时间加起来却不足4小时.

随后金椒妈又去了牡丹江,为那公园里几十只流浪猫启动救助绝育等项目进行新一轮的辛苦奔波......

, 金椒妈你的负担太重啦, 国内这么多地方都需要你,都得到你的支助,
而我从来没有为你分担过费用.这次我姐姐上海的小区却还要你拿出5000元的启动资金. 我心里好难过.......

金椒妈每次回国探亲之旅就是救助之旅, 走到哪救到哪,金椒妈雪里送炭, 崇高的精神.令人折服.我和姐姐一家对金椒妈的感激钦佩无言以表!

······


金椒妈新浪博客相关链接
20149月中国行2-牡丹TNR进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d4ccc50102vcuv.html
20149月中国行1-上海TNR进行中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d4ccc50102v9o8.html



“护生”这个话题
2012

这是2012年“两会”期间的事。受邀前来列席全国政协会议的一位杰出海外华人代表、研究金属及电子材料的前沿科学家高唯教授提交了一个“善待动物”的提案。此提案一出,闻者匪夷所思:高唯教授是新西兰皇家学院院士,任职于奥克兰大学,多半辈子都在与“非生命”的研究对象打交道,何以在这样的一个时刻,突然把关注投向了“生命”?

高教授没有马上解释原因,而是拿出了一本由台湾星云大师做序的动物保护文集《动物记》。他翻开书,指着里面的插图说:“这些画都来自丰子恺先生的《护生画集》,这里面的每一张画我都是十分熟悉的,小时候常看。”高教授回忆说,大概从5、6岁开始,他就在父亲的书房里翻看丰子恺先生的漫画作品。据他回忆,在上海交大毕业的父亲,早年是丰子恺先生的忠实粉丝。后来,父亲还曾与丰子恺先生见过面,彼此很投缘。这也是为什么高家后人对丰子恺的漫画印象如此深刻。与高教授一聊才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漫画家”丰子恺先生还是弘一法师的入室弟子,“护生画集”即为二者合作而成。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多读者赞这位漫画大家“有一颗善良、透明的心”。

由《护生画集》,高教授又说到了自己。和金属及电子材料打了多半辈子交道且荣获多项国际殊荣的高教授,始终埋头于这“非生命类”的科研工作之中。“我所从事的专业给我的人生带来很大的乐趣,我是全身心投入的。”生活中的高教授也不曾认真地思考过人类与地球上其他动物的关系等“生命类课题”。直到有一天,一位友人送给高家一只可爱的小猫。用高教授的话说,这只小动物的出现改变了他们一家的生活,也改变了他们看待生命的态度。一家人对这位新成员给予了温暖的呵护。网名“金椒妈”的高太太更是由对自家宠物心生爱怜,发展到“爱屋及乌”地把保护动物当做了一项事业来做。“开始我们有一只猫,后来猫的队伍一直在不断扩大”。高教授家的6只猫中有4只都是收养的流浪猫。高太太每天不仅照顾这些猫的生活,还关心远在中国的猫狗等各种动物的生存状态,由此,她结识了许多国内的动物保护志愿者。“我每天都见太太楼上楼下地跑来跑去,发邮件、打电话,一听说国内哪个地方发生了有动物被虐待或被遗弃的事件,便寝食不安,尽己之力提供帮助。”据国内动物保护人士张丹女士介绍,“金椒妈”是最热心于帮助中国的志愿者救助动物、改善动物处境的海外华人的代表,她永远在第一时间提供最急需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持和帮助,令大家深受感动和鼓舞。

高教授旅居海外几十年,他常常可以看到周围的邻居朋友,对于无论是家中养的宠物还是街上流浪的猫狗都热心关怀救助。在很多国家,动物福利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虐待动物属违法行为,“为千夫所指”。高教授还讲起发生在新西兰的一个事件,曾经有一位男子醉酒后踢伤自家的狗,任凭他的孙女劝说都无法制止,邻居于是报警。这位男子的行为被法官认定为“当着幼小孩子的面虐待动物,性质尤其恶劣”而判刑6个月。

在夫人的影响和带动下,高教授无论在新西兰还是在中国发表演讲,最后十分钟一定会讲动物保护的话题,呼吁大家善待动物、尊重生命。虽然貌似完全与演讲主题无关,但每一次都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和呼应,这已经渐渐成了他的习惯。高教授认为,无论我们从事何种职业,无论我们拥有何种性情与性别的差异,抑或是经济发展阶段的差异,都不能成为虐杀其他生命的借口。每个人,只要你愿意,总能找到合适的方式去关注这个问题。“我虽然不能像我太太那样每天尽心尽力地照顾救助那些小动物,为国内被虐待、被虐杀的动物奔走呼号,但我愿意利用‘两会’这个机会,呼吁政府和公众共同关心动物,善待它们,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点力吧。”


“护生”是仁者行为。救助一只动物,可以令我们获得一次心灵层面的提升。走近与我们本是“同根”的生灵,感知它们的苦与痛,也许是人类对自身命运所做的最好的反思。

                                                                      张喆:著名专栏作家

提议中国立法机构尽快启动制定反虐待动物法的提案

尊敬的全国人大、政协、统战部、侨办、港澳办领导同志:

