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21阅读
  • 3回复

【论文文选】中国与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之比较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5-25
中国与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之比较
作者:常纪文
目录

  第一节  中国与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的基本概念与渊源
  第二节  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的主要规定
  第三节  中国野生动物福利法的主要规定
  第四节  中国与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之比较


由于野生动物的保护事关生态平衡的维持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因此,加强其保护是非常必要的。由于野生动物的保护问题主要涉及野生动物物种的保护、野生动物栖息环境的保护、野生动物的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的科学研究、野生动物的药用、野生动物的展览、野生动物的交换、野生动物的工艺品应用等领域,[1]因此加强这些领域的重点研究是必要的。
第一节  中国与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基本概念与渊源
    一、基本概念
在区域的层次上,目前,欧盟及其前身作为成员方的野生动物保护公约和欧盟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文件没有对“野生动物”的定义作出界定,尽管如此,欧盟及其前身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文件还是对与野生动物相关的一些词汇作出了界定,如1992年的《关于保护自然生境和野生动植物的理事会指令》第1条指出,“自然生境是指完全自然或者半自然的由无生命物质和生命物质构成的陆地和水域。”“物种的生活环境是指由特殊的无生命和生命因素组成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物种可以在生物圈的任何环节生活。”“场所”是指边界被清楚描绘的地理位置。”在欧盟成员国的层次上,一些成员国的立法对“野生动物”的概念予以了界定,如法国1998年颁布的《自然和风景保育法》第20a条规定:“野生动物指被捕捉的无主的野生品种的动物,或者在笼子等囚禁设备中饲养的无主的野生品种的动物。”奥地利2004年修订的《联邦动物保护法》第4条规定,野生动物是指“家养动物和宠物动物以外的动物”。
我国2004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对野生动物的概念进行了界定,该法第2条规定:“本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本法各条款所提野生动物,均系指前款规定的受保护的野生动物。珍贵、濒危的水生野生动物以外的其他水生野生动物的保护,适用渔业法的规定。”该概念用“野生动物”来解释“野生动物”,犯了循环解释的错误。在实践中也出现了“动物园的野生动物是否为野生动物”、“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是否属于野生动物”等执法和司法问题。如2002年北京动物园发生的大学生硫酸泼熊案,就在法学界产生了伤害的对象是属于一般财产范围的动物,还是属于野生动物的争议。因此,和法国、奥地利等欧盟成员国的立法相比,我国的立法关于野生动物的界定很不科学,有必要作出修订。
关于野生动物的分类,欧盟成员国和我国的立法均有相关的规定,如爱尔兰2000年修订的《野生生命法》第2条规定,野生动物包括野生鸟类、野生哺乳类、爬虫类、非水生脊椎动物、两栖类动物、鱼以及这些野生动物的卵和幼小状态等。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把野生动物分为陆生和水生野生动物。对于陆生野生动物的概念,1992年的《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2条规定:“本条例所称陆生野生动物,是指依法受保护的珍贵、濒危、有益的和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对于水生野生动物的概念,1993年的《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2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水生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水生野生动物。”

二、中国野生动物福利法的渊源
(一)适用于中国的普遍性国际法律文件
我国积极参与国际野生动物的保护,目前缔结或参加的相关普遍性国际法律文件主要有1946年的《国际捕鲸规则公约》,1958年的《公海渔业和生物资源保护公约》,1959年的《南极条约》,1964年的《保护南极动植物措施协定》,1971年的《关于保护国际重要湿地特别是水禽栖息地公约》及其议定书,1972年的《保护南极海豹公约》,1973年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1979年修订),1980年的《保护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公约》,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91年的《保护环境的〈南极条约〉议定书》,1992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1995年的《履行与1982年12月10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保护和管理跨界和高度洄游鱼群的协定》。
此外,与动物及其生境保护有关的条约还有1972年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等。
(二)适用于中国的区域性和多边性国际法律文件
这类国际法律文件目前很少,比较典型的是199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环境保护局、蒙古国自然与环境部和俄罗斯联邦自然保护和自然资源部缔结的《关于建立中、蒙、俄共同自然保护区的协定》。
(三)中国缔结的双边法律文件
截止2004年底,我国已经与亚洲的日本、韩国、朝鲜、蒙古、印度、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斯里兰卡,与非洲的埃及和摩洛哥,与拉丁美洲的秘鲁和哥伦比亚,与北美洲的加拿大和美国,与欧洲的挪威、瑞典、芬兰、丹麦、英国、荷兰、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时、俄罗斯、乌克兰、罗马尼亚、波兰、保加利亚、斯洛伐克,与大洋洲的澳大利亚签订了环境保护或者自然保护的双边协议。涉及野生动物保护的协定主要有:1983年的《中日候鸟及其生境保护协定》,1986年的《国家林业局和美国内务部自然保护交流与合作议定书》,1988年的《中澳保护候鸟及其生境协定》,1990年的《中蒙关于保护自然环境的协定》,1992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及国土管理总局合作协定》,1993年的《中印环境合作协定》,1993年的《中韩环境合作协定》,1994年的《中俄环境保护合作协定》,1994年的《中日环境保护合作协定》,1998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环境保护局与加拿大环境部环境合作备忘录》等。
(四)中国国内野生动物福利法的渊源
1.国家层次
在宪法的层次上,《宪法》第9条规定:“国家保障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保护珍贵的动物和植物。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自然资源。”该条为野生动物,尤其是珍贵的野生动物的保护设立了宪法根据。
在法律的层次上,1  9 8 9年实施并于2004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是专门规范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1986年实施并于2000年修订的《渔业法》把规范野生渔业资源的保护作为一个重要的内容,1984年实施并于1998年修订的《森林法》涉及珍贵动物生产繁殖保护区的设立和国家保护野生动物的猎捕问题。除此之外,1992年实施的《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和1998年实施的《动物防疫法》均涉及野生动物的检疫和防疫问题。
在行政法规的层次上,国务院于1979年实施了《水产资源系统保护条例》,1 9 8 9年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经国务院批准,后经多次调整),1992年实施了《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1993年实施了《国务院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和《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这几部行政法规是专门规范野生动物保护及其制品贸易保护的。另外,国务院1985年实施的《风景名胜区管理暂行条例》、1987年实施的《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1997年实施的《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实施条例》,2000年实施的《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和2004年实施新修订的《兽药管理条例》,均和野生动物的保护有关。
在部门规章的层次上,1991年原林业部实施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办法》,1992年原林业部实施了《陆生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费收费办法》;1998年国家林业局颁布了《蓝狐饲养管理技术》,1999年颁布了林业行业标准《陆生野生动物(兽类)饲养场通用技术条件》、《陆生野生动物(鸟类)饲养场通用技术条件》、《陆生野生动物(两栖爬行类)饲养场通用技术条件》,对野生动物养殖场地、卫生防疫、技术条件、饲料及资金保障均提出了明确要求。《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还定期得到了更新。2004年建设部修订了1994年颁布实施的《城市动物园管理规定》(该规定设立了“动物的保护”专章),1996年农业部颁布了《关于加强水族馆和展览、表演、驯养繁殖、科研利用水生野生动物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此外,1998年修订的《兽药管理条例实施细则》、2002年实施的《动物检疫管理办法》和2002年的《兽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也与野生动物的福利保护有关。
在司法解释的层次上,20001117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41次会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于同年1211日起施行。
2.地方层次
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如1987年实施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自治条例》、1987年实施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自治条例》、1996年的《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自治条例》等,涉及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野生动物的内容。一些自治地方颁布了专门的单行条例,如1994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水生野生动物保护管理规定》;199642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大通过了《野生动物保护条例》(该条例于同年724日被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批准);1996528日,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人大通过了《野生动物保护条例》(同年71日被青海省人大常委会批准)。另外,一些地方颁布的单行条例还与野生动物的保护有关,如199151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大通过了《澜沧江保护条例》(同年527日,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批准该条例)。

地方性法规,如1993年河北省实施了《陆生野生动物保护条例》,2001年广东省实施了《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2001年山东省颁布了《山东省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2004年云南省实施了《云南省动物防疫条例》、2005年贵州省实施了《动物防疫条例》等。
地方行政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如山东省政府于1988年颁布实施了《实施〈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细则》,黑龙江省政府于2000731日颁布了修订的《〈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三、欧盟及其成员国野生动物福利法的渊源
(一)适用于欧盟或者欧盟大多数国家的普遍性国际条约
在野生生物及自然环境的保护方面,主要的普遍性国际条约有:1964年的《保护南极动植物措施协定》,1971年的《关于保护国际重要湿地特别是水禽栖息地公约》及其议定书,1973年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1979年修订),1979年的《保护迁徙野生动物物种公约》,1991年的《保护环境的〈南极条约〉议定书》,1992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1997年的《人道诱捕标准国际协定》[2]
在鱼类等海洋动物及其生境保护方面,主要的条约有:1946年的《国际捕鲸规则公约》,1958年的《公海渔业和生物资源保护公约》,1966年的《保育保护大西洋金枪鱼公约》,1972年的《保护南极海豹公约》,1980年的《保护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公约》,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涉及动物保护的主要为第5部分的第55条至第75条和第7部分的第2条),1995年的《履行与19821210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保护和管理跨界和高度洄游鱼群的协定》,
此外,与动物及其生境保护有关的条约还有1972年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等。
值得指出的是,如果欧盟及其前身没有参加上述的某个公约,欧盟的某个成员国也没有参加这个公约,那么,对于这个国家而言,该公约不能属于其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法律渊源。
(二)适用于全欧盟或者部分欧盟成员国的地区性国际法律文件
1.欧盟作为一个成员方的区域性国际法律文件
1973913日,《波罗的海及其海岸带渔业和生物资源保育公约》在波兰的格但斯克被通过,该公约1974728日生效,目前有欧盟、爱沙尼亚、拉托维亚、立陶宛、波兰、俄罗斯六个成员方。
1979919日,《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在瑞士首都伯尔尼被通过,该公约于198261日生效,目前具有40个成员方,既包括欧盟和属于欧盟成员国的爱沙尼亚、德国、法国、希腊、芬兰、匈牙利、爱尔兰、意大利、拉脱维亚、卢森堡、荷兰、波兰、马耳他、葡萄牙、斯洛伐克、西班牙、瑞典、英国,还包括不属于欧盟成员国的突尼斯、土耳其等国家。
198232日,《北大西洋鲑鱼保育公约》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木被通过,1983101日,该协定生效,目前具有欧盟、芬兰、瑞典、美国等9个成员方。
198243日,《地中海特别保护区域公约》在瑞士的日内瓦被通过,该公约于1986323日生效,目前具有22个成员方,既包括欧盟和属于欧盟成员国的塞普路斯、法国、希腊、意大利、马尔他、斯洛文尼亚、西班牙,还包括不属于欧盟成员国的土耳其、南斯拉夫、以色列等国家。
1992317日,《保育波罗的海和北海小海鲸公约》在美国的纽约被通过,该公约1994329日生效。公约目前具有欧盟、比利时、丹麦、德国、荷兰、波兰、瑞典和英国八个成员方。
1995610日,《关于地中海特别保护区域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议定书》在西班牙的巴塞罗纳被通过。该公约至今未生效,签字方有欧盟、塞普路斯、法国、希腊、西班牙、马耳他和11个非欧盟国家。一旦该议定书生效,它将取代1982年的《关于地中海特别保护区域的议定书》。19961124日,该议定书的附件在摩纳哥召开的各成员国全权代表大会上被通过。
1995616日,《保育非洲——欧亚大陆迁徙水禽协定》在荷兰的海牙被通过,1999111日,该协定生效。协定目前具有欧盟、法国、芬兰、德国、希腊、荷兰、西班牙、瑞典、英国、埃及等27个成员方。
2.成员方包括部分欧盟国家和非欧盟国家的区域性国际法律文件
19501018日,《鸟类保护国际公约》在法国首都巴黎被通过,1963117日,该公约生效。公约目前具有10个成员国,既包括属于欧盟成员国的比利时、意大利、卢森堡、荷兰、西班牙、瑞典,还包括土耳其、南斯拉夫、冰岛、瑞士四个非欧盟的欧洲国家。从条约的规定上看,该公约并没有取代1902年欧洲12国通过的《农业益鸟保护公约》,但从具体的实践上看,该公约事实上还是取代了《农业益鸟保护公约》。
19691023日,《保育东南大西洋生物资源公约》在意大利的罗马被通过。19711024日,该公约生效,目前具有17个成员国,既包括属于欧盟成员国的比利时、法国、德国、意大利、波兰、葡萄牙、西班牙,还包括南非、罗马尼亚、伊拉克、古巴等10个非欧盟国家。
1991124日,《保育欧洲蝙蝠协定》在英国首都伦敦被通过,1994116日,该公约生效,目前,其成员国既包括属于欧盟的捷克、丹麦、法国、德国、匈牙利、爱尔兰、卢森堡、荷兰、波兰、葡萄牙、瑞典、英国、斯洛文尼亚13个国家,还包括不属于欧盟的马其顿、挪威、乌克兰3个欧洲国家。
上述国际法律文件只能属于缔约国和参加国的法律渊源。
3.欧盟部分成员国之间缔结的区域性国际法律文件
1886年,德国、卢森堡、荷兰和瑞士通过了《莱茵河流域捕捞大马哈鱼的管理条约》。
195237日,丹麦、挪威和瑞典在挪威的奥斯陆签订了《关于保护深海明虾、欧洲龙虾、挪威龙虾和螃蟹的协定》及其1959年的议定书,该协定于1953126日生效。
1970610日,《关于捕猎和保护鸟类的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三国经济联盟条约》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被通过。该条约于197271日生效。根据条约的名称和性质,其成员只包括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三国。
19901016日,《瓦登海海豹保育协定》在德国的波恩被通过,该协定于1991101日生效,目前有德国、丹麦和荷兰三个成员国。
上述国际法律文件只能属于缔约国和参加国的法律渊源。
(三)欧盟及其前身颁布的法律文件
除了1957年《罗马条约》的第36、第38、第43、第100A、第235条以及1991年的《保护动物的宣言》和野生动物的福利保护有关外,欧盟及其前身还制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法律文件:在野生生物保育[3]conservation)方面,有1992521日的《关于保育自然生境和野生动植物的理事会指令》(92/43/EEC),19961219日的《关于通过规范贸易保护野生动植物物种的理事会条例》(97/338/EC,该条例经过多次修正,最近的一次修正是2004年);在渔业和海洋生物保护方面,有1997429日的《关于采取一定的技术措施保育渔业资源的理事会条例》;在野生鸟类保护和狩猎限制方面,有197942日的《关于保育野鸟的理事会指令》(79/409/EEC),1992616日的《关于与野生猎物的猎杀和野生猎物的肉投放市场有关的公共健康和动物健康问题的理事会指令》(92/45/EEC);在个别物种的保护方面,有1981120日的《关于进口鲸鱼和其他鲸类制品一般规则的理事会条例》(81/348/EEC),1983328日的《关于成员国进口小海豹皮及其产品的理事会指令》(83/129/EEC),1 9 8 982日的《关于禁止未加工和已加工的非洲象牙进口至共同体的委员会条例》(8 9/2496/EEC);在捕捉方法方面,有1991114日的《关于在共同体内禁止采用抓腿圈套和把以抓腿圈套或其他不符合国际人道标准捕获的动物毛皮和其他制品引入共同体的理事会条例》(91/3254/EEC)。
(四)欧盟成员国的立法
欧盟一些成员国的动物福利保护基本法,如1998年德国修订的《动物福利法》,瑞典2002年修订的《动物福利法》,奥地利2004年修订的《联邦动物保护法》均涉及野生动物的捕捉、医疗救治、实验等问题。除此之外,欧盟各成员国还颁布了专门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和与野生动物保护有关的立法,如德国于1987年颁布了《自然和风景保育法》,1998年颁布了《联邦土地保护法》,2002年颁布了《联邦自然保育法》;意大利于1992年颁布了《保护野生动物和限制狩猎的规定》;英国于1968年颁布了《武器法》,1981年颁布了《野生生命和乡村法》(经过多次修正),1992年修订了《保护獾法》,1996年颁布了《野生哺乳动物(保护)法》,1997年颁布了《危险物种贸易控制(实施)条例》;匈牙利于1996年颁布了《自然保育法》;奥地利于1975年颁布了《联邦森林法》,1996年颁布了《联邦武器法》,1998年颁布了《联邦野生动植物贸易法》;法国于1998年颁布了《自然和风景保育法》;爱尔兰于2000年修订了1976年颁布的《野生生命法》;瑞典1979年制定了《森林法》,1987年制定了《狩猎法》,1993年颁布了《渔业法》,1994年颁布了《捕鱼、水产和捕鱼工业法》与《活生动物进口法》。此外,这些国家的环境保护法律还涉及野生动物的保护问题,如瑞典1998年颁布的《环境法典》就有野生动物保护的专门规定。
另外,欧盟成员国一些地方或者自治地方的立法机构和政府也结合自己的实际需要和立法权力,颁布了一些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规范性文件。
第二节  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的主要规定

