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野生动物岌岌可危  修改保护不容缓

作者:admin 原创作者:蔣勁松 来源:动保网 2013-05-25 08:44
2013年5月24日,多家机构今天共同举办 “抢救性保护野生动物”学术座谈会。
   
[中国北京,2013524]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研究院、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技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动保网、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中心、北京绿十字绿野方舟等多家机构今天共同举办 “抢救性保护野生动物”学术座谈会。来自法律、伦理和动物学界的多位专家一致认为,我国大多数野生动物生存状况岌岌可危,迫切需要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以下简称《保护法》),加大野生动物保护力度。
目前,我国生态危机日趋严重,野生动物保护形势十分严峻。国家林业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消耗较严重或濒危程度较高的野生动物有252个,处于濒危的有104个,有的野生动物尚未列入“三有”名录(即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实际上就已处于濒危状态。还有一些物种低于最低存活数量,需要进行抢救性保护。造成这一现状有多方面的因素,其中《保护法》内容相对滞后、保护力度不足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近几年来,许多专家呼吁修改《保护法》,他们普遍认为,《保护法》自1988年颁布以来,对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发挥了巨大作用。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态环境的改变,这部法律的很多条款已明显滞后。该法实施20多年来,仅在2004年对个别条款进行了调整,过去10年来一直未做任何修订,这是极其罕见的。
近年来,我国公众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明显增强。十八大也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发展方向,其基本理念就是尊重自然、保护自然和顺应自然。这让社会各界对我国野生动物保护工作有了更高的期待。与会专家认为,结合当前国内野生动物保护的严峻形势,和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亟待从以下几个方面对《保护法》进行修改和完善:
一、从严惩处食用、伤害和虐待野生动物的行为。
目前,野生动物保护法只是对“非法捕杀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等相关行为规定了法律责任及相关的惩罚措施,而对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却缺乏相关法律规定,伤害、虐待野生动物的行为更是无法可依。因此,在现行法律框架下,根本无法制止和打击现实中残忍捕杀、伤害以及非人道表演等虐待野生动物的不良行为。
中国是具有5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尊崇“天人合一”,这是一种尊重生命、善待动物的朴素情怀。古人言“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也充分体现了爱护动物的思想。更重要的是,我国历朝历代也有过反虐待动物的立法,比如民国时期就出台过《南京市禁止虐待动物施行细则》。北京林业大学环境法教授杨朝霞建议,野生动物保护法在修改时, 应顺应国际潮流,响应社会呼声,对野生动物善待问题作出适当规定。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科学顾问孙全辉博士认为,野生动物与人类共享地球家园,保护动物也同时造福人类。善待动物并不是给动物额外的“好处”,而只是满足它们的基本需求,让它们免受不必要的伤害。他希望新修订的《保护法》要加强对野生动物养殖业的监管,明确饲养者的权责,堵塞管理上的漏洞,对虐待和伤害野生动物的行为予以处罚。
清华大学动物伦理学专家蒋劲松则认为,十八大明确提出要把尊重自然、保护自然和顺应自然作为生态文明的基本理念,尊重自然是要将自然当成拥有内在价值的平等主体来对待。野生动物作为自然界的重要组成部分,更值得我们去尊重和保护。我们不能仅仅把野生动物当做人类拥有的资源来利用,而应该将其视为独立的个体去尊重和对待。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存在许多不足,落后于国际潮流,落后于中国民众的动物保护意识。这些不足和缺陷严重地阻碍了野生动物的保护,影响了中国的国际形象,削弱了中国的软实力,加剧了环境恶化的程度,必须要抓紧修订,以抢救的态势来保护面临严重威胁的野生动物。”