我们是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侨胞,有幸列席全国人大,政协会议,得到祖国对我们的重视,希望能为祖国的发展大计建言献策。我们虽身在海外却心系祖国。目睹近年中国在政治、经济等方面迅猛发展,同时留意到国家在道德、法律建设方面正抓紧建设和完善,令我们深感欣慰,自豪。我们赞扬和支持祖国建设和进步的同时,也关注着由于国人对待动物引发的社会问题。我们从不同渠道获悉,国内普遍而频繁存在的虐待动物的现象和行为,已造成中国日益上升的形象在动物问题上受到严重负面影响。

从网络上虐待团伙公然将他们对动物的暴力血腥行为以视频散播;全国各地,遍布着是大大小小猎杀贩卖野生动物现象;无视食品安全问题贩卖猫狗和屠宰猫狗供食用的黑色产业链条遍及国内各地,将大部分猫犬长途运输集中到两广和东北,这是对食品安全法、刑法、防疫法的公然挑战,还威胁到了人身安全;相当一部分动物园和野生动物园中以虐待动物的表演盈利全然不顾公益教育的目的。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我国自朝鲜引进了一种活熊取胆技术。活熊取胆是指将黑熊圈养在专门为获取黑熊胆汁而建立的养熊场内,在其腹部实施造瘘手术,使其胆囊与腹部开放的瘘管相连,以便抽取胆汁。取胆黑熊普遍被长期囚禁于铁笼之中。由于伤口多年不能愈合,加上伤口感染、每天被刺入导管抽取胆汁,这些黑熊无不饱受痛苦的折磨。且熊胆入药,完全是人为制造的需求,商家赚去金钱和浪费国家医保资源的行为。多年以来,国、内外公众、媒体一直强烈反对活熊取胆的这一残忍行业。特别是近期有关熊胆企业归真堂申请上市而更加引起广大民众,专家,媒体的反对呼声。活熊取胆曾经在韩国、越南等国家短暂存在。但是,因其极端的残忍性,有关各国均已经制定了法律法规,禁止这种做法。建议国家应采取措施予以取缔。

国外财团瞄准上中国对待动物上是道德洼地,加紧向中国输出本国被淘汰的虐待动物和伤害生态环境的残忍产业。斗牛、狩猎等野蛮血腥的娱乐象苍蝇蜂拥而来,中国正发展成世界第一大实验动物的繁殖基地及活剥动物皮毛的皮草制造地,这些都是被西方国家法律所唾弃,但同时大量转途进口和利用的。与此同时,中国的形象透过上述虐待动物的行为被传播,令世人觉得我们的民族是残忍冷漠的,我们的人民素质是低下的,国家是野蛮和危险的, 产品是伪劣的,价值观是反文明的落后的。

面对国内发生的猫狗肉黑色产业、虐猫打狗事件、虐待野生动物表演盈利、于人体无益反尔有害的残忍活熊取胆,争相输入的斗牛和狩猎野蛮血腥娱乐项目,很多公众和动物保护公益组织努力呼吁禁止和反对。国人已经意识到对动物的伤害实质是对我们社会的伤害,这种行为的存在和持续对社会交流、世界交往都是障碍,对公共健康、安全不利。不仅损害了中国在世界上的文明形象,还是严重威胁着人民的生命安全,食品安全的公然违法行为。

正如一些法学家所说,法律在這方面的缺失,不僅于動物保護不利,也造成法律與社會道德意識之間的巨大落差,有礙社會文明程度的提升。动物随时遭受虐待和伤害的对待,政府执法机构却不能有效的预防和依照法律有力制止。

我们在对此忧虑之余,欣闻2010年民间法学家已经呼吁和起草了反虐待动物法的建议,并得到全国媒体争相转载和报道,民意支持,让我们看到了希望,让公众意识和了解到一部动物保护的基本法能有助于中国在法制建设中加强对动物的保护从而加强道德建设,让政府相关部门依照法能解决现存的诸多问题。反虐待动物法不是万能的,但有法律的指引能遏制虐待行为, 维护社会公益,增进社会精神和道德文明。

提请全国政协和人大、中国统战部、侨办、港澳办领导同志将我们的呼吁转告人大常委,并请给予积极的考虑。

此致
                                                            
提案人:Wei Gao  高唯:海外侨胞列席全国政协会议代表
                       英国牛津大学哲学博士
                       美国麻省理工先进材料工程博士后研究员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工程学院教授
                       新西兰皇家科学院院士
                       新西兰工程科学院院士
                       国务院侨务办海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2012年3月6日於北京
  





快乐动保,给可爱的动物们自由!全世界动保人,联合起来!
离线37-顾尚文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4-12-21
    
离线暮云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4-12-21
久久越发漂亮有神了,哈

原来久久她妈手术了,哈

动保的最高实践就是吃素
动保的最高理念就是护生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