一、普遍性国际条约有关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规定
通过本章第一节可以发现,欧盟及其成员国参加的与野生动物保护有关的国际公约很多,除了1997年的《人道诱捕标准国际协定》外,其他公约的主要内容可以在我国许多国际环境法教材或专著中找到。基于此,本书仅研究1997年《人道诱捕标准国际协定》的主要内容。
1991年,欧洲共同体颁布了《关于在共同体内禁止采用抓腿圈套和把以抓腿圈套或其他不符合国际人道标准捕获的动物毛皮和其他制品引入共同体的理事会条例》,由于国际标准组织从1987年起开始拟订的哺乳动物人道陷阱方法标准至今还没有完成,加上欧盟与加拿大、俄罗斯、美国对该条例是否扭曲国际贸易存在明显的分歧,在欧洲共同体的倡导下,1997年,欧盟、加拿大和俄罗斯签订了《人道诱捕标准国际协定》。为了处理与其他敏感的与贸易和环境保护有关的国际条约或者协定的关系,协定第4条指出,本协定的内容既不影响属于WTO成员的本协定成员方的权利和义务,也不影响本协定附件2所列的多边协定为本协定成员方规定的权利和义务。
协定共分17条,与野生动物福利保护有关的内容主要有:
在基本概念方面,协定第1条规定,“陷阱”是指机械性的起杀害或囚禁作用的动物捕获或者猎杀装置。“陷阱方法”是指陷阱及其设置条件,如目标的种类、陷阱的布局、引诱方法、诱饵、自然环境条件等。“人道陷阱方法”是指经过职责机构鉴定符合人道陷阱标准的陷阱方法。
在协定的目标和适用范围方面,协定第2条规定了如下三个目的:一是建立人道陷阱方法标准;二是在实施和发展这些标准方面,改善成员方之间的交流和合作;三是方便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关于适用范围,协定第3条规定,本协定适用于以野生生物管理[4],获得毛、皮、肉及保育哺乳动物等为目的捕获附件1所列野生陆生、半水生哺乳动物的陷阱方法和陷阱证书。
在基本措施方面,协定第5条规定,成员方在本协定生效后,可以继续在其领土内禁止使用该国早已禁止的陷阱方法。协定第6条规定,各成员方可以直接或者通过有关的国际组织就相互关心的利益事项进行合作;各成员方应当在保障相互间利益和方便贸易的基础上,发展和加强人道陷阱方法的研究和合作。协定第7条规定,各成员方应当采取符合附件1规定的必要措施,确保其职责机构按照标准建立适当的陷阱鉴定程序,确保陷阱方法符合标准,禁止使用不符合标准的陷阱,要求制造商对经过鉴定的陷阱作出标记,并且为陷阱的妥善设置、安全操作和保养提供指南书。如果出于保护公众健康与安全、保护公共与私人财产、促进研究与教育、减少过多的野生动物的数量、再引入、繁殖、保护动植物、保留本地使用木陷阱的传统文化等需要,协定第10条规定,可以个别地由职责机构作出豁免的决定。
在标准的实施和发展方面,协定第9条规定,成员方应当尽最大的努力,制定陷阱使用许可和取消许可的程序,加强人道陷阱方法的立法,确保陷阱使用者在动物伦理、陷阱方法的安全与有效利用方面得到培训;在建立国内陷阱鉴定程序方面,应该考虑建立陷阱测试指南。协定第10至第13条规定,成员方应当鼓励人道陷阱方法发展的研究,不断重新评估和更新附件规定的捕获方法;各成员方应当就捕获方法进行信息交换和通报,对于通过其他成员方鉴定的陷阱,如果符合标准的规定,各成员方应当予以非歧视性承认,并允许其在本国应用。
在成员方间的皮毛和皮毛产品贸易方面,协定第13条规定,各成员方的海关在检验进口的毛皮和毛皮产品时,可以要求出口商提供经过职责机构签署的来源地证明文件。除此之外,各成员方不得采取与1973年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规定不一致的措施,以限制皮毛及其产品在成员方间进行贸易。
附件1[5]的规定主要有:标准的目的是确保被陷阱捕获动物的福利得到充分的保护,并且进一步改善动物的福利。标准规定的原则包括:在评估陷阱方法是否人道的时候,必须评估落入陷阱的动物的福利;评价陷阱是否人道的原则是该陷阱是否符合最低的标准。陷阱方法必须是可以选择的,有效的并且符合各成员方保证人类安全的要求。此外,该附件的规定还包括抑制性陷阱方法的要求、杀害式陷阱方法的要求,保护物种的名录(18种)、测试陷阱的方法指南、研究改进陷阱方法的指南等。
附件2主要规定欧盟及其前身与俄罗斯所签订的三个贸易和合作协议。
二、区域性条约有关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规定
如本章第一节所述,区域性条约既包括欧盟作为一个成员方的区域性国际法律文件,还包括部分欧盟国家和非欧盟国家共同参加的区域性国际法律文件。基于篇幅和研究的代表性,这里仅研究欧盟作为一个成员方的区域性国际法律文件的主要内容。
(一)1973年的《波罗的海及其海岸带渔业和生物资源保育公约》
该公约的目的是保证波罗的海及其海岸带的生物资源达到最大和稳定的产量,使各沿海国共同负起保育和合理利用生物资源的责任,促进沿海国进行紧密和广泛的合作。公约包括导言、正文和附件三个部分,正文共分20条。公约主要是基于经济目的而签订的,其有关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主要内容为公约第10条的规定,即依照公约建立的波罗的海捕鱼国际委员会可以就如下事宜向成员国提出建议:一是捕鱼装置及其应用以及捕捉的方法措施;二是捕捞和出售的鱼的规格;休鱼区和休鱼期;改善海洋活生生物资源的状况,增加海洋生物资源的数量,以及为达到该目的的人为繁殖和移地保护;三是捕捞或者捕捉品种、捕捞或者捕捉期等。
(二)1979年的《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
该公约在导言中阐述了保护野生动物的审美、文化、经济和内在的价值,阐述了野生动物对于保持生态平衡的作用,阐述了恢复已经减少了的野生动物的必要性,因而反映了自然保护方面的现代观念。其正文有关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内容主要有:
在一般规定方面,公约第2条要求各成员国采取必要的措施,以维持野生动物的数量。第3条要求各成员国制定保护野生动物(有时是濒危品种和容易受到影响的品种)及其栖息环境的国内政策,制定防治污染的规划和发展政策,采取措施促进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保护的教育和知识传播。
在栖息地的保护方面,公约第4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采取适当的和必要的立法和行政措施,来确保野生动物栖息地的保护,防止栖息地范围的减少;采取措施保护对于迁徙物种非常重要的位于迁徙路线附近的地域,如越冬地、停留地、找食地、繁殖地和换毛地。
在物种的保育方面,第5至第9条规定了如下几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各成员国应当采取适当的和必要的立法和行政措施,来确保附件2所列的野生动物物种得到特别的保护,确保附件3所列的野生动物物种得到保护。对于附件2所列举的动物,禁止任何形式的故意捕捉和杀害;禁止对动物繁殖和休息地域进行破坏和毁坏;禁止故意干扰野生动物,尤其在动物的繁殖、饲养和越冬期;禁止故意毁坏或者拿走动物的蛋或者拥有这些蛋;禁止拥有和在国内买卖野生动物(无论是活生的还是死亡的)及其组成部分与产品。二是利用附件3所列举的野生动物,应当维持该物种的数量,避免使其处于濒危的境地,保护这类动物的措施包括:禁捕期和/或其他规范利用的措施;临时性的或者局部性的禁止利用规定,以把动物恢复到令人满意的水平上;对活生和死亡野生动物的适当买卖及以买卖为目的的拥有、运输和供货制定规定。三是在捕捉和杀害附件3所列举的野生动物物种和附件2所豁免的野生动物物种时,禁止采用不加区别的捕捉和杀害方法,禁止采用附件4所列举的使野生动物物种灭绝或者其数量严重减少的捕捉和杀害方法。四是为附件2和附件所列举的野生动物的捕捉、杀害和干扰规定了豁免情况,即保护动植物的需要;预防对农作物、牲口、森林、渔业、水和其他形式财产的损害;保护公众健康、公共安全、空气安全和其他重要的公共利益;出于研究、教育、繁殖、再引入和必要的饲养的需要;在严格监管之下,捕获、拥有和其他形式的利用仅限于有限的程度和很少的数量。
在对迁徙物种的特别保育方面,公约第10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采取特别的措施保护迁徙物种的停留地、找食地、繁殖地和换毛地,确保通过禁捕期和/或其他形式程序来规范迁徙物种的利用。
公约共有4个附件,附件1是关于野生植物品种名录的,附件2列举了特别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品种,附件3列举了经过批准才能按照规定捕获的野生动物品种,附件4列举了所禁止的杀害、捕捉和其他形式的利用方式、方法。这些附件都经过多次修订,最近一次的修订是1997年。
该公约虽然签订比较早,但因为它为缔约国规定了一些具体的可以执行的义务,而且设立了一个负责监督公约实施的机构,因而对国际环境条约法的发展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三)1982年的《北大西洋鲑鱼保育公约》
由于北大西洋的鲑鱼习惯于在海域内迁徙,因此,对于那些鲑鱼经常光顾的国家,如果它们采取滥捕措施,无疑会对其他沿海国家的渔业产生重大的影响。基于此,北大西洋的沿海国家签订了《北大西洋鲑鱼保育公约》。该公约的目的是保育、恢复、加强和合理管理北大西洋的鲑鱼资源。为此,公约规定,禁止各沿海国在其渔业主权范围外的地区捕鱼。在西格陵兰管理区域,捕鱼的范围不超过40海里宽(从领海基线算起),在东北大西洋管理区域,捕鱼区域不得超过法罗群岛的渔业主权范围之外;在其他的地方捕鱼,范围不得超过其领海(从基线算起向海12海里)。所有的成员国应当在鲑鱼资源的保育、恢复、加强和管理措施方面,加强统计信息、立法措施和项目的交流。为了保证这些制度落到实处,促进各国的协商和合作,公约建立了北大西洋鲑鱼保育组织。
(四)1992年的《保育波罗的海和北海小海鲸协定》
该公约的文本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的秘书处准备,公约适用于在波罗的海和北海所发现的所有种类的小海鲸,其目的是,通过区域合作,使波罗的海和北海的小海鲸达到令人满意的状态,并将这个状态维持下去。为了促进国际合作,公约建立了秘书处和建议委员会两个机构。
公约的附件专门规定了小海鲸的保育和管理计划,该计划规定了小海鲸生境的保护与管理、小海鲸及其生境的调查与研究、立法、信息与教育等内容。如对于搁浅的小海鲸,各成员国应该制定及时报告和救治的措施规定。
(五)1995年的《保育非洲——欧亚大陆迁徙水禽协定》
迁徙物种在生态系统中起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们在迁徙时要经过长时间的跋涉或者飞翔,途径路线中的一些湿地由于人类不可持续的活动而大范围减少,加上一些捕猎活动缺乏有效的管理,使迁徙的水禽成为容易受影响的物种。为了采取有效的措施保护迁徙的水禽,1995年欧盟作为一个国际组织与26个国家(包括部分欧盟成员国)一起签署了《保育非洲——欧亚大陆迁徙水禽协定》。该协定与动物福利有关的内容如下:
在基本原则方面,协定第2条规定,各成员方应当采取协调的措施,使迁徙水禽物种维护在或者恢复到令人满意的水平上。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各成员方应当在各国主权的范围内采取本协定第3条规定的措施和第4条规定的特别行动。采取这些措施和行动的时候,要考虑到预防原则。[6]
在一般保育措施方面,协定第3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采取措施,以保育迁徙的水禽,对于濒危物种和保育状况不令人满意的物种,要予以特别的注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要采取以下措施:(1)对于本协定适用范围内[7]的濒危水禽物种(附件2作了详细的规定),给予与1979年《保护迁徙野生动物物种公约》第3条第4至第5款规定同样严格的保护措施。(2)确保对野生迁徙水禽物种的任何利用,都应当建立在对迁徙水禽物种最佳利用的生态学知识的评价基础上,并且这种使用是物种的数量和支持物种的生态系统所允许的。(3)确定迁徙水禽物种的活动场所和栖息地,并对这些地方进行保护、管理、修复和复原。(4)协调各成员国的行动,以确保合适栖息地的网络能够得到维护;在适当的时候,还应在迁徙水禽所活动的全部范围内,特别是超越一国边界的情况下,重建这些活动场所和栖息地。(5)对人类活动导致和可能由人类活动导致的问题进行调查,并努力实施包括栖息地修复、复员、补偿措施等在内的补救措施。(6)在紧急情况下进行国际合作,以鉴别紧急情况下容易受到影响的迁徙水禽物种;制定适当的紧急程序以给这些物种额外的保护,并且为个别的成员方解决这些紧急问题准备帮助的指南。(7)禁止把非本地水禽物种引入环境,要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阻止非故意引入和释放非本地水禽的行为,以免对本地野生动植物的保护状况构成威胁;如果非本地水禽物种已经引入,应当采取适当的措施以防止其对本地物种构成威胁。(8)发动和支持包括迁徙水禽研究方法、监测方法在内的生物和生态学研究,在适当的时候,各成员国制定联合或者合作研究的监测规划。(9)分析迁徙水禽的观察、监测、上环志、湿地管理等方面的培训要求,以确定培训和发展的优先议题和领域,并且指定适当的培训规划。(10)发展和维护对迁徙水禽保育的一般知识和特殊目标的了解与理解具有提升作用的项目。(11)交换迁徙水禽的研究、监测、保育和教育项目的信息和结果。(12)各成员国应在实施本协定方面尤其在研究和监测领域相互帮助与合作。
在行动计划和保育指南方面,协定第4条和附件3规定了如下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迁徙水禽保护行动计划要包括物种保育、栖息地保育、人类活动管理、研究与监测、教育与信息、计划实施等优先事项。该计划要与本协定第3条规定的一般保育措施一致。二是行动计划的制订要考虑保育指南,并在每次的成员国会议上由大会进行评议。三是任何行动计划的修订都应当由成员国大会进行表决。表决时,成员国要参考本协定第3款规定的要求。四是保育指南应该在成员国的第一次大会上被提交表决,并且以后要定期修订。
(六)1995年的《关于地中海特别保护区域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议定书》
该条约是1976年的《地中海污染防治公约》的议定书,其有关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规定主要有:
在保护措施方面,议定书第6条规定,各成员方要制定与国际法一致的关于规范和禁止捕鱼、狩猎、动物捕获、动物及其组成部分贸易的立法。
在物种的国内保护和保育方面,议定书第11条规定,各成员方有关野生动物物种的管理措施,要与把动物物种保持在令人满意的保育状态的目标一致;在其主权范围内,鉴定和编辑危险野生动物物种和受威胁野生动物物种的名录,并且给予其被保护的法律地位;制定规定,对这些物种及其栖息环境产生不利影响的活动予以禁止,并采取管理、规划等手段,使这些物种保持在令人满意的保育状态。对于受保护的野生动物保护物种,各成员方应当采取控制措施,在适当的时候采取禁止措施,以规范野生动物及其卵、组成部分、产品的商业性捕获、拥有、杀害、商业贸易、运输、展览;尽可能地扩展保护措施,防止对动物产生干扰,特别是在动物繁殖、孵化、越冬或者迁徙的时候。各成员方应该公开有关受保护野生动物的驯养繁殖的措施和计划。
在物种保护与保育的国际合作措施方面,议定书第12条规定,成员方应当采取合作措施,以确保本议定书附件名录[8]中的野生动物得到保护和保育;各成员国应当在国内采取最大可能的措施,以保护和恢复本议定书附件所列的危险物种、受威胁物种。议定书第21条规定,各成员方应尽早地把可能危及受保护的野生动物物种和特殊保护区域的生态系统的情形通报给相关国家。
在保护区域和受保护物种的共同规定方面,议定书附件1规定了选择被保护海洋和海岸带区域的一般标准,规定了保护区选择的一般原则、保护区的一般特征、保护区的法律地位以及保护、规划和管理措施等内容。议定书第15条规定,各成员方应当对危险或者受威胁的物种制定综合性的详细保护目录。议定书第18条规定,在公布保护措施的时候,成员方应当考虑本地人口的传统生活和传统文化活动需要,在必要时,应该制定一些满足这些需要的例外措施;这种例外措施,不能导致危险、受威胁、迁徙和本地野生动物物种的消灭或者个体数量的实质性减少。
从上面六个国际法律文件可以看出,除了1979年的《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和1982年的《北大西洋鲑鱼保育公约》外,其他四个国际法律文件对维护生态平衡和保护野生动物的福利体现得比较明显和充分。
三、欧盟成员国之间多边条约有关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规定
(一)1952年的《关于保护深海明虾、欧洲龙虾、挪威龙虾和螃蟹的协定》及其1959年的修订议定书
该协定适用于波罗的海海峡领域,具体范围是:西部为从林德斯内斯角与汉瑟霍尔姆的连接线,东部为格林威治以东的第13子午线。协定的目的是管理和规范深海明虾、欧洲龙虾、挪威龙虾和螃蟹的捕捞活动。该协定共9条,其主要内容为:
在明虾的捕捞标准方面,协定第2和第3条规定,除非出于科学研究的目的或者经过职责机构的批准,明虾拖网网眼的最小尺寸应为30毫米乘以30毫米,网的厚度至少为2毫米,这样,在网湿润且打开的情况下,可以使小明虾轻易的通过。不符合要求的拖网,既不得使用,也不允许将其放置在船舶上。
在挪威龙虾的捕捞标准方面,协定第4条和第6条规定,除非出于科学研究的目的或者经过公共职责机构的批准,船舶不得留置尺寸小于15厘米(从龙虾的前角尖量起,直至龙虾的中部划水附属肢体的前侧)的龙虾。各成员国应该采取实施本协定的行动和立法措施,以禁止不符合最小`尺寸要求的挪威龙虾上岸和交易。
在机构方面,协定要求,各成员国应派出两名代表,一名为渔业科学研究代表,一名为渔业工业代表。这些代表组成委员会,以协调有关的科学研究,并对深海明虾、欧洲龙虾、挪威龙虾和螃蟹资源的保育提出意见。
协定1959年的议定书对协定进行了一个方面的修订,那就是将挪威龙虾的最小捕捞标准由15厘米改为13厘米。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协定及其议定书对深海明虾、欧洲龙虾、挪威龙虾和螃蟹的保护主要是出于经济目的,保护动物福利的目的则体现得不明显。
(二)1970年的《关于捕猎和保护鸟类的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三国经济联盟条约》
该条约是在1958年的《构建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三国经济联盟条约》和1950年的《鸟类保护国际公约》[9]的基础上缔结的,其目的是协调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关于捕猎和保护野鸟类法律与条例的原则。条约分为导言、猎捕、鸟类的保护、关于条约程序性事项的一般规定四个部分,其主要内容为:
在猎物的分类方面,条约第1条规定,各成员国立法关于猎物的划分应当与大猎物[10]、小猎物[11]、野禽[12]和其他猎物[13]的划分标准一致。三国经济联盟的部长委员会应当经常对猎物的分类进行变更和补充,在各成员国在猎物分类方面还没有取得一致的情况下,它们可以把本国的猎物品种根据情况纳入上述分类体系。
在捕猎的时间方面,条约第2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相互在开猎期和禁猎期的具体时间上进行协商。
在射猎场的要求方面,条约第3条规定,各成员国每个射猎场的大小应当大于或者等于如下标准:在荷兰和比利时的沙姆北里至缪斯(Sambre-Meuse)一线的北侧和西部,不得小于25公顷;在卢森堡和比利时的沙姆北里至缪斯(Sambre-Meuse)一线的南侧不得少于50公顷;如果野禽射猎场边具有至少1公顷的水域,射猎场的面积可以更小。
在狩猎方法方面,条约第4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在武器、弹药、射弹、工具、器械、程序和方法方面进行协商。
在猎物的运输和交易方面,条约第5条规定,成员国批准的活生和死亡猎物的运输和交易期应当为特定猎物开猎期的当天至禁猎期满之后的10天。禁猎期满之后的11天至下一个开猎期开始之时,特定猎物的运输和交易是否批准,应当由运输和交易所在国的法律来决定。条约第6条规定,如果活生和死亡猎物的进口、出口和运输涉及第三国,那么应当按照第三国的国内法来处理。
在野鸟的保护方面,条约第7至第9条规定了如下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除了那些被条约第1条纳入猎物的鸟类之外,各成员国应当加强对鸟类的保护,部长委员会应当针对各种类的野鸟作出相应保护措施的决议。二是对于受保护的野鸟、鸟蛋和幼鸟,各成员国应当调整国内立法,对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以交易为目的的拥有、买卖和供应予以禁止。受保护的野鸟、鸟蛋和幼鸟的运输,应当遵守运输所在国的法律规定。三是受保护的野鸟(无论是活生的还是已经死亡的)、鸟蛋和幼鸟的进口、出口和运输涉及第三国,那么应当征得第三国职责机构的事先同意。
从本条约的内容可以看出,条约对野鸟的保护既出于经济目的,又考虑到维护生态平衡和保护野鸟福利两个方面的因素。
(三)1990年的《瓦登海海豹保育协定》
由于海豹是迁徙物种,为了明确协定与1979年《保护迁徙野生动物物种公约》的关系,协定第1条规定,本协定应该被相信为是《保护迁徙野生动物物种公约》第4条第4款所规定的一种措施安排。协定共18条,非常重视海豹及其栖息环境的生态作用,其与海豹保护有关的内容主要有:
在保护目标与目的方面,协定第3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紧密协作,以使海豹数量的保育状况达到和保持在令人满意的水平上。
在保育和管理计划方面,协定第4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在科学知识的基础上提出一套海豹保育和管理的计划。这个计划应该包含一个综合性的行动声明,以达到本协定规定的目标。成员国在需要时,应结合科学研究的结果,对计划不断地加以评价和更新。
在研究和监测方面,协定第5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对其研究计划、研究项目和海豹数量的监测进行调整,以增加有关生物学和栖息地的知识(包括人类活动对海豹数量的有害影响),并为改善海豹保育状况措施的采取提供科学基础。各成员国应当在以下坚持监测和研究领域进行合作:通过航空观察和计算来推测海豹的数量趋势;海豹迁徙的时间、路线、方式等行为特征;海豹的疾病、生存、年龄结构和性别比例等数量参数。
在捕猎方面,协定第6条规定,各国应禁止在瓦登海捕获海豹,但是以下情况除外:一是负有瓦登海海豹数量保育或者瓦登海生态保育研究职责的机构,不能通过其他的途径获得相关的信息。二是负有照管海豹职责的机构,以照顾为目的而捕获生病、虚弱或者被抛弃的尚未断奶的海豹,并在其康复之后将起放走;对于那些已经遭受伤害,但不可能存活的海豹,应当由该机构进行人道的宰杀。作出上述豁免决定的缔约国,应当把豁免的情况通报给其他缔约国,以供它们评议。
在栖息地的保护方面,协定第7条规定了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各成员国应当采取合适的措施来保护海豹的栖息环境,对保护区域网络和海豹迁徙区域构建和维护的必要性予以应有的重视,确保这些区域的保护能够使海豹的生态功能得到必要的发挥。二是各成员国应该保护海豹的栖息环境,防止其直接和间接地受到人类活动不应有的干扰或者改变。三是对于来源于本协定适用区域以外的人类活动的不利影响,各成员国应该予以重视。四是各成员国应该尝试地去恢复那些功能退化的栖息环境,或者去建立新的栖息环境。
在污染控制方面,协定第8规定,瓦登海沿海国家应该采取最大可能的措施来减少其对北海的污染排放,以保育和保护协定所要保护的区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各缔约国应当努力地去鉴别这样的污染源,调整它们有关海豹疾病(因有机氯化合物、重金属、油类等污染物质所致)及其对海豹数量减少的影响的研究项目,并且允许采用对研究结果进行比较的方法。另外,对于研究结果所显示的影响海豹数量的主要污染物质,要对其在海豹的组织和海豹猎物的器官中的含量进行监测。
在公众了解方面,协定第10条规定,各缔约国应当采取措施,使公众了解海豹数量的保护状况,了解本协定对海豹的保护程度和目标,了解本国依照协定所采取的措施(包括保育和管理计划),采取措施使公众参与,以改善海豹的保护状况。
从本协定的内容可以看出,协定对海豹的保护主要是基于保持生态平衡和保护海豹的福利两个目的,基本上不带有商业目的。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4-05-25