二、调整野生动物保护名录,扩大保护范围,使之与国际接轨
西北政法大学动物保护法研究中心主任孙江教授认为,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以“珍贵、濒危水陆生野生动物和有益或者有经济价值、科研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为保护对象,范围过窄。而且这种人为地把野生动物界定为珍贵、濒危、有益和有用的类别,是有悖于以科学的态度对待野生动物的,是违背自然生态规律的,也是对本法“维护生态平衡”的立法宗旨的相违悖,不利于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
此外现有野生动物保护名录中珍稀动物的种类和保护力度也亟待扩大和加强。专家建议应尽快调整野生动物保护名录,使之与国际公约接轨(例如《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IES)》)。 
北京师范大学鸟类学教授张正旺认为,我国的保护名录是1988年公布的,到现在已24年了,一直没更新。不少很濒危的物种都没有加入到保护名单里。有些原先不是很濒危的鸟,现在却变得濒危了。因此,保护名录应定期更新,最少应每五年更新一次。
绿野方舟创始人于凤琴介绍说,保护名录中还存在一级和二级的划分。由于不同级别的保护力度不同,如果不同级别的野生动物受到伤害,对违法者的执法力度也不同。目前有些二级的野生动物由于珍稀状况和人类的过度利用也急需调整至一级。有些野生动物,还未能进入保护名录,便已提前进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了。 
 . 加大对制造和销售野生动物猎捕工具行为的处罚力度
近年来,不少人,受利益驱使,商贩公然制造和销售野生动物猎捕工具,而法律却难以对其进行有力惩处。《保护法》使其逍遥法外,虽然明确禁止使用毒药猎捕,却没有规定制造和销售毒药、猎捕工具属于违法行为。这为许多上游行业获利打开了方便之门。例如山东无棣县,一年生产100万片捕鸟网,按一张鸟网捕100只鸟计算,其数量也是极其惊人的。这种工具的制作,为非法捕杀野生动物提供了便利条件,当然,全国生产鸟网的地方远不止山东这一个县。
有专家认为,参与制造和销售野生动物猎捕工具、盗猎、销售和购买的每个环节,都应被界定为违法,只有扼制了终端源头的制造和购买,才能有效地减少对野生动物的违法捕猎。
动保网创始人张丹认为,对野生动物最大的保护莫过于远远地欣赏它们,敬畏它们,赞叹它人,不去侵扰它们的正常生活,不去剥夺它们的天然家园。野生动物是人类的良师益友、血亲近邻,而绝不应该作为盘中的山珍海味而出现。
四、野生动物的商业驯养繁殖和经营性开发利用应得到限制
“为保护、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维护生态平衡,制定本法。”这是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总则提出的立法目的,但在中国政法大学资源法研究中心,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的臧云律师看来,“合理利用野生动物”的说法,存在大的模糊性。
专家们担忧并“合理利用”的背后,野生动物过度利用商业化问题加剧。臧云律师用十六个字对《保护法》的现状作了评价:“目的不清,立场不明。保护不力,泛滥利用。”
臧云认为,《保护法》的立法目的进行严格界定是最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一法律到底是用来保护野生动物,还是利用它们,这一关键问题必须得到合理且明确的解释臧云呼吁:《保护法》应以保护为核心原则,以利用为极为特别的外。而不是现在的保护和利用并重,且最终是为了持续利用
在保护野生动物的手段上,臧云律师认为《保护法》修改时,应当充分引进《民事诉讼法》中的公益诉讼制度,赋予所有的公民和社会组织对于有害于野生动物的行为以起诉的权利。这样才能有效解决单靠国家机关保护力度不足的问题。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应在立法目的中突出“野生动物保护”目的,反之,就不能称其为《野生动物保护法》。 
会议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各位专家将在会后共同起草《抢救性保护野生动物建议书》,并提交相关部门,以期能尽快落实相关建议,抢救性保护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建议书包括以下四点:
1. 从严惩处食用、伤害和虐待野生动物的行为;
2. 扩大保护范围,调整野生动物保护名录,使之与国际接轨;
3. 加大对制造和销售野生动物猎捕工具行为的处罚力度;
4. 野生动物的商业驯养繁殖和经营性开发利用的行为应得到限制。
与会专家也呼吁,公众应更多关注我们所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和我们的野生动物朋友。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每个公民都应积极参与,为建设“美丽中国”和“生态文明”贡献应有的力量。(完)

栏目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