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中国成为濒危野生动物交易目的地和最大买家

作者:admin 原创作者:张丹 来源:动保网 2013-08-10 13:35
中国正迅速成为这些濒危野生动物交易的目的地和最大买家。

表演中的海豚

被贩卖的幼象

被贩卖的幼象

 
  有心人都会注意到自去年入冬以来我国野生动物所遭遇的一场空前浩劫,其范围之广、程度之深、种类之多、手段之残暴、食客之冷血•••••皆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般哀鸿遍野、生灵涂炭的事实真相经央视等主流媒体高强度、高密度的曝光后,震惊朝野。
  还没从震惊中缓过劲来,12月下旬到1月上旬,陆续收到三封来自国外动保人或动保机构的求助邮件,事关非洲的黑猩猩、大猩猩、非洲的大象和日本的海豚,性质相同——中国正迅速成为这些濒危野生动物交易的目的地和最大买家。显然,这场浩劫的受害者已经远远不止我们这片神州大地上土生土长的野生动物了。
  12月8日收到的第一封邮件来自卡尔•阿曼(Karl Ammann)——常年驻扎在非洲的瑞士籍野生动物摄影家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者,他因为发起非洲禁食野肉运动而著名,多年来致力于保护非洲的野生动物与土著文化。卡尔和妻子凯西生活在非洲一个野生动物的乐园里,家庭成员包括他们领养的两个黑猩猩孤儿Mzee、Bili和一只猎豹Sasa,隔三差五的访客则包括大象、水牛、猴子及其它野生动物,真是个快乐的大家庭啊,无怪乎他对野生动物有如此之深的了解和感情,对制止与追踪野生动物贸易有如此强烈的驱动力与行动力。近来,他一直在跟踪调查从几内亚非法走私进入中国动物园和野生动物园的黑猩猩幼仔和大猩猩,因为这些被迫离乡背井、骨肉分离的人类近亲们的命运极为堪忧。他希望与中国媒体人一道努力曝光这一不光彩的交易,从而终止悲剧的再度发生。不久的将来,一旦时机成熟,他还将亲自来华进行实地拍摄。这封信是一家国际动保组织转来的,当然同时也抄送了他。
  12月18日收到的第二封信来自一位在日本太地町守护海豚的加拿大卫士,她是在看到我们抵制加拿大海豹制品的报道后设法联系到我的。她说,看到中国人坚定地站出来反对虐待动物,深受鼓舞。太地町在哪里?正是那部荣获2010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海豚湾》的拍摄地,从每年的九月到次年的三月,极度血腥的海豚大屠杀就发生在这里,海水都被染成了红色。她和其他海豚卫士们在现场拍摄记录下当地人虐杀海豚、囚禁海豚并将部分海豚售卖到各国海洋公园和水族馆的斑斑劣迹,她们为此发起了一场跨国社交媒体行动“拯救海豚Misty”(Save Misty the Dolphin)。我这才知道,大多数海豚如何在这场大屠杀中惨遭杖毙或溺死,少数幸存者则亲眼目睹了其家庭成员遇害的惨剧,然后被卖给水族馆强迫表演,而它们多半又流向了中国。表演动物的命运有多悲惨?看似欢快的背后是一天多场、身心交瘁的重复劳作,以娱乐观众,否则就要挨饿挨打。她们获知最近的一批被捕的太地町海豚将从日本某地被运到北京,急需了解准确的路线、承运的航空公司以及具体日期,从而制定拯救计划。“拯救海豚Misty”希望我们-中国的动保志愿者能和他们并肩作战,制止中国从日本进口海豚,以防“价值数百万美元沾满血腥的钱从中国流入日本”。
  第三封信是一家国际动保组织1月8日转来的,来自一家叫做Wildlife Extra的网站,主要内容是:4只幼象被人从热带的津巴布贩运至气温零下的中国动物园,而其中1只已不幸死亡。根据其图文报道,2012年11月,4只年幼的大象从津巴布韦出口至中国。这些幼象从万基被运送至哈拉雷,其间车程12小时,再从那里被送上阿联酋航空的飞机运到迪拜,飞行时间长达10小时,最后再从迪拜被空运至中国的某动物园。可怜的幼象们不仅要忍受跨洲际长途辗转空运加陆运的极度不适,还要经历与母象生离死别的惊恐创痛。Wildlife Extra从津巴布韦保育特别小组(Zimbabwe Co nservation Task Force,ZCTF)那里得知,其中2头大象被运至太原动物园,另外2头可能被运往新疆天山野生动物园。