四、欧盟法律文件有关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规定
(一)1979年的《关于保育野鸟的理事会指令》
由于鸟类对保护生态平衡具有重要的作用,且具有文化、经济、科学和其内在的价值,由于欧洲一些鸟类因为环境污染、栖息地破坏、人类捕捉、宰杀等人为的因素而数量急剧下降,这种影响往往出现跨国的区域化倾向,如候鸟数量的下降。为了保护、管理和控制鸟类及其栖息地的多样性,对利用鸟类的行为予以规范,加强鸟类保护的科学研究,并针对特殊的鸟制定特殊的保护措施,1979年,欧洲共同体制定了《关于保育野鸟的理事会指令》。由于格陵兰地区生态环境具有特殊性,鸟类的密度、个头尺寸和保护要求具有特殊性,指令第1条规定,指令的适用范围为在格陵兰以外的共同体地区出现的所有鸟类,包括其卵、巢和栖息地。指令的主要内容有:
在鸟类数量和栖息地方面,指令第2条和第3条要求,各成员国应当采取必要的措施,提高鸟类的数量,使之适应于生态、科学、文化、经济和娱乐的需要,并采取包括建立保护区、维持与管理栖息地和外围地带的生态功能、重建被破坏的生境、建立新的生境等措施,使鸟类生境和栖息地保持充分的多样性。
在特殊的保护措施方面,指令第4条规定,对于濒危物种、易受影响的物种、数量稀少或者分布在有限地域的物种,以及因为栖息状况的特殊性需要予以关注的其他物种,应当采取特别的保护措施。特殊措施的采取要考虑到该物种数量的发展趋势和变化水平,要考虑到保护区域的分级和分类[14]等因素。由于鸟类属于迁徙动物,对于它们的繁殖地、换毛地、越冬地,特别是湿地,要予以特别的注意,防止对栖息地产生干扰、污染和破坏。为此,各成员国应当把这些信息反馈给欧洲共同体委员会,以使委员会能够协调各国的保护行动。
在一般的保护措施方面,指令第5条规定,各成员国应该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护所有的鸟类,特别是禁止如下行为:故意杀害和捕捉活鸟;故意毁坏或者损坏鸟巢、鸟蛋或者故意移动鸟巢,拿走野外的鸟蛋[15];故意干扰鸟类,特别是在鸟的繁殖期、小鸟的抚育期进行明显的干扰;拥有禁止猎杀或者捕捉的鸟类等。第6条和第7规定,成员国如允许在规定的时间[16]和地域可以猎杀、捕捉某些鸟类,必须综合考虑这些鸟类,尤其是候鸟的数量水平、地理分布、繁殖率、生态平衡等因素,[17]并使捕猎方法(包括利用猎鹰来捕猎)与国内法律规定的强制方法一致,遵守使用广泛推广的捕猎方法的原则和捕猎方法有利于维护生态平衡的原则,确保捕捉和猎杀不会危及共同体保护鸟类的努力。为此,成员国在作出有关的捕猎规则之前,应事先与欧洲共同体委员会协商。[18]对于法律规定禁止猎杀或者捕捉的鸟类,还应禁止它们的活体、死体、可以辨认的身体部分或者派生部分的买卖及以出售为目的的运输与供应。
关于捕猎方法,指令第8条规定,禁止大规模和不加选择的猎杀和捕捉,禁止利用任何形式的机动工具来打猎。不过,指令第9条规定,对于指令第5至第8条规定的禁止情形,成员国在以下情况下可以作出变通的规定,一是保护公共健康和安全的需要,二是保护空气安全的需要,三是为了防止对农作物、牲口、森林、渔业和水体产生严重危害,四是保护动植物的需要,五是出于研究、教学、增加数量、繁殖、再引入的需要,六是在严格监管和有选择的基础上,捕捉、拥有或者采取其他明智的措施利用种类特定和数量有限的鸟。这种变通必须特别注明:有关的鸟的种类,捕捉或猎杀的方式或者方法,风险条件与时间、地点等条件,职责机构的审批、公示和控制等。为了对成员国的这种变通行为进行监督,指令要求成员国每年要向欧洲共同体委员会报告,并且接受委员会的评估。
在鸟类保护的研究方面,指令第10条要求,各成员国应当鼓励作为野生鸟类保护、管理和利用基础的研究和其他工作。研究的范围与1979年的《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基本一致。另外,指令第11条要求,各成员国对于引入本地环境不对野生动植物构成危害的非自然出现的鸟类,应当进行观察。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指令的大多数实体性规定与1979年的《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的规定基本一致,只不过前者是专门针对鸟类,后者针对所有的野生生物。和公约相比,指令还有一个特色,那就是指令进一步强调了欧洲共同体对各成员国鸟类保护措施的监督与制约作用。
(二)1981年的《关于进口鲸鱼和其他鲸类制品一般规则的理事会条例》
为了规范油脂的贸易,履行国际条约规定的保护鲸类和野生动植物的国际义务,有必要对鲸鱼和其他鲸类制品制定贸易的规则,基于此,1981年欧洲共同体通过了《关于进口鲸鱼和其他鲸类制品一般规则的理事会条例》。条例的实体性内容主要见于第1条之规定。该条规定,从198211日起,属于条例附件规定范围的鲸鱼和其他鲸类制品进入共同体区域时,应当事先获得进口许可;对于商业性贸易的鲸鱼和其他鲸类制品的进口,不得颁发许可证。这项简单但又容易实施的规定,对于保护鲸鱼的福利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1983年的《关于成员国进口小海豹皮及其产品的理事会指令》
由于格陵兰白色小海豹和深蓝色冠海豹的皮毛非常漂亮,深受市场的欢迎,这种欢迎加剧了这两类海豹数量减少的趋势。为了维持这两类海豹的数量,维护生态平衡,共同体觉得,有必要通过采取限制或者禁止皮毛贸易的措施来达到这个目的。于是,1983年欧洲共同体通过了《关于成员国进口小海豹皮及其产品的理事会指令》,指令分为导言、正文(共4条)和附件三个部分,自1983101日起施行。
指令第1条规定,各成员国应当采取必要的措施来确保不以商业性的目的进口列入附件的海豹产品,并且把这些措施立即通知给欧洲共同体委员会。附件把海豹产品确定为:格陵兰白色小海豹和深蓝色冠海豹的生毛皮、晒干了的毛皮、已经加工成服装的毛皮及镶入盘子、十字架或者其他类似东西的毛皮。为了保护土著居民捕猎的传统文化和经济利益,指令第3条规定,其禁止进口的海豹产品不包括因纽特人通过传统捕猎方式获得的产品。
可见,指令协调了格陵兰白色小海豹和深蓝色冠海豹福利的保护、生态平衡的维持、土著居民传统捕猎文化与经济利益的维护三个方面的利益和需要。
(四)19 8 9年的《关于禁止未加工和已加工的非洲象牙进口至共同体的委员会条例》
由于象牙属于1973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规定禁止贸易的动物产品,而大象栖息地所在的许多国家不能有效地控制大象捕猎和象牙贸易,因此有必要发挥进口国的管制作用。于是,198 9年欧洲共同体通过了《关于禁止未加工和已加工的非洲象牙进口至共同体的委员会条例》。
该条例共2条,其中实体性的规定只有第1条,该条规定,对于来源于非洲大象的象牙,各成员国不得签发进口的许可令。但是,在以下情况下可以作出允许进口的变通规定:再出口的音乐器材需要使用象牙作为部件;属于古董的象牙;在大象数目众多其生存成问题因而允许猎捕大象的国家,把象牙作为狩猎的奖品,为了规范这一进口,有必要确定这些国家的名称;家庭已经拥有的象牙,但出口国必须签发出口文件,对于使用了象牙的旅游纪念品,也应禁止携带入境。另外,该条还规定,对于条例实施以前已经签署的申请,或者在各成员国规定的终止象牙进口的日期之前(但最迟不得迟于198  
974日)已经订货或者已经签署合同,货款已经交付或者货物已经装运的,可以允许进口,但这项进口许可的有效期最迟不得超过198 91231日。对于各成员国作出的变通决定或者规定,成员国应当将之通报给共同体委员会。
通过目前的实际来看,条例对于保护非洲大象的种群数量和福利,使其免遭不应有的猎杀,起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五)1991年的《关于在共同体内禁止采用抓腿圈套和把以抓腿圈套或其他不符合国际人道标准的方式捕获的特定动物的毛皮及其人工加工产品引入共同体的理事会条例》
由于1979年的《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禁止采用陷阱等不加区别的捕捉和杀害方法,禁止采用一些使野生动物物种灭绝或者数量严重减少的捕捉和猎杀方法。而抓腿陷阱则属于禁止范围之列。实践证明。禁止采用抓腿陷阱不仅对欧洲共同体区域的野生动物保护有益,对共同体以外区域野生动物的保护也是非常有益的,于是1991年,欧洲共同体通过了《关于在共同体内禁止采用抓腿圈套和把以抓腿圈套或其他不符合国际人道标准的方式捕获的特定动物的毛皮及其人工加工产品引入共同体的理事会条例》。
关于抓腿陷阱(leghold trap)的概念,条例第1条规定,抓腿陷阱是指采用叉钳紧紧地抓住或者限制动物四肢(一条或者一条以上),并防止其逃脱的装置。由于抓腿陷阱非常残酷,使动物遭受长时间的极度痛苦,且其捕捉的对象为不加区别式的,因此,条例第2条规定,199511日以后,禁止使用抓腿圈套捕捉或者猎杀野生动物。第3条规定,如果共同体以外的出口国颁布了禁止抓腿陷阱的行政措施或者法律规定,或者捕获本条例附件1所列13种动物的陷阱方式符合国际人道陷阱标准,则可以允许进口至共同体以内。否则不允许进口。该条还规定,199471日之前,如果共同体委员会还没有与共同体以外相关国家的职责机构合作完成这些国家的人道陷阱标准制定工作,这项禁止可以推迟到19951231日。禁止日开始之后,相关国家出口或者再出口附件所列的皮毛或者夹杂皮毛的产品,必须出具捕获方法的证书。
从条文上看,该条例的直接目的是保护野生动物的福利。为了防止欧盟以外的国家指控该条例具有扭曲国际贸易的作用,条例的导言指出,为了防止贸易扭曲,适用于共同体以外地区的动物皮毛进口限制措施,也同样适用于共同体以内的区域。但是包括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在内的一些世界主要皮毛出口国家还是认为,该条例具有明显的扭曲WTO规则的意图或者效果。美国和加拿大甚至声称要到WTO争端解决机构控告欧盟。为了既促进野生动物的福利,又不至于使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等国家控告自己或者从贸易上报复自己,1997年欧盟让了步,和加拿大、俄罗斯签订了《人道诱捕标准国际协定》。[19]协定把禁止以抓腿陷阱方式捕获的动物由13种扩大至18种。由于对条文有看法,美国没有缔结该协定。尽管如此,协定还是单方面地给予美国一定的贸易豁免。《人道诱捕标准国际协定》的签订,使条例的强制实施性大打折扣。
(六)1992年的《关于与野生猎物的猎杀和野生猎物的肉投放市场有关的公共健康和动物健康问题的理事会指令》
指令分为导言、一般规定、适用于共同体产品与贸易的规定、适用于共同体进口的规定、最后规定几个部分。由于指令以保护消费者和动物的健康为目的,因此,它围绕卫生要求展开主要的规定也就不足为奇了。在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问题上,指令仅在第1条第1款指出:“各成员国应当确保猎物肉来自在特定的射猎区域以国家管制狩猎的法律所允许的方式杀死的猎物。”尽管如此,该规定对于保护动物的福利还是起了间接的作用。
(七)1992年的《关于保育自然生境和野生动植物的理事会指令》
1992年的《关于保育自然生境和野生动植物的理事会指令》分为导言、定义、自然生境和物种栖息地的保育、物种的保护、信息、研究、补充规定和最后规定几个部分,和1979年的《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相比,指令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殊内容:
关于指令的基本目的,指令第2条指出,要通过保育各成员国领土内自然生境和野生动植物来达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目的。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该条进而指出,指令所涉及的措施,必须以把自然生境和野生动植物品种维持或者恢复到令人满意的水平上为目标。[20]这个目标,当然要考虑经济、社会、文化需求以及各区域、各地方的特征。
关于野生动植物生境的保育,指令第311条规定了如下特殊内容:一是在必要的情况下,各成员国应当通过维持、适当的发展等措施来致力于改善对野生动植物保护至关重要的生态环境。二是在必要的情况下,各成员国应当以改善生态为目标,通过土地使用规划和发展政策,来管理对野生动植物保护起主要决定作用的生态环境。三是各成员国应当根据附件3规定的标准,来确定本国需特别保护的生境区域(已纳入附件1)和需特别保护的物种名录(已纳入附件2)。
关于动物物种的保护,指令第12至第16条规定了如下特殊内容:一是对于已经纳入附件4受到严格保护的动物,禁止故意干扰,尤其在其繁殖、饲养、越冬和迁徙期。二是除了法律所允许的情况外,禁止拥有、运输、买卖、交换及以出售和交换为目的提供附件4所列的物种。三是各成员国应该建立监管偶然性捕获或者杀害附件4所列物种的体系,并且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和研究,以防止偶然性的捕获和猎杀对这些物种产生明显的危害。四是各成员国应采取措施,以使列入附件5的动物品种的捕获和利用与其最佳保护状况一致。这些措施包括:制定接近特定财产的条例;临时性和局部性地禁止捕获这些物种以及一定数量的利用行为;禁止捕猎期和禁止的捕猎方法;在允许捕猎的情况下,制定保护动物物种数量的狩猎、捕鱼规则;建立捕猎的执照制度;规范这些物种的买卖、提供、运输、以出售为目的的拥有和运输等行为;采取人工繁殖措施,维护已经减少的动物物种数量;对已经采取的措施进行评估。五是在法律允许捕捉和杀害附件5a)所列举野生动物物种的时候,禁止采用不加区别的可以使本地物种完全消灭或者对动物物种产生严重干扰的捕捉和杀害方法。六是成员国应当每两年向欧洲共同体委员会提交一份有关变通措施采取的报告,并且指出:允许捕获或者杀害动物的物种,所允许的捕获或者猎杀的原因、方式、设备、批准的时间与地点等条件因素等。
另外,为给各成员国一个完整的信息,指令在“信息”专项部分(第17条)要求欧洲共同体委员会每六年准备一份关于保护措施及其保护效果的评估报告。
(八)1996年的《关于通过规范贸易保护野生动植物物种的理事会条例》
为了实施1973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并结合新需要规定一些新规则,1996年欧盟理事会通过了《关于通过规范贸易保护野生动植物物种的理事会条例》。条例分为导言、定义、适用范围、(物种)进入共同体、共同体的出口与再出口、许可或者证明申请的拒绝、变通、商业活动控制的规定、活生物种的移动、进出口证书、进口与出口的地方、(管理、科学和其他)职责机构、条例实施的监督与对违法行为的调查、信息交流、制裁、科学评价团体、委员会等部分,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相比,条例在以下几个方面具有一定的突破和发展:一是在体例方面,条例专门设立了进口、再出口、商业活动控制、活生物种的移动、进出口的地方、信息交流、制裁等专门的部分。二是条例所规定的贸易措施既适用于成员国的国内贸易,也适用于国际贸易。三是除了法律允许的人工繁殖、实验动物研究等情况外,条例附件A规定,动物物种的拥有、买卖、商业目的的获得、商业目的的展览、以获得商业利润为目的的使用、以出售为目的的拥有、提供与运输,均受禁止。四是附录规定的所有野生动物物种,除非出于使其获得紧急医疗处置等特殊需要,进出口均需要事先获得许可。五是野生动物的运输必须使动物受到伤害、健康受到危害或者动物受到残酷对待的风险最小化,并遵守有关动物运输法律文件的规定。六是条例规定了区域层次和国内层次的实施监督和信息交流措施,要求成员国针对13种违反条例的行为制定专门的制裁措施。七是根据野生动物的保护状况规定相应的保护措施,如最濒危的物种将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等。
(九)1997年的《关于采取一定的技术措施保育渔业资源的理事会条例》
条例共20条,分为导言,基本概念、网及其使用的条件、(鱼、甲壳类和软体动物的)最小捕捞尺寸、捕捞禁止(包括鲑鱼、腓鱼、西腓鱼、鲭鱼)、特定种类的捕捞时间与捕捞区间限制、最后规定、附件(附件1至附件8)等部分,其目的是,通过规定网的种类、网眼尺寸、最小捕捞尺寸、禁止和限制捕捞的品种、禁止和限制捕捞的时间与区域等措施,以平衡捕捞与渔业资源的保护。
该条例看起来是保护渔业的可持续生产能力,没有明确提到保护鱼类的福利,但是该条例所起的保护鱼类福利的客观效果是不容忽视的。
从以上介绍可以看出,欧盟及其前身法律文件的规定,既有综合性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的指令,也有保护个别物种和濒危、易受影响的物种的条例或者指令,因此,既体现了保护对象的一般性,又体现了保护对象的个别性与重点性;既体现了一些物种保护措施的现实性与紧迫性,又体现了野生动物群整体保护的长期性和计划性。
五、欧盟成员国的补充和突破性规定
欧盟各成员国关于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国内法律规定,基本上与区域法律文件的基本内容一致或者基本是在区域法律文件的框架内展开的,如德国2002年的《联邦自然保育法》在其导言中强调,该法支持实施欧盟及其前身92/43/EEC79/409/EEC83/129/EEC99/22/EC等指令的实施。尽管如此,由于各国情况不同,这些国内立法还是多少具有一些补充和突破性的规定。下面我们来看看一些典型的规定:
英国1968年的《武器法》规定,持有狩猎用的武器,必须到警察机构去登记,并且要获得许可;武器不得包括毒药等有害的物质。[21]1981年的《野生生命和乡村法》把野生动物的保护分为野鸟的保护和其他野生动物的保护两个部分。[22]关于野鸟的保护,第1条和第2条规定,除了在法律允许的时间捕猎或者猎杀特定种类的鸟外,禁止转移、拿走、损害或者毁坏鸟蛋及正在建设或者已经使用的巢。禁止拥有活鸟、死鸟及鸟蛋,禁止干扰正在巢中的鸟和还没有独立生活的幼鸟。值得注意的是,该法修订后,把原来确定为有害的不予保护的鸟也纳入适当保护的范围。第3条和第4条允许政府规定需要特别保护的区域,在该保护区域,除非出于照顾野鸟或者对受伤、严重衰老的鸟采取人道处死措施等特殊目的,禁止干扰鸟类,禁止进入该区域。第5条禁止使用一定形式的圈套、毒药、粘鸟胶,不得使用弹弓、自动武器、气体或者爆 炸性物质捕猎,也不得使用一定形式的诱鸟或假鸟来捕猎。第6条至第8条规定,严格限制列入附表的活鸟、死鸟、鸟蛋的买卖或者其他形式的贸易;除非经过登记和上环志等管理环节,个人不得拥有野鸟;在笼中饲养野鸟,必须符合一定福利条件。关于其他野生动物的保护,第9条规定,不得故意损坏、毁坏或者干扰野生动物的庇护场所和保护野生动物安全的场所。第10条规定,出于照顾受伤动物的需要,可以对动物产生一定的干扰;出于人道处死严重受伤或者严重衰老的野生动物的需要,可以采取人道宰杀措施。第11条对其他野生动物捕猎方法的规定,与野鸟的相似。
德国1998年的《联邦土地保护法》第9条规定,土地的变化要考虑到动植物的保护需要。德国2002年的《联邦自然保育法》第23至第27条规定了保护区域的确定、自然保育区域、国家公园、生物圈保护、自然公园等涉及野生动物保护的内容。第38条规定了涉及渔业资源保护的内容。第39条规定了物种保护的目标和任务,其中目标为保护、保育和管理自然与历史上演进形成的生物多样性;任务为保护动植物品种及其栖息环境,防止人类活动的不当干预,保护、管理、发展和恢复野生动物物种及其生命支持与生活条件等。为了完成上述任务,第40条规定,必须对野生动物的数量、生物群落及其生境进行评估,明确和实现保育、保存和发展的目标。第41条、第42条和第52条规定了野生动物的一般和特殊保护措施,其中,一般保护措施包括:如没有很好的理由,禁止故意干扰、捕捉、伤害或者杀害野生动物;禁止转移、毁坏野生动物的栖息环境;未经许可,不得把非本地品种的野生动物引入自然;高压电线和中压电线的架设及其设备的组成部分必须有利于野鸟的保护。特殊保护措施包括:禁止追逐、捕捉、伤害或者杀害任何野生动物特别是受保护的物种;禁止移动、干扰、毁坏野生动物的栖息环境和庇护场所;禁止个人拥有、使用、处置任何受特殊保护的动物;禁止未经许可的野生动物、野生动物身体部分及野生动物产品的买卖与展览。关于野生动物的进出口,第46条规定,必须出具相应的许可或者其他证明;进出口活生的野生动物的,必须提前(至少为到达前的18个小时)通知海关。此外,第47条、第49条、第65条至第68条还规定了对违法行为所采取的没收、罚金和剥夺资格等处罚措施。
法国1998年《自然和风景保育法》的第13141619a和第19b条涉及野生动物的保护问题,如第13条规定,自然保护区域设置的目的是保护生物群落和特定动植物物种的栖息环境。第20至第26条专门规定了野生动植物的保育和保存问题,如第20条规定,野生动物的保护目的是保护野生动物的自然和历史多样性。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该条设置了以下任务:防止人类对动物及其生境的消极影响甚至直接干预;保育、保存、发展和恢复野生动物的生存条件;野生动物的展览应当在其自然分布区内的适当环境进行。为了完成这些任务,第20b条规定,职责机构应当描述和评价相关动物甚至濒危野生动物的数量、生物群落和生境,明确和实现保育、保存和发展的目标。第20c条规定,禁止对自然生境产生导致毁坏或者持续损害的行为。第20d条规定,如没有很好的理由,禁止故意干扰、捕捉、伤害或者杀害野生动物;禁止毁坏野生动物的栖息环境;未经许可,不得把非本地品种的野生动物引入自然。第21条规定,野生动物的进出口,需要获得许可。在法律责任方面,第30条规定了没收、罚金和资格剥夺等处罚措施。从内容上来看,该法的规定,与德国1998年的《联邦土地保护法》的规定有很多相似甚至相同的地方。
爱尔兰2000年修订的《野生生命法》第22条专门规定了野鸟的保护豁免问题,该条规定,从事野鸟学研究者可以为其研究适当地干扰野鸟;从事农业、渔业和森林业者非故意伤害或者杀害受保护的野鸟不算是违法;对于受伤或者严重衰老的鸟,可以对其进行捕捉,并进行人道处死;可以捕获鸟蛋并对其进行人工孵化或者将这些鸟蛋转移到其他的巢中进行孵化;建设道路、房屋等不可避免地干扰、伤害、杀害野鸟或者毁坏或者转移鸟蛋,不算违法。关于野鸟以外的其他野生动物的保护问题,第23条规定,要捕猎受保护的野生动物,要事先获得许可,并按照许可证上规定的条件捕猎,否则构成犯罪;故意干扰和毁坏野生保护动物繁殖地的行为构成犯罪;教育、实验或者其他活动需要捕获或者人道杀害野生动物的,需要事先获得许可;从事野生动物研究者可以为其研究进行适当的干扰;从事农业、渔业和森林业者非故意伤害或者杀害受保护的野生动物不算是违法;对于受伤或者严重衰老的野生动物,可以对其进行捕捉,并进行人道处死;建设道路、房屋等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伤害或者干扰、甚至杀害野生动物,不算违法;按照有关法令规定的季节和地点进行的野兔捕猎,不算违法。第24至第27条规定了受保护的野鸟和哺乳动物的开放捕猎季节以及临时捕猎禁止。第28条规定了捕猎武器的限制问题,即利用武器狩猎者必须年满16岁,被有关机构授予狩猎运动的权利(其客人、仆人也可以利用该执照参与捕猎)。第29条和第30条规定了狩猎的执照及其在海滩等地狩猎的限制问题。第31条规定了禁止买卖和拥有的野鸟种类。第32条规定,除非经过允许,不得在野鸟的身上附加任何标签。第33条规定,禁止使用自动连发的武器,禁止使用步枪射杀野鸟,禁止使用弹簧枪和爆 炸性子弹射杀野生动物。第34条和第35条规定,除了法律所允许的情况(如科研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捕获非保护的野鸟等)外,不得使用圈套、陷阱和网来捕猎;不得使用线、钩、箭、梭镖、标枪、粘鸟胶、毒药、麻痹动物的诱饵、稻草人、假鸟[23]等来捕猎;进口捕猎的装置,必须事先获得许可。第36至第38条规定,对于夜间捕猎,要限制捕猎对象(如不得捕猎鸟鹬)和时间(第1天日落至第2天太阳升起);禁止使用灯光、镜子打猎;禁止利用机械推进的交通工具、船舶和飞机打猎。第53条规定,出口野鸟和受保护的其他野生动物及这些动物的尸体、身体部分或者产品,必须事先获得许可。关于法律责任,第76条规定了没收、罚金(一般的处罚最高500英镑)、取消资格等处罚措施。
奥地利2004年修订的《联邦动物保护法》第5条第2款规定,禁止以丢弃动物为目的把非本地品种的野生动物释放到环境之中。第16条规定,除了训练猎鹰以外,不得将野生动物临时性和长期地束缚起来。第25条规定,禁止以取得皮毛为目的而拥有野生动物;除了合法设立的动物园、动物收容场所、实验机构等饲养具有特殊要求的野生动物不需要事先报告外,其他机构和个人饲养特殊要求的野生动物或者在狩猎场内饲养蹄类猎物,必须事先向职责机构报告。第26条规定,动物园拥有野生动物,也必须以不对该物种的保护和生物多样性的维持产生大的影响为前提。第27条规定,杂技团不得拥有栖息于野外的野生动物。
第三节  中国野生动物福利法的主要规定
我国共有脊椎动物6347种,占世界总数的13.9%,其中兽类500种,占世界总数的11.8%;鸟类1244种,占世界总数的13.7%,是世界上鸟类种数最多的国家;爬行类376种,两栖类284种,鱼类3862种,占世界总数的20.0%。但因为各种因素的影响,上述物种的生态环境受到了或大或小的破坏,一些物种的数量已经下降到不可持续发展的水平,一些具有国际知名度的野生动物,如新疆虎、蒙古野马、高鼻羚羊、犀牛、麋鹿、白臀叶猴等已经或濒临灭绝。[24]因此,加强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的法律保护刻不容缓。