须知太原此时的气温在零下12度左右,而新疆则在零下15度以下,这些来自30-40度的非洲热带草原的幼象在严寒气候下能活多久?幸存几头?4头幼象的总重量仅3.9吨,表明它们尚处于幼龄阶段。根据常识,这些幼象一定是从母象身边被生生夺走的,大象的整个家族也会因此崩解。报导进一步指出,在万基有14头(也有说是9头)大象被圈禁并将于本月出口至中国的两个动物园。如果报导属实,等待这些幼象的将是与其温暖熟悉的家园有天壤之别的冰冷阴暗和陌生的牢笼。《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秘书处1月11日就此发表公开声明,称正在与中国和津巴布韦的CITES办公室进行沟通调查中。
  三封信,涉及百十来个生灵(后续无疑还会有更多),无一不是悲剧。由于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进一步扩大了对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利用的范围,为大规模商业化地利用野生动物打开了合法性的大门,致使各地动物园、野生动物园等相关机构大量进口野生动物以谋取利益,不仅中国本土野生动物难以幸免,就连千里万里之外的黑猩猩、大猩猩、海豚、大象也成了“合法利用”幌子下的牺牲品。
  有鉴于此,我国各界有识之士于日前联名发出《关于严格执法严厉打击滥捕滥杀野生动物•完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的紧急呼吁书》,建议国务院尽快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广获关注。
  就在今天,中国动物园观察、中国动保记者沙龙等民间动保机构就津巴布韦从野外捕获幼象运往中国一事联名致信该国环境与自然资源管理部部长Nhema,表达对动物福利和野生动物保育的关心及深切的忧虑,希望部长立即采取行动阻止濒危非洲野生动物的盗猎与贸易,并愿与津巴布韦的保护组织合作对这些已在中国的幼象进行康复训练并尽早放归野外,尽量使已经造成的对它们的伤害降到最小。
  对于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中国的几内亚黑猩猩、大猩猩、日本太地町海豚,写信求助的卡尔•阿曼和“拯救海豚Misty”已收到我们的回复:中国的媒体人和动保人将和你们一道,拯救那些咱们人类落难的血亲芳邻。哀鸿遍野岂是生态文明,生灵涂炭绝非美丽中国。唯有万物和谐,生生不息,才能和和美美,天下太平。
  最后,请读一读著名民间动保、环保组织绿野方舟发起人于凤琴女士含泪挥就的这首诗:
  是谁,让我们远离故土,
  是谁,让我们背井离乡?
  是谁,让我们骨肉分离?
  是谁,让我们失去亲娘?
  是谁,夺走了我的伴侣?
  是谁,掠走了我的情郎?
  是谁,剥夺了我的自由?
  是谁,断送了我的理想?
  是谁,将我们锁入牢笼?
  是谁,让我们独泣铁窗?
  是谁,让我们以泪洗面?
  是谁,让我们痛断肝肠?
  和你一样,我也有娇妻爱子,
  和你一样,我也有父老高堂;
  和你一样,我也是爹妈之子,
  和你一样,我也是儿女之娘;
  远别了家园让我如何尽忠尽孝?
  背离了故土让我怎将子女扶养?
  请听听非洲大猩猩的呼唤!
  请看看我们黑猩猩的模样!
  我们是同一祖先曾经脐带相连,
 
  我们是兄弟姐妹仍在休戚共痒。
  非是我不爱这片神奇的土地,
  非是我不爱这个这礼义之邦。
  因为,热带雨林才是我的栖身之地,
  因为,枝繁叶茂才是我的理想天堂。
  放过我们吧,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谢谢你们啦,已所之欲切勿勉强。
  世界上的一切生命都是共荣共患,
  情同手足唇齿相依皆为甘苦共尝。
  自然法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大地儿女同属于神圣的上苍。
  让我们在各自的家园里守土有则,
  让我们永世相生相伴到地老天荒。
 
  (本文作者为中国动保记者沙龙联合发起人张丹)
 
已有552人阅读