一、多边和双边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文件的主要规定
目前,我国不仅缔结了一些专门的野生动物保护多边和双边法律文件,还缔结了一些与野生动物保护有关的自然或者环境保护多边和双边协议。限于篇幅,仅介绍以下几个典型双边法律文件的主要内容。
1.1983年的《中日候鸟及其生境保护协定》
关于候鸟的价值,协定的导言认为,鸟类是自然生态系统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一项在艺术、科学、文化、娱乐、经济等方面具有重要价值的自然资源。
关于候鸟的概念,协定第1条规定,是指根据环志或其他标志的回收,证明确定迁徙于两国之间的鸟类,或者根据标本、照片、科学资料或其他可靠证据,证明确实栖息于两国的迁徙鸟类。
关于基本保护措施,协定第2条规定,猎捕候鸟(目前附录规定的有86种)和拣取其鸟蛋,应予以禁止,但根据各自国家的法律和规章,下列情况可以除外:为科学、教育、驯养繁殖以及不违反本协定宗旨的其他特定目的;为保护人的生命和财产;本条各国所规定的猎期内。违反本条第一款的规定而猎捕的候鸟、拣取的候鸟鸟蛋以及它们的加工品或其一部分,应禁止出售、购买和交换。两国政府可按照候鸟的生息状况,根据各自国家的法律和规章规定候鸟的猎期。第4条规定,两国政府为保护和管理候鸟及其栖息环境,根据各自国家的法律和规章设立保护区,并采取其他适当措施,特别是探讨防止危害候鸟及其栖息环境的方法,及努力限制进口和引进对保护候鸟有害的动植物。 
关于合作,协定第3条规定,两国政府鼓励交换有关研究候鸟的资料和刊物,鼓励制定候鸟的共同研究计划,鼓励保护候鸟,特别是保护有可能灭绝的候鸟。
21990年的《中蒙关于保护自然环境的协定》
关于基本的措施,协定第2条规定,缔约双方制定和实施关于保护、研究、繁殖以及合理利用接壤地区黄羊与其他野生动植物的措施;双方在接壤地区合作建立自然保护区和禁猎区,并互相协调、组织在这些地区进行调查研究和试验工作。
关于合作,协定第3条规定,缔约双方通过以下途径进行合作:视需要和可能,考虑建立联合研究试验中心、实验室和专家组的问题;互相交换有关自然环境保护和监测方面的出版书刊、技术文献、图纸和信息;举办有关自然环境保护和监测方面的学术会议;互相交换学者与专家,考察自然环境保护和监测问题的规划与活动,并进行专题科技协作。
31994年的《中俄环境保护合作协定》
关于合作领域,协定第2条规定,包括自然生态环境及生物多样性保护,包括边界地区的共同自然保护区的建设和管理。该条隐含了野生动物保护可以作为合作的领域。
关于合作方式,协定第3条规定,包括交换有关环境保护的研究、技术、产业、政策及法律法规等方面的信息和资料;科学家、技术人员以及其他专家的交流;共同举办由科学家、技术人员和其他专家参加的有关环境保护的研讨会、专题讨论会及其他活动;实施双方商定的合作计划,包括开展联合研究;双方同意的其他方式。
关于合作的主体,协定第4条规定,双方在适当的情况下应鼓励地方政府及各种团体和机构之间在环境保护领域内的合作。
关于协定实施的监督,协定第9条规定,双方同意设立中俄环境保护联合小组以检查与评价本协定的实施情况,制订双方在一定期间内的合作计划,并于必要时为双方提供加强本协定范围内合作的具体办法。双方自本协定签字之日起三个月内各自指定一人为工作组两主席之一。原则上联合工作组每年轮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召开会议。
三、中国国内野生动物福利法的主要规定
(一)非专门法律、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的规定
1985年实施的《风景名胜区管理暂行条例》第13条规定,风景名胜区内的居民和游览者,应当爱护风景名胜区的景物、林木植被、野生动物和各项设施,遵守有关的规章制度。第15条规定,捕杀野生动物的,由有关部门或管理机构责令停止破坏活动,赔偿经济损失,并可根据情节,处以罚款。
1987年实施的《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第5条规定,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药材物种名录,由国家医药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野生动物管理部门制定。第7条规定,采猎、收购二、三级保护野生动物药材物种的计划,由县以上医药管理部门会同同级野生动物管理部门制定,报上一级医药管理部门批准。第8条规定,采猎二、三级保护野生药材物种的,不得在禁止采猎区、禁止采猎期进行采猎,不得使用禁用工具进行采猎。第13条规定,一级保护野生药材物种属于自然淘汰的,其药用部分由各级药材公司负责经营管理,但不得出口。第14条规定,二、三级保护野生药材物种属于国家计划管理的品种,由中国药材公司统一经营管理;其余品种由产地县药材公司或其委托单位按照计划收购。第15条规定,二、三级保护野生药材物种的药用部分,除国家另有规定外,实行限量出口。实行限量出口和出口许可证制度的品种,由国家医药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确定。该条虽然没有明确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具体内容,但通过采猎、国内与国际贸易管制措施,可以达到保护野生动物福利的目的。
1992年实施的《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虽然没有针对野生动物规定专门的保护内容,但是它有关动物检疫的内容,毫无疑问适用于野生动物。
1997年修订的《刑法》规定了动物走私犯罪、渔业犯罪与野生动物犯罪的处罚问题,如该法第151条第2款规定,走私国家禁止出口的珍贵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340条规定,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第341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1998年实施的《动物防疫法》第37条规定,人工捕获的可能传播动物疫病的野生动物,须经捕获地或者接收地的动物防疫监督机构检疫合格,方可出售和运输。
1998年修订的《森林法》第25条规定,林区内列为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禁止猎捕;因特殊需要猎捕的,按照国家有关法规办理。
2002年实施的《动物检疫管理办法》第15条规定,“合法捕获的野生动物,货主必须到捕获地动物防疫监督机构报检,经捕获地动物防疫监督机构临床健康检查和实验室检疫合格,方可出售和运输;到达接受地后,货主凭检疫合格证明到接受地动物防疫监督机构报验。”
(二)专门法律、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的规定
1.2004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
2003年我国发生大范围的”非典”型肺炎事件,很多科学家把矛头对准野生动物不当接触和利用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了19 8  9年实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版于2004年8月28日颁布并施行。《野生动物保护法》分为总则、野生动物保护、野生动物管理、法律责任、附则几个部分,其主要内容为:
关于立法目的,该法第1条规定,是保护、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维护生态平衡。
    关于适用范围,该法第2条规定,适用于在我国境内从事野生动物的保护、驯养繁殖、开发利用活动。该条同时指出,珍贵、濒危的水生野生动物以外的其他水生野生动物的保护,适用渔业法的规定。这说明一般的水生野生动物(如鲫鱼、草鱼等)和受到一般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要成为渔业法的规范对象。
关于基本概念,该法第2条规定,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关于野生动物开发利用的基本政策,该法第3至第4条规定,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25]国家保护依法开发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的单位和个人的合法权益。国家对野生动物实行加强资源保护、积极驯养繁殖、合理开发利用的方针,鼓励开展野生动物科学研究。在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科学研究和驯养繁殖方面成绩显著的单位和个人,由政府给予奖励。我国公民有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的义务,对侵占或者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的行为有权检举和控告。各级政府应当加强对野生动物资源的管理,制定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的规划和措施。
    关于野生动物的保护,该法规定了如下内容: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及其生存环境,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非法猎捕或者破坏。国家对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实行重点保护。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分为一级和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名录及其调整,由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制定,报国务院批准公布;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及其调整,由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制定并公布。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应当在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主要生息繁衍的地区和水域,划定自然保护区,加强对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生存环境的保护管理。各级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监视、监测环境对野生动物的影响。当环境影响对野生动物造成危害时,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理。建设项目对国家或者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产生不利影响的,建设单位应当提交环境影响报告书;环境保护部门在审批时,应当征求同级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的意见。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受到自然灾害威胁时,当地政府应当及时采取拯救措施。[26]因保护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造成农作物或者其他损失的,由当地政府给予补偿。补偿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制定。
关于野生动物的捕猎许可证,该法做了如下规定,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定期组织对野生动物资源的调查,建立野生动物资源档案。禁止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因科学研究、驯养繁殖、展览或者其他特殊情况,需要捕捉、捕捞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向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猎捕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向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国家鼓励驯养繁殖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持有许可证。许可证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制定。猎捕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取得狩猎证,并且服从猎捕量限额管理。猎捕者应当按照特许猎捕证、狩猎证规定的种类、数量、地点和期限进行猎捕。
关于捕猎的限制,该法规定,在自然保护区、禁猎区和禁猎期内,禁止猎捕和其他妨碍野生动物生息繁衍的活动。禁猎区和禁猎期以及禁止使用的猎捕工具和方法,由县级以上政府或其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规定。持枪猎捕的,必须取得县、市公安机关核发的持枪证;禁止使用军用武器、毒药、炸药进行猎捕。猎 枪及弹具的生产、销售和使用管理办法,由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公安部门制定,报国务院批准施行。
在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市场管理和驯养繁殖方面,该法规定,禁止出售、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因科学研究、驯养繁殖、展览等特殊情况,需要出售、收购、利用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必须经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需要出售、收购、利用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必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驯养繁殖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单位和个人可以凭驯养繁殖许可证向政府指定的收购单位,按照规定出售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进入市场的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应当进行监督管理。禁止伪造、倒卖、转让特许猎捕证、狩猎证、驯养繁殖许可证和允许进出口证明书。
关于动物的运输,该法规定,运输、携带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出县境的,必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
关于动物的进出口,该法规定,出口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进出口中国参加的国际公约所限制进出口的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必须经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国务院批准,并取得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机构核发的允许进出口证明书。海关凭允许进出口证明书查验放行。涉及科学技术保密的野生动物物种的出口,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办理。
    关于野生动物物种相关信息的保护方面,该法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进行野外考察或者在野外拍摄电影、录像,必须经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建立对外国人开放的猎捕场所,应当报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备案。
关于收费问题,该法规定,经营利用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应当缴纳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费。收费标准和办法由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会同财政、物价部门制定,报国务院批准后施行。
关于法律责任,该法对违法行为设置了刑事处罚、治安管理处罚、海关处罚和野生行政管理部门处罚几种处罚类型,规定了责令停止破坏行为、限期恢复原状、罚款、没收实物、没收违法所得、吊销证件、行政处分和依照刑法追究刑事责任等责任形式。
22000年修订的《渔业法》
《渔业法》分为总则、养殖业、捕捞业、渔业资源的增殖和保护、法律责任、附则几个部分,其主内容为:
关于立法目的,该法规定,是加强渔业资源的保护、增殖、开发和合理利用,发展人工养殖,保障渔业生产者的合法权益,促进渔业生产的发展,适应社会主义建设和人民生活的需要。
关于适用范围,该法规定,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内水、滩涂、领海、专属经济区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的一切其他海域从事养殖和捕捞水生动物、水生植物等渔业生产活动。不过,《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该法还适用于珍贵、濒危的水生野生动物的保护。这说明,渔业法规范的重点对象应该是一般的水生野生动物和受到一般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
关于基本政策,该法规定,国家对渔业生产实行以养殖为主,养殖、捕捞、加工并举,因地制宜,各有侧重的方针。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把渔业生产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计划,采取措施,加强水域的统一规划和综合利用。国家鼓励渔业科学技术研究,推广先进技术,提高渔业科学技术水平。在增殖和保护渔业资源、发展渔业生产、进行渔业科学技术研究等方面成绩显著的单位和个人,由各级人民政府给予精神的或者物质的奖励。
关于养殖业的管理,该法规定了如下内容:水产苗种的进口、出口必须实施检疫,防止病害传入境内和传出境外,具体检疫工作按照有关动植物进出境检疫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执行。引进转基因水产苗种必须进行安全性评价,具体管理工作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养殖生产的技术指导和病害防治工作。从事养殖生产不得使用含有毒有害物质的饵料、饲料。从事养殖生产应当保护水域生态环境,科学确定养殖密度,合理投饵、施肥、使用药物,不得造成水域的环境污染。
在捕捞业的管理方面,该法规定了如下内容:国家根据捕捞量低于渔业资源增长量的原则,确定渔业资源的总可捕捞量,实行捕捞限额制度。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组织渔业资源的调查和评估,为实行捕捞限额制度提供科学依据。我国内海、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其他管辖海域的捕捞限额总量由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确定,报国务院批准后逐级分解下达;国家确定的重要江河、湖泊的捕捞限额总量由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或者协商确定,逐级分解下达。捕捞限额总量的分配应当体现公平、公正的原则,分配办法和分配结果必须向社会公开,并接受监督。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捕捞限额制度实施情况的监督检查,对超过上级下达的捕捞限额指标的,应当在其次年捕捞限额指标中予以核减。国家对捕捞业实行捕捞许可证制度。海洋大型拖网、围网作业以及到我国与有关国家缔结的协定确定的共同管理的渔区或者公海从事捕捞作业的捕捞许可证,由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发放。其他作业的捕捞许可证,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发放;但是,批准发放海洋作业的捕捞许可证不得超过国家下达的船网工具控制指标,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捕捞许可证不得买卖、出租和以其他形式转让,不得涂改、伪造、变造。从事捕捞作业的单位和个人,必须按照捕捞许可证关于作业类型、场所、时限、渔具数量和捕捞限额的规定进行作业,并遵守国家有关保护渔业资源的规定,大中型渔船应当填写渔捞日志。制造、更新改造、购置、进口的从事捕捞作业的船舶必须经渔业船舶检验部门检验合格后,方可下水作业。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关于渔业资源的增殖和保护,该法规定了如下内容: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向受益的单位和个人征收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专门用于增殖和保护渔业资源。未经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在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内从事捕捞活动。禁止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禁止制造、销售、使用禁用的渔具。禁止在禁渔区、禁渔期进行捕捞。禁止使用小于最小网目尺寸的网具进行捕捞。捕捞的渔获物中幼鱼不得超过规定的比例。在禁渔区或者禁渔期内禁止销售非法捕捞的渔获物。禁止捕捞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水生动物苗种。因养殖或者其他特殊需要,捕捞有重要经济价值的苗种或者禁捕的怀卵亲体的,必须经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在指定的区域和时间内,按照限额捕捞。在水生动物苗种重点产区引水用水时,应当采取措施,保护苗种。在鱼、虾、蟹洄游通道建闸、筑坝,对渔业资源有严重影响的,建设单位应当建造过鱼设施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用于渔业并兼有调蓄、灌溉等功能的水体,有关主管部门应当确定渔业生产所需的最低水位线。禁止围湖造田。沿海滩涂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不得围垦;重要的苗种基地和养殖场所不得围垦。进行水下 爆 破、勘探、施工作业,对渔业资源有严重影响的,作业单位应当事先同有关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协商,采取措施,防止或者减少对渔业资源的损害;造成渔业资源损失的,由有关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令赔偿。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保护和改善渔业水域的生态环境,防治污染。国家对白鳍豚等珍贵、濒危水生野生动物实行重点保护,防止其灭绝。禁止捕杀、伤害国家重点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
关于法律责任,该法规定了没收渔获物、没收渔船、没收渔具、没收违法所得、罚款、赔偿损失、责令限期开发利用、责令改正、责令停止经营、责令离开、驱逐出境、吊销捕捞许可证等行政法律责任。该法还规定,对于情节严重的,还要追究刑事责任。
31992年实施的《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
与《野生动物保护法》相比,《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具有如下补充规定:
关于政府的职责,条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开展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教育,可以确定适当时间为保护野生动物宣传月、爱鸟周等,提高公民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野生动物资源普查每十年进行一次。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组织社会各方面力量,采取生物技术措施和工程技术措施,维护和改善野生动物生存环境,保护和发展野生动物资源。
关于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的保护,条例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破坏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生息繁衍场所和生存条件。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受伤、病弱、饥饿、受困、迷途的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时,应当及时报告当地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由其采取救护措施;也可以就近送到具备救护条件的单位救护。救护单位应当立即报告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并按照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的规定办理。有关单位和个人对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可能造成的危害,应当采取防范措施。因保护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受到损失的,可以向当地人民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提出补偿要求。经调查属实并确实需要补偿的,由当地人民政府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有关规定给予补偿。
关于动物园捕获动物的问题,条例规定,动物园需要申请捕捉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在向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前,须经国务院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需要申请捕捉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在向申请人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前,须经同级政府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
关于狩猎的管理,条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组织狩猎者有计划地开展狩猎活动。在适合狩猎的区域建立固定狩猎场所的,必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禁止使用军用武器、汽 枪、毒药、炸药、地枪、排铳、非人为直接操作并危害人畜安全的狩猎装置、夜间照明行猎、歼灭性围猎、火攻、烟熏以及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或者其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其他狩猎工具和方法狩猎。
关于动物的运输问题,条例规定,运输、携带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出县境的,应当凭特许猎捕证、驯养繁殖许可证,向县级人民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动物园之间因繁殖动物,需要运输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可以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授权同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批。
关于外来动物物种的管理,条例规定,从国外或者外省、自治区、直辖市引进野生动物进行驯养繁殖的,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其逃至野外;需要将其放生于野外的,放生单位应当向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科研机构进行科学论证后,报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擅自将引进的野生动物放生于野外或者因管理不当使其逃至野外的,由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捕回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从国外引进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经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核准,可以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从国外引进的其他野生动物,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核准,可以视为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4.1993年实施的《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

与《野生动物保护法》和《渔业法》相比,《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具有如下补充规定:
关于水生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的保护,条例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破坏国家重点保护的和地方重点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生息繁衍的水域、场所和生存条件。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受伤、搁浅和因误入港湾、河汊而被困的水生野生动物时,应当及时报告当地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所属的渔政监督管理机构,由其采取紧急救护措施;也可以要求附近具备救护条件的单位采取紧急救护措施,并报告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已经死亡的水生野生动物,由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妥善处理。捕捞作业时误捕水生野生动物的,应当立即无条件放生。因保护国家重点保护的和地方重点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受到损失的,可以向当地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补偿要求。经调查属实并确实需要补偿的,由当地人民政府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给予补偿。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在国家重点保护的和地方重点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的主要生息繁衍的地区和水域,划定水生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加强对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及其生存环境的保护管理。
关于动物园捕捉动物的问题,条例规定,动物园申请捕捉国家一级保护水生野生动物的,在向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捕捉证前,须经国务院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申请捕捉国家二级保护水生野生动物的,在向申请人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捕捉证前,须经同级人民政府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
关于动物的运输问题,条例规定,运输、携带国家重点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出县境的,应当凭特许捕捉证或者驯养繁殖许可证,向县级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动物园之间因繁殖动物,需要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的,可以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授权同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批。交通、铁路、民航和邮政企业对没有合法运输证明的水生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应当及时通知有关主管部门处理,不得承运、收寄。
关于外来物种的管理问题,条例规定,从国外引进水生野生动物的,应当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科研机构进行科学论证后,报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5.1991年实施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办法》
关于申请对象,办法第2条规定,从事驯养繁殖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取得《驯养繁殖许可证》。
关于申请条件,办法第3条规定:有适宜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的固定场所和必需的设施;具备与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种类、数量相适应的资金、技术和人员;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的饲料来源有保证。对于野生动物资源不清,驯养繁殖尚未成功或技术尚未过关或者野生动物资源极少,不能满足驯养繁殖种源要求的,办法第4条规定,可以不批准发放《驯养繁殖许可证》。
关于申请的程序,办法第5条和第6条规定,凡驯养繁殖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报林业部审批;凡驯养繁殖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批。经批准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的单位和个人,其《驯养繁殖许可证》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核发。以生产经营为主要目的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的单位和个人,须凭《驯养繁殖许可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注册登记,领取《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或《营业执照》后,才能从事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活动。
关于驯养繁殖的管理制度,办法第7条规定,用于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来源符合国家规定,接受野生动物的行政主管部门的监督检查和指导,建立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档案和统计制度,按有关规定出售、利用其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第9条规定,因驯养繁殖野生动物需要从野外获得种源的,必须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第16条及有关规定办理。
关于野生动物的出售和利用,办法第10条规定,取得《驯养繁殖许可证》的单位和个人,需要出售、利用其驯养繁殖的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必须经林业部或其授权的单位批准;需要出售、利用其驯养繁殖的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必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其授权的单位批准。取得《驯养繁殖许可证》的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出售、利用其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及其产品。

6.1992年实施的《陆生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费收费办法》
办法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第27条关于“经营利用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应当缴纳野生动物保护管理费”的规定,作出了如下规定:
关于收费对象和收费者,办法规定,凡经营利用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必须按本办法规定缴纳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费。经批准捕捉、出售、收购、利用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或其产品的,必须向林业部或其授权的单位缴纳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费;经批准猎捕、出售、收购、利用国家三级保护野生动物或其产品的,必须向省、自治区、直辖市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其授权的单位缴纳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费。
关于收费环节与标准,办法规定,对批准捕捉、猎捕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按《捕捉、猎捕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费收费标准》向申请捕捉、猎捕者收费;对批准出售、收购、利用的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或其产品,按其成交额的8%向供货方收费,对受货方不予收费;对批准出售、收购、利用的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或其产品,按其成交额的6%向供货方收费,对受货方不予收费。依据《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利用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举办出国展览等活动的经济收益,主要用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的规定,对批准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其产品在国外举办的表演、展览等活动,按其纯收入的50%向国内承办单位收费。

另外,办法还规定,外国人依法在中国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进行野外考察研究、拍摄电影、录像或者从事狩猎,也要收费。
7.2004年修订的《城市动物园管理规定》
关于适用范围,规定第2条指出,适用于综合性动物园(水族馆)、专类性动物园、野生动物园、城市公园的动物展区、珍稀濒危动物饲养繁殖研究场所。
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基本政策,规定第4条指出,国家鼓励动物园积极开展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科学研究和移地保护工作。为此规定第28条规定了奖励措施,即对在野生动物特别是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和科学普及教育中作出显著成绩的单位和个人,应当给予表彰或奖励。
关于科研,规定第19条要求,动物园管理机构每年应当从事业经费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金作为科研经费,用于饲养野生动物的科学研究。第20条要求,动物园管理机构应当制定野生动物科学普及教育计划,要设专人负责科普工作,利用各种方式向群众,特别是向青少年,进行宣传教育。第25条要求,动物园管理机构应当制定野生动物种群发展计划。动物园间应当密切配合和协作,共同做好濒危物种的保护繁育研究工作。有条件的动物园应当建立繁育研究基地。
关于应急措施,规定第26条要求,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因自然或人为灾害受到威胁时,动物园管理机构有责任进行保护和拯救。
关于野生动物的出境问题,规定第27条要求,动物园与国外进行《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进出口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Ⅱ所列野生动物的交换、展览、赠送等活动,涉及进出口边境口岸的,经国务院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报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并取得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机构核发的允许进出口证明书。大熊猫的进出口需报国务院批准。
(三)相关的司法解释
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主要内容有:
    关于基本概念问题,司法解释指出,刑法第341条第1款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附录二的野生动物以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刑法第341条第1款规定的“收购”,包括以营利、自用等为目的的收购行为;“运输”包括采用携带、邮购、利用他人、使用交通工具等方法进行运送的行为;“出售”,包括出卖和以营利为目的的加工利用行为。
关于如何判断情节严重和特别严重的问题,司法解释第3条规定了动物种类、动物数量、狩猎时间(如在禁猎期狩猎)、狩猎工具(如利用军用武器、毒药等狩猎)、狩猎方法、狩猎区域(如禁猎区)、后果(如造成损失有多大)、获利多少等判断标准。
关于违反许可证或者其他公文管理制度的定罪处罚问题,司法解释第9条规定,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颁布的野生动物允许进出口证明书、特许捕猎证、狩猎证、驯养繁殖许可证等公文、证件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280条第1款的规定以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罪定罪处罚。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4-05-25
第四节  中国与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之比较

一、立法体系之比较
关于立法体系,本章第一节已经阐述,适用于欧盟成员国的野生动物立法,既包括普遍性和区域性国际条约,还包括欧盟自己颁布的指令和条例;既包括各成员国中央或者联邦立法,还包括地方或者邦、州的立法。就区域性条约和欧盟的法律文件来看,既有保护范围和对象广泛的一般性法律文件(如1979年的《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1992年的《关于保育自然生境和野生动植物的理事会指令》),有针对特定物种保护的法律文件(如1952年的《关于保护深海明虾、欧洲龙虾、挪威龙虾和螃蟹的协定》、1970年的《关于捕猎和保护鸟类的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三国经济联盟条约》、1983年的《北大西洋鲑鱼保育公约》、1992年的《保育波罗的海和北海小海鲸公约》、1995年的《保育非洲——欧亚大陆迁徙水禽协定》等),有针对特定区域保护的法律文件(如1982年的《地中海特别保护区域公约》、1995年的《关于地中海特别保护区域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议定书》),还有通过环节管理来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文件(如1981年的《关于进口鲸鱼和其他鲸类制品一般规则的理事会条例》、1983年的《关于成员国进口小海豹皮及其产品的理事会指令》、1989年的《关于禁止未加工和已加工的非洲象牙进口至共同体的委员会条例》、1991年的《关于在共同体内禁止采用抓腿圈套和把以抓腿圈套或其他不符合国际人道标准捕获的动物毛皮和其他制品引入共同体的理事会条例》、1996年的《关于通过规范贸易保护野生动植物物种的理事会条例》)。可见,在区域层次,就覆盖范围而言,欧盟的或者适用于欧盟的动物福利法律文件既满足了一般保护的需要,还满足特殊区域、特殊物种保护和特殊环节管理的需要。欧盟成员国的立法,就保护对象而言,既有动物福利保护或者动物保护基本法(如奥地利2004年修订的《联邦动物保护法》)或者包括动物保护基本规定在内的综合性自然保护法(如德国1987年的《自然和风景保育法》、匈牙利1996年的《自然保育法》),又专门针对特殊区域、特殊物种保护和特殊环节的管理颁布了专门的立法(如瑞典1987年的《狩猎法》和英国1992年修订的《保护獾法》)。就与区域立法的关系而言,它们既把区域条约和欧盟指令转化为了本国的规定,还结合本国的实际,制定了一些特殊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或者在转化立法中附加了一些特殊的野生动物保护规定。[27]因此,欧盟及其成员国野生动物福利立法体系的特点可以归纳为:一般性与专门性结合,区域性立法与各国立法衔接,体系完备,层次感强。我国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既包括国际层面的,还包括国内层面的。国际层面的法律文件,既包括我国参加的一些国际公约,还包括我国参加的多边或者区域性条约;既包括我国与很多国家缔结的关于保护野生动物的双边协定,还包括我国与很多国家缔结包含野生动物保护内容的环境保护合作双边协定。就我国参加和加入的普遍性、区域性和多边性国际法律文件而言,目前还没有普遍性的保护对象广泛的一般性野生动物保护国际条约。就双边协定而言,也仅涉及候鸟、迁徙的野兽等特定野生动物及其生境的保护,因此保护范围也缺乏普遍性。但是,这些形式上的不足,可以部分地为国内立法所弥补。国内层面的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立法,既包括宪法的规定,包括野生动物保护的基本法《野生动物保护法》和《渔业法》,包括实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和《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还包括《森林法》、《风景名胜区管理暂行条例》等有关保护野生动物栖息环境或者野生动物健康的立法规定。因此,国内动物福利保护立法,体系相当完善,层次相当完整、分明,这是我国农场动物、实验动物、宠物动物立法所不能及的。和欧盟各成员国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体系相比,毫不逊色。美中不足的是,《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及一些涉及野生动物保护的立法(如《风景名胜区管理暂行条例》)需要结合最新的实际进行修订。
二、立法目的之比较
欧盟野生动物福利法的目的,可见于区域性文件的导言或者正文中的目的性条款,也可见于各成员国国内立法的目的性条款。一些法律文件虽然没有明确规定其立法目的,但其立法目的还是可以从基本政策的规定和法律机制的设置中洞察到。一般性的法律文件,其目的具有广泛性和一般性,如1979年的《保育欧洲野生生物及其自然生境公约》的目的是保护野生动物的审美、文化、经济和内在的价值,维护野生动物对于保持生态平衡的作用;德国2002年的《联邦自然保护法》在第1条明确规定,保护野生生物的内在价值,保护野生生物及其栖息环境维持生态平衡的价值,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对于养育当代人以及后代人的功能;奥地利2004年修订的《联邦动物保护法》第1条规定,基于人对其生物伙伴的特殊责任心,本法的目的是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命和福利。专门性的法律文件,由于侧重点不同,其立法目的也有所不同,如1970年《关于捕猎和保护鸟类的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三国经济联盟条约》的目的是协调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关于捕猎和保护野鸟类法律与条例的原则。1973年《波罗的海及其海岸带渔业和生物资源保育公约》的目的是保证波罗的海及其海岸带的生物资源达到最大和稳定的产量,使各沿海国共同负起保育和合理利用生物资源的责任,促进沿海国进行紧密和广泛的合作。1989年《关于禁止未加工和已加工的非洲象牙进口至共同体的委员会条例》的目的为通过进口管制来阻断象牙及其制品的国际销路,以有效地保护非洲的大象资源。1992年《保育波罗的海和北海小海鲸协定》的目的是通过区域合作,使波罗的海和北海的小海鲸达到令人满意的状态,并将这个状态维持下去。1997年《人道诱捕标准国际协定》的目的为建立人道陷阱方法标准,改善成员方之间的交流和合作,并方便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把欧盟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立法的目的概括为保护野生动物的生命和其他内在价值,适当地保护野生动物的福利,维护生态平衡,保护、恢复和增加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动物资源基础,协调和发展国际贸易,维护公平竞争。
我国的综合性动物保护立法和专门性动物保护立法基本上都规定了各自的目的,如2004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目的是,保护和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维护生态平衡。2000年修订的《渔业法》的目的是,加强渔业资源的保护、增殖、开发和合理利用,发展人工养殖,保障渔业生产者的合法权益,促进渔业生产的发展,适应社会主义建设和人民生活的需要。可见,这些立法目的基本上都明确规定或者隐含了保护野生动物的目的。为了体现这一目的,这些立法基本上都规定了保护野生动物生命、保护野生动物栖息环境、设置禁猎期、规定禁猎方法、设立自然保护区等措施。因此,可以说,我国的动物福利保护立法虽然没有明确提出要“保护野生动物的福利”,但是具体条文还是基本上达到了这一效果。不过,保护野生动物和保护野生动物的福利还是有区别,前者范围广,后者范围窄。由于没有明确提出保护野生动物福利的目的,我国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把制度建设的重心放在了重视野生动物的生态平衡、保护野生动物的经济、科研与文化价值等方面,忽视了动物内在价值的保护,对野生动物基本需求的保护也不足,因而具有明显的功利主义色彩。虽然欧盟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也强调野生动物资源对人的功利作用,但它们却明确提出保护野生动物的福利,并且有针对性地构建了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的法律制度。因此,和我国相比,欧盟野生动物福利保护立法的功利维护和福利保护规定平衡得更好。
不过,在国际层面上,我国缔结或者参加的一些国际条约明确规定或者体现了动物内在价值和福利保护的目的,如1973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就谈到了保护野生动物在地球自然系统中无可代替的作用,维护人类世世代代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动物资源基础,保护动物的美学、科学、文化、娱乐和经济价值,协调国际合作。1992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的导言指出:“缔约国,意识到生物多样性的内在价值,和生物多样性及其组成部分的生态、遗传、社会、经济、科学、教育、文化、娱乐和美学价值。”这说明,上述公约把野生动物内在价值的保护作为其目的之一。而内在价值的保护,显然与野生动物福利的保护息息相关。这些条约,虽然一些国际法学者认为,只对政府产生约束力,而一般不能在国内直接实施,但是,我国政府缔结或者参加的这些条约,说明我国政府还是认可了这些条约的目的。至于条约的目的如何全面地体现在相关国内法的目的之中,还需要国内动物保护法律文化和国际动物保护法律文化进一步磨合和协调。
三、适用范围之比较
关于适用范围,我国2004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该法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野生动物的保护、驯养繁殖、开发利用活动。对于该法所规范的野生动物范围,该法指出,仅包括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由于珍贵、濒危的水生野生动物以外的其他水生野生动物的保护,属于渔业法调整的范围,因此,目前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体系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如有害的陆生老鼠)的适当保护排除在外了。由于动物是否有益,是否具有重要经济和科学研究价值,是随着人类的认识的不断提高而有所变动的,如麻雀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属于害鸟,党和国家领导人带头在北京扫除它们。而今,麻雀的价值又被重新认识,在北京等地,由于麻雀数量少,它们已被纳入保护品种的范围之列。因此,对于一些目前认为有害的动物品种及其栖息环境,也要给予一定的关照。即使允许对其采取对抗措施,也要人道。而欧盟成员国的立法,不仅保护一般性非保护动物的福利,还对农业和人体健康有害的野生动物,如田鼠,也规定了捕猎许可和捕猎方法等必要的福利保护措施。可见,我国国内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在野生动物福利保护方面的理念,还需进一步发展。
三、基本原则和制度之比较
在基本原则方面,欧盟作为成员方的条约、欧盟内部的法律文件和各成员国的立法(如法国1998年的《自然和风景保育法》和德国2002年的《联邦自然保育法》),已经明确规定或者体现了如下四个原则:一是保护野生动物栖息环境和生态平衡的原则,二是野生动物福利的一般保护与特殊保护相结合原则,三是保护与适当开发利用相结合的原则,四是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原则。而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在国家所有权的基础上,体现了如下三个原则,一是分级与分类保护野生动物品种的原则,二是保护野生动物栖息环境及生态平衡的原则,三是积极驯养繁殖、合理开发利用相结合的原则。通过对比,可以发现我国野生动物保护立法的原则具有如下几个缺陷:一是只关注特定野生动物品种的保护,忽视了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有益的陆生野生动物、有重要经济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外的其他陆生野生动物的人道主义对待问题。二是虽然强调公众对生病或者受伤野生动物的救治与报告作用,但从整体上讲,忽视了野生动物信息公开对管理和监督的作用,对公众参与野生动物保护的角色、范围和深度的局限性认识不足。目前的基本原则,仍然强调与提升政府的支配性管理作用,强调各部门的处罚作用。而政府的管理和处罚是偶然性的和个案性的,而公众的监督是全面和持续的。缺乏公众参与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其效果肯定是不明显的。
在基本制度方面,欧盟作为成员方的条约、欧盟内部的法律文件和各成员国的立法,已经形成了栖息环境保护、许可证管理、陷阱标准的建立和发展、干扰限制、捕猎方法限制、武器与弹药使用限制、捕猎期限限制、保护品种名录、捕猎尺寸限制、捕猎量限制、人道救济与处死、运输管理、市场管理、进出口管制、外来物种引入环境的科学论证、野生动物展示限制、国际合作、促进科学研究等法律制度,并特别针对迁徙物种、鸟类、海豹、鲑鱼等物种规定了特别保护的制度,如针对迁徙物种,1995年的《保育非洲——欧亚大陆迁徙水禽协定》规定了停留地、找食地、繁殖地和换毛地等地域的保护特别措施。因此,能够满足野生动物保护的一般性与特殊性、现实性与长期性需要。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和渔业保护立法,目前已经形成了如下制度:野生动物保护名录制度、野生动物栖息环境保护制度,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制度,建设项目对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影响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防治环境污染制度,自然灾害等紧急情况下的拯救与救治制度,猎捕证与特许猎捕证制度,禁猎区与禁猎期制度,禁渔区与禁渔期制度,持枪证制度,武器弹药等捕猎手段或物质的管制制度,进出境检疫制度,引进外来野生动物和转基因水产苗种安全性评价制度,饵料与饲料安全管理制度,捕捞限额总量限制制度,捕捞许可证制度,征收渔业资源增殖保护费制度,网目尺寸与幼鱼比例限制制度,保护鱼、虾、蟹洄游通道制度,驯养繁殖许可证制度,运输管理制度等。可见,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律制度的建设已经体系化、类别化和层次化。和欧盟相比,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制度在野生动物的普遍性人道保护、受伤动物的人道处死、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干扰限制的豁免、禁止利用诱饵捕猎、禁止利用圈套捕猎、禁止利用机动追逐工具捕猎、限制夜间捕猎、野生动物园的人道管理等方面的规定,还存在空白或者不足。如在野生动物园的管理方面,欧盟的很多成员国规定,野生动物的展示,必须在属于其自然分布区域之内的环境进行,限制甚至禁止公众喂食,禁止骚扰野生动物。而我国,一些野生动物进入野生动物园后,因为不适应不属于其分布区域的环境而患上忧郁症甚至死亡;有的野生动物园鼓励公众购买活鸡、活鸭来喂养野生动物,有的甚至让狮子、老虎、豹子等猛兽与马、牛、羊等相斗,利用血淋淋的场面吸引游客,并美其名曰“野化训练”,遭到了国内舆论的猛烈批判。[28]这些现象,需要发展法律制度来解决。
五、监管体制和监管机制之比较
在监管体制方面,本章第二节已经介绍,欧盟成员国的农业、森林、食品、卫生、土地、兽医、警察、海关、市政当局等部门或者机构均享有一定的执法权,如奥地利2004年修订的《联邦动物保护法》规定,市政当局和海关具有监督管理权;法国1998年的《自然和风景保育法》规定了农业、森林、海关和市政当局的执法权;另外,在引入外来野生物种之前,有关的科学评价委员会也有一定的决定权。这些机关的执法权,不仅体现在野生动物立法上,更重要的是,它们还体现在政府或者机构组织法的条文上。欧盟国家实行的政党监督、公民监督、社会团体监督、法院监督,迫使政府不断地调整和协调各机构的职权,使得现行的监管体制尽量发挥最佳的监管效能。另外,由于欧盟国家的警察具有广泛的执法权和协助执法权,因此,警察的参与也可以弥补现行监督管理体制和机制的不足和不协调。关于我国的野生动物管理体制和监管机制,2004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7条规定,国务院林业、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分别主管全国陆生、水生野生动物管理工作。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陆生野生动物管理工作。自治州、县和市政府陆生野生动物管理工作的行政主管部门,由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确定。县级以上地方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水生野生动物管理工作。2000年修订的《渔业法》规定,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主管全国的渔业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渔业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在重要渔业水域、渔港设渔政监督管理机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及其所属的渔政监督管理机构可以设渔政检查人员。渔政检查人员执行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及其所属的渔政监督管理机构交付的任务。这个监管体制和机制存在以下缺陷,一是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的作用没有得到承认,1989年的《环境保护法》规定,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是环境保护统一监督管理的部门,野生动物保护肯定属于环境保护的范围,但《野生动物保护法》却只字未提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的作用,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二是渔业行政主管部门主管全国水生野生动物管理工作,具有专业执法的优势,但没有突出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在海洋野生动物监测和保护方面的作用。三是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并不具有陆地环境保护统一监督管理的职权,由这个专门保护林业的行政主管部门去主管农田、草原野生动物的保护,显然忽视了农业和草原行政主管部门的执法作用,因此不合理。四是没有突出兽医行政管理部门的专业协助和监督作用。五是按照刑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只对触犯刑法的非法捕猎、杀害、销售、走私野生动物的犯罪具有调查权,而对于一般的触犯刑法的野生动物捕猎行为(违法使用武器或者弹药等捕猎方法除外)、收购行为、运输行为、买卖行为,缺乏查处或者协助查处的授权规定,因此,执法力度和效果会大打折扣。
六、法律责任之比较本章第二节已经介绍,欧盟成员国针对野生动物的所有行为规定了资格罚、行为罚、财产罚和自由罚等责任类型。我国2004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虽然也规定了属于资格罚、行为罚、财产罚范畴的没收渔获物、没收渔船、没收渔具、没收违法所得、罚款、赔偿损失、责令限期开发利用、责令改正、责令停止经营、责令离开、驱逐出境、吊销捕捞许可证等责任形式,1997年的《刑法》也规定了拘役、管制、有期徒刑、罚金、剥夺资格等刑事责任形式,但是它们具有如下缺陷,一是非法捕捉和杀害《野生动物保护法》保护对象之外野生动物的行为,缺乏法律责任的规定。二是缺乏骚扰、破坏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的责任规定。三是缺乏伤害和虐待野生动物的责任规定。另外,前面已经提到,和欧盟成员国立法相比,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缺少禁止利用诱饵捕猎、禁止利用圈套捕猎、禁止利用机动追逐工具捕猎、限制夜间捕猎等制度,与这些制度相适应的法律责任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规定缺乏的现象。




[1] David B Wilkins, Animal Welfare in Europe, the Hague,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1997, P.42-45.
[2] 该公约是开放性的普遍性公约,目前还没有生效。其签字方目前只有欧盟、加拿大和俄罗斯。欧盟和加拿大已经批准该协定,而俄罗斯还没有批准该协定。

[3] 英文为“conservation”,与“保护”的英文“protection”有一定的区别。目前,环境保育已经成为欧盟环境法的一个基本原则,See Elli Louka, Conflicting Integration: the Environmental Law of the European Union, New York, Intersentia, 2004, P.17.

[4] 包括有害动物的控制。

[5] 标题为“标准”。
[6] 预防原则已经成为欧盟环境法的基本原则。See Richard Macrory, Ian Havercroft and Ray Purdy, Principles of European Environmental Law, Gronngrn, Europa Law Publishing, 2004, P.38. Elli Louka, Conflicting Integration: the Environmental Law of the European Union, New York, Intersentia, 2004, P.19.

[7] 协定的附件1描绘了协定实施地域的地图。
[8] 即危险物种、受威胁物种以及其开发受到规范的物种名录。

[9] 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均是其缔约国。
[10] 如条约第1条列举了欧洲红鹿、狍、欧洲小鹿、欧洲野猪等品种。

[11] 如条约第1条列举了一般的兔、黑松鸡、野鸡等品种。
[12] 如条约第1条规定了野鹅、野鸭、鹬、欧洲黑鸭等品种。

[13] 条约第1条规定了木鸽、吃腐肉的乌鸦、寒鸦、一般的红狐狸等品种。
[14] 即是陆地的,还是湿地的。

[15] 包括已经孵化的空蛋。
[16] 指令第7条规定,在鸟类的繁殖期和小鸟的抚育期,包括候鸟飞往繁殖地和抚育地的期间,不能猎杀和捕捉任何鸟类。

[17] 综合考虑已经成为欧盟环境法的基本原则,See Richard Macrory, Ian Havercroft and Ray Purdy, Principles of European Environmental Law, Gronngrn, Europa Law Publishing, 2004, P.33. Elli Louka, Conflicting Integration: the Environmental Law of the European Union, New York, Intersentia, 2004, P.18.
[18] 指令第6条要求,欧洲共同体委员会加强鸟类生态学和鸟类市场对鸟类生态的影响。

[19] See Mark Austen and T_amara Richards, Basic Legal Documents on International Animal Welfare And Wildlife Conservation, The Hague,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2000,P. 51.
[20] 目前,高水平保护已经成为欧盟环境法的一个基本原则。See Elli Louka, Conflicting Integration: the Environmental Law of the European Union, New York, Intersentia, 2004, P.17.

[21] Cooper and Margaret E., an Introduction to Animal Law, London, Academic Press Limited, 1987, P.117-118.
[22] Cooper and Margaret E., an Introduction to Animal Law, London, Academic Press Limited, 1987, P.121.

[23] 人工制作的鸟,与真鸟的外观相似,能够发出与真鸟类似的声音,以诱惑或者迷惑真鸟。
[24] 参见常纪文、王宗廷主编:《环境法学》,中国方正出版社2003年版,第250-251页。

[25] 由于对野生动物概念的规定很不科学,因此对野生动物国家所有权的规定,一些学者提出了异议。如按照1991年实施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办法》,被驯养的野生动物繁殖的后代也属于野生动物,那么,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它们还应属于国家所有。这显然很不合理。
[26] 根据2006112日国务院关于动物福利的新闻发布会提供的信息,国家先后建立起16处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并指导各地建立了310多处野生动物救护站,对伤病的野生动物进行了及时的救助,并对大部分野生动物适时放归。参见http://www.chinese-embassy.org.uk/chn/xw/t231010.htm

[27] Cooper and Margaret E., an Introduction to Animal Law, London, Academic Press Limited, 1987, P.167.
[28] 200611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动物福利问题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副司长王伟表示,该局已经下文要求停止给猛兽投喂活体动物表演的行为,规范马戏团野生动物表演活动,并对利用野生动物从事有悖人类情感的表演申请一律不予批准。参见http://www.chinese-embassy.org.uk/chn/xw/t231010.htm


转帖自:中国网站家博客常纪文专栏:http://blog.china.com.cn/home.php?mod=space&uid=1235808&do=blog&id=197997
离线倪厦26
好评度: 0 点
认证: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4-08-03
取长补短,更好的完善或制定我国的法律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